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宋清歌,我爱你/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围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船顶上也不断有坠物砸下来,宋清歌搀扶着战祁,一边躲闪危险物,一边加快了脚步。

战祁预料的没错,这艘船上的确是有爆炸物品的,其实他刚刚上来的时候就已经观察到了。这艘船应该是时远集团的船,时仲年这些年一直暗中做着石油交易的营生,所以货轮上会有这些爆炸品一点都不奇怪。

整艘船都已经被大火包围了起来,从码头的方向看过去,就像是一艘火船一样,大火炙烤着两个人,周围还有不断噼里啪啦爆炸的声音。

知了虽然是第一次遇到这样惊天动地的场景,可是孩子却很乖,一声不发的环着宋清歌的脖子,整个人吊在她的身上,也不哭也不闹,安安静静的看着身后像是要把他们吞噬的大火。

宋清歌搀扶着战祁。也顾不上额头上不断淌下的汗水,整张脸都被火光照的发烫,混乱中,她只能扯着嗓子大声冲他喊:“你怎么样?还能撑得住吗?”

战祁只是回头朝她淡淡的笑了一下,“放心吧,我没事。”

只要她们没事。他就没事。

宋清歌转头看了一眼他血色全无的脸,心里知道他受的伤应该不轻,可此时她什么都不敢说,也不敢哭,只能强打起精神来。

到船头的路明明只有很短一段,可是连个人却互相搀扶着走了很久。

战祁半个身子都倚在了宋清歌身上,看着他们此时的样子,忽然就笑了,“你说,咱们现在是不是就是所谓的互相扶持?”

宋清歌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战祁脸上的笑意不减,又继续道:“如果可以的话。以后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也想和你一起这样走下去……”

他这样的话听上去难免有些消极,宋清歌立刻红了眼,忍不住斥他:“这种话你以后再说!”

他笑,仍然温柔的望着她,点头道:“好,以后天天跟你说。”

如果我们还能有以后的话。

船上到处都是飞溅的火光,两人躲着火种往船头快速跑去。宋清歌不由得想起了从前看张爱玲的《倾城之恋》,她用颠覆了一座岛的代价成全了白流苏与范柳原,狂轰滥炸之中,白流苏欣喜中也带着悲哀,自认为这样患难之后,足以做一对夫妻。

而如今,他们身处大火连天的货轮上,同样是随时都有着葬身火海的可能,他们彼此之间也就只有对方。

这也算是老天对他们的一种成全吗?

宋清歌不禁回头望了望身旁的男人,恰巧战祁也回头看她,两人四目相对,他只是微笑,什么都不说,可那一个笑,却足以让宋清歌安心下来。

“清歌,如果这一次我们两个能活着离开这里,你能不能答应回到我身边?”

他忽然的发问让宋清歌怔了一下,随即装作淡然无事的说道:“等我们能活着离开再说。”

现在情况混乱复杂,谁都不能保证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她不敢给他过多的承诺。更何况战祁一直都不是一个会向命运低头的人。可现在却几次三番的说出了那种悲观的话,她总觉得他或许是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如果他真的在意她,那么她给他留下了这句念想,或许他会看在这份上坚持一下也不一定。

穿越过大火,两人终于跑到了船头,宋清歌放下知了。蹲下身在安全箱里翻找了一下,可是看到里面的东西后,心顿时一沉。

见她一直蹲着没反应,战祁便问:“怎么了?”

宋清歌仰头望着他,眼中满是绝望:“只有一件了,怎么办?”

救生衣只有一件。也就是说,他们三个人中,只有一个人能带着孩子逃生。

战祁也没想到情况会变成这样,他一直都是不怕死的,就算是现在也是。可他只是对这世界有了一份留恋,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她。有孩子,他虽不怕死,却还不想死得太早。

宋清歌眼睛有些发红,周围的大火包裹着他们,汗水不停地从她额头上淌下来,让她整张脸都被火光映红了。

她站起身。将手里的救生衣推给他,语气坚决地说道:“这个还是给你穿,你水性好,抱着孩子也可以获救,我根本不会游泳,穿着它也是浪费。”

战祁只是看着她。不接也不拒绝。

宋清歌见他没反应,顿时气急败坏的跺脚,哭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穿上啊!”

