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他失声了?/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祁在出事的时候是穿着防弹衣的,如果他没有猜错,那么战祁穿的应该还是当年的中GA3级标准的防弹衣,是可以有效阻止轻型冲锋枪以及7.62mm手枪弹穿透的。

而时家的手下配的枪,大多都是54和64式手枪,如果按照普通标准,是完全可以被防弹衣阻挡,甚至可以说,战祁只要穿了防弹衣,是一点都不会受伤的。

既然如此,那么唯一的解释的通的理由,就是那个人不是他手下的,而那人所拿的枪,也是一把穿透力极强的枪。

时豫转头看向助理,问道:“查清楚那个人当时用的是什么枪了吗?”

“目前还没有。因为货轮已经爆炸了,而且人又没有找到,所以暂时还不知道。”助理顿了顿,忽然道:“不过,我在医院的时候。有一个手术室的医生曾经是军医,他说从战祁身体里取出的弹片来看,那两颗子弹很像是比利时的FN57手枪的子弹。”

FN57?

时豫的眼神一冷。

对这个型号的枪,他倒是有所耳闻的,这种枪重量轻,后坐力小,精度高,并且穿透力极强,发射速度还非常快。

如果战祁中的枪子真的是FN57的,那么能打穿防弹衣倒是也不足为奇了。

但问题就是。这枪到底是从哪儿来的?那个人又是什么人?

助理说完又道:“不过那个军医也没敢肯定,因为他也只是对枪略有了解,不是完全认识。他说如果不是FN57的子弹,也有可能是特制的钢芯弹,所以打穿防弹衣并不奇怪。”

时豫眯了眯眼,“你的意思是,这人是有备而来的?”

助理回头看了看身后那群手下,没有很肯定的回答,只是用眼神回答了确定。

事实上时豫自己心里也有这种感觉,这一次的事情完全是他临时起意,事前压根就没有做过什么准备。只是他偶然间得知了战祁要给宋清歌过生日,后来派出去的人又带回消息,宋清歌和她女儿在一起,所以他才想出了让战祁二选一的戏码。

之所以这么做,只是想报当年那一箭之仇罢了。

从他策划到实施,一共都没有多长时间,可是竟然就能有人浑水摸鱼到了货轮上,想要趁机要了他的命。而那个人到底潜伏在了他身边多久,简直让人不敢去深入想象。

他在这个圈子里虽然也算声名显赫,但实际上接触到的人并不多,而且基本上都是时仲年牵线搭桥的,再加上外界都知道他是时仲年的养子,日后时家的掌舵人,谁也不敢拿他怎么样,所以这么多年也没有结仇。

既然如此。究竟是谁想要他的命呢?

时豫想着想着,不禁眯了眯眼。

难道会是时家那些乱七八糟的旁系亲戚?因为看不惯他受时仲年的重用,所以就想出了这种办法?

时豫越想越烦躁,对着助理扬了扬下巴道:“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那两个开枪的人。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老子非得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听明白了吗?”

助理重重点头,“是,您放心!”

*

战祁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他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古朴考究的园子里。和一群年纪相仿的男孩子站在院子里听宋擎天训话。他站在台阶下面,仰头看着高高在上的宋擎天,对他们说,进了宋家,以后他会保护他们。不用害怕。

到底是军人出身,他背着手,双腿分开,面无表情的站在人群之中,虽然是听着的。可脑子却一直在走神,胡思乱想着一些什么。

不经意的一抬头,他忽然瞥见了二楼的某个窗口,一个穿着一身白色棉布裙子的女孩站在窗后,正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们。

她的头发很长。又软又顺的垂在肩头,头上戴着一个嵌着钻石的发卡,瘦瘦小小的,五官很精致。

她长的是真的漂亮,就像是民国年间的名媛大小姐一样。脸上带着温暖柔和的表情,十分平易近人的模样。

两人的视线猝不及防的对上,女孩一惊,急忙拉上了窗帘,他站在楼下,仰头望着那个隐在窗帘后,总是偷偷摸摸掀开一角看他们的女孩,觉得她着实有些傻气。

后来他才知道,那个女孩就是宋擎天的掌上明珠,宋清歌。

在之后,他被宋擎天叫到书房谈话,没想到那个平日里看上去细细弱弱的宋清歌,为了偷看他居然爬到了石榴树上。

大小姐从树上掉下来,几乎惊动了家里的所有人,人们都惊恐万状的跑出去,而人群之中,他是第一个狂奔到她面前的。

他掏出手帕按在她渗血的膝盖上,问她是不是很疼。结果她却不说话,只是傻愣愣的看着他问:你叫什么名字?

