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战祁,你不要死……/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说完,又转头看向知了,低头吻了吻孩子的脸颊,摸着她的脸道:“宝贝,爸爸也很爱你,你以后要听妈妈的话,以前爸爸做了很多错事,跟你说对不起。”

知了眼泪汪汪的看着他,“爸爸……”

两人还想说什么,可战祁却已经不给她们继续的机会,直接抱起宋清歌放到外面的软梯上,大声道:“慢慢向下爬,到了江面的时候就跳下去,不要害怕,救生衣有浮力,不会有事的。”

宋清歌伸手拉住他的手,急急地问他:“那你呢?”

“我……”

战祁刚想说什么,身后却忽然传来了“嘭”的一声巨响,接着整艘船便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战祁一惊,立刻大喊一声:“小心!”

让她从软梯爬下去显然已经不现实了,战祁索性松了手,心一狠,直接将宋清歌推了下去。

“战……”

宋清歌陡然瞪大了眼睛,刚要喊他的名字,可是整个人却已经不受控制的开始向下坠落。她仰面看着站在船头上朝她微笑的男人,身后的大火渐渐将他吞噬,冲天的火光之中,他像一座巍峨壮阔的山一样,久久屹立在那里。

她仍然在急速的下落着,明明隔着那么远,可她却觉得自己清晰无比的看到了战祁泛红的眼眶和他眼中的泪,在大火的映照下。显得更加熠熠生辉。

他……哭了吗?

不可一世的战祁,竟然哭了吗?

宋清歌很想大声喊他的名字,可是嗓子里就像是赌了一把沙子,无论如何都发不出一点声音来。她只能一手搂紧怀里的女儿,一手奋力的向空中伸着,就像是想要抓到什么一样,可是最终却什么都没有抓到,只抓到了一把空。

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远,宋清歌仰头望着船头上的战祁,张了张嘴,眼看就要出声了。可随着“噗通”一声响,她便整个人都重重坠入了榕江之中。

“呼噜噜噜噜……”

由于坠江的时候宋清歌是张大了嘴的,所以一掉进江里,她便猝不及防的呛了两口水,江水争先恐后的灌进她嘴里,让她呼吸都有些困难。

意识在奔涌的江水中渐渐有些消散,宋清歌清楚无比的记得自己怀里还有个孩子,她不能沉下去,如果她沉了,那么孩子也会跟着没命的。

人在危急时刻总是会涌现出前所未有的坚毅,就在宋清歌的意识即将被波涛汹涌的江水击垮的时候,她猛然瞠开了眼睛,用力向上扑腾了两下,奋力的向江面上挣扎。

秋末的天气,江水冷得有些刺骨,宋清歌的牙齿都在不停地打颤,只能凭着本能不断的向前划水。

怀里的孩子也已经冻得意识有些消散,她按照战祁说的,让知了骑在她的脖子上,打着抖说:“宝宝,坚持一下,我们很快就会获救了。不要睡,明白吗?”

知了的下巴抵在她的头顶,小身子不停地晃动着,宋清歌甚至能听见她牙齿打颤的声音,“妈……妈妈……我好冷呀……我们……我们是不是会死……”

“不会的,妈妈不会让你出事的。”宋清歌用力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又用力向前滑动了两下。

战祁放弃了所有的希望,把生的机会让给了她,她怎么能让孩子出事呢?不行,绝对不行!

这么想着,宋清歌忽然就有了前所未有的坚定信心和勇气,一边用力划动着水,一边对着那头的快艇大声喊道:“救命!救救我们!这边还有人!”

不远处就有人驾着快艇在四处搜寻着什么,宋清歌见状立刻大声呼喊:“救……救命……”

“是大小姐!快开过去!”

真是万幸,竟然是许城!

快艇很快就向着她开过来,许城直接跳进了江里将她托举到快艇上,宋清歌上了快艇后便手忙脚乱的脱掉了身上的救生衣。

知了已经支撑不住冻得晕过去了,再加上之前又呛了水,孩子的小脸都是青紫的,宋清歌将她平放在快艇上,先是低头贴近孩子的心脏听了听,确定没事之后,她才松了口气,开始给孩子做心脏复苏。

一边做心脏复苏,她又捏住孩子的鼻子,给她做了几次人工呼吸。

“咳咳……”

随着一声剧烈的呛咳,知了吐出了一口水,这才缓缓的睁开眼,看了看面前湿淋淋的宋清歌,立刻扑进了她怀里,呜咽道:“妈妈……”

“没事了,没事了,乖。”

宋清歌紧紧地抱住女儿,闭上眼长长的叹了口气,平复下心情之后,才转头看向许城,有些焦急地对他道:“战祁还在那艘船上,你们快去救他!”

