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战诀&姜蕴:我爱了你二十年 (对这个故事不感冒的亲可以不看)/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榕城的夏天总是热的出奇,就连风都是带着热气的,实在是让人有些无法忍耐。

姜蕴抬手摸了一把额头上细密的汗,忍不住在心里抱怨这热气腾腾的天,一边小声嘟囔着,这么热的天她还要检查各个班级,一边朝着自己的教室走去。

经过钢琴教室的时候,里面忽然传出了叮叮咚咚的琴音,在静谧的走廊上显得分外清晰。

这个时候已经快要放学了,是谁在这里弹琴?

作为学校的学生会主席,姜蕴不由得有些奇怪,思忖了一下之后。还是朝着钢琴教室走去,轻轻推开门,走进了教室。

正是夕阳西斜的时候,橘黄色的夕阳从窗户倾斜进来,洒在了那个坐在钢琴前的男生身上,将他身上的白衬衫都染成了醉人的红色。

男生留着简单利落的头发,穿着学校发的白衬衣和黑色的校服裤子,神色淡然的坐在钢琴前,十指在黑白交错的琴键上跳跃着,一串串灵动的琴音也随之发出,交织成了动人的钢琴曲。

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手指下的琴键上,身体随着音律轻轻晃动,双眼微阖,整个人都沉浸在了琴音之中,长长的睫毛在夕阳的映照下投下了一片阴影,微微颤动的时候就像是蝴蝶的羽翼。

姜蕴屏息站在门口,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打破面前这样没好到令人窒息的景象。

一曲终了,男生这才缓缓睁开眼,有些满足的呼出一口气,深邃的眼中透着一丝迷蒙,就像是没睡醒一样,很纯净。

门口忽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男生这才转头看了一眼,姜蕴立刻站直了身子,有些结结巴巴道:“那……那个,快……快静校了,你怎么还在这儿?”

“我练琴。”男生话语简洁,“你有事儿?”

姜蕴索性走进教室,有些拘谨的看着他。“你钢琴弹得很好,你是艺术班的?”

“不是,我是十班的。”

十班?

那不就是全年级最差的班?

姜蕴不由得对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忽然道:“我记得你,你叫战诀是吧?之前校庆的时候你表演过节目。”

战诀看了她一眼,淡然道:“那次是被老师强迫上台的,弹的不怎么样,很失败。”

“不会啊,我觉得你弹得很好,比艺术班的学生弹得都好。你高考为什么不直接报钢琴啊?”

战诀看着面前的琴键,随手敲下一个音,有些怅然道:“我大哥不让。”

姜蕴这才想起来,他是榕城有名的黑帮老大战禄的亲弟弟,战门那么大的产业,以后肯定需要他来继承,也难怪战禄不允许他鼓捣这些矫情的东西。

“可是你弹的真的很好,不走这条路,可惜了。”

战诀这才抬头看向她,几秒之后,忽然笑了,虽然笑得很浅,可是眼中却像是有星辉一样,唇角上扬,和煦而温暖。如沐春风般的笑容,大抵就是如此了。

姜蕴看着这他的笑容,只觉得心跳都要停止了似的,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脑子里一片空白。

“谢谢你的鼓励。”战诀笑笑,客气的向她伸出了手。“你叫什么名字?”

“姜……姜蕴,生姜的姜,蕴藏的蕴。”姜蕴满脸通红,手忙脚乱的握住了他的手,没头没脑的说道:“我是一班的,也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你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我有这间钢琴教室的钥匙,你想练琴的话可以跟我说,我,我随时都可以给你开门。”她顿了顿,傻了似的补充了一句,“凌晨三点都没关系。”

战诀愣了一下。随即笑出了声,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温柔的说:“你真可爱。”

他说完,转头背上自己的书包,拍了拍她的肩,“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主席大人。你也早点回家吧,女孩子太晚回家路上不安全。”

战诀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书包单肩挂在右边,有些吊儿郎当,又有些不拘小节,一直到他走出自己的视线,姜蕴都没能从方才的心跳中回过神来。

她像是中邪了似的,抬手摸了摸他方才摸过的头发,忽然就痴痴的笑了出,笑着笑着,脸上就红了。

战诀,战诀。

他的名字可真好听。

长这么大,所有人都恭恭敬敬的对她,见她就会笔直的叫她一声“大小姐”,他是第一个摸了她头发,还夸她可爱的人。

这种感觉真好。

那之后,姜蕴便有一段时间没见过战诀了。

一班和十班隔得很远,甚至都不在同一幢教学楼里,可她每次都要绕路去他的班级,经过的时候装作不经意似的看一看教室里面,希望能看到他的身影,可是每一次都是失望。

直到有一天,她的班上忽然转来了一个学生。那天姜蕴正撑着脑袋看着外面树上的鸟,出神的想着战诀摸她头发时的场景,接着便有人淡淡的说:“大家好,我叫战诀,请各位多多指教。”

熟悉的名字突然说出来,姜蕴一愣。急忙转头看过去,在看到站在讲台上的战诀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战诀也回头朝她看过来,温柔地笑了一下,指着她旁边的空位,转头问老师:“我能和她一起坐吗?”

