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你怀孕了?/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崔灿捂着嘴有些不可置信的站在那里,脑子里飞快的思考着。

她确实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来过例假了,因为她从很久以前就有月经不调的毛病,这么多年来虽然一直在断断续续的治疗,可是调理的效果却很一般。

这几个月她因为这个案子压力一直很大,每天只睡几个小时,精神也不是很好,她都没有仔细留意过,原来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来过例假了。

她过生日的那天和战诀做过一次,那天他们都没有采取过措施,如果说怀孕了也不是没可能,但医生多年前明明给她确诊过,说她是不易受孕的体质,以后恐怕也很难怀孕。不至于因为那一次就……

她怔怔的站在原地,一旁的武文静见状抬手搭上她的肩,关切的问:“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公司里的人都知道她现在是单身,所以武文静也理所当然的没有想到她是怀孕,只是单纯地以为她是身体不适。

崔灿急忙回头冲她笑了笑,“没事的,可能是我这两天吃的有点不对劲吧,我去吃两颗胃药就好了,你不用担心。”

“真的吗?可你脸色不大好……”

“真的没事,你放心吧。”

武文静见她这个模样,便也没有多说什么,又跟她交代了一些事情,便先离开了。

崔灿送她下楼,目送着武文静的车离开之后,她便立刻去外面的药店里买了一支验孕棒,准备回去检测一下。

她毕竟也是曾经做过人妻,结过婚的女人,所以对验孕棒这种东西自然不陌生。虽然知道这玩意儿早晨起来测试比较准,但是她现在实在是等不及了,于是一回家便钻进卫生间里按照说明书开始测试。

崔灿握着验孕棒的头,坐在马桶上忐忑不安的等待着结果。等待的时间让人焦躁又不安,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一种折磨,大约半分钟后,她看着那支粉红色的小棒上面慢慢出现了两道红色的横杠,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结果显示是阳性,也就是说,她真的怀孕了?

崔灿怔怔的看着那两条红色的小杠,不知道自己此时该是一种什么心情,也说不清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这个孩子在这种时候忽然来了,简直来的太不是时候,更何况它又是战诀的孩子,她就更加留不得了。可是她一直都很难怀孕,而且这个孩子又是战诀的孩子,她却还是想留下来……

一时间,崔灿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抉择。只能握着那个验孕棒出神。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猛然惊醒过来,现在毕竟时间已经不早了,更何况这玩意儿有时候也会出现假孕之类的误会,也许她只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呢?怀孕这种事,到底还是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才比较安全稳妥一些。

这么一想,崔灿又慢慢冷静下来,随手将那支验孕棒扔进了卫生间的垃圾桶里,准备第二天早上再去医院做个检查看看结果。

*

为了能保证结果最精准,所以崔灿一早起来就没有吃东西,直接去了医院。

坐在科室里,崔灿紧紧地攥着自己的包,紧张的看着坐在对面的中年女医生,声音都有些发颤:“医生,我……是不是怀孕了?”

女医生抬头朝她笑了笑,“对,你确实是怀孕了,目前已经十二周了,孩子很健康,恭喜你。”

崔灿神色尴尬的看着她,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医生大抵也是看出了她表情的异样,蹙眉道:“怎么,这个孩子你不想要?”

“不、不是……”崔灿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

女医生见状也猜出了个大概,脸色顿时有些冷然,放下笔郑重其事的对她道:“崔灿小姐是吧?你应该知道你过去有过流产的经历,而且你的体质本来就不好,这一次怀孕也是很难得的。如果你这一胎不留下来,以后恐怕会很难再怀孕,我建议你最好认真考虑一下。”

崔灿垂着眼,抿唇点了点头,轻轻的说了一声“谢谢医生”。

从科室里出来,崔灿攥着手上的单据,心里沉沉的。

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情况。战诀毕竟还是姜蕴的丈夫,这个孩子如果留下来,那么势必就会成为一个令人所不齿的私生子。她怎么能让自己的孩子成为见不得光的孩子呢?

可是除了这样,她还能怎么办?总不能利用这个孩子去要挟战诀离婚娶她,如此一来她就会更加遭人唾弃了,更何况她的自尊和骄傲也不允许。

崔灿仰头轻轻叹了口气,将那些单据塞进包里。打了个车便回家了。

然而就在崔灿带着满腹的沉闷回到家的时候,在看到坐在台阶上的战诀后却猛然愣住了。

听到脚步声,战诀也抬头看了她一眼,只那一眼,崔灿的心就立刻揪了起来。他的脸色很差,憔悴而且疲惫,下巴上还有重重的青渣。显然是没有休息好的结果,微仰着脸看着她,眼中满是受伤和哀恸。

崔灿别开脸,沉下嗓音问道:“你怎么来了?我不是告诉过你,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吗?怎么,还想让你老婆再打我一耳光?”

姜蕴那一耳光可以说打碎了她全部的骄傲,哪怕再过十年二十年。她都忘不了。

战诀定定的看了她几秒,忽然站了起来,倾身朝她靠过来,直接将她拥进了怀里,哑着嗓子道:“我很想你。”

这段日子他一直在忙着和崔灿离婚,那个女人实在是难缠的很,协议离婚她不肯,他直接去法院起诉她,可是她又不知道在当中搞了什么鬼,法院直接没有受理他的离婚案,所以一直拖拖拉拉到现在。

再加上他这段时间和战祁那边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所以忙的焦头烂额,都没有时间过来看看她,眼下终于是见到了,所有的情绪顿时都翻涌了上来。

他抱她抱的很紧,崔灿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他箍在了怀里似的,几乎都快有些喘不上来气,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推开他,恼羞成怒道:“你神经病是不是?战诀,算我求你了,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了,我还想多活两年!”