许城点头,“你放心吧,已经有快艇和专业救生队去救了,大哥不会有事的,对了,那艘船上……”

宋清歌下意识的转头看向那艘已经完全被大火吞噬的货轮,刚要说什么,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接着那艘船便在他们眼前爆炸了。

“战祁……”

宋清歌怔怔的望着江面以及漫天的大火,下一秒,眼泪奔腾,她终于撕心裂肺的喊出来,“战祁——战祁——”

女人的哭喊声混杂着爆炸声,在这个狂乱的傍晚显得格外震人心魄。

她说着便要跳下快艇,旁边的许城见状立刻拉住她,焦急地道:“你想干什么?”

“他还在船上,他还在船上!”宋清歌指着已经碎成一片的货轮。不顾一切的想要挣脱许城的拉扯,“我要去救他,我必须得去救他。他不能死,他怎么能死……”

他明明答应过她的,以后还要给她梳头发,他怎么能……

怎么能……

“清歌……”

许城双手按住她的肩,想要让她清醒一些,可她却根本无法淡定,反而是拉扯着他嘶吼道:“你们还愣在这儿干什么?快去救他啊!他还在那艘船上!你如果不去救他就放开我,我去救……”

“清歌,宋清歌!”

随着许城心急如焚的怒喝。爆炸声也再一次炸裂开来,巨大的爆炸冲击力让江面上的其他船只都受到了波及,宋清歌只感觉到脚下的快艇剧烈的晃动起来。

冲天的火光几乎染红了整个榕江江面,许城眼疾手快的将她们母女扑倒,大喊了一声,“小心,卧倒!”

爆炸声接连不断,一声又一声的响彻在榕江上,转眼间那艘货轮便已经四分五裂,漂浮物上都是火星,无数的火光缀在江面上。

不知炸了多久。声音才渐渐平复下来,也有不少碎片飞溅到了他们这边,宋清歌的手也被划破了,可她却根本顾不得那么多,一把推开许城,看着已经成了一片废墟的货轮,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

“不——”

所有的力气好像都在这一瞬间流尽了一样,她双膝一软,陡然跪在了快艇上,双手掩面,绝望的痛哭失声。

“不要。不能这样……怎么可以这样……你们为什么不去救他。他不能死,他答应过我,他明明答应过我的。”

许城站在一旁,不忍的望着她:“清歌……”

“他说过以后不会再让我哭的,他说过会好好保护知了,他怎么能这样……”

泪水不断地从指缝中流出,只要一想到战祁还在那艘船上,她就疼的几近窒息。

到底还是爱着的啊,否则为什么会这么痛呢?就像快要死掉一样。

“原来你这么怕我死啊?”

男人戏谑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宋清歌一愣,连忙拿开自己的手。隔着一双朦胧的泪眼,她看到战祁正趴在他们的快艇上,半个身子泡在江水里,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战祁……”

她怔怔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傻了似的叫着他的名字。

“我知道我的名字好听,你今天已经叫了很多遍了,都不会腻的吗?”

他笑笑,旁边的人见状立刻伸手想要将他拉上来,可他却抬手制止了,接着双手撑在快艇上,纵身一跃。便跳了上来。

宋清歌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讷讷的问:“你还活着……”

战祁挑眉,“怎么?你很希望我死?”

“你这个混蛋!”她忽然就笑出啦,可脸上却还是满满的泪,抬手一拳又一拳地落在他胸口,“你这个混蛋!你明明说过不会再让我哭的,你又食言,我恨你恨死你了!”

