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从以前到现在,我爱的只有你/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榕城第一人民法院

今天就是榕城第一女主播崔灿肇事逃逸案开庭的日子,一大早,门口就已经聚集了不少媒体,各大报社以及电视台的记者扛着长枪短炮,伸长脖子四处张望着,有的媒体甚至在现场做起了直播,只等被推上舆论巅峰的崔灿赶紧出来。

宋清歌坐在孟靖谦的车里,看着外面喧嚷吵闹的人群,不由得攥紧了自己的包。

原本薛衍今天是要来送她的,可是开庭的前一天孟靖谦突然打来电话说会来接她,还说如果她自己来的话,遇到记者恐怕会不好应付,有他这个辩护人在旁边,也比较方便。

宋清歌想想倒是也有道理,于是便答应了下来。

只是她完全不知道,孟靖谦之所以会有这种提议,全都是战祁要他这么做的。

那个男人早就预料到了薛衍会护在她身边,他自己当然想守着宋清歌,但是以他们现在紧绷的关系,恐怕他还没提出来,就会被那个死女人拒绝了。

让她跟着薛衍,他不放心,唯一的办法大概就是曲线救国让孟靖谦去接她了。

大约是看穿了她内心的紧张,孟靖谦从前面回头看了她一眼,安抚性的笑了笑,“别害怕,现在的媒体就是这样,一有娱乐圈的人或者是来头比较大的人摊上了官司,那些个记者就像是嗅到了糖的蚂蚁一样,准会一窝蜂的涌上来。”

当年他被诬告强奸一案开庭的时候就是如此景象。这些年他也结果不少大案子,这种情况早就已经是见惯不怪了。

这也算是这段时间比较受人瞩目的大案了,那些个记者早就对孟靖谦的车牌号熟悉到了骨子里,他的车刚一开到法院门口,便吸引了人们的注意。

“孟律师来了!”

“他车上坐的那个是不是原告宋清歌?”

“快点快点,赶紧拦住他!一定要做开庭前的第一采访!”

果然,一大群记者一窝蜂的朝他们跑过来,直接将孟靖谦的车逼停了,记者纷纷开始敲车窗,大声呼喊着让他们下车接受采访。

情况已经是这样了,孟靖谦无奈的耸耸肩,转头道:“先下车吧,看这情况,今天不过这个坎儿是不行了。”

宋清歌也点了点头,为了保证安全,还是孟靖谦先下了车。他下车后系上西装纽扣,走到后座打开车门,护着宋清歌朝法院走去。

记者们立刻举着话筒蜂拥而上,举着话筒开始发问。

“宋小姐,听说你和崔灿还算一点亲戚关系,出了这样的事,以后会不会相处的很尴尬?”

“宋小姐,听说你的女儿也是因为当年的车祸才得了重病,对此,你是否十分记恨崔灿?”

“宋小姐,鉴于你和崔灿尴尬的关系,你是否对崔灿高抬贵手?”

一个又一个的提问实在是让宋清歌应接不暇,旁边的闪光灯在太阳的照耀下更是让她有些睁不开眼。宋清歌下意识的抬手挡在眼前,尽管有孟靖谦在一旁保驾护航,但样子依然很是狼狈。

而就在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宾利悄然停在了法院对面的一棵梧桐树下面。

许城看了看被记者围堵的宋清歌,又回头看了看坐在后面脸色阴郁的战祁,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哥,这……怎么办?要上去帮忙吗?”

战祁看着被人们推来搡去的宋清歌,整个人都已经到达了爆发的临界点,那些个为了新闻热点就像疯了似的记者们,简直是让他已经忍无可忍了,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是杀人的心都有了。

垂在身侧的拳头下意识的握紧,他闭了闭眼,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终是道:“算了,还是不要了。”

现在这么多媒体都聚集在这里,他一旦出现,本来就会引起不小的波动,若是再做出帮助她的举动,难免会引起人们的猜测。到时候如果再影响了案件的审理和公正,那就得不偿失了。

其实对于这种情况,他也是早有预料的,别说这个案子自身的影响,单说宋清歌这个宋家大小姐以及战祁前妻的身份,都足够吸引人的眼球了。他早就知道这个案子一开庭就会引起人们的关注,也知道今天一定会有大批记者聚集在这里。

原本他是想带人守在这里,为宋清歌保驾护航的,但是转念一想,如果他真的那样做了,难免会引起人们的诟病,而且还有可能为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最后还是作罢了。

他现在已经会学着事事都为她考虑,无论怎样,她的安危才是他最看重的。

小不忍则乱大谋,尽管他真的很厌恶那些记者,可是为了案子的顺利审理,他还是选择了忍耐。

“请各位稍安勿躁,对于这个案子,我相信法院和法律会给宋小姐一个公正的结果。”

孟靖谦一边挡住人群,一边理性的回答着记者的问题。

就在这边已经乱成一团的时候,一辆不起眼的出租车忽然驶了过来,人群中忽然有人叫了一句,“崔灿来了!”

