110 我想拥有一个照顾你的机会/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宋清歌吃完早饭后,主动提出来要送知了去幼儿园。

事实上这段时间都是战祁在接送她,他也一直都在亲近这个孩子,想要把过去遗失的那五年时光弥补回来。而孩子毕竟也是缺失了父爱,所以在他的主动亲近下,知了也在慢慢接受他,而且现在还有越来越依赖他的趋势。

去幼儿园的路上,小丫头偎在她身边,晃着脑袋问道:“妈妈,今天怎么你来送我了呀?爸爸呢?”

“爸爸今天有事,所以没有空。”宋清歌摸了摸她的头发,有些好笑道:“怎么,不喜欢妈妈送你?”

知了嘿嘿偷笑。“当然不是啦,只是爸爸送我的时候比较有面子~”

这件事她倒是听小保姆给她提起过,战祁到底是个出类拔萃又丰神俊朗的男人,这年头奶爸横行,但凡是带着孩子出行的男人都要惹人多看两眼,像战祁这样父女俩人都是超高颜值的,走在路上就更加吸引人了。

所以自从战祁开始送她之后,幼儿园的小朋友都非常羡慕她,每次都说她有一个帅爸爸,为此知了自己也很是得意。

宋清歌忍不住嗔了一句,一副受伤的表情道:“你这丫头,有了爸爸就不要我了。”

“妈妈别生气嘛,我还是最爱你啦~”小丫头见状立刻扑上来抱住她的腰,狗皮膏药似得赖在她身上撒娇,“妈妈最好了,就算有爸爸陪我,我还是喜欢妈妈。”

宋清歌看着她毛茸茸的小脑袋,伸手揉了揉,心里有些酸涩。

到底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如今要和她分别,还是很舍不得的。

眼见着就要到幼儿园门口了,宋清歌把知了的身体掰正了,极其认真的对她道:“宝宝,以后跟爸爸在一起的时候,要听爸爸的话,过段时间可能就要接受手术了,你一定要相信爸爸,多跟他在一起聊天,不要让他难过,还有,琴奶奶的身体不好,你也要特别注意,不要累到她。听明白了吗?”

知了歪头看着她,“妈妈,你为什么要突然说这些话啊?”

小孩子虽然不是很懂得大人之间的事情。却也知道她如此郑重其事,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妈妈只是这样跟你说一下而已。以后你要多依赖爸爸,告诉他不要总是喝酒抽烟,对身体不好。”

“哦。”知了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又道:“可是妈妈为什么不要自己告诉他呢?”

宋清歌抿了抿唇,最终还是道:“妈妈不会一直在他身边的。”

她这么一说,知了终于明白过来了,拉着她着急的问:“妈妈是要离开我们了吗?”

“妈妈不是离开,妈妈只是要搬出去住。知了还是妈妈的宝贝,爸爸妈妈也还是你的爸爸妈妈,永远都不会变的。只是我们不会住在一起,但知了有空还是可以来找妈妈玩。”

知了蹙了蹙小眉头,“妈妈和爸爸是离婚了吗?”

其实她倒也未必真的懂得离婚是怎么回事,只是幼儿园有小朋友说,爸爸妈妈离婚了之后就会分开了,所以她就理所当然的认为他们一定是离婚了。

宋清歌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是孩子说的也有那么点道理,所以只得点了点头,“是的,爸爸妈妈离婚了。”

“那妈妈以后还会来看我吗?”

“当然会的,等妈妈的家安置好了,会接知了过来玩儿的。”宋清歌给她整理了一下衣服,凑上去吻了吻她的脸颊,“好了,老师已经在门口等你了,快去吧。”

一直到被老师牵走,小丫头都一步三回头的望着她。大眼睛里包着一汪泪,想哭却又不敢哭的样子。

其实她还是不能很明白,为什么之前还好好的父母,说分开就分开了。但是小保姆私下里跟她讲过,妈妈过去几年过得很辛苦,所以无论妈妈做什么选择,都希望她能理解和支持。

太过早熟的孩子。虽然无法彻底理解父母的做法,但是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和想法。

