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以后不许你再见孩子/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助理一脸的紧张不安,宋清歌闻言心里当即就是一紧,一把推开小助理,朝着孩子们方才玩的茶水间便大步跑了过去。

狭窄的茶水间里挤满了人,有大人的叫喊声,还有孩子的哭声。

“让一下!让一下!”

宋清歌提高声音,一边往人群里挤,一边高声喊着。

人们见她来了,都纷纷为她让开路,宋清歌一进去便看到晕倒在地上已经人事不省的知了,地上满地的水,木木抹着眼泪和其他两个小朋友不知所措的站在一旁。脸上满是歉疚和害怕。

“知了!”

一见到女儿,宋清歌便立刻扑了上去,紧张无措的对着孩子上下打量,很快便发现孩子的小腿上烫红了一大片,产生问旁边的木木,“这是怎么回事?”

“刚刚我们在这边玩,琳娜不小心撞倒了旁边的热水,烫到了宋婵……”

孩子已经晕倒了,宋清歌心里又急又怕,一把将孩子抱起来便冲向旁边的水池,脱掉孩子的鞋袜,将冷水开到最大,不停地冲洗着孩子被烫红的小腿。

烫伤之后最好的紧急处理方法就是用冷水冲洗伤患处,好在宋清歌以前在医院孕检的时候偶然听到医生这么说过,于是就记住了,没想到现在竟然派上了用场。

只是她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孩子被烫伤了却会晕倒呢?

“宋姐,这样不行的,还是赶紧送医院看看吧。”

人群中有人提议了一声,接着薛衍便从外面冲进来,对着她刻不容缓的说道:“走,我送你们去医院。”

宋清歌焦急的点点头,抱起孩子便跟着薛衍跑了出去,木木也跟着追在他们身后。

烫伤毕竟不是小事,这一会儿孩子的腿上更是出了水泡,宋清歌看着孩子细细的小腿上又红又肿,将孩子的小脑袋按在自己的胸前,心疼的眼睛都红了,只能紧紧地将孩子搂紧。

“没事的,没事的。我们这就去医院了,宝宝不会有事的。”

薛衍的车速很快,没有多久,车便已经开到了医院门口,还没等车停稳,宋清歌便抱着孩子冲了下去,径直朝着急诊跑过去。

孩子很快就被送进了急救室,接着头顶红色的急救灯也亮了起来,宋清歌站在外面焦急不安的搓着手,只能不断地祈祷,希望孩子没事。

一旁的木木拉了拉她的衣摆,小声的道歉:“对不起宋阿姨,都是因为我们才害宋婵晕倒的。”

小孩子脸上满是内疚和抱歉,一张小脸邹巴巴的,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宋清歌勉强扯出一个笑,揉了揉他的小脑袋,“阿姨没事,你不用道歉。”

薛衍走上来拍了拍她的肩,柔声安慰道:“放心吧,知了吉人自有天相,她那么可爱乖巧的孩子,一定不会有事的。”

“嗯……”宋清歌点点头,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眼泪从指缝里滚出来,哽咽道:“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刚刚好好看着她,不让她乱跑,就不会出这种事了。”

薛衍心疼的将她纳入怀中,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这也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了。”

宋清歌靠在他肩上,还是忍不住轻哭出声,“可如果我不放任她到处跑着玩,就不会出这样的事了……”

薛衍也是做爸爸的人,自然知道孩子受伤对于家长来说是多么痛心难过的事。可他此时也没有别的能做的,只能紧紧地抱住她,给她一些安慰。

就在薛衍紧抱着她的时候,走廊上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宋清歌还没来得及抬头,便听到一个焦灼的质问:“知了怎么了?”

一抬头。便对上了战祁愠怒的眸子,不由得歉疚的低下了头。

见她不说话,战祁登时更加恼火,一把握住她的肩,提高声音喝道:“你说话啊!孩子到底怎么了!”

薛衍看他对宋清歌发火的样子就有些气愤,伸手将他和宋清歌隔开。蹙眉道:“战祁你不要跟她吼,你先冷静一点行不行?”

战祁本来就对他俩亲近的样子感到恼火至极,这会子薛衍偏偏还不知死活的在他面前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更是惹得战祁一股火直窜上了头顶,一把将两个人用力分开,抬手便是狠狠的一拳。

他这一拳来的又快又狠,薛衍被他打得猝不及防,一下扑倒在地,接着嘴角便渗出了殷红的鲜血。

战祁烦躁的扯了扯领口的领带,俊脸上满是怒容,居高临下的指着薛衍道:“我告诉你,这里没你的事,你少在这里站着说话不腰疼,装好人说些冠冕堂皇的好听话。受伤的是我女儿,没疼在你的身上,你当然能说的那么漂亮!给我滚蛋,别在这里碍我的眼!”