接着记者们便纷纷转移了注意力,没有人再去理会宋清歌,人们纷纷扛起摄像机拿起话筒,朝着那辆出租车冲了过去,将出租车团团围住。不停地敲着车窗。

“崔主播,请你下车接受一下采访好吗?”

“崔主播,听说这次案件的审理你没有聘请律师,是否已经认命了?”

“崔主播,据了解,前不久关于战诀发起华臣董事局选举大会一事也跟你有关,请问这是否属实?”

“崔主播,有人曾经撞见你和战诀一同出现,请问你和战诀是否旧爱重燃?你这样勾引有妇之夫,不觉得自己很不道德吗?”

数不清的提问在耳边炸开,崔灿坐在车里紧紧地攥着拳,脸色也变得越来越苍白。

那些记者的提问显然已经超出了这个案件的本身,对于他们来说,比起这个案子,她的私人生活才是他们更加想要挖掘的。

崔灿抿了抿唇,好半天才鼓起勇气,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要面对的终是要面对,逃避也无济于事。

一见到她本人,那些记者们便更加激动,话筒几乎要戳到她脸上,“崔小姐,你勾引战诀出轨,是否因为想要报复风辰集团的姜总?”

“崔小姐,你也曾经遭遇过婚姻破裂,现在又做小三,不觉得自己过分吗?”

崔灿被那群记者推来搡去,她本来就不太舒服,人群这么一挤,她更加恍惚,脚下一个不稳,一下跌坐在地上。

“灿……”

看到这种情况,人群中有人心疼的呼喊出声,刚要提步冲上去扶她,只是脚步还没有迈出去,就被人紧紧挽住了胳膊。

“诀,那边人多,你这个时候过去,不大好吧?”

战诀一回头,姜蕴就微笑的站在他身后,两只手像是藤蔓一样紧紧缠在他的手臂上,她虽是笑着的,可眼底却满是凌冽,充满了警惕。

这个女人从昨晚就一直寸步不离的呆在他身边,大约是怕他会做出什么事,所以紧紧地守着他,就连今天早上,也是被她半拖半拽的给“挟持”到法院来的。

战诀蹙眉盯着面前的女人,忍不住厌恶道:“姜蕴,你真让人恶心。”

缠着他的手不经意的震动了一下,可姜蕴很快就恢复了淡然,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可我再恶心,也是你战诀的妻子,永远也改变不了。”

她越是这样,战诀就越是气不打一处来,愤怒的将自己的手臂从她手里扯出来,满面怒容。

姜蕴眼中闪过嫉恨,随即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淡声开口:“我劝你还是不要去帮崔灿了,你没有听到现在的舆论导向吗?如果你不怕她背上小三的名声。那你就尽管去扶她吧,我也不管了。”

“你!”

战诀恨的咬牙,可是他也知道姜蕴说的是对的,现在去帮崔灿,根本就是百害而无一利。

他无力地攥了攥拳,满眼心疼的望着那个跌坐在地上的女人,不断的祈祷着那些记者离她远一点,她还是个孕妇啊……

而这样的眼神落进姜蕴眼中,更是激起了她内心的嫉恨和杀意。

就在崔灿狼狈而又无助的坐在地上的时候,一个一身西装的男人忽然走了过来,伸手将她扶起来,接着便道:“抱歉各位,关于崔小姐的事情,现在无可奉告。希望各位记者能理智一点,如果再有人提出不恰当的提问。我会代替我的当事人崔灿女士向该媒体发出蓄意诋毁的律师函。”

有记者对着男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小声问旁边的人:“这男的谁啊?”

“何剑南,也是有名的大律师,没想到崔灿竟然请了他!这次有的好看了!”

崔灿有些诧异的转头看向旁边的男人,轻声道:“你是?”

何剑南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压低声音道:“崔小姐不用紧张,我是你的辩护人何剑南,是战诀先生请我来为您辩护的。相关手续已经提交了法院,接下来案子的审理,您不用担心,我一定会为您争取最大权益。”

“战诀?”崔灿一惊,“他为什么……我不是都说我不请律师了吗?”

