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真正的目标,应该是时豫/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峥望着头顶的星星,忽然就莫名其妙的想到了辛恬。

那时他曾那样坚定不移的认为是辛恬背叛了他,以至于用了最卑劣,最自以为是的手段去报复她,结果却发现她才是整件事里最无辜的那个。因为他的自大,她在感情上受了再也无法痊愈的伤,而因为纪淮安的变态,更是让她身心受创。

甚至在她怀着他的孩子,奄奄一息向他求救的时候,他还在说着最刻薄最难听的话去刺激她,以至于让她失去了他们的孩子,用彻底遗忘的方式选择了放手。

一想起那个化成血水的孩子,想到每一次见他都会战战兢兢的问他“您找哪位”的辛恬,他就觉得心疼得喘不过气来。

那个场景太疼了,想一次就疼一次。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想着辛恬绝望的样子,常常整夜整夜睡不着。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很羡慕战祁,起码过尽千帆,他和宋清歌还能看清自己的心。他或许还能等到宋清歌的爱情。而战峥自己却已经不确定他是否还有那个机会了。

轻叹一声,战峥转头看了看旁边的战毅,抬手拍了拍他的肩,“别傻愣着了,赶紧回家,公司的事情我会去处理的,这么晚了,冯知遇应该很担心你吧?”

如果是以前,他或许不会有这样的慈悲心理去劝诫战毅,但自从辛恬的事情之后。他就变得冷静淡然了许多,任何事情也就静下心来,换一个角度去思考。

再怎么说他们也是兄弟,痛失所爱的经历,他和战祁都已经尝过了,那个滋味着实是不好受。

正是因为体会过其中的悲痛,所以他们才更加不希望战毅重蹈覆辙。

因为在他们看来,冯知遇虽然是爱的卑微了点,可人人都看得出她是真的爱战毅。

战毅听了他的话只是冷笑着撇了撇嘴,耸肩道:“三哥,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婆婆妈妈?跟电台的那种深情男主播似的,这可不像过去的你。再说了,那个女人什么货色,我再清楚不过了,你用不着拿你和大哥的事情来劝我。她那个心机婊的所作所为是你们都看在眼里的,既不像辛恬也不像宋清歌。你要说她会像那俩女人一样豁出命去爱我,不好意思,打死我都不信。”

他讽刺的话让战峥不期然的蹙起了眉,随即不赞同的摇头道:“你现在说是这么说,有朝一日可千万别后悔。”

“想让我后悔?那你就等着看吧。”战毅眉尾一扬,不以为然道:“我战毅不爱她就是不爱她,我这辈子都不爱她,也绝对不会后悔!”

虽然战峥很想劝他不要把话说得这么满,否则将来有他后悔的一天。可他深知战毅是多么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格,于是也就不再多说什么。轻轻的摇了摇头。

有些人,有些事,外人再怎么说也是没用的,不到当事人撞得头破血流痛彻心扉的那一天,他是不会彻底醒悟的。

战毅沉吟了一下。忽然又道:“不过我倒是真没想到,大哥竟然会那么聪明,那种危急时刻,他竟然还能想到回去穿防弹衣。如果换做是我,冯知薇被人绑了。我估计会冲动到什么都想不到,只想一门心思的赶紧去救她,哪里还会想起去穿什么防弹衣。”  “所以这就是你和大哥的区别。”战峥斜了他一眼,颇有些瞧不起他似的,“这就是为什么大哥能把战家扛到现在这种程度。而你不行。你真以为大哥能走到今天就只是凭他当年夺了宋家?很多事,他早就已经料想到了,只不过他不想说穿罢了。”

“不过你说,这说来也挺奇怪的。按理说这时豫的人,用的枪应该和咱们的枪型号差不多。大哥穿的那件防弹衣。是足以抵挡普通军用手枪,以及其他一些常见型号手枪的。可是时豫的人拿的枪,穿透力怎么会那么强?竟然连大哥穿的防弹衣都能穿透。那王八蛋到底是有多想要大哥的命?”战毅说着,忍不住便蹙起了眉。

“我倒觉得,那些人未必是时豫的人。”

战毅挑眉。“怎么说?”

战峥转头看了他一眼,“其实你心里不是也预料到了么?在医院的时候,宋清歌就说的很清楚,当时那个杀手第一枪是打向她的,结果大哥推开时豫去保护了她。我想大哥右肾那一枪,有可能就是保护宋清歌的时候挨得。但是宋清歌后来又说,那个杀手忽然调转枪口,指向了时豫。你想想,如果那个杀手真的是时豫的人,他可能会去杀自己的老大吗?”

