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他恐怕没有办法做肾移植了/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旁的许城看到她泪流满面的模样,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急忙走上来关切道:“你怎么了?”

她摇头,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垂眼头问他,“战祁给我搞生日宴的事,你知道吗?”

许城一愣,“你都听说了?”

“嗯。”她扯了扯嘴角,苦笑出来,“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弄这个事情的?”

“有一段时间了,他之前有一天就突然问我,是不是快到你生日了。我当时以为大哥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后来他竟然真的开始找工作室筹备这件事。”许城说着,忽然转头看向她,眼神有些复杂的说:“清歌。这句话由我这个外人说出来,或许会让你觉得我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或许大哥以前做了很多伤害你的事,可他现在是真心的想要弥补并且对你好的,所以你……”

他刚要说什么。可是话还没说完,手术室的门却忽然被打开了,接着里面便有医生走了出来。

整整进行了四个多小时的手术,更何况接受手术的又是战祁这种人物,医生的压力自然也很大,从手术里走出来的时候,医生额头上还有汗水不停地淌下来。

原本坐在一旁魂不守舍的几个男人,听见声音也立刻站了起来,朝医生奔过去,几个人纷纷异口同声的问道:“医生。我大哥怎么样了?”

医生抬眼看了看面前几个面容清俊的年轻男人,摘下口罩长长呼出一口气,“战先生的手术还算成功,幸亏他里面穿了防弹衣,虽然子弹穿透了防弹衣,但是减轻了子弹的威力和阻力。弹片已经全部都取出来了,不过伤势还是很危险,有一枪距离心脏不到一厘米,另外……”

医生的语气忽然变得有些凝重,转头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宋清歌,试探性的问:“我听说,战先生还要给女儿做肾移植是吗?”

宋清歌的心蓦地一沉,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点头,“没错,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医生有些遗憾的看着她道:“战先生的右肾受了伤,肾移植的事情,恐怕不太可能了。”

虽然这个问题她早有心理准备,但亲口听医生说出来,她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宋清歌闭了闭眼,好半天才睁开,哑着嗓子问道:“那他人现在怎么样了?”

“目前虽然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但是并没有脱离危险期,还需要在ICU病房里观察一段时间,才可以转入普通病房。”

宋清歌抿了抿唇,想了想。又追问道:“那他这两枪,对以后的生活会有影响吗?我的意思是……对他的身体会不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后遗症?毕竟他还这么年轻。”

他的话说完,医生的目光别有深意的在她身上扫了一圈,反问:“您的意思是怕战先生的肾受了伤,会影响以后的夫妻生活吗?”

“噗——”

医生的话音刚落。旁边就爆发出了一阵嗤笑,战峥和孟靖谦都有些忍俊不禁,而旁边的战毅和顾绍城更是直接笑出了声,两人捂着嘴,笑得别提有多猥琐了。

原本还很压抑的气氛。也因为这句话顿时搞得缓和了许多。人们都用一副“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宋清歌”的表情看着她,场面别提有多尴尬了。

宋清歌这才明白过来,医生大约是误会了她的意思,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连忙摆手道:“不不不。您,您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他现在是一个男人年纪正好的时候,如果因为这场事故造成什么后遗症。会不会影响他以后的正常生活?会不会让他得什么病?比如心脏病之类的?”

“哦,原来您是说这个。”

医生会意的点点头,“这个目前还不好说,得看战先生以后身体恢复得怎么样。身体上的问题是不能同日而语的,有的人的病或许当时看不出什么。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就会显现出来一些问题。这个还需要日后的观察。至于其他问题,您也不用太担心,但人们通常只需要一个肾就完全可以供应人体需求,就算战先生右肾受伤了。您也不用害怕会影响夫妻生活。”

宋清歌简直是无语,真的不明白这个医生怎么会这么惦记这件事,明明她本人都没想到这一层面。

眼见她脸上快要挂不住了,战毅抬起拳头抵在唇边轻咳了一声,走上前对医生使了个眼色道:“那什么,赵医生,有些比较私人的问题,我们能不能去您的办公室里谈一下?这里不大方便。”

