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我战祁就是这么卑鄙下作不讲道理/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清歌的语气坚决而又凌厉,战诀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就像是从来没有认识过她一样。

在此之前,他对她的印象一直都是一个温婉娇柔的女人,甚至有些唯唯诺诺的,他是怎么也没想到,她现在竟然会变得这么油盐不进。

战诀握了握拳,忍着怒火问她,“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是死活不会撤诉了?”

“没错。”宋清歌微扬着脸,不咸不淡的笑了笑,“其实我一直都很好奇,这件事的当事人一直都只有我和崔灿两个人而已,作为肇事司机,崔灿自己都还没有急着为自己辩解,战先生这么积极地为她奔前走后的,到底是为什么呢?”

战诀脸色沉了沉,只道:“这跟你没关系。”

“哦~”宋清歌拉长尾音,环起手臂看着他,眼中满是冷意。“那不如就我替你说吧,你之前想为崔灿脱罪,是因为你还放不下她。而现在你想为她做无罪辩护,是因为她怀了你的孩子,如此一来,你就更不想让你的孩子沦落为私生子了,我说的没错吧?”

战诀冷声道:“是又怎么样?”

“那我倒想问问战先生,你为崔灿奔前走后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的妻子姜蕴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战先生现在好像和风辰集团的姜总还没有离婚吧?”宋清歌说着便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示威般的对着他晃了两下。

战诀有些警惕的看着她,“你想干什么?”

宋清歌笑得云淡风轻,说出来的话却字字诛心,“你说,如果我现在打电话给姜总,把你的所作所为都跟她说一遍,她会怎么做呢?”

“宋清歌,你敢!”

战诀果然急了,一步冲上来想夺她的手机,然而宋清歌早就洞悉了他的想法,直接把手机往背后一藏,躲开了他的抢夺。

她仰起头看着面前的男人,脸上没有一丝退怯,“战诀,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之所以要对崔灿追究到底,不光是为了我,更是为了我女儿。在你们战家人的眼中,我宋清歌或许很懦弱,甚至连大声说话都不敢,但那都是从前了。是,我承认,过去的我的确很软弱,在战祁甚至在你们战家人的面前,我总是显得很劣势。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以前从来没有争抢过什么,是因为我接受的教育不允许我那样。从小我父亲就教育我,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样,不能太尖锐。可是我现在发现,比起我的孩子,教养、素质、善良,统统都不值一文钱,为了我的孩子,为了我的公道,我也可以变成一个泼妇!”

她说完,扬了扬自己的手机,毫不畏惧的说道:“我记得以前有人跟我说过,姜总的手段非人,你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背叛她,如果让她知道了。你觉得她可能会放过崔灿吗?”

“你!”战诀咬牙切齿的看着她,忽然就冲上去抢了她的手机,奋力的摔在了地上。

不算名贵的手机被摔得四分五裂,宋清歌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大概是太过震惊了,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战诀还保持着方才摔手机的动作,右手扬在半空,一副要打人的姿态,下一秒,旁边就有一个身影忽然冲了上来,直接挡在了宋清歌面前,一把揪住了战诀的衣领。

战祁咬牙切齿的盯着面前的人,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战诀,你他妈被疯狗咬了?”

战诀这才回过神来,一把挥开他的手,退后一步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嗤笑道:“战祁,你这英雄救美的时机赶得可真好,不过你也不用眼神凶恶的看着我,我又不是要打她。”

“最好是这样。”战祁死死地挡在宋清歌面前,就像是一堵墙一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战诀眉尾一扬,挑衅的看着他,“说的可真像那么回事,我要真想动她,你能奈我何?”

战祁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声音平的没有一点情绪,“你要是想看到崔灿明天就暴尸荒野,就尽管试试看。”

“你他妈的……”

战诀脸色骤变,说着就挥着拳头要冲上来,战祁定定的站在原地,他的拳头挥过来的时候,战祁才偏过头躲了一下,随即顺势握住他的手腕,眼神一冷,向反方向扭去。

空气里只听得“咔嚓”一声,接着战诀脸色就白了,宋清歌见形势不对。刚想开口劝战祁不要冲动,他却已经松开了战诀的手,冷声道:“论身手,你从来就比不上我,你的手是用来弹钢琴的,我的手可是用来摸枪的,劝你还是不要以卵击石了。”

战诀捂着自己的手腕退到一边,怨愤的盯着他,而战祁却不为所动,只是道:“你最好搞清楚一件事。我战祁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你最好不要试图踩我的底线,不然的话我保证能让你悔恨终身。董事局大会的事想必已经给了你一个教训,但凡是我想得到的,我就一定能得到。你保护崔灿,我没意见,但你别把主意打到宋清歌的头上来。不然的话,我绝对会让崔灿的下场惨到你不敢想象。我就是这么卑鄙下作,为了自己在乎的东西,没有一点道理和理智。不信的话你尽管试试看。”

他说完。忽的笑了,笑得狂妄又桀骜,“当然,前提是你敢拿崔灿来试。”

战诀捂着手腕愤恨的盯着他,良久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战祁,你简直就是个疯狗!”