目送着孩子进了幼儿园,宋清歌这才背过身,低下头轻轻擦掉眼底的泪,对司机道:“走吧王叔,我还要回去接辛恬。”

她的东西实际上也不多,薛衍得知她要搬出来住之后。在公寓里已经给她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她只需要带着人去就好了。

宋清歌拖着自己的箱子从宅子里走出来,辛恬正坐在园子里的花架上等她,见状立刻朝她走过来,有些不解的问:“清清,我们为什么要离开啊?这里是你的家呀。”

宋清歌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的问题,想了又想。只好说:“因为住在这里离学校太远了,我们找一个近一点的地方,会比较方便。”

“哦……”辛恬轻轻地点了点头,两人拉着箱子朝外面的车走去。

就在两人刚拉开车门的时候,只听见一阵引擎声,接着一转头,就看到有车在铃园的门口停下来。战祁和战峥相继推门下了车。

或许是心底对战峥还有些无法抹去的伤,一看到他,辛恬便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躲在宋清歌身后畏惧的说道:“清清,又是那个男人!”

战峥看着她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心里就像被针扎一样的疼着,他刚想上前一步跟她说说话,辛恬便立刻拉开旁边的车门钻了进去,战峥的脚步顿时停在了原地,尴尬而又受伤。

宋清歌看了看他灰白的脸色,心里想骂他活该,可是话到了嘴边终是没有说出来。

罢了,事到如今,再落井下石也没有意义了。

战祁神色晦暗的站在不远处,宋清歌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走了上去,站在了他面前。

四目相对,战祁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看了几秒,怕自己再看下去会暴露自己的弱点,他立刻转移开了视线,冷声道:“还不走,有事儿?”

“那个……琴姨,我没有要恨她的意思,她在宋家这些年也付出了很多,无论如何,希望你能履行之前的承诺,为她治疗到底。她丈夫是个赌鬼。她家里已经一点积蓄都没有了,如果没有人负担医药费,她会死的。”

战祁蹙了蹙眉,目光幽深的望着面前的女人。他曾经一度以为,她会恨琴姨,毕竟如果不是琴姨那一念之差,她也不会被就此扭转了人生。

可让他意外的是。她非但没有恨琴姨,反倒一直在为这个曾经间接害过她的人开脱。

他忽然就觉得自己真的是无比可笑,这样一个充满善意的女人,当年又怎么可能对白苓做出那么狠毒的事来?

战祁没有说话,宋清歌也不等他的回答,又继续说道:“我和崔灿的案子,感谢你说服了孟律师为我做代理人。诉讼费什么的,我会自己付的,不会麻烦你。”

他心里顿时有些恼火,她这是什么意思?认为他连那点诉讼费都舍不得为她付出?

然而不待他说话,宋清歌便接着又道:“还有……记得注意你自己的身体。”

这句不算热切的话,终于让战祁心里有些暖意,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多温暖一会儿。便听到她不带情绪的说:“过段时间你还要给知了做手术,一定要保养好自己的身体,不然的话又怎么给孩子做肾移植?”

一句话就像是一碰冷水一样兜头浇在了战祁身上,让他冷的透心凉。

嘴角不禁牵起了苦笑,原来她所有的一切关心,都只是为了孩子,他忽然就觉得。如果不是因为有孩子在,她怕是都不会跟他多说一句话,直接就扭头毫不犹豫的走了。

他越想越觉得心凉,忍不住怒道:“你要走就赶紧走,省的赖在这里我看见你还不够心烦的!走了我还落得清静!”

他说完就有点后悔,明明是想要跟她好好道别的,可最后却又弄成了这样的不欢而散。

战祁烦躁的背过身去。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眼中的懊悔。可这个动作在宋清歌看来,却更像是他不想多看她一眼一样。

宋清歌轻轻叹了口气,忍不住摇了摇头,“那我走了,你……多保重。”

她说完便转身上了车,透过黑色的车膜,她看到那个男人始终没有转头看她一眼。宋清歌自嘲的笑了笑。或许她在他心里本身也没有那么重要吧。

黑色的卡宴很快就消失在了眼前,一直到车开走之后,战祁才转过身,猩红的眼底已经染满了痛色。

战峥看了他一眼,无奈道:“你刚刚不该那么说的。”

连最后的告别都闹得这么僵,他真是不知道战祁心里到底想了些什么。

然而战祁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车子离开的方向,转过头漠声道:“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该不该说我都已经说完了。”

他转头便朝着园子里走去,进去的时候,恰好许江滨正蹲在园子里那颗石榴树下面捯饬什么东西,战祁见状立刻停住了脚步,问道:“许伯,怎么了?”