战祁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承受着她的捶打,直到她打累了,他在伸手包裹住她的拳头,继而将她往自己面前一拉。双手捧住她的脸,就那样狠狠的吻了下去。

顾不得刚刚死里逃生,也顾不得周围还有他们的女儿和那些碍眼的手下,他现在只想吻她,狠狠地吻她。

火热而缠绵的吻不知进行了多久,直到宋清歌气都有些顺不上来的时候,他才伸手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贴在她的耳边抱歉道:“对不起,是我食言了,我又让你哭了。”

宋清歌的额头抵在他的胸口,忍不住轻轻啜泣,可这一次却是劫后余生的庆幸,双手抓着他胸前的衣料,她含泪道:“你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出事了。”

“好,我答应你。”

一旁的知了见状也朝他们跑过来,伸手便要战祁抱,可他却制止了孩子,“爸爸身上都湿了,很凉,等回去再抱你。”

小姑娘不开心的撅起嘴,闷闷不乐的点点头,“那好吧……”

“臭丫头!”战祁忍不住宠溺的笑出声,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

一旁的许城欣慰而又庆幸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眼眶也有些酸胀发热,急忙转头道:“掉头,回码头!”

“是!”

驾驶快艇的手下点了点头,一轰油门,快艇便朝着码头的方向快速驶去。

看着近在眼前的码头,宋清歌似乎也终于放下了心,转头看向战祁,问道:“你刚刚,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没有在船上吗?”

“你这女人,说你傻,就没聪明过。”战祁促狭的白了她一眼,笑了笑:“爆炸发生之前,我就已经跳船了,难不成还站在上面等死吗?”

宋清歌一哂,别过脸闷声道:“那你什么时候靠近快艇的?”

战祁耸肩,“大概就是在某人声嘶力竭喊我名字的时候吧。”

“你都听到了?”她立刻变了脸色,慌张而又无措的看着他。

“废话,我又不聋,怎么可能听不到?更何况你喊得那么大声,我就算是死了,都要被你叫起来了。”

“那是因为……”

宋清歌急的想解释,可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战祁挑眉轻笑,“因为什么?”

宋清歌一咬唇,忿忿的转过头,“因为我怕你死了没有人给知了换肾!”

“好吧,就当是这样吧。”战祁撇嘴,一副“好好好,你说的都对”的模样。

事实上他现在也算是摸透了这个女人的脾性,尽管平时看上去稳重又安静,但骨子里却是一个傲娇的人,明明就担心他担心的要死。可是却不肯承认。

不过也是了,当初她那样急切的捧着自己的一颗心想要送给他,结果他不但将她的心摔了个粉碎,却还不甘心的又上去碾了两脚。

她那样痛过,如今会变得谨小慎微他也是明白的。

他有信心,也有决心,有朝一日,会让那个宋清歌重新回到他身边。

就在两人说话的当口,快艇已经驶到了码头,战祁率先上去,又把宋清歌和知了抱上来。

他们刚一上陆地,便有一大群人立刻围了上来。

“大哥!”

“战大!”

战峥、战嵘、战毅、小七,孟靖谦、童非、顾绍城,基本上能来的都来了。

除了他们,武警、特警、急救、110、119都已经各就各位,整个码头都已经拉起了警戒线,一时间乱七八糟的鸣笛声响成一片,着实让人头疼。

战祁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他们,“你们这是干嘛?来给我送行?怕我死了?”

“是我通知他们的。”

许城从一旁走上来,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因为怕您出事,所以我就通知了七小姐和顾医生,想着要是有什么万一,也能赶在最佳时间进行抢救。”

战祁回头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肩,“多亏你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

战祁点点头,又把知了推到了小七面前,对她道:“你先把孩子带到车上去,她身上全湿了,你赶紧抓紧时间给她换身衣服,再带她回去洗个热水澡,把空调开成热风,让她暖一暖。”

战姝点点头,立刻从旁边的人手里接过一块大毛巾将孩子裹起来抱好,对他点了点头,“大哥你放心吧。”

“嗯。我们大人倒是不要紧,这丫头身体本来就不好,不能受凉,你是医生,这几天就留在宋园,多注意她一些。”

“好。”战姝说完便抱着知了准备走,可小丫头却忽然喊了一声,又朝他挥了挥手,“爸爸!”

战祁愣了一下,走上前道:“还有事吗?”

知了看着他,忽然凑上去在他脸上轻轻地亲了一口,认认真真的说:“爸爸,谢谢你。”

这一下让战祁彻底愣住了,他傻了似的看着面前冻得脸色有些发青的女儿,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喉头就像是被哽了硬块一样,让他的眼睛都有些发酸。

怕自己下一秒就会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丢人的落下泪,战祁急忙别开脸,对着战姝故作不耐的挥手,“抱走抱走。赶紧把这丫头抱走。”

战姝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抱着知了朝那边的车上走去。

旁边已经有人给他们递上了干燥的毯子,宋清歌的发丝还在滴水,她裹了裹身上的毯子,朝他走过去拉了拉他的衣袖,“战祁,我们也走……”

“吧”字还没说完,下一秒,战祁双眼一闭,忽然整个人都仰面向后倒去,就像是一座屹立已久的山轰然坍塌一样。

“战祁!”

