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你的女人和孩子就要没命了 (已改)/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铃园门外,宋清歌时间还很早,不过早晨六点半,快要入冬的天气,冷风从四面八方侵袭着她,宋清歌用力裹了裹外面的针织衫,不停地在门口踱步,不时抬头看一眼院子里,眼中充满了焦灼和忧虑。

几分钟后,主宅的门被人拉开一条缝,许江滨从里面闪身出来,一边朝大门口跑去,一边鬼鬼祟祟的探头探脑的张望着周边。

一见他出来,宋清歌立刻喜出望外的迎上去,隔着大门,许江滨跺脚道:“大小姐啊,你怎么又来了?”

自从知了出事的之后,战祁就下了死命令不许她见孩子,更不许她踏进铃园一步。自孩子出院到现在已经三天了,可她至今都没见过孩子一面,也不知道她的伤怎么样了,好些了没有,每次一想到知了晕倒在她面前的样子,她就又紧张又害怕。所以每天都会来这里求这些家佣放她进去。

“许伯,我真的很担心知了,她怎么样了?”宋清歌的手从栏杆里伸进去,握住许江滨的手,焦急地道:“许伯,求你了,就放我进去见孩子一面,好吗?就见一面!我保证我看她一眼就走。”

许江滨满面愁云的望着她,“大小姐,你就别为难我了,先生之前明令禁止放你进来的,小小姐没事,她很好,你就回去吧。”

他们这些家佣也不过是为了混一口饭吃,谁敢明目张胆的去和战祁作对?简直就是在找死。

“你就快回去吧,啊,先生这两天正在气头上,每天脸色都不好看,你最近也不要再来这里了,等过段日子先生心情好些再说吧。你赶紧走吧,一会儿让先生看见你在这儿,又要发脾气了。”

许江滨为难的看了她一眼,转头正准备走,宋清歌却一把拉住了他的衣服,恳求道:“许伯,我求你了,你就放我进去吧。战祁这个时候都在健身房晨练,他不会看到我的,我就进去看看孩子,就一眼,就看一眼!”

她说着,竖起手指比了个1,一张憔悴的脸上满是焦灼恳切之色。

到底也是曾经恭恭敬敬对待过的大小姐,更何况宋家以前待他们都不薄,母亲想念孩子是人之常情,他看着也于心不忍。

许江滨到底是比较容易心软,低头想了想,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那好吧,我放你进来,你去楼上看小小姐一眼,然后就赶紧离开,好吗?”

宋清歌忙不迭的点头,连声感激道:“好,谢谢许伯,我就知道您最疼爱我了。”

许江滨也顾不上她的感激,伸手正准备去按电钮,却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低冷的声音:“许伯,我不是说了吗,不许这个女人踏进这园子一步,怎么,您是老糊涂了,忘了我说了什么?”

男人不悦且有些恼火的声音让两个人皆是一震,宋清歌急忙抬头循声看去,却见战祁穿着一身清爽的家居服,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此时正站在他们几米开外的地方,面无表情的望着她。

“战、战祁……”宋清歌怔怔的看着他,有些害怕,也有些紧张。

战祁的视线轻飘飘的从她脸上擦过。随即对许江滨道:“把门关紧了,我不想看到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进我的家里,更不想让有些没有责任感的人接触我的女儿。许伯,希望您记好了我说的话,不然的话我可是不会顾及什么情分的。”

被他这么一训斥,许江滨脸上青白交错,忙不迭的点头哈腰,“对不起先生,是我的错,以后不会再出现这种问题了。”

“嗯,回去吧。”

许江滨抱歉的看了宋清歌一眼,却也一秒钟都不多呆,转头便脚底抹油的跑了。战祁也转过身,甚至没有多看一眼门外的宋清歌,便准备回屋。

他刚提步准备走,外面的宋清歌却忽然大声喊了一句,“战祁!”

他不由得顿住脚步,背对着她没有回头,只是冷声道:“你还想干什么?”

宋清歌双手握着栏杆,神色焦急地说道:“算我求你了,让我进去看看知了好不好?我就看一眼,确认她没有事,我立刻就走。我是她的母亲,没有我在身边,她会很不安的。”

“不安?”战祁冷嗤一声,终于转头看向她,眼中满是怨憎,“你还知道她会不安?既然你知道,那为什么之前还要离开?我给过你留在她身边的机会,是你不要的!为了你所谓的狗屁自由和尊严,连孩子都不顾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做她的母亲?”