许江滨抬头看了他一眼,抱着一个盒子,走上来递给他,挠了挠头道:“我看这棵石榴树的根有些不太好了,就想刨开看一看,结果在土里面发现了这个。”

战祁低头一看,是一个铁盒子,外面已经长了绿色的青苔,因为埋在土里,边角都已经生锈了,看不出本来面目。

他蹙了蹙眉,伸手接过来,拂去盒子上的土,小心翼翼的打开来,这才发现里面放的是两个瓶子。

一旁的战峥也凑上来,有些奇怪地问:“这是什么东西?”

他把盒子递给战峥,拔掉玻璃瓶上的软木塞,从里面倒出来一张小纸条,打开一看,立刻愣住了。

纸条上印着宋清歌娟秀清丽的字迹,上面只有一句诗:“多少殷勤全白付,当年戏语误青丝。”

他看着看着,只觉得眼里像是被撒了一把针一样。扎的他眼中火辣辣的疼。

一句简简单单的事,却把她这么多年的心境表达的淋漓精致。当年她满怀期待的问他要不要和她在一起,他那时回答得那么果断,让她为了一句话就付出了半生的爱情,结果一句话却误了她这么多年。

战祁紧紧地攥着那张小纸条,心疼的喘不上气来,那一瞬间。他仿佛都能透过这句诗,看到她当时写下它似的自嘲和悲凉。

而一旁的战峥看到里面还有一个瓶子,以为可能是宋清歌留下的另一句话,于是便自作主张的打开了,可是在看到那熟悉的字体时,却猛然震住了。

那个瓶子里的纸条,是辛恬亲手写下的。上面同样也只有一句诗:“夜深忽梦少年事,唯梦闲人不梦君。”

战峥怔怔的看着几个字,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一时间都有些转不过来,就那样盯着那张小纸条,傻了似的。

她上面写的“君”是指代他吗?

明明是很早很早以前写下的诗,可是却像有预知能力一样,把如今的他们表达的如此透彻。现在的辛恬。什么都不记得,只记得自己十八岁的时候,就像那句诗上写的“夜深忽梦少年事”一样,可是她失去记忆之后,记得许许多多的人,甚至记得琴姨许伯这些无关紧要的人,却唯独不认识他了。不正是“唯梦闲人不梦君”吗?

许伯见两个男人一人攥着一张纸条出神,又看了看那个有些眼熟的小盒子,一拍大腿,立刻道:“噢,我想起来了,这个盒子,是不久前大小姐和辛小姐一起埋在这里的,她们当时还跟我借过铲子呢。”

不久前?

也就是宋清歌刚回铃园的时候?

战祁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那张纸条,心忽然就沉了下去。

原来从她刚回到这里的时候,她就已经有了要和他断绝一切的觉悟了么?

*

生绡的员工公寓就在写字楼不远的一个小区里,这个小区虽然算不上很高档,但是价格却也不低,算是中端小区了。

薛衍早早地就带着人等在了门口,他们的车刚一停下来,他便立刻迎了上来,从她手里接过了她的箱子。

“谢谢你,薛大哥。”

宋清歌感激的望着面前的男人,如果不是薛衍第一时间提出帮助她,她接下来恐怕会连住所问题都没办法解决了。

“没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能帮助你,我也觉得很高兴。接下来你就住在这里吧。”薛衍看了看她身后的辛恬,沉声道:“你朋友的事,还有你接下来要打官司的事,我都会帮助你的。”

宋清歌愣了一下,还没等她说什么,薛衍便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目光灼灼的望着她道:“清歌,我想拥有一个照顾你的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