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你很怕我有事吗?/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妈的!”

战祁忍不住怒骂一声,也顾不得脸上的伤,抬手就对着船顶的方向给了一枪。

船顶的人侧身一闪,接着一颗子弹便又朝着他们飞了过来,发出“砰”的一声脆响。

这一枪给的很准,完全是照着他们来的,他瞳孔骤然紧缩,猛然大喊了一声“小心!”一把推开挡在身前的时豫,回身抱着宋清歌便向后翻滚了一圈。

战祁这一下是瞄准了方向翻滚的,俩人恰好翻滚到了楼梯口后面,墙面形成了一个夹角,挡住了他们。

停稳之后,宋清歌依然没能从方才的愕然中回过神来,瞪大眼睛有些惊魂未定,战祁立刻直起身。对着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神色紧张的问:“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

宋清歌抽回思绪,用力吞了吞口水,随即摇头,“没……没有……”

战祁那一下挡的很及时。如果不是他,那颗子弹现在恐怕已经穿透了她的天灵盖。

尽管自己的父亲曾经也是有黑色背景的,但宋擎天一直将两个女儿保护的很好,从来都不会让她们去涉足这些事。在他眼中,他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活在一个单纯安全的环境里,至于其他的恩怨情仇,由他一个人来背负就好了。

战祁看着她心有余悸的脸色,忽然一把将她搂进怀里,下颚抵在她的发顶,以一种劫后余生般庆幸的语气道:“还好你没事。还好你没事!”

宋清歌的脑袋被他按在心口,她怔了怔,轻轻的问:“你……很怕我有事吗?”

“这不是废话吗!”战祁斥她。

她根本就不知道,刚刚那一瞬间,他有多么的慌乱,活了这么多年,他第一次体会到了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感。

不过还好,她没事,而知了被她牢牢地护在怀里,所以也很安全。

眼下没有过多的时间去闲聊,见她没什么大问题,战祁便侧身隐在墙后,找准时机才探出头去,掏出枪便对着船顶上的油罐就是一枪。

而那个人显然也是掐准了时间,在他探头的一瞬间也开了一枪,战祁立刻闪了一下,那一枪“砰”的一声打在了墙面上。

“妈的!”

战祁忍不住低咒一声,正当他要再次还击的时候,对面的一块玻璃上却忽然反射出了船顶上的情景,那个人忽然调转枪口,指向了跌坐在旁边的时豫身上。

战祁瞳孔骤然紧缩,厉喝了一声:“闪开!”

时豫闻声警觉地抬起头,只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旁边忽然有一个身影飞扑上来一把按倒了他的身体,接着就听到“砰砰”两声枪响。有一枪已经擦过他们的身体,钉在了身后的墙上。

这一次那个杀手已经探出了身体,战祁立即找准机会,眯起眼睛,举起枪对着船顶就是一枪。

一声闷响之后。那个人双膝一软,便跪倒在了船顶上,接着整个人都从船顶上翻滚下来,“噗通”一声掉进了江水里。

正当战祁想要收手的时候,船顶上却又朝他们这边开了一枪。只是这一次的杀手显然没有瞄准,枪子打偏在了他们身后。

“他妈的,还没完了!”

战祁咬了咬牙,举起枪便立刻瞄准了船顶上的杀手,正当那个人要举枪还击的时候。战祁嘴角却蓦地勾出一个冷笑,下一秒,他的枪口移动,直直的瞄准了杀手前面的油桶!

那个杀手登时瞪大了双眼,刚要转身逃跑。可还没等他跑开,“砰”的一声巨响之后,那个油桶便猛然炸裂,无数的火光从油桶里迸溅出来,不过是转瞬。船顶上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

之所以没有打人,而是选择了爆油桶,是因为他不确定这艘船上到底还藏着多少个想要他们命的杀手。

如果凭他一个人的力气一个一个的去打死,这显然是不现实的,他的枪里一共就只有十二发子弹。每一发他都是算准了之后才开枪的,枪枪都是弹无虚发,如果真的要一对一,他要保护宋清歌和孩子,显然会分心。

与其那样,倒不如直接爆了油桶,如此一来场面定然会大乱,而他们也能趁乱逃走。

如果是以前的战祁,那么他一定会用最直截了当的办法,冒着弹火冲上去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但现在他有女人有孩子,他不能冒那个险,也不敢冒那个险。