“我……”

她忽然有些语塞,战祁说的虽然不尽然全对,却也有其中的道理。

尽管很想反驳他的话,可宋清歌知道,现在不是和他逞一时口舌之快的时候,闭了闭眼,还是放缓语气道:“当初是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所以现在我这么求你,希望你看在我怀胎十月的份上,让我去看看她。战祁,我知道你不是一个狠心的人,求你了……”

她脸上满是恳切之色,让战祁不由得想起他们重遇之后的样子,那时她也总是这样期期艾艾的望着他,三句话不离“求”字。

兜兜转转,他们怎么又成了这样扭曲的关系?

他想要的。明明不是这样的。

到底是他爱的人,总是心里对她又气又怒,可还会心疼的,谁让他如今就是爱了她呢?

看了她一眼,战祁抿了抿唇道:“如果你真的想见孩子,那就听我的安排,如果你乖乖照做,我不仅能让你见到她,还能让你以后天天和她在一起。”

这个提议对宋清歌来说无疑是充满了诱惑的,她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便点头答应下来,“好,我答应你。你想让我做什么?”

她答应的这么痛快,倒是让战祁有些始料未及。

不过想想也是,一个母亲,看着孩子出事,心里牵挂着,却不能知道孩子的近况,心里自然是焦急万分,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会答应。

战祁的眼中不期然的有些得意,看样子,他先前的所作所为已经起了作用,至少已经拿捏住了她的软肋。

掩去眼中的得意,战祁这才抬起头看向她。似笑非笑道:“这个周五,我会派车去接你,下午知了放学的时候,你去幼儿园把孩子接上,不要问原因和去哪儿,也不许问做什么,你只要乖乖坐上我派去的车,他们自然会把你送到目的地。”

虽然搞不清他到底是在搞什么鬼,但他既然让她和孩子在一起,那应该就不会是什么危及人身安全的事,至少以他现在对知了的态度,一定会万事以孩子的安全为主的。

这么一想。宋清歌心里倒也没有太大的担忧,简单的迟疑了一下之后便点头答应道:“好,我答应你。”

今天已经周三了,周五也就是后天,不过是两天的时间而已,她可以忍耐!

“那就这么说定了,周五下午四点左右,我的人就会去接你,你做好等待的准备。”

战祁说完便转过了头向主宅走去,然而就在他转头的一瞬间,嘴角立刻扬起了得意而又愉悦的笑容。

只要周五的事情能顺利进行,这一次。他不怕她不肯回到他的身边。

*

因为心里记挂着战祁说的事,所以周五下午一到四点多,宋清歌便立刻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提前下班。

薛衍恰好从办公室里出来,见她在收拾东西,便问道:“要走了吗?正好我手上还有两张电影票,要不要一起去看?”

宋清歌看了他一眼,抱歉的摇头笑笑,“对不起啊薛大哥,我今天有点事,不能跟你去了,你带莱莱去吧。”

“这样啊,那好吧。”薛衍眼中虽然有着失落的神色,却也没有强人所难,只是温柔的看着她道:“不过就是一场电影,以后有机会再看也一样,你有什么事情就先去忙吧。”

“嗯。”

宋清歌点了点头,便立刻背起自己的包,一阵风似的转头向外跑去。

薛衍看着她慌里慌张的背影,心里隐隐有些担忧,却还是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多说。

战祁果然说到做到,宋清歌刚从写字楼里出来,便看到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宾利,一个一身西装带着白手套的男人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见她来了,立刻鞠了一躬,为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宋小姐,上车吧。”

宋清歌看着眼前的阵仗,不由得愣了一下。

战祁虽然在榕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可他却不是一个形式主义者,而且一向也不喜欢这样的方式,今天搞得这么隆重是怎么了?