战祁无所谓的耸肩,“为了她,我不在乎成为疯狗。当然,你要是不服气的话。也可以试试看我这个疯狗能不能一下咬断你的脖子。”

说到底,他们其实都是同一类人,只要是他们在乎的,可以不顾任何道义,也没有理智。

宋清歌忍不住抬头望了望挡在她面前的男人,他那么高,就像一座巍峨的山一样立在她面前,完全将她护在了自己的屏障之下。

他说的那些话,她都听到了,如果不是在现场亲耳听到。她甚至都不敢想,战祁竟然有一天也会为了她与全世界为敌。她看着他,心没来由的就跳了一下。

战祁看着面前的战诀,又继续道:“我听说崔灿怀孕了,你想给她做无罪辩护?”

战诀冷笑,“你消息倒挺灵通的。”

“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不想知道的,没有我不能知道的。”战祁倨傲的不可一世,随即嗤笑道:“战诀,我是该说你天真的,还是该说你为了一个女人已经到了脑残的地步?崔灿撞人的事情证据确凿,你说无罪就无罪,你当中国的法律写出来是让你玩儿呢?”

战诀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抿唇道:“不管怎样,灿灿是个孕妇,我一定会为她争得她该有的权益,就算没有办法做无罪辩护,我也会想办法为她减刑。”

他说完,又看了一眼战祁身后的宋清歌,摇头讽笑,“当初我还以为你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女人,没想到你也这么得理不饶人,难怪战祁不会爱你。”

“你说什么!”

宋清歌顿时大怒,刚要冲出来反驳他,战祁却伸手拦住了她,在她肩上拍了两下,示意她稍安勿躁,随即淡淡开口道:“战诀,你这句话真是好笑得很。难道在你眼里,只要是和崔灿为敌的,就都是坏人?可能你觉得清歌现在很过分,很不讲道理,甚至没有良心,对崔灿一个孕妇还要追责。但比起她过去五年所受的,崔灿已经算是很幸运了,起码这五年来她该吃吃,该玩玩,甚至和你离婚之后她还在外面悠然自得的周游世界,非但没有受到什么制裁,反而日子过得不要太美好”

“还有你一个还在婚姻当中的已婚男人,堂而皇之的出轨就算了。还让自己的前妻怀了孕,说出去都要让人笑掉大牙!凭什么崔灿怀孕,清歌就该让着她?你以为四海之内皆她妈?让崔灿怀孕的人是你,而不是清歌!就算这个孩子成为了私生子,那也是你造成的,是因为你一开始就没有给它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或许你还没想到,你维护崔灿的同时,也伤害了姜蕴。我告诉你,你的所作所为是在出轨,是在背叛你的妻子姜蕴。”战祁说着。对他上下扫视了一眼,嗤笑一声,“你还真以为你是在当大情圣,以为你这样维护崔灿,是应该让别人为你歌功颂德的好事?你他妈别搞笑了好不好?”

虽然他说的话,也是宋清歌想说的话,但她还是觉得他这样一针见血的指责战诀,实在是有点过了,于是便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角,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了。

战祁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小女人。顿时有些无奈,这个女人真是傻的可以,他现在可是在为她抱不平!

轻轻摇了摇头,战祁道:“清歌是善良,我喜欢的也是她的善良,但她的善良不是你欺负她的资本,我劝你以后别再来打扰她,别忘了,她背后还有我这个死缠烂打的坏男人。你想动我,无所谓。我鼓掌欢迎你,但你如果把主意打到了我女人的头上,那就别怪我六亲不认。”

他自顾自的说了许多,战诀却始终低着头,一句话都没有回应。

其实他何曾不知道战祁说的都是对的,可是他现在除了来找宋清歌,已经别无他法了。他曾经对不起崔灿,如今哪怕是背着骂名,也想要保护她,哪怕这种所谓的保护很卑鄙。很下作。

战诀抿了抿唇,垂着眼道:“无论怎样,我还是会坚持我的想法,咱们法庭见。”

他说完便转身走了,那俩人看着他的背影,都没有说话。

半晌,战祁才转过身看向她,对着她上下打量了一下,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宋清歌摇摇头,走到已经被摔碎的手机旁边蹲下。把四分五裂的部件捡起来,叹了一口气,“都摔坏了,没法用了。”

其实那也不是什么名贵的手机,还是好几年前那种滑盖的诺基亚,买的时候是当时的最新款,可是经过这几年电子产品的飞速发展,这玩意儿早就已经变成了老古董,可她却依然在用。

战祁瞥了一眼,不以为然道:“坏了就坏了。再买个新的不就得了。”

宋清歌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有些幽怨,“你懂什么!”