“大哥!”

“战大!”

惊慌失措的喊声不约而同的响起,所有人都飞奔过去,幸好童非和战毅离他比较近,第一时间扶住了他,才没至于让他摔倒在地。

战祁双眼紧闭着,整个人已经不省人事,其他人焦急的面面相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是顾绍城先反应过来,急忙伸手解开他的衣服,刚一打开他的外套,人们便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他身上中了两枪,一枪在靠近心脏的位置。一枪在靠近肾脏的位置,由于他里面穿的是一件黑色的衬衫,所以血看上去不是很显眼,这么多人竟然也完全没有人发现!

“战祁,战祁!”

宋清歌跪在他身旁,心急如焚的喊着他的名字,可这一次却怎么喊都无济于事。

顾绍城见情况有些危急,立刻大声喊道:“救护车!救护车!快一点!”

有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推着车朝他们跑过来,众人合力将战祁抬上去,推着病床跑向救护车,战峥和战毅都准备上车。可医生却直接把他们拦住了。

“家属只能跟一个!”

所有人都停下动作朝宋清歌看去,她看了看躺在救护车上的战祁,抿了抿唇,重重点头,“我去!”

她说罢便上了救护车,紧接着医生便直接关上了门。

尖锐又令人心惊的急救声很快就响了起来,红蓝交错的灯不停地闪烁着,宋清歌坐在一旁,看着两个急救医生給战祁戴氧气,量血压,而他则双眼紧闭着。只有呼吸的时候氧气罩上一起一伏的气息证明他是活着的。

或许是今天一天已经哭得太多了,这一刻,宋清歌看着不省人事的战祁,反而有些哭不出来了,只是目光呆滞的望着他,怔怔的问:“医生,他……会不会死?”

“这个现在还说不准,但病人的情况很危险,他有一枪打在了心脏附近,具体位置现在还不好估计,而且他身上还有许多外伤。情况不容乐观。”

他身上一共中了两枪,宋清歌望着他血色全无的脸,终于后知后觉的想了起来。

船顶上的人朝着他们开第一枪的时候,是他扑过来挡在了她面前,后来那个人又忽然改变目标瞄准了时豫。她明明听着空气中传来两声枪响,可是只有一枪打在了墙上,也就是说,另一枪打在了他身上。

一共两枪,他一枪替她挡了,另一枪则替时豫挡了。

宋清歌泪眼朦胧的望着面前的男人,第一次觉得他才是全世界最大的白痴。

明明都说不爱她了。可是却不顾一切的来救她。

明明都已经和时豫恩断义绝了,可是看到他有危险的时候,他还是会奋不顾身的扑上去。

说到底,情义两个字,他战祁从来就没有辜负过。

不知过了多久,救护车终于停在了医院的急诊楼外面,早就有急诊医生在外面等着,救护车的车门刚一打开,便有医生和护工围上来,七手八脚的将战祁抬下来放在准备好的急救床上,一群人推着他便飞快的朝手术室跑去。

手术床的轱辘呼啦啦的碾着宋清歌的神经。口鼻间满是来苏水刺鼻的味道,她跟着那些医生推着急救床,看着病床上血色全无的男人,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就在快到急救室的时候,病床上的战祁却忽然睁开了眼,有些费力的朝她抬了抬手,“清……歌……”

“我在!我就在这里!”宋清歌急忙伸手握住他的手,焦急地问:“你有什么话想说的吗?我听着!”

他只是扯起嘴角笑了笑,有些艰难的张了张嘴,一字一字地说:“帮我……和……知了……说声……对不起,我……可能……不能给她……捐肾了……很抱歉……我……不是一个好爸爸……”

“别说了,别再说了。”

宋清歌含泪用力的摇头,“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我也……希望如此……”

他脸上全是汗,眼中也泛着泪光,艰难的说道:“我……还有很多话……想跟你说……恐怕……没机会了……”

他说完便渐渐闭上了眼睛,手也蓦然一松,垂到了一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