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祝你生日快乐/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祁,战祁!”

宋清歌紧紧的握着他的手,心慌意乱的大喊着他的名字,可是男人却已经闭上眼睛,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了。

“请让一下,病人现在需要赶紧进行手术。”

有医生过来将她阻隔开来,接着一群医生便推着病床向手术室跑去,而宋清歌就只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扇手术室的门在自己眼前关上,将他们分割成了两个世界。

刚从江水里爬出来,她身上的衣服还是还湿哒哒的黏在皮肤上,不知道是不是医院走廊里冷气开得太足,宋清歌总觉得有刺骨的风从四面八方朝她席卷而来,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他会死吗?

他不会死吧?

他死了,她要怎么办呢?

宋清歌抱紧自己的手臂,慢慢的蹲下身终于忍不住发起抖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走廊上忽然传来了一阵凌乱急促的脚步声,战毅和战峥跑到手术室门口,站在外面气喘吁吁的看了一会儿,转头看到蹲在地上魂不守舍的宋清歌,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脸色都有些复杂。

“清歌……”

许城也跟着走上来,脱下自己的外套搭在她肩上,将她搀扶起来,有些担忧地说:“你身上还是湿的,先去换一身衣服过来吧,不然这样一定会感冒的。”

她只是摇头,目光盯着那扇闭合的大门不放,“不,我要留在这儿,我要看着他出来。确认他没事才行。”

许城抬头看了看那盏红色的手术灯,叹了口气道:“大哥受伤之后没有第一时间表现出来,而是一直掩饰着,那个时候大概也是怕你和知了慌乱,不想让你们担心吧。其实大哥这个人,很多时候看上去很冷漠不近人情,但却比谁都想得多。尤其现在对你的事情上,更是如此……”

宋清歌抿着唇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那边手术室的门。

许城顿了顿,又继续道:“清歌,其实大哥真的为你做了很多事,所以等他醒来之后,你能不能……”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宋清歌便直接打断了他,“这种事,以后再说,我现在只想让他赶快醒来,其他的,什么都不想去想。”

深知她此时心里也不好受,许城便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有些忧虑地说:“顾医生说,大哥的情况不容乐观,他中枪的位置很危险,所以有可能……”

“他不会有事的!”宋清歌决绝的说道,眼中满是毅然决然的坚定之色。“他之前就答应过我,他一定会好好的,他不是一个会食言而肥的人,我相信他。”

听他这么说,许城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欣慰之色。拍了拍她的肩道:“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

旁边的战峥和战毅也都走了上来,神色凝重的问她:“嫂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嫂子”两个字让宋清歌一愣,抬头却对上了他们诚恳真挚的眼神。

嘴角不由的划开一个自嘲的笑。她摆了摆手道:“你们还是别这么叫我了,我担待不起。”

战家的人曾经有多恨她,多讨厌她,她现在也是清楚记得的,一点都没有忘。以后也不一定能忘。更何况她现在和战祁也没有什么关系,他们这句“嫂子”太重了,她无法承受。

战峥和战毅面面相觑,随即道:“我们只是觉得,大哥既然能为你做到如此地步。就说明你在他心中确实是不一样的,既然如此,我们叫你嫂子没什么不对。”

他们的语气坚决的不容置疑,宋清歌不由得蹙了蹙眉,可是深知战家的男人都是这样油盐不进的性子。她就算是磨破了嘴皮也是无济于事。

这么想着,宋清歌便无奈的摆了摆手,“算了,随便你们开心吧。”

她从自己和知了在立交桥上被挟持的事,到后来被绑到那艘货轮上的事情仔仔细细的给他们讲了一遍。当然其中也包括时豫让战祁给他下跪的细节。

“这个王八蛋!”