她脸上满是悲痛和乞求,战诀心疼的望着她,讷讷的叫了一声,“灿灿……”

然而崔灿却并不打算理会他,一把推开他,掏出钥匙便去开门,只是她刚一开门。身后的男人便立刻伸脚进来,还没等崔灿反应过来,战诀已经闪身进了她的家里。

崔灿气结的看着他,“你又想干什么!”

“我没想对你怎么样,只是有些话想和你谈一谈。”战诀站在她面前,一脸坦然和真诚,双手按着她的肩。道:“我听说,你已经收到了法院的传票是不是?这个你不用担心,也别害怕,我会找律师帮你打这个官司,无论如何,一定会帮你争取减刑的。”

“用不着。”崔灿伸手拍开他,背过身道:“你不需要为我做这些。我已经决定不聘请律师了,到时候结果是什么样子,我会坦然接受,这是我应得的报应,我过去已经逃避了五年,不会再逃了。”

“崔灿!”战诀提高声调叫了她一声,有些急切道:“这个案子当中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你不要意气用事行不行?”

“我没有意气用事,我是在很认真的说。”崔灿转头看了他一眼,半晌后,叹气道:“战诀,我很感谢你过了这么多年还肯帮我,但是我真的不需要你做这些事。我听说你还去威胁战祁了是不是?你真的没必要这样做。因为我们两个已经没关系了,你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以后别再做这些让人误会的事了。”

她想了想,又继续道:“战祁为战家做了很多,没有他,就没有华臣的今天,无论如何。你都不该用华臣董事局主席的位置来要挟他,更何况这件事是我和宋清歌之间的问题,你不用把他也拉下水。”

战诀张了张嘴,好半天才说:“但只有他能说服清歌放过你。”

“我对宋清歌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她恨我也是情理之中的。”崔灿笑笑,脸色有些惨淡。

战诀有些急了,“但你如果一旦被判刑。以后的大好年华就要在监狱里度过,那样会把你毁掉的!你就听我的,到时候我给你找辩护律师,一定会帮你努力脱罪的。”

他没法看着她在监狱里度过三年、五年,甚至更久,这是他深爱的女人,无论如何。他都要想一切的办法保住她。

崔灿抬头看了他一眼,隐隐有些烦躁:“战诀你烦不烦,我都说了不需要你做什么,你怎么还是这么没完没了?算我求你了,赶紧离开吧,我真的不想再惹上姜蕴了。”

一想到那个像疯子一样的女人,崔灿就觉得自己头都大了,她实在是怕了姜蕴,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战诀深深地开了她一眼,好半晌才道:“你不用再害怕了,我和她已经……”

“离婚”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崔灿忽然感觉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一把推开他便朝卫生间跑过去,很快里面便传来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呕吐声。

战诀被她这个样子吓得不轻,立刻也提步追了过去,看她正对着马桶吐得厉害,有些担忧的拍了拍她的背,“你这是怎么了?忽然吐得这么凶?”

“没、没事……”崔灿好半天才停止呕吐,漱了漱口道:“就只是胃里有点不舒服。”

她太清楚战诀的性格了,如果让他知道她怀孕的事,那么绝对是后患无穷。

果然,战诀并没有立刻相信她的话,反而是眯起眼打量了她一下,探寻的问道:“你……不会是怀孕了吧?”

崔灿一惊,几乎是矢口否认:“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怀孕了?”

战诀将信将疑的看着她,视线在她身上流连了一圈。不经意间忽然瞥到了纸篓里那个粉色的盒子,眼神一凛,便直接走了过去。

崔灿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刚要去抢救里面那个像炸弹一样的验孕棒,只是她还没来得及抢过来,战诀便已经从里面拿出了那个刺眼的小玩意儿,在看到上面那两道横杠的时候。立刻呆住了。

好半天,他才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她,眼中满是惊愕,“你怀孕了?”

崔灿脸上闪过慌乱,可下一秒她却又镇静下来,一把从他手上夺过验孕棒,面无表情道:“你别误会。我是怀孕了,但这孩子跟你没关系,是我和别的男人的。”

战诀有些愠怒,“你胡说八道什么!除了我,你哪儿还有第二个男人?”

“我的男人多得是,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崔灿有些慌乱的转过脸,深怕自己再面对着他就要露陷。急忙开始下逐客令,“你赶紧走吧,我不想看见你!”

然而战诀只是定定的看了她几秒,忽然大步朝外走去,直接从沙发上拿起她的包,抓着两个角便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倒了出来。

她的粉笔、口红、手机,以及之前在医院里做检查的各种票据。顿时散落了一地。

崔灿见状立刻追上去,瞪大眼睛大声质问:“你干什么,谁让你动我东西的?”

战诀看都不看她一眼,弯腰拾起地上的单据,在看到上面的数据后,眼神立刻冷了下来,扬着手上的单子道:“你怀孕十二周了,这孩子到底是谁的,不用再说了吧?”

崔灿索性豁出去了,“对,这个孩子是你的,但我没打算把它留下来!我不会为一个有家庭的男人生孩子,我还没那么贱!”

“你想把它打掉?”战诀瞳孔骤然紧缩,一把掐住了她的下巴,咬牙道:“崔灿,你敢!”

崔灿忍着痛瞪着他,冷笑道:“没什么是我不不敢的,不信咱俩走着瞧!”

战诀定定的看了她几秒,终于松了手,神色阴郁的说:“这个孩子,你必须留下来,我会给他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不会让它做私生子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