宋清歌见状急忙挡在薛衍前面,有些焦急的拉住战祁,“你这是干什么,薛大哥又没说什么,这是在医院,你能不能镇静一点?”

战祁终于将视线移到了面前的女人身上,原本他还在公司开一场高管会,可接到知了入院的电话。他再也顾不得那么多,几乎是当即便扔下了一众高管便飞快的赶到了医院。一路上他都在担心孩子怎么样了,而现在他们的孩子还躺在里面抢救,可即便在这个时候,她都不忘站出来维护薛衍。

他忽然就觉得可悲又可笑,忍不住摇头道:“宋清歌。你就这么在意这个男人?哪怕你的女儿现在还在里面抢救,你都放不下他,怕我伤了他?”

“我不是,我只是……”

“够了!我不想听你说这些冠冕堂皇的屁话!”

战祁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不耐烦地打断她,眼神凌厉的望着她。“我接我女儿给你的姘夫献殷勤,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不择手段?为了讨好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孩子都能利用?”

“战祁你说够了没有!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难听?”一旁的薛衍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从地上站起来,随手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怒道:“清歌是孩子的母亲。孩子出了事,她比谁都内疚自责,你不安慰她也就算来,现在还在这里骂她,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

战祁冰冷的视线落在宋清歌苍白的脸上,随即冷笑一声。“她内疚自责?我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比起紧张孩子,我倒是觉得她更紧张你!”

他自己或许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这句话中有多么浓烈的嫉妒和怨怼,宋清歌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捂着嘴小声抽噎。他看着她悲痛欲绝的模样,很想上去将她搂进怀里,柔声安慰她。告诉她,有他在,她不用担心。

可他终是做不到那一步,一想到她维护薛衍的样子,他就觉得整个人几乎都要烧起来了似的,他的女人。凭什么为别的男人说话?他不允许,绝对不允许!

正说着,急救室的门便打开了,接着一个穿着绿色手术服的医生便从里面走了出来。

宋清歌和战祁立刻一起迎上去,异口同声道:“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因为战祁站的比较靠前。所以医生第一眼就看到了他,摘下口罩问道:“你是孩子的父亲?”

“是。”

“你女儿是二度烫伤,情况倒是不严重,抹掉药膏,输点消炎药,好好保护患处,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战祁这才算松了口气,感激的点了点头,“谢谢医生。”

“不过……”医生话锋一转,神色凝重的继续道:“你女儿有尿毒症这件事,你应该知道吧?孩子现在的情况不大好,她这次昏迷就是因为尿毒症引起的。我建议家属还是尽快做换肾手术吧,现在的情况来说,透析都已经没有多大用处了。”

战祁的的脸色瞬间变得青白一片,而一旁的宋清歌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差一点就晕倒。战祁本想伸手去扶她,可她旁边的薛衍动作却比他还要快一步,已经直接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里。

战祁咬牙攥了攥拳,终是转过了头,漠声道:“当初你把孩子接走的时候,我是怎么跟你说的?我千叮咛万嘱咐,不许我女儿出事,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

宋清歌低下头。眼泪不停地滚落下来,咬紧自己的嘴唇,“对不起……”

人生第一次,她觉得自己在战祁面前有些抬不起头来,既愧疚又懊恼,就好像做了什么对不起天地一样的事情了一般。

战祁敛去情绪背对着她。面无表情道:“用不着对不起,等孩子醒了之后,你就走吧,以后不要再来打扰她了。”

宋清歌一愣,“你什么意思?”

战祁咬牙瞪着她,“我的意思就是。从今天起不准你再见孩子!你不是很喜欢别人的儿子吗?那就去给人家当后妈好了,我的女儿我会来养,你去跟你的薛大哥在一起吧!”

“你凭什么这样对我,那是我的女儿,你没有资格这么做!”宋清歌说着便朝他扑上去,指甲巴掌全都朝他脸上招呼。哭喊道:“战祁你不是人,那也是我的女儿,是我怀胎十月把她生下来的,你不能这么自私……”

她哭的几乎断气,可战祁却只是冷冷的睥睨着她,用力攥紧自己的拳头。极力稳住自己的情绪,不许自己动摇。

“战祁,你混蛋,你真的是个混蛋,我恨你……”

一拳又一拳没有多少分量的拳头落在他胸口,她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小,良久之后,身体忽然一软,接着双眼一闭,便瘫倒在了战祁的怀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