姜蕴没想到能和战诀成为同班同学。更没想到能和他成为同桌。

那之后,两个人的关系便变得亲近起来,她这才知道,为了能让他更好地学习,他大哥找校长把他转到了全年级最好的班级。可尽管如此,战诀依然不喜欢学习。而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练琴上面。

他会拉着姜蕴躲过老师的监视,偷偷去钢琴教室弹琴,他弹琴的时候,她就坐在下面写作业,偶尔抬头,两人便相视一笑。

他每天晚上都会熬夜写曲子。第二天上课就会闷头大睡,她就会在一旁帮他打掩护,有时候还会把他的作业带回家替他写。

她永远都是他第一个听众,每次他写了新曲子,一定会第一个弹给她听,看到她点头说好。他就放心的笑了。

高考临近的时候,他们俩坐在操场上,战诀仰头看着夕阳,笑着感谢她,“多亏了有你鼓励我,不然的话。我真的不一定能坚持自己的梦想。谢谢你,姜蕴。”

她脸上满是绯红,低下头小声道:“我也没做什么,是你自己有才华。”

“不管怎样,你还是最大的功臣,有你在身边真好。”他说着。抬头揉了揉她的头发,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

“好了,时间不早了,走吧。”

战诀说完便起身准备离开,姜蕴站在他身后,看着他清瘦却高大的背影,忍不住开口叫了一声,“战诀!”

他闻声回头:“什么事?”

姜蕴的手指缠在一起,紧张不安的望着他,而战诀也不着急,就那样静静等着她接下来的话,夕阳拉长了两个人的影子,良久之后,姜蕴才笑了,“没什么,祝你高考顺利,一定要考到你最心仪的京都音乐学院。”

战诀看了她几秒,随即笑着点头,“好,谢谢你。”

那之后的很多年,姜蕴都时常感到无尽的后悔。

她曾无数次的想过,如果当时她没有胆怯,而是大方坦然的对他说:“我很喜欢你,高考结束后。我们能不能在一起。”

那么他们的结局也许会不一样。

可是她有她自己的骄傲。她是姜家大小姐,从小到大都是被人前呼后拥的,永远都是男生捧着心形巧克力,红着脸问她“你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没有哪一次是她主动告白的。

她自认为自己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他总有一天会看到她的好。能得到属于她的回应,可她终归是错了。

*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

姜桦有些不安的站在姜蕴的办公室外面,焦灼的搓着手。

以往姜蕴早就已经下班回家了,她和战诀结婚之后,就把所有的生活重心都放在了那个男人身上。以前的她可以通宵工作看文件,可自从嫁给了战诀。她总是早早回家给他做饭,真真成了一个洗手作羹汤的女人。

可她有自尊,有自己的骄傲。每次战诀回家冷笑着说,姜大小姐也会做饭的时候,她总是会更加不屑的对他说,给他做饭是为了下毒弄死他。

于是两个人没能成为一对夫妻。反倒是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姜桦叹了口气,终是放不下心,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还没为你把红豆,熬成缠绵的伤口,然后一起分享,会更明白相思的哀愁……”

有哀恸的歌声从阳台传过来。姜桦蹙眉走过去,然而在看到眼前的景象时,整颗心都被揪起来了。

姜蕴穿着当年她和战诀结婚时候的红色长裙礼服,坐在阳台的栏杆上,两条又细又白的腿悬在外面,手上举着一杯红酒。夜风卷起她的头发和裙子,在风中猎猎作响,让人撕心裂肺。

姜桦好半天才叫了一句,“小蕴……”

姜蕴终于回头看了他一眼,脸上早已是泪流满面,可嘴上却带着笑。

她觉得太疼了,真的太疼了。

爱了二十年的男人,她为了他,做尽了一切,可是终归换不来他一点吝啬的爱。甚至于他们结婚四年多,他都不曾给她一个孩子,而崔灿却怀孕了。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她只觉得整个世界都为之崩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