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我不想让你恨我/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祁轻轻叹了口气,终于还是说:“其实我从来没有给过那个捐肾者钱,也没有故意阻止过知了的手术,更没有利用给孩子做手术这件事来逼迫你。这一切,都是时豫做的。”

宋清歌闻言便是一怔,有些惊愕的望着他,久久回不过神来。

“你……你说的都是真的?”

她现在还记得当时知道捐肾者家属告知她拒绝捐肾的时候,她的反应有多么强烈,心里又有多么恨他。

那时她一度觉得是他剥夺了孩子唯一的生存希望。甚至还那样憎恨过他。而且就连他自己也亲口承认了,是他给了那个家属钱,让他们改变主意。他还说,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她屈服于他。

结果现在他说……这一切都不是他做的,而是有其他人故意而为之。

宋清歌抿唇,神色凝滞的望着他,声音有些发沉,“那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一开始没有告诉我?”

“因为我说不出口。”战祁扯了扯嘴角,苦笑,“我亲弟弟因为恨我,所以想要报复我,甚至将这份仇恨转嫁到了我的孩子身上。更何况我虽然不是主谋,可是却也有着脱不了的关系,正因了那句话,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清歌,这样的事情,你让我怎么跟你说?”

他的眼中满是抱歉和悲绝,宋清歌低头望着他,这一瞬间,她终于明白了,孩子出事。他和她是一样痛苦的,而且他的痛苦一点也不比她少。

宋清歌沉默着没有说话,战祁的脸贴在她的胸口。叹了口气又道:“那个时候我没办法告诉你真相,更何况时豫一直都因为你父亲害了我亲生父母的事情而耿耿于怀,如果我把这件事再告诉你。那么你一定也会恨他。你恨他,他恨你,兜兜转转。就没个完了。”

她叹气,神色有些无可奈何,“所以你就说。这一切都是你做的,甚至不惜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我的确欠了时豫。他报复我,我无话可说。他这么做确实卑鄙。而我也的确害了知了。恨一个人的滋味不好受,如果你们两个一定要有一个恨的人,那我宁愿是我。”

宋清歌的眼眶有些泛红。嗔了他一眼道:“你这男人,怎么这么傻?”

战祁笑笑,“自从遇上你之后,智商就直线下降,所以就这么傻了。”

她白了他一眼,埋怨道:“其实就算你跟我说实话也没关系,我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顶多就是……”

“顶多就是什么?”

宋清歌一滞,没有再说下去。

以她当时的心情和状态,顶多就是恨死时豫,甚至会在冲动之下去找他拼命吧。

战祁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内心,拉着她的手,在手心里细细把玩着她葱尖儿一样的手指,慢条斯理的说:“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俩互相憎恨。那么最痛苦的人,会是夹在中间的我?”

宋清歌顿了顿,又问:“那你现在怎么就突然告诉我了?”

“因为我不想让你恨我。”战祁抬头看着她,眼中满是真挚和诚恳,“我承认,我们的过去,有很多很多不好的记忆,也有过很多误会和纠纷。但以后,我不会再隐瞒你什么,过去所有的事情,我也会和你一一坦诚,我不想让我们之间再有不必要的误会。”

那时他不爱她,也不在乎她的爱,所以才会那样肆无忌惮的伤害她。可现在不一样,他不想再让他们之间存在隔阂。所以他想把过去的一切都说开,让两人不再有心结。

她的心跳没来由的有些加速,心里隐隐已经意识到了他接下来要说什么,只是还没等她阻止,他就已经率先开口了。

“清歌,我希望我们以后能好好的。”

他的眼中满是对未来的希冀。宋清歌看着他凝望的眼眸,忽然就不知道要说什么,所有的话好像都在一瞬间堵在了心口一样。让她有些心慌意乱。

其实不管是出事前还是出事后,战祁都曾无数次的明示或者暗示想要和她重新来过,但她却一直都无法跨过心里那个坎儿。

他在危机的时候能够不顾一切的去救她。她的确是感激且感动的,但感动不是感情,更不是爱情。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还爱着他。

“这……这个,我们以后再说。”

她有些仓皇的挣脱开他。转身便走,她的脚步很快,惊慌失措的模样显得有些狼狈。

战祁本想伸手去拉她。可是她走得太快了,他终究是没有拉到她的手,只抓到了一把空气。

宋清歌逃也似的跑出病房,一出门,就靠在墙壁上仰头长长做了一个深呼吸,加速的心跳久久不能平复,昭示着她心里的紧张和慌乱。

她逃出来的时候,不是没有看到战祁略有受伤的眸子,可是她没办法,现在他们之间还有许多没解开的问题,她是真的无法面对他说出的那些话。

而隔着一堵墙,病房里的战祁心里同样不好受。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心,不禁扯起嘴角自嘲的笑了笑。

看样子是他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原以为只要他回头,她就一定会在原地等着他,可是他却忘了,人都是有底线的。他曾经那样践踏过她的底线和自尊,再想让她回到他身边,谈何容易。

她现在之所以会勉为其难的留在他身边,不过是因为他救了她,她出于感激和愧疚才留下来照顾他的。

依照她的性子,恐怕等他身体稍微好转一些,她就会立刻提出离开他了吧。

战祁握紧自己的手,兀自摇头笑了笑,从什么时候起,不可一世的战祁居然也变得这么娘们唧唧的,会因为一个女人而伤春悲秋了?

这对他来说不是一个好现象。

他一向不喜欢勉强别人,特别是现在的宋清歌。

过去他勉强她已经够多了,就算强留住她的人,也留不住她的心,这样下去有什么意思?

这样想着,战祁先前还柔情四溢的眸子,顿时变得清冷了许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