他看着她心急如焚的模样,忽然伸手盖在她头上,随即用力的在她头上揉了两把。将她的头发揉了个乱七八糟,笑着说:“宋清歌,你知道么,很早以前我就想这么做了。每次看你的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的,我都觉得很不爽,很多年以前,我就想做这个动作,把你的头发揉的乱七八糟,然后再给你梳整齐。可是现在怕是没什么机会了。”

她含泪望着他,哽咽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怎么会没机会……”

“老天爷既然这么决定了,那我们除了服从,也就别无选择了。”战祁看着她乱蓬蓬的头发,脸上仍然笑意不减,“你一定要好好地,我看着你这头乱七八糟的头发就难受,等脱离危险之后,你得给我留机会,让我帮你把头发梳的整整齐齐。我虽然技术不怎么样,可是给知了梳了一个月的头,起码不会弄疼你了。”

“战祁……”隔着跳动的火光和婆娑的泪眼,宋清歌凝视着他,心里像是针扎一样的疼着,除了他的名字,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伸手拭去她脸上的泪,缓缓道:“我以前有没有告诉过你,你哭起来的样子,真的很丑,重遇之后,我都没怎么看你笑过。总是让你用这张丑脸对着我,我以后再也不想看到你流泪的样子了。”

她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伸手抹掉脸上的泪,用浓重的鼻音道:“那你以后就不要再让我哭啊。”

她这话说出来竟难免有一丝撒娇的味道,战祁的笑意更浓,宠溺的看着她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如果他们还能安然活着,他保证余生不会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战祁说完,接过她手上的救生衣,一边给她穿上,一边道:“现在静下心来,认认真真的听我说。等一下,你穿上救生衣下了水里,尽量把孩子抱得高一些,或者让她骑在你的肩上也行。我已经叫阿城派人过来了,而且下面有海警,只要你下去,很快就会获救,你不用担心。”

“以下这些话你认真听好,我只说一次。现在的形势真的很乱,你以后带着知了切记要万事小心,这件事之后,你就回宋园去住,那个房子本来就是属于你的,我也该还给你了。我当初虽然把战家和宋家的产业合在一起做,但是想要拆分也是很容易的,宋家的亚擎集团本就是属于你的,这些以后战峥战毅还有阿城都会操作,宋家的所有财产,我都会原封不动的还给你。他们会帮助你坐上亚擎的董事长职位,我手上的所有股份都会给你,你放心,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

他双手按着她的肩,一瞬不瞬的望着她的眼睛,像是怕她听不清楚似的,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加重音说给她听的。

没等他说完,宋清歌已经泪流满面,拉着他的手哭喊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好好地,为什么要突然说这些给我听?是不是你出什么事了?你说清楚!”

战祁摇头笑笑,“我没事,只是那些属于你的。也是时候还给你了,我已经自私的霸占了太长时间。”

“可你明明知道我不懂商科,你让我去做这些,我怎么做得来……”

她这话的本意明明是想说,她做不来这些事,如果他不在了。她一个人根本撑不起那么大的家业,可是话说出口,却变了味道。

“所以你放心,战峥战毅和阿城都会辅佐你的。”

“可是……”

她还想说什么,但战祁却根本不给她机会,只是冷下脸道:“没有时间可是了。你必须赶紧离开!”

宋清歌看了看他的脸,忽然动手开始解自己身上的救生衣,“这个我不要,我不想听你说那些不吉利的话,你安然无恙才是最重要的,华臣需要你。知了也需要你,战家更需要你,所以……”

“那你呢?”战祁忽然打断她的话,目光殷切的望着她问:“那你需不需要我?”

“我……”宋清歌解救生衣的手一顿,仰头望着他恳切的目光,想承认却说不出话来。半晌才转过头轻声道:“你就当我需要你吧。”

“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

战祁忽然心满意足的笑起来,一把扣住她的后脑,低下头发狠般的吻住她,带着强烈的不舍和浓浓的眷恋,风卷残云般的在她口中掠夺了一圈,才轻喘着放开她。额头抵住她的额头,一字一句道:“宋清歌,我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