正当两人说话的时候,警察和特警也都赶过来维持秩序,将几个当事人和旁听的群众都护送到了法庭。

宋清歌跟着孟靖谦向里走,刚走了几步。就听到身后有人叫她“清歌”,一转头,竟然是薛衍。

“薛大哥,你也来了。”

“嗯,我说过,我一定会来旁听的。”薛衍伸手摸了摸头发,像个哥哥一样,眼中满是疼爱,“你不用担心,我相信这个案子一定能处理好的,等庭审结束,我带你去吃料理。”

宋清歌笑着点点头,“好,谢谢薛大哥。”

两人正说着,宋清歌忽然感觉到旁边有一束冷厉的目光朝她射过来。一转头,战祁正面无表情的站在离她五步开外的地方。

他那一副捉奸在床的眼神实在是让宋清歌恼火得很,忿忿的瞪了他一眼,一把挽住了薛衍的手臂,朝他笑了笑,“薛大哥,我们先进去吧。”

“嗯。”薛衍点点头,回头看了战祁一眼,便先走了。

而站在原地的战祁除了愤恨的攥紧自己的拳头,其他什么都做不了,这个死女人,简直是让人忍无可忍!

她最好祈祷自己别在落在他手里,否则他一定要在床上让她哭着求他!

战祁恼火的看着宋清歌和薛衍走进了法庭,接着身后便传来了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他一转头。眉尾不由得向上一扬,竟然是姜蕴和战诀。

姜蕴紧紧地挽着战诀的手臂,只是战诀脸上却很难看,一脸的不情愿与不耐烦,想必是十分厌恶和姜蕴站在一起的。

嘴角划开一个冷笑,他双手插在口袋里,提步向那两个人走去,客气的朝姜蕴笑了笑,“姜总也来了。”

姜蕴笑得大方得体,“是啊,我老公和崔灿也算有点渊源,想必很想知道这场庭审的结果如何,所以我就陪他来了。”

战祁轻笑,看了战诀一眼,意味深长道:“能娶到姜总这样豁达的女人,我的小叔真是有福气。”

“你!”战诀愤怒的瞪着他,一双眼睛就像是要喷出火一样。

比起他的愤怒,战祁就显得淡然了许多,他朝他微微靠近了一些,附在战诀耳边轻声道:“想必姜蕴还不知道崔灿怀孕的事吧?我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不然的话……”

他故意只把话说了一半,果然,他的话音刚落,战诀就立刻警惕的看着他,生怕他会做出什么卑鄙的举动。

然而战祁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便转头进了法庭。

随着案件当事人和旁听人员的陆续入场,早晨十点一到,审判长在两个审判员的陪同下便准时出席了。

法槌敲下,年过半百的审判长不怒自威,抬头看了一眼下面,中气十足道:“现在开庭!”

宋清歌和崔灿分坐在原告席和被告席上,宋清歌的神色很淡漠,而崔灿的脸色则很憔悴。方才开庭之前,她回头看了一眼旁听席,果不其然在下面看到了姜蕴和战诀,那一瞬间,她忽然觉得自己很丢脸。

她不怕这件事公之于众,可是唯独在意姜蕴的眼神。

庭审就这样开始了,作为原告代理人,孟靖谦先是出示了一系列的证据,其中包括事发当晚经过的那辆出租车行车记录仪录下的场景,还有那辆出租车司机出庭作证的证言。

不仅如此,孟靖谦还拿到了当年崔灿在车祸后去修理那辆玛莎拉蒂时的检验报告,检验结果证明那辆车当时确实发生过车祸,并且车前灯以及车前盖都受到了撞击。

除此之外,还有那辆车的照片,已经崔灿的车在事发路段前后出现过得监控拍摄,都足矣证明她就是肇事司机。

“尊敬的审判长,各位审判员,以上证据足以证明被告崔灿小姐于X年X月X日,在槐城丽南路上撞到了我的当事人宋清歌小姐,被告在事发后并没有下车查看案发现场,而是选择了逃逸。我的当事人当时是一个怀孕五个月的孕妇,事发后因为错过了最佳治疗期,而导致我当事人的右耳落下了终身残疾,并且有可能会丧失听力,这是第一医院以及法医方出示的鉴定结果。”

孟靖谦说着把手上的报告递给了书记员,并且交给了审判长。

“被告的逃逸,不仅造成了我当事人的残疾。更造成了她后来的早产,并且由于没有及时接受治疗,我当事人身体状况极差,免疫力极低下,以至于她在生产之后,孩子不幸患上了肾衰竭,后来发展成了尿毒症。”孟靖谦神色凛冽的站在原告代理人的位置上,字字掷地有声的说道:“鉴于被告事发后没有第一时间将我的当事人送去就医,并且事发后也没有报警,甚至逃逸五年的举动,根据交通肇事逃逸法第133条,我认为被告已经涉及了刑事犯罪,应当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而她对我当事人也造成了不可弥补的精神和身体损害,我方当事人向被告提出精神损失费以及当年的医疗费共计一百二十万人民币……”

“你别太过分!”

