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断他一只手!/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蕴终于满意的笑了,踮起脚凑上去在他嘴角吻了一下,媚声道:“诀,你对我真好。”

战诀眼中闪过不耐烦,一把推开她,烦躁的松了松领口,催促道:“你别废话,有什么事,赶紧一次说完,我赶时间!”

姜蕴看他一副烦不胜烦的模样,心里又气又恨,可脸上却仍然保持着自己的风度,走到餐桌旁端起两杯红酒,递给他一杯,“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碰个杯,然后就开始进入今晚的主题,如何?”

战诀看着她手上动人心魄的红色酒液,心里却早就已经被崔灿填满了,他根本来不及想更多,伸手接过酒杯便将里面的红酒一饮而尽。

而他仰头的一瞬间,却没有看到姜蕴眼中的得意和上扬的嘴角。

酸涩的酒液穿过喉管,战诀下意识的蹙了蹙眉,他一向都是不一个喜欢喝酒的人,因此此时只觉得厌恶。

扬手将高脚杯放到桌上,战诀随手拿起桌上的餐布擦了擦嘴。不耐烦的问:“没事了吧?没事了,是不是能进入正题了?”

“干嘛那么着急嘛。”姜蕴说着便靠了过来,鲜红的指甲从他的脸颊上划过,笑得明艳又妩媚,“诀,你看我做了这么多菜,还请米其林三星的厨师来煎了牛排,你都不尝尝吗?”

战诀这个时候哪还有心情吃什么牛排,他一把攥住了姜蕴的手腕,冷着脸道:“我现在没空在这里跟你废话,赶紧签字,我很忙!”

姜蕴的眼中闪过阴厉,可是很快就恢复如初,依然笑得潇洒,“别这么急嘛,今天还是咱们的结婚纪念日呢,你坐下来,咱俩好好聊一聊,等聊完了再说其他的,不好吗?”

她一个劲儿的凑上来,身上浓郁且媚人的香水味争先恐后的窜入战诀的鼻息,他很想强硬的把面前的女人推开,可奈何她的手臂就像是藤蔓一样死死地缠绕在他身上,怎么挣都挣不开。

他俩已经认识二十多年了,姜蕴是什么性格,战诀再清楚不过,她一向都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战诀自知今天如果不如她的愿,恐怕很难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尽管心里万般恼火,可也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闭了闭眼,战诀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也不再去甩开她,只是冷声道:“坐下吃饭可以,你总得先放开我吧?”

得到了他的首肯,姜蕴这才得逞般的笑了,满意的松开了战诀的手臂,转头摇曳身姿的朝椅子走去。

然而在她转头的一瞬间,却有些得意的朝着房子的某处看了一眼,上扬的眼尾写满了阴毒和怨怼。

整个房子都是黑的,只有餐厅桌上立着一排烛台,所以显得明亮一些,烛光不停地跳跃着,战诀和姜蕴两人分坐在椅子两边,一个满脸不耐,一个却充满期待。

姜蕴今天是做了十足的准备的,深V且紧身的长裙紧紧地包裹在她的身体上,将她曼妙的身姿勾勒的恰到好处,领口原本就已经很低了,偏偏她每次又会刻意压低胸口,于是那诱人的沟壑就显得更加深邃。

然而无论她怎么搔首弄姿,对面的战诀却都无动于衷,只是低着头慢条斯理的吃着自己面前的牛排,动作斯文而优雅,全程都不曾抬一下眼皮,一副“任你风情万种,我自岿然不动”的模样。

姜蕴看他这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眯了眯眼,咬紧牙,有些不悦的开口道:“诀,你就没发现我今天有什么不一样吗?”

战诀插了一块牛排送进嘴里,头也不抬地说:“没发现,你不是每天都不一样吗?”

“你!”姜蕴恨的咬牙,可眼下她也只能强忍着,暗自攥了攥拳,她压住火气。挺起胸口,一边悠然的切着牛排,一边媚声道:“诀,你还记得我们认识多久了吗?”

战诀的手一顿,脸色沉了沉,没有说话。

“二十二年了。”他不回答,姜蕴也不急,一边切牛排,一边自顾自的说道:“十八岁那年,我在学校的钢琴教室里遇见你,没想到这一转眼,就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呢。”

战诀终于冷笑了一声,“是,我也没想到,二十年后你竟然会变得如此不择手段,不可理喻!”

姜蕴的手几不可查的抖了一下,可脸上却没有动容半分,仍然笑吟吟的望着他,对他的指控和鄙夷毫不在意,“诀,你干嘛说得这么难听呢?我那都是因为爱你啊!”