于他来说,宋清歌和孩子是他的铠甲,可以让他不顾一切。

但她们同样也是他的软肋,因为在乎,所以他变得畏手畏脚。

船顶上已经烧起了大火,火势很大,再加上这又是货轮,船上难免有着易燃易爆物品,一会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发生大爆炸,他们一点时间都耽误不起。

落日已经西沉,战祁抬头看了看已经沉到了地平线下面的太阳,心里估摸着这个时候大概已经是快晚上八点了。

那么。时间就差不多了。

果然,他刚想到这里,船下就传来了警笛声,接着便有海警用扩音喇叭对着货轮大喊道:“船上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警方包围了,迅速放下武器,不要负隅顽抗!”

时豫猛然回头,愕然看着战祁,“你竟然还是报警了?”

战祁只是冷冷的望着他,“时豫,我是什么人,你难道不清楚?我从来都不打无把握之仗。”

他出门之前和许城说的那句话:时间很紧张,我会尽快解决的,天黑之前,让家里准备好饭菜。

就已经暗示了许城赶紧去备人,他一向是个有规划的人,因此无论是什么事,都立着规矩,在战家,只要他晚上回家吃饭,开饭的时间定然在晚上八点左右。他说天黑之前让家里准备好饭菜,意思就是让许城带着人和警察在天黑之前赶到。

之所以赶在天黑前,原因很简单,榕江到了晚上会有一些非法的出海贸易,如果时间太晚。撞上了那些人,那么事情只会变得更加棘手。

更何况天黑很难把握机会和时间,所以他才会要求速战速决。

向来许城应该是直接找了童非,既然警方的人都已经来了,那么就说明他们的人也快到了。

警方的声音和快艇发动机的声音越靠越近,时豫的手下慌慌张张的跑过来,对着他大声道:“时少,赶紧走吧,不然一会儿被警方端了,那就麻烦了!”

“战祁。你居然这么对我,你为了这个女人,居然这么对我!”

时豫咬牙切齿的看着他,眼中满是恨意。

战祁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漠声道:“我说过。为了清歌,我可以做任何卑鄙下作的事。”

“你!”

时豫刚要骂他,船顶上却忽然传来了噼里啪啦的爆破声,接着便有什么东西炸裂开来。

时豫下意识的抬头看去,接着头顶上便有黑压压的东西朝着他砸落下来。他看着那块巨大的铁皮,心里竟然没觉得害怕,反而是觉得这样被砸死了也好,一了百了,以后再也不用痛苦了。

他就这么仰着头。眼睁睁的等着那块铁掉下来,然而想象中的痛却并没有降临在他身上,身后有人突然扑上来将他护在了身下,接着“轰隆”一声巨响,他便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压到了他身上。

空气中传来了男人吃痛的闷哼声。接着他就听到了宋清歌撕心裂肺的喊道:“战祁!”

时豫整个人被压到了最下面,旁边的手下手忙脚乱的将他们身上的重物搬开,他一转头,便看到了脸色发青,额头上满是冷汗的战祁。

“你……”他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就像是不认识他一样。

警方的声音越来越近,已经有警察爬到了船上,须臾之后就能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战祁已经疼的说不出话来了,完全是凭着本能,抚着墙壁慢慢站起了身,忍着剧痛对着时豫喊了一声,“还他妈的愣着干什么?还不滚!”

时豫完全愣住了,像是不认识他一样,就那样傻傻的看着他,好半天才嗫喏出两个字,“大哥……”

“时少,快走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身后的手下已经顾不上那么多,拉着时豫便向船头跑去,将救生衣胡乱的给他套在身上,接着便让他抓紧绳索,将他吊了下去。

而就在他离开的前一秒,他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那个脸上已经一点血色都没有的男人,眼中满是愕然和惊讶。

宋清歌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扑倒战祁身边,伸手将他搀扶起来,流着泪问他,“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战祁一只胳膊搭在她的肩上,回过头脸色苍白的冲她笑了笑,“放心,我没事,我们走吧。我刚刚上来的时候,在船头看到有放救生衣的地方,这船一会儿恐怕有爆炸的可能,我们先去穿上。”

“好!”宋清歌连忙抹掉脸上的泪,扶着他向船头走去。

周围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船顶上也不断有坠物砸下来,宋清歌搀扶着战祁,一边躲闪危险物,一边加快了脚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