战毅气的一拳砸在身旁的墙上,恨得咬牙切齿。

“居然敢让大哥给他下跪,我看那混蛋是活的不耐烦了。”战毅越说越气,忍不住愤慨道:“像这种人渣,大哥就不应该去救他,让他直接死了算了,何苦还让他自己受了伤?看看大哥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

一说起时豫,战毅就气不打一处来,旁边的战峥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行了,你也别气了,时豫就是有万般不好,但到底也是大哥的亲弟弟,让他看着自己的亲弟弟死在眼前,他肯定是做不到的,你再说那些也没用。”

战毅皱眉嘟囔,“我只是为大哥抱不平。”

“现在不是说那个的时候。”战峥眯了眯眼,神色有些凝重,“按理说,时豫如果是真的想对大哥下手,他在船上的时候其实就有很多机会,可他却都没有把握住,反而是莫名其妙的让大哥给他下跪。我觉得这家伙有可能从一开始就不是真的想对大哥怎么样,只不过是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所以一直想报这一箭之仇罢了。”

战毅闻言也跟着点头。“有道理,如果那艘船上的人只是时豫他自己的人的话,应该不会有人敢对他动手,而事实的情况则是时豫自己都被人盯上了,也就是说,那艘船上很有可能还有其他人的人,而那些人,不仅跟大哥之间有过节,很可能跟时豫之间也有矛盾。”

战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这人到底会是谁呢……”

手术仍然进行着,宋清歌抱着医生送出的衣物坐在外面走廊的椅子上,正当她怔怔出神的时候,战祁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是一个没有备注的陌生号码。

虽然她也知道自己没什么资格替他接电话,但眼下毕竟是非常时期,万一有什么急事找他,错过了就难办了。

这么想着,宋清歌便按下了接听。

“喂?您好。”

“您好,请问战总在吗?”是一个温柔软糯的女孩的声音。

宋清歌当即便想到了那天在战祁办公室外面遇见的那个姑娘,心里隐隐有些发酸,但还是淡然道:“他出了点事,现在正在医院里抢救,你是哪位?”

“抢救?”女生的声音一惊,连忙道:“他出什么事了吗?”

“这……”

宋清歌的语气有些迟疑。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她又不能确定这个女生到底是什么身份,因此有些话也不敢随随便便的告诉她。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问错了话,女生急忙解释:“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唐突了。我是秋语茗,‘思语’工作室的活动策划,您是不是宋清歌小姐?”

她有些疑惑,难道这个女生还知道她吗?

“我是宋清歌,怎么了?”

“那我要先跟您说一声生日快乐了。事情是这样的,战先生前些天找到我们工作室的总监。说想为您策划一个生日宴,日期就是今天。下午的时候我给战先生打过电话,但是他好像很着急,直接就把电话挂了。现在已经快十二点了,马上就要过了时间了。所以我想问问……这个宴会,还要继续吗?”

生日?

宋清歌愕然的握着手机,久久不能回神。

原来今天,竟然是她的生日?

和他离婚之后,她几乎就没有再过生日。一来是因为生活的压力太大,已经让她没有心情和多余的时间再去考虑那些风花雪月的事情。二来也是因为父母亲人妹妹都不在了,就算是过生日,都只能是她一个人,所以久而久之她就将生日这件事抛之脑后了。

没想到五年后的现在。她都已经不记得自己的生日了,可是他反倒记挂着,甚至还找了工作是给她策划生日宴。

原来那些日子知了说他总是不在家,还带着一个漂亮的阿姨回家,竟然是为了这件事么……

难怪上次她去公司找他。跟他生气的时候,他会是那样一个表情和反应。

原来……原来……

宋清歌握着手机,忽然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就像是被压了一块石头一样,沉沉的。让她呼吸都有些艰难。

“喂?宋小姐?您在听吗?”

那边的秋语茗还在说着什么,宋清歌这才抽回思绪,讷讷地说:“我……我在听……你说吧。”

“拿这个生日宴……还要继续吗?”

“不用了,取消了吧。”宋清歌抬头望着那盏刺眼的手术灯,眼前渐渐变得模糊起来,“所有的一切,等他醒来再说吧。”

挂了电话,宋清歌一低头,眼泪便猝不及防的落了下来,正好“啪嗒”一声打在了战祁的手机屏幕上。

等泪光散去,她这才发现,他手机的桌面壁纸赫然就是他们三个人的照片,就是好几个月之前,知了刚刚进入幼儿园时,老师提出要拍的那一张。

手指轻抚过照片上他的脸,宋清歌闭了闭眼,心疼的几近窒息。

原来在她没有留意的时候,他竟然已经如此在意她和孩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