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我不会把这个孩子留下来/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清歌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崔灿家门口,一手抓着自己皮包的包带,看得出还是有些拘谨的。

崔灿有些诧异的看着她,显然是没想到她会来,好半天才讷讷的道:“你……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宋清歌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显得友好一些,“我可以进去吗?”

“当然,当然。”

崔灿有些受宠若惊似的,连忙为她让开了路。

宋清歌进屋之后先是打量了一下房子的陈设,崔灿现在住的地方是那种挺老旧的住宅小区,虽然地段还算不错,但是住的人却很杂,所以也算是比较鱼龙混杂。对于这种地方。宋清歌倒是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在重遇战祁之前,她住的房子差不多也是这样的。

客厅里装修的很老气,老式的皮沙发和已经有些陈旧的电视更是让这个家显得有些落拓,不管怎样,都和她一个当红女主播的身份有些不搭。

宋清歌在沙发上坐下来,崔灿搓着手,有些紧张的看着她,“你想喝点什么吗?我去给你拿。”

“不用这么麻烦了,你也坐下来吧,我今天只是来看看你。”她说着拍了拍自己旁边的空位,示意崔灿坐下来。

只是崔灿并没有坐到她身边,反而是拉了一把椅子坐到了离她有点远的地方,表情很疏离,看样子还是想和她保持距离的。

宋清歌倒是也没在一起,视线落在她的小腹上,轻声问道:“我听说,你怀孕了?”

崔灿抿着唇,轻轻点了点头。

“多久了?”

“十三个月了。”

“孩子还好吗?”

“还好,医生说挺健康的。”

“那就好。”

宋清歌点了点头,在她身上扫视了一圈,如今的崔灿已经不能再同日而语了,头发散乱的披在肩上,穿着宽大随意的碎花睡衣,脸色很憔悴,也没有化妆,眼下有重重的青影,和曾经那个趾高气扬和战毅调笑的女人判若两人,就好像一夜之间老了许多似的。

也对,突然从前途无量的女主播沦为肇事凶手。现在又怀了前夫的孩子,换谁都不可能活的那么轻松愉快。

宋清歌看着她,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崔灿脸色一变,接着便捂着嘴冲进了卫生间,很快里面就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呕吐声。

这已经是崔灿一早吐过的第三次了,她跪在地上吐得昏天黑地,早晨吃的早点几乎都已经吐光了,现在胃里直抽搐,实在是有些疼。

“漱漱口吧。”

一杯水从身后递上来,崔灿转头,宋清歌正关切的看着她,甚至还轻轻地为她拍背。

“谢谢。”崔灿感激的接过玻璃杯,漱了漱口,这才支起虚软的身子,宋清歌见状立刻上前搀扶着她朝客厅走去。

两个女人重新坐下来,宋清歌看着她苍白的脸色道:“看你的反应,好像挺强烈的。”

“嗯。”崔灿点点头,随即苦笑,“以前也不是没怀过孕,可是也没有这次这么厉害,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她的眼中满是落寞和悲凉,宋清歌望着她,忽然就有些同情。

其实说回来。崔灿也算是挺可怜的,怀孕也不是她想要的,更何况这个孩子偏偏还又是战诀这个前夫的,如果传出去了,她以后不仅没有办法做人,这个孩子的身世也会遭人诟病和不耻。

她也是做了母亲的人。当年怀孕的时候就只有她一个人,如今看到崔灿,仿佛就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一样。无论早孕反应多么强烈痛苦,都只能一个人承受,没有人能理解,更没有人能帮助她。

去医院做孕检的时候。其他准妈妈都有丈夫陪着,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那里,每次医生问她孩子爸爸为什么不来,她都觉得很尴尬,很难以启齿。

大抵是由人及己让宋清歌想到了自己,不由得关心道:“早餐不要吃太油腻的东西。尽量吃的清淡一点,慢一点,这样吐了之后,肚子里还能留一些,不至于空腹太难受。”

崔灿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她竟然还会为她着想。感激之余又苦笑了一下,“谢谢你,不过这个孩子……我不打算生下来。”

宋清歌有些诧异:“为什么?”

就凭先前战诀的那种态度,他应该是很在意这个孩子的,他能允许崔灿把孩子打掉吗?