几天后,宋擎天要出席一个酒会,也会带着宋清歌一起去。为了培养一个靠谱的男孩子保护她,宋擎天特地把她叫到新来的那群男孩子面前,让她选一个做以后的保镖。

事实上在此之前,晚上睡觉之前,他听很多人感慨过:那个大小姐长得可是真漂亮。谁要是能做她男朋友就值了。

他就已经听不少人说想要攀附宋清歌这根高枝。因为只要能做她的保镖接近她,日后就有可能成为宋擎天的女婿,也就是说可以得到宋家。

人人都想靠着她爬上去,只有战祁不屑一顾,因为他不想靠着女人上位,他想凭借自己的本事让宋擎天注意他。

因此当宋清歌站在人群之间的时候,不少胆大的男孩子都毛遂自荐的站出来,可无论那些男生把自己夸得多么天花乱坠,她却都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

宋擎天问她,选好了吗?

她的目光在那些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中一一扫视,最终落在了他的脸上,指着他对宋擎天道:“爸爸,可不可以让战祁来保护我?”

想来,从那个时候,她就已经主动向他迈出了第一步,只可惜他却一直不懂。

她迈进一步,他就退后十步,甚至用强硬的方法推开她,以至于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眼皮仿似有千斤重,战祁的眉心深蹙着,努力想要睁开眼睛,好一会儿之后,他才终于瞠开了双眼。

入眼的便是一片素白的天花板,周围充斥着浓烈的来苏水味,呼吸一下都是这种令人作呕的味道。实在是难闻死了。

不用说,他也知道,自己此时此刻肯定是在医院里。

一定又是许城和战峥那几个臭小子搞的事情吧,明明知道他最讨厌医院的味道,居然还把他给弄来这里了。

战祁仰面望着天花板,大概是因为做了手术,又躺了几天,他总觉得思维都还有些迟钝似的,躺在那里好半天才懵懵懂懂的想起了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受伤的。

记忆里,好像是因为时豫绑架了宋清歌和知了。为了救她们母女,所以他才会搞成这个样子?

那么那个女人,现在人在哪里呢?

不会是趁着他快死的时候,她又偷偷地跑了吧?

想到这儿,战祁的嘴角划开一个苦笑。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脑袋,转头向旁边看去。

一个人正趴在他病床边浅眠着,头发披散着,从肩头滑下来,看样子很困顿似的。

战祁躺在病床上。侧头看着那个趴伏在病床边的女人,嘴角不知不觉的就笑了起来,动了动有些僵直的手指,抬起手朝她的脑袋伸过去,轻轻落在她头顶上。抚了抚她的头发。

明明只是一个很轻柔的动作,可是却瞬间惊醒了睡梦中的女人。

“战祁!”

宋清歌失声叫出来,几乎是猛然抬起了头,大约是因为睁眼睁的太快,她的眼睛还有些泛红。眼神又急又躁的盯着他,脸上满是焦灼和紧张,就像是怕他出什么事一样。

一抬头,她便对上了他的眼神,愣了一下。有些惊喜的看着他,“你醒了?”

他只是点点头。

“我去找医生。”

她说完便起身准备向外跑,可是刚站起来,手腕就被人拉住了,一转头,战祁正目光灼灼的望着她,也不说话,就只是这样拉着她的手。

她只好停下动作看着他问:“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医生过来给你看一下。”

战祁摇头。

“你不看医生?”

他继续摇头。

“你是不是想喝水?”

他终于点了点头,宋清歌急忙去倒了一杯白开水,摇起病床,将他扶起来,把水杯递到了他嘴边。

这几天宋清歌都是用护士告诉她的办法,拿棉签蘸着水,点在他开裂的嘴唇上。

好几天都没有好好喝过一口水了,战祁很快便喝完了一大杯水,宋清歌又耐心的问他,“还喝吗?”

他看着她,也不说话,只是轻轻摇头。

宋清歌终于意识到有些不对劲,紧张不安的看着他,“你怎么不说话?为什么光是点头摇头的?”

战祁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是一想发声,就觉得整个声带都被用力撕扯着一样,震动的生生发疼,实在是说不出话来。

宋清歌的心一沉,一把挣开他的手,转头便向外面跑去,一边跑一边心急如焚的大声喊着:“医生!医生!出事了,快来看看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