孟靖谦的话还没说完,旁听席上便有人愤怒的站了起来。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朝那个人看去,竟然是战诀。

坐在战祁身边的战毅戳了戳他的手臂,侧身过去在他耳边道:“大哥,知道什么叫皇帝不急太监急了没有?”

审判长不悦的敲了一下法槌,“旁听人员,请注意自己的情绪,不要影响庭审!”

有法警走过来警告了战诀一声,他这才不情不愿的坐了下来,可是却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拳头。

这个该死的孟靖谦搞什么鬼,有期徒刑五年以上,他难道是想让崔灿人生最好的时候都在监狱里度过吗?

坐在被告席上的何剑南推了推眼镜,站起身道:“尊敬的审判长,各位审判员,对于原告代理人提出的赔偿要求以及量刑,我有异议。”

“原告代理人所出示的每一项证据都属实。但是有一个问题,我需要说明。我的当事人崔灿小姐,在事发时是被人下了药的,也就是所谓的幻药。事发时,我的当事人是在自己的精神状态恍惚的情况下才撞了原告,所以属于过失伤人,希望各位审判长及审判员针对这一缘由,重新作出审理。”

何剑南说着将一份文件交给书记员,“我当事人在事发第二天曾去医院做过全身检查,这是当时的检查报告,上面的数据可以证明,我当事人的确有过吸食过禁药。”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片哗然,就连战祁和孟靖谦都愣住了,他们在这之前确实没有调查到这一层。

而最惊讶的自然还是崔灿自己。她猛地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向何剑南,她知道自己当时确实喝过酒,本来她以为自己当时神志不清醒是因为醉驾,难道不是吗?

何剑南说完,又继续扔出一个重磅炸弹,“而给我当事人下药的,就是在旁听席上坐着的姜蕴女士。”

“不会吧,真的假的?”

“姜蕴给崔灿下药?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所有人都朝着姜蕴看过去,而姜蕴却只是定定的看着身旁的战诀,不可置信的望着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就像是从来没认识过他一样,好半天才嘴唇颤抖道:“你……你为什么……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战诀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不带情绪道:“我早说过,你敢对灿灿怎么样,我绝对会百倍奉还。”

他的眼中毫无感情。姜蕴忽然想到,过去这几年,他一直都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冷冽,愤恨,还有浓浓的鄙夷。

原来他都知道了,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法庭上已经是一片混乱,审判长只好敲了两下法槌,“肃静!”接着又转头看向何剑南,“被告代理人,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刚刚说的话?”

“我有人证!”何剑南说完,法警便带着两个剃着寸头的男人走上来,“这两个就是当年在酒吧给我当事人下药的社会闲散人员。”

两个男人很快便交代了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姜蕴听着他们的话,只觉得一颗心已经彻底凉了。嘴角兀自划开一个笑,她闭了闭眼,有豆大的眼泪翻滚而下。

宋清歌显然也没预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她记得当初崔灿跟她说过,她当时确实喝了酒,但是她的酒量一向不差,那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忽然就醉的很快,没一会儿就觉得人有些不清醒了。

她不由得又想起了战祁跟她说的,事发时,崔灿的玛莎拉蒂后面曾经跟了一辆无牌照的丰田车。

宋清歌想着想着,就觉得背脊有些发凉,如果那天不是因为崔灿撞了她,那后来,她是不是很有可能就会被人……

一想到这里。她几乎不敢再往下继续想了。

庭审仍然在继续,何剑南整理了一下自己面前的文件,缓缓开口道:“尊敬的审判长,各位审判员,关于我当事人崔灿于五年前在槐城丽南路撞到原告宋清歌女士,并肇事逃逸一案,由于我当事人当时神志不清醒,并且是遭人陷害,我希望法院看在这一原因,可以对我当事人从轻处罚。除此之外,我当事人目前还是一位怀孕13周的孕妇,因此我认为原告代理人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过于严苛,我当事人在事后调查积极配合,并且悔改态度良好,且由于事发已经五年。我建议还是以民事赔偿为主,因此我方建议支付原告两百万元赔偿款,望免去刑事处罚。”

旁听席上的战毅立刻炸毛了,“靠,他们这是有病啊!怀孕就免刑事处罚,照这么说,孕妇杀人都不用犯法了呗!”

“这要求也太过分了吧,肇事逃逸的后果本来就很严重,说不坐牢就不坐牢?”