“爱我?”战诀哼了一声,扬手将叉子往桌面上一扔,隔着一排烛台,冷眼望着她,“姜蕴,从你嘴里听到爱这个字,真是让我恶心的想吐!你能不能不要侮辱这个字了?”

姜蕴紧紧地咬着牙根,用力闭着眼,良久才从嘴角挤出一个笑容,稳住自己的情绪,继续道:“诀,你知道吗?当年在学校里,所有人都说我们俩是金童玉女,说我们俩在一起是必然且定然的。还有人说,那时候你写的曲子,都是为我而写的,对吗?我记得你曾经仿理查德写过一曲秋日私语,那也是送给我的吧?”

战诀定定的看着她,良久才道:“是,那首秋日私语的确是送给你的。”

姜蕴心里一喜,然而还没等她这份喜悦持续下去,便听到战诀毫不留情的说:“但是,在我三十年的音乐生涯当中,我觉得那首曲子是我写过的最恶心也最让我唾弃的一首,那首曲子就是我的人生污点,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我从来都没写过那么烂的曲子。”

他的话就像是一颗炸弹一样,扔到了姜蕴的心上,将她的心炸得血肉模糊。

烛火仍然在不知疲倦的跳动着,火光印在战诀的瞳孔中,似乎也像是在他眼中点了一把火一样,恨不得把她烧死才解恨。

她看着面前的男人。忽然就觉得心疼的几近窒息,这二十年来她单曲循环的只有那一首钢琴曲,那几乎是她唯一的安慰,每次一听到那首曲子,她都会在心里宽慰自己,没关系,他至少还给她写过曲子,证明她曾经也是在他心上的。

结果他却说,那是他的污点。

姜蕴闭了闭眼,努力让自己摒去他眼中的恨意,让自己不要去想那些撕心裂肺的痛。

战诀也这样看着她,不知是因为灯光太昏暗,还是因为什么原因。他总觉得自己的头沉沉的,有些发晕,眼前姜蕴的脸也有些看不真切,晃来晃去的,很是模糊。

好一会儿,姜蕴才重新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放下手上的叉子,朝他慢慢走了过去。

“诀,你真是太狠心了,怎么能这么对我说话呢,我那么那么的爱你。”

她径直挡在了他的眼前,也挡住了烛光,战诀顿时觉得眼前更加昏暗。只看到她白皙深邃的胸口在自己的眼前晃来晃去,令人心神摇曳。

姜蕴直接坐到了战诀的腿上,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手指在他的胸前画着圈,娇声道:“你啊,总是这样口是心非,嘴上说不要我,可每次在床上却又做的那么凶狠,就像是要把我撞碎似的。你明明就是爱我的,不然怎么会日日夜夜的要我呢?尤其是咱们刚结婚的时候,床上,客厅里,餐桌上。厨房里,浴室里,就连阳台和钢琴上都是咱俩做过的痕迹……”

她越说越露骨,战诀实在是受不了她这种语调,皱着眉伸手便去推他,“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走开!”

可是他还没推到她,就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发软,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劲,立刻提高声调,“姜蕴!你想干吗?”

“想啊,我当然想干了,现在就想。”

她笑笑。说着便拉下了自己右边的肩带,直接凑上去吻住了他的唇。

这个吻来的汹涌又放肆,姜蕴像是疯了一样在他脸上唇上胡乱的吻着,拉起她的手放在自己身上,摇曳着说道:“诀,你要我吧,现在就要我……”

“你知道吗,那个时候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觉得,你就是我命里要找的那个人。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努力向你靠近,努力成为能配得上你的女人。如今我终于坐拥姜氏风辰集团的所有产业,而这些,都是为了你,只要你想要,我随手都可以双手奉上送到你面前。不管是我的人,还是我的事业,哪怕是我的命,都可以送给你。”

女人不停地在他身上胡乱的扭动着,战诀只觉得脑子越来越昏沉,眼前是姜蕴和崔灿的脸互相交错着,不一会儿,他就听到“崔灿”对他说:“诀,要我吧……”

所有的理智都险些在这一刻崩溃,就在战诀终于闭上眼,凑上去吻住了她的唇。

这是崔灿,是他的灿灿在求他,他怎么能放下?

宽大温暖的大手在她的腿上划过,姜蕴得意的向角落里看了一样,更加挺起胸,大声叫了起来。

餐厅里顿时萌生出了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然而就在战诀快要突破最后的底线时,浓烈的香水味却在一瞬间惊醒了他。

“你不是崔灿!”