“所以你的意思是?”

“我觉得,那艘船上当时一定还有别人的人,而且是连是与自己都不知道的奸细。那个人不仅想要大哥的命,更想要时豫的命。我甚至有点怀疑,他第一枪打宋清歌的时候,只是一种调虎离山之计,真正的目标,其实是时豫。”

战毅若有所思的点头,“你说的倒是也不无道理,但时豫那小子近几年都是依靠着时仲年活的,除了咱们,也没听说他还和别的什么人结过仇啊啊?为什么会有人想要他的命?”

“这就不知道了。”战峥耸肩,“这个问题,很有可能连时豫他自己都不知道。”

战毅伸手抓了抓头发,“算了算了,先不去想这些了,现在大哥出事,华臣上下都一片混乱,眼下我们需要先把公司的问题解决好再说。”

“嗯。”

战峥点头,两人又说了两句话之后。便各自先离开了。

*

而同一时间,时远副总办公室。

已经是深夜了,可是时豫的办公室里却仍然灯火通明,一屋子的手下战战兢兢的站在办公室中间,个个都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而办公桌后面,时豫面无表情的坐在大班椅上,眼神凛冽而又狠厉,尽管脸上还有擦伤,手臂也在事故中断了,此时正打着石膏吊在脖子上,形象略微有些狼狈,可是却一定都不影响他此时杀人般的气势。

目光在眼前二十几个手下的脸上一一扫过,时豫眯了眯眼,抬手一拳砸在办公桌上,厉声道:“别他妈在老子面前装死,都把话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群男人闻言,头压得更低了,纷纷噤若寒蝉一般,一个字都不敢说。

办公室里静的让人窒息,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人轻轻敲了敲门,继而推门走进来,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副总,有消息了。”

原来是时豫的助理。

他抬头看了看助理,神色变得有些阴沉古怪,好半天才问:“他……怎么样了?”

“医院那边传来消息,战祁的手术很成功,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还没有脱离危险期,需要暂时在ICU观察一段时间,才能转入普通病房。”

“是嘛……”

时豫若有所思的轻念着这两个字,脸上的表情讳莫如深。看不出他究竟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助理也不敢多说话,片刻之后,他又开口问了一句,“那……他的伤,严重吗?”

“医生说战祁当时穿了防弹衣。所以没有伤及要害,但是他的右肾受伤了,也就是说,他可能没有办法给他女儿做肾移植了。还有就是有一枪打在了心脏的位置,以后是不是会有后遗症。会不会有血块压迫之类的,也需要等他醒了之后再观察一段时间才能知道。”

“这样吗……”

时豫抿了抿唇,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事实上他是真的没想到那个时候战祁会突然冲出来救了他,并且还救了他两次。

他一直以为战祁应该是恨他入骨的。就像他恨战祁一样。

他不仅在事业上对他各种使绊子,甚至还从中作梗,害得他女儿失去了最佳的换肾机会,让他不得不亲自上阵。所以时豫一直觉得,这样的两个人。早就没有办法做兄弟了,而他和战祁之间也早就恩断义绝,成为了仇人。

就连战祁自己也是这么说的。

可是他却怎么也没想到,当危险来临的时候,那个男人还是会不顾一切的冲上来保护他。甚至在警方到达的时候,他还让他赶紧撤离,怕他会惹上麻烦。

一想到那个场景,时豫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复杂之感。

事实上当他知道战祁中枪入院之后,他就立刻派人去医院盯着,想要获得第一手消息,也想在第一时间知道那个男人的情况如何。

或许他们都是这样的,嘴上说着最决绝的狠话,但实际上他们都没有想象中那么豁达。

到底是血脉相连的亲兄弟,他们还是会有些放不下。

抿了抿唇,时豫的脸色变得更加深沉晦暗,良久之后才转头看向助理,问道:“那个开枪的人,找到了吗?”

“已经派人去找了,目前还没有找到。不过搜救队的人说,他应该就是掉进了江里,再给他们一点时间,他们一定能找得到。”

虽然心里烦躁的要命,但时豫也知道,这个时候没有他烦闷的机会,他的手下里竟然藏着想要他命的人,简直想想都让他无法安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