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你以前听说过白芷这个人吗?/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清歌愣了一下,还没等她说什么,薛衍便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目光灼灼的望着她道:“清歌,我想拥有一个照顾你的机会。”

他一直都知道这个女人过得不好,尤其是最近舆论那么大,他也听说了她五年前出事的事情。试想一个女人怀着孕的时候出车祸,那该是多么让人绝望的事情。但如果那个时候是他在她身边。他就一定不会让她出现这种事。

说白了,像战祁曾经那样伤害过她,他根本就不觉得这个男人还有什么资格挽回她。

宋清歌低头看了看他的手,手指修长,掌心很温暖,虽然也有些粗茧,但是却和战祁干燥粗糙的手有些不大一样。

她默了默,终是拿开了他的手:“薛大哥,我现在不想去想那些。过段日子,我和崔灿的案子就要开庭了,我需要准备开庭,而且辛恬身体和心理都比较危险,需要我来照顾,我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思去想那些。”

她一脸的漠然,薛衍也知道现在再说什么也是多余,顿了顿,还是笑了,“嗯,我明白,我也只是说一说而已。毕竟你现在一个人在外面,也需要有人来照顾你。如果可以,我希望那个人能是我。”

宋清歌没再说什么,薛衍也识趣的没有多嘴,派人把她的行李都提上了楼,又让家政阿姨给她都收拾好,几个人便在一旁聊了起来。

“对了清歌,你在石川那边做的设计怎么样了?”

“都已经差不多了,石川小姐说目前正在制作成衣,等成衣出来之后就召开发布会。”

薛衍点头,“嗯,那你到时候要去日本吗?”

“不一定吧,看看情况,如果当时没有事情在身的话,我可能会去。”她说着,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对了薛大哥,你有没有听说过白芷这个名字?”

“白芷?第一次听,怎么了?”

她记得当初在日本的时候,她偶然遇见过一次白芷。后来总觉得她出现在时装发布会那种场合有点太过怪异和蹊跷。

当时白芷住在铃园的时候,她记得她说过,自己现在从事中医行业,而且看白芷的穿着打扮。不像是工作很有钱的样子。既然这样,她为什么会出现在上流社会的时装发布会?这着实让人有点匪夷所思。

但既然连薛衍都不知道她这个人,那或许她真的是想太多了吧,也许白芷当时只是跟朋友一起去玩。或者偶然出现在那里的吧。

这么想着,宋清歌便笑了笑,“没什么,就是随口问问而已。”

这住所毕竟也是薛衍给她找来的。所以为了感谢薛衍,宋清歌本来想要留他晚饭的,可是薛衍却扶额叹气道:“算了,我还是先回去了,家里还有人嗷嗷待哺的等着我。”

宋清歌有些莫名,“嗷嗷待哺?谁啊?”

薛衍一脸的抑郁,“除了魏莱,还能有谁。”

一说起那个女人,薛衍就觉得自己头都大了。

之前她走秀的时候不小心摔了腿,结果就赖在他家里不走了,到现在已经四五个月了,别说摔断了腿,就算是粉碎性骨折也该好一些了,可她还是天天拖着一条打石膏的腿,在他家里晃来晃去,也不去工作。而且还需要他天天回家投喂她,简直就像是养了一只宠物一样。

宋清歌想起魏莱就忍不住想笑,这倒确实是那个姑娘能做出来的事。

既然如此,她也就没有强留薛衍。聊了一阵便让他回去了。

*

薛衍一回到家,连鞋都还没来得及换,木木便立刻跑过来,一脸紧张的拉住他往厨房的方向走。

薛衍被他拉着。走的跌跌撞撞,“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着急?”

“爸爸,你快去看一看吧,不然一会儿咱家就要出事了。”

“什么?”薛衍一脸莫名。

父子俩刚走到厨房门口。魏莱就举着锅铲从里面跑了出来,得意洋洋的对他使眼色,“嘿,姓薛的。跟你说,你今天可是有口福了。”

薛衍嘴角抽搐了两下,“你又干什么了?”

魏莱一脸无辜,“没干什么啊。就是给你做个晚饭,为了避免你说我住在你这里白吃白喝。”

薛衍无语的看了她两眼,直接推开她便朝着厨房走去,在看到里面的境况之后眼角都在抽抽。

好半天。他才转头看了魏莱一眼,一脸看智障的眼神看着她,“你把厨房炸了?”

魏莱翻了个白眼,一脸的不屑。“只要能做出来好吃的饭不就行了,不要在意那些细节!”

薛衍:“……这是我家,你快把我厨房烧了,还不许我在意?”

魏莱“啧”了一声,“你这男人逼逼叨叨的好烦啊,我都说了没事,一会儿会给你收拾的,快点先来尝尝我做的饭。”

她端着饭便往餐厅走,木木跟在薛衍后面,拉了拉他的衣摆,薛衍回头,看见木木龇牙咧嘴给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并且用口型说“咱俩要死了”。

薛衍嘴角抽了两下,跟着魏莱走到桌前,魏莱叉着腰,一脸的眉飞色舞。“别害怕,来试一试我做的饭。”

薛衍低头看了看桌上那一盘黑乎乎的东西,无语道:“拿什么试?拿命试?”

“别说的那么难听啊,虽然看着不好看。但是吃起来……”

木木跟在后面补充了一句,“吃起来也不好吃。”

魏莱瞪眼,“你这臭小孩,把嘴闭上。我这美味珍馐不是给你做的,是给你老爸做的!”

木木双手合十,“阿门,幸亏不是给我吃的。爸爸,祝你好运。”

魏莱说着又把那盘黑暗料理往他面前推了推,一脸献宝似的,“快点吃啊。凉了就不好吃了。”

薛衍看她一脸热忱的表情,虽然实在是下不了口,但是又不忍心打击她,脸色纠结的宛如在面对一盘鹤顶红。他实在是下不了口,因为他根本就不能分辨里面的东西能不能吃……

那一锅,黑色的皮蛋里面夹着蛋壳,有橘子还有油麦菜,而且锅底有些焦了,根本分不清哪里是肉哪里是皮蛋。

这种东西,真的能吃?

带着壮士英勇就义般赴死的心,薛衍终于把筷子伸向了那一盘举世无双的黑暗料理,然而就在他刚吃了一口时,旁边的魏莱忽然凑上来说:“我可是在里面下了十香软筋散,大爷,今天跟我滚床单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