虽然心里有些奇怪,可宋清歌也没有过多的去问,只是顺从地上了车。

如战祁所说,一上车,司机便径直朝着知了幼儿园的方向开去,尽管路上宋清歌有很多次都想问问这个司机,等会儿战祁到底要搞什么鬼,可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他那天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不许她过问,向来就算她真的问出口了,这个司机也不会回答她的。

车子很快就行驶到了幼儿园,这个司机时间掐得很准,他们赶到的时候,恰好是知了所在的中班放学的时候,她刚下车。就看到知了的班主任抱着她从里面走了出来。

因为受伤的原因,知了的腿上还缠着纱布,而且都是由班主任抱着。

一见到孩子,宋清歌立刻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些发热,险些就哭了出来,急忙大步跑上去。

“妈妈!”

好几天没有见面了,孩子自然也想她,一看到她,便挥舞着手,从老师怀里挣扎着要她抱。

“宝宝!”宋清歌从老师怀里接过孩子,小丫头立刻搂住她的脖子,撒娇似得在她肩窝上蹭了两下。奶声奶气的说:“妈妈,我好想你呀!”

“妈妈也想你啊,你都不知道妈妈有多担心你,这下总算是见到你了。”

宋清歌的手托着她的后脑勺,眼眶都是红的,不停地吻着孩子的侧脸。

谢过老师之后,她便抱着孩子上了车,母女俩自出事之后就没有见面,孩子整个人几乎都缠在了她身上,树袋熊似的不肯松手。宋清歌倒也任由她去,没有拒绝她的亲昵,手指抚着她裹着纱布的小腿。心疼的问:“宝宝还疼吗?”

“倒是不疼了。”知了摇摇头,“爸爸跟小姑姑要了一种药,抹上去冰冰凉凉的,很舒服~一点都不疼了,就是这两天泡泡都憋了,裹着纱布好痒。”

为了不让孩子的腿上留疤,所以战祁特意去部队找了一次小七,跟她要了专治疤痕的药物。

宋清歌不由得想起当初战祁强迫她给白苓下跪磕头,结果伤了额头,那时候她也是涂了小七给的特效药,结果却是没有留疤。

看样子,战祁还是很在乎这个女儿的。

这么一想。宋清歌心里多少也安心了一些。

车子一路朝着西边驶去,宋清歌因为和知了聊天,所以也没有注意外面的情况,更加没有留意自己此时正在什么地方,正当她和孩子两个人聊得兴起的时候,车子忽然猛的刹住了车,她和知了两人都习惯性的向前扑去,好在她反应及时,将孩子搂进了怀里,又护住了孩子的脑袋,才没有出事。

剧烈的刹车在马路上发出刺耳的刹车声,轮胎也滑出了两道长长的痕迹。宋清歌先是向前一扑,车子停稳后又一下撞到了椅背上,顿时有些头晕眼花,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道路前方已经堵了很长一段,看样子好像是出了车祸,这条路显然是走不通了。

“怎么回事?”她将孩子护在怀里,望着前方混乱的交通,蹙眉问道。

司机对着外面张望了一下,随即熄了火道:“宋小姐请稍等一下,我下去看看情况。”

“好。”

司机说罢便推门下了车,宋清歌看了看外面,又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女儿。关切的问道:“宝宝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知了从她怀里钻出来,摇了摇头,“我没事。”

“那就好。”

母女俩相视一笑,恰好驾驶座上也坐上来了一个人,接着车门便被关上了。

宋清歌随口问了一句,“怎么样?前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然而司机却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宋清歌顿时感到有些奇怪,抬起头朝驾驶座上看过去,却见一个一身黑衣带着棒球帽的男人正坐在驾驶座上。那个男人的帽檐压得很低,再加上他又带着一个大大的黑色口罩,根本看不清他的脸。

宋清歌心里一沉,不由得暗叫了一声不好。立刻将孩子紧抱在怀里,警惕道:“你是什么人?”

黑衣男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迅速的发动了引擎,宋清歌顿时意识到情况危急,提高声调呵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黑衣男仍然不说话,宋清歌已然意识到了她们大概是被人盯上了,而且这人显然是冲着她和知了来的。

宋清歌观望了一下形势,趁着黑衣男准备开车的空档,她立刻抱紧孩子扑向门口准备跳车,可那个男人却很警觉,从后视镜里已然观测到了她的行动,眼疾手快的下了中控锁。

车门打不开。宋清歌用力拉了两下,心里又急又怕,抱着孩子大声道:“你是谁的人?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图谋不轨,我可是战祁的女人,我怀里是他的女儿,你敢动战祁的人,当心他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眼下她也顾不得和战祁保持距离了,这个时候能恐吓住面前的男人自然是最好的。