战诀猛然瞠开眼睛,一把推开了面前衣衫凌乱的姜蕴,豁然站了起来。

姜蕴被他这一下推得猝不及防,以一个极其扭曲不雅的姿势摔倒在地,尴尬而又羞耻的仰头望着他。

“战诀,你!”

战诀用力瞠开双眼,努力看着眼前的人,好半天,姜蕴的脸才终于不再变换,他咬牙切齿的睥睨着她,一字一句道:“姜蕴,你别不要脸!”

“我不要脸?战诀,你明明也是想要我的,为什么要压抑自己的心呢?”

她不死心的从地上爬起来,扑上去开始撕扯他的衣服,踮起脚在他脸上狂乱地吻着:“诀,我们做吧,现在就做……”

然而这一次战诀显然要清醒了许多,直接推开了她。

他用的力气很大,姜蕴被他推得一个趔趄。猛的向后倒退了两步,一下跌倒在地上,继而撞到了身后的屏风。

一阵噼里啪啦的乱响之后,战诀这才看到了被绑在屏风后面的崔灿,她双手被反绑在身后,整个人被强迫跪在地上,嘴上还被胶带粘着,脸上满是交错纵横的泪迹,不停地挣扎呜咽,拼命向他呼救。

“灿灿!”

战诀陡然瞪大了眼睛,一个箭步朝她飞奔过去,手忙脚乱的撕开她嘴上的胶带,不可置信的望着她。“你怎么会在这儿?”

之前因为整个屋子都是黑的,再加上他本来就常年不会这座宅子,对里面的陈设也不是很熟悉,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这里多了一扇屏风,更没发现屏风后面竟然还藏着他最在意的女人!

“战诀,战诀!”崔灿哭着喊他的名字,继而歪倒在他肩上,不停的啜泣,“我害怕,真的好害怕!”

今天早一点的时候,她正在家里做饭,忽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还没等她去开门。便有人直接破门而入,将她绑了过来,堵住了她的嘴,把她按在屏风后面,让她看着外面所发生的一切。

刚刚她眼睁睁的看着姜蕴坐在战诀腿上勾引他,而他差一点就要受不住自己的底线,那一刻她真的险些崩溃。

幸亏,幸亏!他最终还是意识到了不对劲。

战诀心疼的将她按在自己的肩头,轻轻地拍着她的背,“没事了,没事了,我在这儿,不用怕。”

崔灿靠在他身上。第一次哭的那么绝望,“战诀,我以为我会死,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不会,永远都不会!”战诀伸手摸着她的头发,脸上满是心疼和怜惜。

而旁边的姜蕴仍然维持着方才的姿势,就那样冷冷的看着他们两个人在她面前你侬我侬。

好一会儿,崔灿的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终于不再哭泣,只是轻轻抽噎,战诀为她松了手上的绳子,这才转头看向跌坐在地上的姜蕴。

屋里的灯光并不亮,姜蕴半张脸隐在黑暗之中。看不清表情,战诀死死地盯着她的脸,第一次觉得面前这个和他认识了二十多年的女人如此面目可憎!

她居然能恶毒到如此地步!

不仅把崔灿绑了过来,竟然还在他的酒里下了药,准备在崔灿面前上演一出真人版春宫图!

他真的不敢想,如果刚刚他没有抗住药力,真的和她在崔灿面前做了,那么日后要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挽回她。

“姜!蕴!”他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连她的名字几乎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他从来没这么恨过一个人,自出生以来,头一个!

姜蕴从地上爬起来,风情万种的撩了撩头发,哼笑一声。“怎么?没在你的灿灿面前做,是不是很失望?”

“你不要脸!”随着他的话音落尽,一声清脆的耳光也落到了姜蕴脸上。

这一耳光打的又快又狠,姜蕴完全没有一点准备,顿时被他打的偏过头去,精心打造的发型也被打散了。

“你,你居然打我?”

她捂着脸,转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眼中除了不可置信就是满满的悲痛。

战诀冷冷的瞪着她,一字一句道:“我从来不打女人,恭喜你,是第一个!”

姜蕴只是捂着脸望着他,瞪大眼睛摇头尖叫道:“战诀。你居然打我,为了这个女人,你居然敢打我!”

她已然没有姜家大小姐的模样,歇斯底里的样子就像是个泼妇,战诀冷眼睨着她,毫不留情道:“我跟你说过,如果你敢对灿灿怎么样,我一定百倍偿还你!”