这个手机是当初父亲给她买的,也是他们离婚的时候,她带在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已经不只是一个通讯工具那么简单的了。

她这个眼神简直是让战祁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劈手夺过她手里的手机尸体,恼火道:“不就是个破手机,搞得好像怎么回事似的,给我!”

“诶。你!”宋清歌想和他抢,但战祁已经眼疾手快的塞进了自己口袋里。

罢了,这个男人向来都这么行事古怪,她也懒得再去和他计较这些,于是便转过了头。

战祁对着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干巴巴的问:“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

他刚刚都把话说成那样了,为了她,差点就和战诀打起来了,她怎么还跟个木头似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宋清歌斜了他一眼,“那你想让我跟你说什么?”

被她这么一呛,战祁立刻来了气,怒道:“算了,用不着你说,你还是把嘴闭上吧!一开口就能把人气死。”

“你有毛病啊?”宋清歌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小声嘟囔,“又是吃错那种药了?神经病又犯了。”

战祁眉毛一横,“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你今天来找我什么事?”

战祁也恢复了严肃,正色道:“没什么,就是我刚知道崔灿怀孕的事,所以想着来跟你说一声,省的到了法庭上你不知所措。”

结果没想到一来就看到战诀那厮。

想到战诀摔她手机的举动,他现在还觉得气不打一处来。那家伙以前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这一次是怎么了?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太在乎崔灿,所以连理智都没有了?

战祁不由的蹙眉,可他怎么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呢?

宋清歌闻言点了点头,“哦。”

“就哦?”战祁不满的提高了声调,他都把话说到那份儿上了,这女人怎么还这么无动于衷?

宋清歌简直要哭了,“那你还想怎么样啊?”

还想怎样,想让你回到我身边,想让你说爱我,想像以前一样,每天一睁眼就能看到你,想抱着你,想爱着你。

可这些矫情的话他能说出来吗?

光是想想,他都觉得自己鸡皮疙瘩要起来了,让他像战炀那样嬉皮笑脸的说出来。还不如拿刀杀了他算了。

战祁越想越烦躁,一脸恼火道:“没想怎么样,赶紧滚吧你,看着你就心烦。”

算了,他就是这种狗脾气了,骨子里就是倔强又好面子的男人,可能这辈子都学不会对她温柔以及和颜悦色了,虽然他也很想像有些男人那样,会放下架子去讨好自己喜欢的女人,厚着脸皮说那些文绉绉酸溜溜的话。可他就是学不会那一套,所以每次都忍不住对她恶语相向,以至于看着她越走越远。

到最后,最疼的还是他自己。

果然,宋清歌皱眉看着他,“我发现你真的有病,而且病的不轻!赶紧去精神病院看看吧,省的病情恶化了。”

战祁脸上青白交错,顿时大怒,“死女人你说什么。你再说……”

“清歌!”

他刚想发作,突然有人叫了一声,一转头,薛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他们旁边。

战祁一怔,表情顿时僵在了脸上,宋清歌回头朝他笑了笑,“薛大哥。”

“怎么出来也不说一声,找你半天了。”薛衍径直朝她走过来,直接揽住了她的肩,动作自然而然。就像是做了无数遍一样。

“有人叫我,所以就出来了,聊的时间有点长。”宋清歌的身子有些僵硬,看了他一眼,“你找我有事吗?”

薛衍下意识的看了战祁一眼,随后点头,“嗯,有点事要跟你谈。”

“哦,那我们走吧。”

两个人说着便要离开,战祁一个人站在原地。显得分外尴尬,看着薛衍揽着她离开的场景,只觉得眼里就像是撒了一把针,疼的他窒息。

一直到他们两个走出很远,战祁才低下头,扯起嘴角兀自苦笑了一下,转头向电梯走去。

而就在他离开的一瞬间,宋清歌忽然回过了头,眼神复杂而又茫然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说不清是什么心情。

*

又是一次剧烈的孕吐。

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崔灿只觉得身子都有些发软,只能扶着墙壁才能勉强稳住身体,脸色苍白的几乎没了血色。

她的孕吐反应很强烈,基本上已经到了吃什么吐什么的地步,只有吃一些流食的时候,情况会稍微好一些,可是流食又不能填饱肚子,所以没过多久就会觉得饿,实在是很辛苦。

崔灿扶着墙壁虚软的向外走,刚走到客厅,门铃就响了起来,她立刻过去开门,然而在看到门外的人时,却猛然愣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