然而黑衣男却只是回头看了她一眼,接着打了一下方向盘,一脚油门便开始用最快的速度倒车。

宋清歌这才发现,前面的路虽然被堵了,可是他们后面却畅通无阻,一辆车都没有,黑衣男用最快的速度倒着车。这个男人的车技显然很好,即便是倒车,却也把车开得很稳,而且速度很快,就像是要飞起来似的,比起正常开车简直是有过之而不及。

方才下去查看路况的司机回头才发现战祁的车已经被人开走了,宋清歌抱着孩子惊慌失措的向他呼喊,奈何她们在车里,他根本听不到声音。

“宋小姐!宋小姐!”

“停车!停车!”

那个司机大步追上来,不停地拍着车前盖,大声怒吼着,可那个黑衣男却只是不停地倒车。

车子刚一下天桥,黑衣男一个迅速的漂移,司机被车头撞倒在路边,宋清歌立刻瞪大眼睛,“你怎么能撞人!”

可是还没等她的话说完,那个黑衣男已经一脚油门调转车头,将车朝着反方向开去。

司机捂着受伤的腿瘫坐在地上,看着绝尘而去的黑色宾利,抬手在地上狠狠锤了一下,立刻掏出手机拨通了许城的电话:“许特助,不好了,宋小姐和小小姐被人劫持了!”

*

许城闯进会议室的时候,战祁正在和一众高管开视频会议。

他火急火燎的跑进来,让战祁顿时很是恼火,立刻将摄像头转向一边,有些愠怒道:“你搞什么鬼?不知道我开会时候什么规矩?”

许城也顾不上那么多,跑过去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战祁便立刻变了脸色,猛然起身,厉声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许城神色凝重的点头,“是,现在已经派人去查了,您快去看看吧。”

顾不上一屋子高管和那边的合伙人。战祁转头便向外跑去,许城也大步跟了上去,两个人径直向电梯走去,战祁的步子又大又快,整个人几乎是跑着的,一边跑一边沉声问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现在还不知道,听司机的意思,是有人故意在天桥上面制造了车祸,堵住了他们的去路,在他下车去查看路况的时候,有人上车挟持了宋小姐和小小姐,把车开走了。”

“这个蠢货!”战祁恨的咬牙切齿。眼里满是几欲杀人的光。

两人用最快的速度赶向电梯,许城刚按下了电梯键,战祁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来电是一个陌生号码,战祁此时正恼火的想要杀人,根本没心情去理会这些,可是手机一直一直的响,他只能接起来,怒不可遏道:“干什么!”

“战先生,是我,秋语茗。”那边很快就传来一个轻灵的女声,有些开心的问他:“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按照您的要求准备好了,现在就只等宋小姐来了。请问她什么时候会来呢……”

然而秋语茗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战祁不耐烦地打断了,“现在没空!”

她的人身安危现在都不能保证,还能管得了哪些乱七八糟的事吗?

他现在整颗心都已经飞到她身上了,只恨自己当时太大意,竟然没想到再加派几个人手去保护她,让她出了这种事。

战祁恼怒的挂断了电话,正要进电梯,手机却又响了起来。

来电仍然是一个陌生号码,战祁恨得咬牙切齿,“我说了现在没空!”

“呦,看样子战总很忙啊。自己的女人出事了都抽不出空来?”

战祁先是一愣,随即接起电话便怒道:“什么人!我劝你最好不要刷什么花样,不然的话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那边先是一阵寂静,接着便传出了一阵轻浮狂妄的笑声,战祁被他笑的恼火至极,正要开口骂人,那人却忽然停止了笑声。

笑够了,才好整以暇道:“战祁,真是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你居然还是这么狂妄自大,女人和孩子都要没命了。你还能这么高傲。我还真想看看你一会儿痛苦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模样。”

熟悉的声音透过电磁波传入战祁的耳中,他的心猛然沉了下去,先是一愣,随即提高了声调:“时豫?!”

那边有大风刮过的声音,还有海水起波浪的声音,时豫的声音显得有些空洞,就像是从很远的天边传来的一样。

“战祁,我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来东桥码头,不然我保证你再也见不到宋清歌和你女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