“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姜蕴捂着自己的脸,一直强忍着的眼泪终于滚滚而落,“你忘了当年是谁支持你追寻梦想?你高三的时候,你大哥不许你练琴,是我偷用了我爸留给我的创业基金,给你开了一家琴室。你大学毕业后。你大哥为了让你知道外面生活不易,断了你的经济来源,是我一直在暗中接济你。你办音乐会,明明没有人去看,是我一个人包场,把票发给姜氏的员工,求着他们去看你的音乐会。你去美国深造,苦于找不到老师,也是我在十二月的冰天雪地里在罗德教授家门外站了一天一夜,才求他收你为徒的。战诀,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这些年来,都是我一直在支持你,这个女人可曾为你做过什么吗?她只不过是在偶然的机会遇上了你,然后你俩就在一起了。她幼稚,任性,根本就不懂得怎么去爱一个人!你忘了你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大醉酩酊的向我吐苦水,说你和她在一起感觉很辛苦吗?你怎么能……怎么能这么贱!”

姜蕴说着说着,脸上就已经泪如雨下,而一旁的崔灿更是惭愧的低下了头。

其实姜蕴说的都对,她知道。

她自认为对战诀的爱不够深,她清高,自私,还很骄傲,肆无忌惮的挥霍着战诀对她的宠爱。如果论深爱,她自认比不上姜蕴。

只是她没想到,原来战诀真的曾经向姜蕴抱怨过她。

战诀深吸了一口气,抿了抿唇道:“是,你说的没错,我曾经确实跟你说过,和灿灿在一起很累。可那个时候我是因为看不到前途,怕自己给不了她更好的未来,所以才觉得累。她比我小将近十岁,不可否认,我们之间的确有代沟,但我爱她,也愿意宠她,哪怕让我和战祁反目成仇,哪怕让我把命给她,我都愿意,我就是这么贱。”

“你……”

姜蕴哆嗦着嘴唇望着他,大红的嘴唇就像是风中凋零的玫瑰花瓣一样,颤抖而凄凉。

就连崔灿都愣住了,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在战诀心中竟然有如此之重的地位,那一刻,之前对他的所有误解和憎恨,都在刹那变得烟消云散。

姜蕴定定的看了他几秒,又转头看了看旁边的崔灿,眼中顿时闪过了无限恨意,就是这个女人,抢了她的男人。也抢了她的爱情!

她不允许,绝对不允许!

姜蕴的眼睛阴厉的像是鹰隼,下一秒,她忽然出乎所有人意料,分身扑向餐桌,抄起了桌上的一把刀。

战诀心上一凛,立刻将崔灿户到身后,警惕的瞪着她:“姜蕴,你想干什么!”

锋利的刀尖就对着崔灿,她咬牙切齿的望着那个面目可憎的女人,一字一句,咬牙切齿道:“就是你,崔灿。就是你!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和决一定会好好的,是你抢走了他,我杀了你!”

她说着便朝他们扑了上来,战诀眼神一冷,顺手将崔灿推向一边,自己侧身一闪,伸手攫住了姜蕴的手腕,眼神一狠,他用力向上一掰,只听“咔嚓”一声脆响,接着姜蕴的手腕就以一个诡异的姿势扭曲了。

战诀一把夺过了她手上的刀,向后退了一步。警惕的望着她,“姜蕴,我劝你别做傻事!”

“你,你竟然这么对我……”

姜蕴捂着自己的手腕,太疼了,比起手腕,更疼的是心里。

冷汗顺着额头淌下来,她嘴唇颤抖的望着面前的男人,苦笑着摇头,“战诀,你竟然这么对我,你竟然这么对我!我那么爱你,为了你。甚至不惜和我爸反目成仇,一直到他中风之后才敢和你在一起。我等了你二十年,二十年啊!人生有几个二十年,而我就把其中的一个全都给了你。我支持你的梦想,支持你的一切,你能有今天的成就,都是拜我姜蕴所赐!而你竟然如此无情无义!”

战诀只是定定的看着她,忽然道:“你觉得,我有今天,都是因为你,对么?”

姜蕴愣了一下,还没等她说话,便听到战诀继续道:“既然你这样觉得。那我就全都还给你,从今以后,我们两清!”

她还没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只见战诀忽然举起了那把刀,接着便向自己左手的小拇指砍去。

“战诀!不要——”

鲜红的血液迸发在空气当中,与此同时,是崔灿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