崔灿低头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淡淡的笑了,“这个孩子啊,来得不是时候。如果是五年前,我和战诀说我怀孕了,他肯定会高兴地把我抱起来转个圈,然后说一大堆感激人生的话,之后拉着我去给孩子买衣服,男孩女孩都要各买一套,为以后做准备。我都能想象到那该是个怎样幸福又美好的场景。”

她说着说着,眼神就有些放空,仿佛已经幻想到了那个情景。

“可是现在已经不一样了,他是有家室的男人,无论当初他和姜蕴结婚是出于什么目的和选择,也不管姜蕴曾经是不是以小三的身份介入了我们的婚姻,但他既然娶了姜蕴,就该对她负责到底,这是一个男人应该要做到的。他出轨和我发生了关系,这已经很对不起姜蕴了,虽然我也很讨厌那个女人。有时候我也想过,既然战诀放不下我,那我干嘛不一不做二不休把他抢回来,也让姜蕴尝一尝被人介入的感觉。可是如果我真这么做了,那我和曾经的姜蕴又有什么区别呢?”崔灿说着,低头轻轻叹了口气。“我既然已经尝过那种滋味了,就没必要让别人重蹈我的覆辙。”

宋清歌目光深深的望着她,心里不由得有些震动。

其实坦白来说,崔灿是个好女人,三观正,又很理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很多时候她也是受害者,甚至在战诀出轨这件事上,她也是被牵连进去的。

“当年撞你的事,虽然是个意外,但我确实没有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选择了逃逸。这是改变不了的错。所以我也没想过为自己开脱,该坐牢,该赔偿,我都会一一照办。如果我真的被判刑,那这个孩子日后就会有一个有前科的母亲。”崔灿的脸色有些难看,悲哀地摇头道:“私生子已经很难听了。再让它有一个遭人唾弃的母亲,这对他的人生太不公平了。”

她顿了顿,低着头,又幽幽的说了一句,“更何况如果我真的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对战诀的名声也会造成影响。他一个在全世界音乐界都很有名气的钢琴家。如果传出来和前妻出轨又有了私生子的传闻,对他的声誉不好,所以为了这个,我也不能把这个孩子留下。”

宋清歌不由得有些感叹,她或许还不知道战诀为了她做的那些事,如果她知道了。不知道该怎么想。

说到底,这俩人还是互相爱着对方的,只不过都是以自己的方式。战诀为了她和孩子不惜与天下为敌,而她为了战诀,反而是不愿意留下这个孩子。

这样相爱的两个人,当初为什么要分开的呢?

宋清歌真的是越来越好奇了。

抿了抿唇。她轻声道:“开庭在即,你也别压力太大,无论如何,我相信法律会给一个公平的结果的。”

崔灿轻轻点头,“嗯”了一声。

宋清歌也没再说什么,起身便准备离开了,出门的时候,崔灿站起身,忽然有对她道:“清歌!”

她回头,“还有什么事?”

崔灿抱歉的望着她,慢慢地朝她鞠了一躬,“当年的事,我一直很抱歉,我不求你原谅,但是希望你不要恨我,也……不要恨战诀。他真的不是一个坏男人,虽然对于他和姜蕴的事我一直有些耿耿于怀,但他是在世界都享有盛誉的钢琴家,写了无数令人赞叹的曲子,他真的不是一个坏人,如果他做了什么让你不悦的事,我替他向你道歉。对不起。”

宋清歌蹙眉望着她,实在是不懂这俩人到底搞什么鬼。

她记得以前战诀也说过类似的话,把所有的错都揽在自己身上。并且代崔灿向她道歉。而现在,同样的话,崔灿又说了一遍。

她摇了摇头,只道:“算了,都过去了。”

说罢便拉开门离开了。

站在崔灿家楼下,宋清歌有些出神。

实际上战诀从一开始就做错了。她也是怀过孕,当过母亲的人,何曾不知道怀孕的辛苦?

更何况中国的法律对孕妇一直都是很宽容的,就算战诀不来找她,上了法庭之后,法官也会对崔灿轻判。根本用不着他那么着急。

其实在知道崔灿怀孕后,她本来是想退让的。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么多年,赔偿也没有意义了,就算是真把崔灿送进监狱,知了的病不会好,她受的罪也不会被弥补。和崔灿斤斤计较下去也是一点意义都没有。

如果战诀不来威胁她,她看在崔灿怀孕的份上,或许还会作出原谅,毕竟原告当事人如果谅解的话,对被告轻判还是很有利的。

可偏偏战诀急于求成,甚至来威胁她。这样的态度,实在是让宋清歌有些忍无可忍。

想了又想,宋清歌摇了摇头,还是掏出了薛衍借她的手机,拨通了孟靖谦的电话。

“孟律师吗?我是宋清歌。”

她回头望了望崔灿家的窗户,叹了口气,轻声道:“关于我和崔灿的那个案子,我想,如果可以的话,还是不要给她那么重的刑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