医生干了这么多年,自然也能明白他的意思,立刻点了点头,“好,毅少这边请。”

直到医生走出了人们的视线,宋清歌才忍不住回头幽怨的瞪了一眼医生离开的方向,脸上还像是有火烧一样,热得发烫。

真是的,四五十岁的老医生了,怎么还总是惦记着别人的夫妻生活?她才没想着要跟那个混蛋怎么样……

旁边的几个人虽然都已经停止了笑声,可脸上却还是一副戏谑的表情,简直是让宋清歌想找个地逢钻进去。

战毅跟着医生去了他办公室,刚走没一会儿,便有医生和护士推着病床从里面走出来了。

“战祁!”

人们立刻迎了上去,宋清歌更是直接冲到了最前面,本想握握他的手,可是伸出手才发现他手背上还扎着输液器,于是只好作罢了。

一行人跟着护士把病床推到ICU。宋清歌看着医生解开战祁的病号服,在他的身体上插上各种管子。而他的身上还缠着一层一层的纱布,脸上手臂上也都有伤,就连头上也缠着一圈纱布,想必是当时船顶上掉下来废铁的时候,他扑过去替时豫挡那一下砸到的。

原本那样高大健硕的男人,此时却包的像个木乃伊似的,毫无生气的躺在那里。要不是他微微起伏的胸口,和氧气罩上的气息,人们险些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死了。

隔着一扇玻璃,宋清歌趴在玻璃上望着安静躺在那里的战祁,眼泪又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

“大哥就是大哥,看样子他早就已经预料到了会交火,所以提前穿好了防弹衣。”

一旁的许城也走上来,对着里面的男人望了望,叹息一声感慨道。

他现在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为什么之前战祁会从休息室里走出来,看样子,他那个时候是去穿防弹衣的。如果没有防弹衣,他简直不敢想,那两枪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

宋清歌抬手擦掉眼泪,轻轻点了点头,仰慕的望着里面的战祁道:“我就知道,他一直都是一个很有先见之明的男人,任何事都会做的很有条理。一定会把危险降到最低。”

或许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居安思危的头脑,才能让他孤身一人走这么远吧。

战峥和战毅互相对视了一眼,走上来对她道:“嫂子,你今天也累了,先回去吧,这里我会派人守着。”

“不用了,我想留在这里。”宋清歌仍然趴在ICU的窗户上,甚至都没有回头去看他们两个,只是语气坚决地说:“我想待在这里,一直看着他清醒为止。”

“可……”

战毅还想说什么。旁边的战峥给他使了个眼色,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战毅立刻明白过来,虽然还有些不放心,但还是点头道:“那好吧。等会儿我叫人给你送一套干爽的衣服过来,再差人去把你的东西收拾一下。”

宋清歌这才转过头,感激的冲他们点了点头,“那就麻烦你们了,谢谢。”

她的眼神认真且诚恳。这样真挚的态度反而让那两个男人有些不自在,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僵硬,扯起嘴角干巴巴的笑了笑,“不用不用,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或许是因为曾经的芥蒂太深。哪怕是亲眼看到宋清歌和战祁两个人互相为对方付出了那么多,可因为过去存有的偏见,他们之间还是会有些尴尬。

当然,比起战毅,战峥倒显得要更坦率一些。一个是他本来就是能屈能伸的性格,知错就改,没什么大不了的,另外一个也是因为辛恬。

而战毅就不一样了,他本身性格就比较别扭。而且又很傲娇,所以在宋清歌面前很难坦率。

战峥对她微微颔首,“大哥出事,公司里现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我还得赶紧回去处理一些事,嫂子,这里就交给你了。”

“好。”

两人又交代了一些事情便先离开了。

秋末的天还是有些冷的,战峥和战毅两个人走出医院,望着满天的繁星,忍不住有些感慨和叹息。

那时谁都没有想到,曾经最让他们憎恨和厌恶的宋清歌,有一天会成为他们真心信服的“大嫂”,更没有想到,当初那样怨恨过她的战祁,有朝一日竟然会为她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人生或许就是这样无常吧,曾经坚持过的,到最后发现原来只是一场笑话。而曾经恨过的,到最后才发现是最爱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