“她怀孕就应该免去刑事赔偿,那人家原告被撞的时候还是孕妇呢!”

下面的旁听人员和媒体记者也都纷纷开始议论,战祁回头看了看旁边的人,眼神有些晦暗。

他以为经过那天的争执,战诀会有所顿悟,没想到他竟然还是这么做了。

姜蕴听着何剑南的话,眼泪忽然就落了下来,她转头看向旁边的战诀,隔着一双婆娑的泪眼,整个世界都变得模糊起来,她想笑一下,可眼泪却落得更凶了。

“她怀孕了。”

姜蕴喃喃自语,不知道是在问战诀还是在问自己,“那个孩子,是你的,对吗?”

战诀看都不看她一眼,漠然道:“是我的。”

“你这样,对得起我吗?”姜蕴的泪掉的更加汹涌,咬紧下唇,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战诀,我才是你的妻子,你堂而皇之的出轨,和别的女人做爱上床,你想过我的感受吗?不仅如此,你还让她怀孕了!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才是你的妻子!”

“我从来都没把你当做我的妻子。”战诀毫不留情的看了她一眼,冷冷的说:“姜蕴,当年我为什么和你结婚,你应该很清楚,这么多年,你的戏也该演够了吧?演够了,就签字离婚,灿灿在等我,孩子也在等我,我要回到她身边去了。”

姜蕴笑着笑着,陡然泪流满面。

她一向都是高傲不可一世的,坊间甚至有传闻说她就是女版的战祁,杀伐决断,绝不手软,唯独在战诀面前,她丧失了自己所有的骄傲,做尽了坏事,只为让他回头看她一眼。

可是到如今,除了恨,她什么都没有得到。

庭审仍然在继续,威严的审判长缓缓道:“本院认为:被告人崔灿于X年X月X日晚间22点17分,于槐城丽南路段肇事逃逸,已触犯刑律,构成交通肇事罪。榕城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崔灿交通肇事罪,事实清楚,定性准确,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崔灿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被告人崔灿造成当事人宋清歌右耳终身残疾以及丧失听力。并且造成当事人后来的早产以及孩子患病属实,为严重后果。但由于被告人现已有13周身孕,并且由于事发时为精神恍惚状态,按照刑法,酌情从轻处理的一间,合议庭在量刑时予以轻判,因此判处被告人崔灿获有期徒刑2年六个月,缓期两年执行,并支付原告一百五十三万精神损失费。”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至十日内提起上诉。”

从早晨十点开始进行,一直到下午四点,随着审判长的法槌敲下,这起案子也算是得到了最终结果。

宋清歌坐在椅子上久久都没有动一下,孟靖谦收拾完自己的文件,有些不解的看着她。“你怎么了?”

“没事。”宋清歌笑着摇了摇头,叹息道:“只是对于这个结果,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她之前曾经问过孟靖谦,肇事逃逸的量刑是怎样的,孟靖谦告诉她,如果造成严重后果的,至少都是5-7年,所以后来孟靖谦在量刑上折中了一下,提出4年有期徒刑的刑罚。

而法院在综合考虑之后,选择了轻判,给出了两年六个月并且缓期执行的结果。对于崔灿来说,这已经算是很宽容了,而对与宋清歌来说,她也算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公正。

这个结果,算是很好了。

只是她仍然有些感叹。当初姜蕴给崔灿下药,恐怕是想对她下手,结果崔灿却误打误撞的撞了她。

想想还真是让人感叹命运的流转。

而另一边,崔灿坐在被告席上,一直都没有走,直到战诀朝她走过来,伸手搭在她肩上,关切的问:“你还好吗?”

崔灿这才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已经有了泪,抿唇问他,“你都知道了,对吗?”

战诀知道她指的是姜蕴给她下药的事,沉默几秒,点了点头,“是。”

崔灿苦笑着扯了扯嘴角。眼泪滚滚落下来,“我听何律师说,之后你会就姜蕴给我下药的事起诉她,你为什么这么做?她是你的妻子。”

战诀一把将她揽进自己怀里,声音有些哽咽,“因为我爱你,从以前到现在,我爱的人只有你。”

“小蕴……”

不远处,姜桦拎着姜蕴的包,忐忑不安的看着她。

姜蕴定定的站在原地,脸色悲哀的望着那两个紧紧拥抱在一起的人,终于含泪转过了身。

她花了二十年的时间去爱一个人,到最后却只落得一个被他告上法庭的结局。

可她不会就这么算了,她姜蕴的不到的东西,崔灿也别想得到!

就算是杀了那个女人。她也不会允许那两个人在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