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你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清歌在病房外冷静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回到病房里。

现在时间还不是很晚,以往这个时候战祁都会看一会儿财经新闻,或者是看看书,总是不会这么早睡,可今天却有些不大对劲。等她回去的时候,战祁竟然已经先躺在床上背过身睡了。

病房里的台灯和加湿器都还开着,并不像是要睡觉的样子,宋清歌站在门口有些诧异的看着已经闭上眼的男人,不太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轻手轻脚的走上去,她先是关了加湿器,又走到他身边,弯下腰在他耳边小声叫了两句,“战祁?战祁?”

然而床上的男人只是双眼紧闭,一副已经睡熟了的模样。

宋清歌更加莫名,小声嘟囔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就睡了?不舒服吗?”

她说着便伸手去试探他额头的温度,可是摸了摸发现也很正常,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她也没有再多想,撇了撇嘴,只当他是今天比较累,所以便关了灯,转身走向另一边的小床上,拉开被子躺了上去。

直到病房里变得一片漆黑,战祁这才睁开了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墙壁。黑暗之中也看不清他的神色和表情,唯独那双熠熠生辉的眼中透着悲怆和痛苦。

额头上还留着她抚摸过得温度,可是他却没办法把这温柔长久的留下来。

这于他来说,或许就已经是最残忍悲哀的事了吧。

*

因为这两天琴姨在做化疗,小保姆的手艺战祁又吃不惯,宋清歌偶然发现医院外面有一家早餐店的奶黄包蒸的还不错,而且好像也很合战祁胃口似的,他吃的还不错。

所以第二天一早。趁着他还没醒来,宋清歌就开始悄悄起来去洗漱,然后去给他买早餐。

战祁的嘴一向很挑,遇见他能吃得顺口的东西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此前宋清歌还一直很担心找不到他喜欢吃的东西,恐怕会很麻烦,可是没想到竟然最后还让她遇见了。

拎着两个袋子,宋清歌脚步轻快的朝病房走去,本以为会像往常一样,一推开门就看到他靠坐在床头看早间新闻,然而今天眼前的景象却让她愣住了。

病房里的人已经不知去向,那些属于他们的东西也都收拾得一干二净,一个小护士正在将病床重新铺好。

宋清歌瞪大眼睛望着眼前空荡荡的病房,还以为自己进错了,于是又退出去看了看病房号,发现确实是战祁的病房没错,这才回到里面。有些着急的问护士:“这个病房里的病人呢?”

“噢,您是说战祁先生吧?他已经出院了。”

“出院了?”

宋清歌更加错愕,声音都忍不住拔高了一下,脸上是慢慢地不可置信。

她就是出去买个早餐的功夫,怎么他就忽然出院了?他的身体虽然已经好转了很多,可是还没有好到可以出院的地步,而且也没有跟她说一声,就这么一声不吭的走了。

宋清歌立刻急切道:“那他走了多久了?”

“走了又一阵了吧,是那位姓许的先生帮他办的出院手续,好像是有什么急事要去办,所以就急着出院了。”

姓许的先生,那一定就是许城了。

她实在是想不到这个时候会有什么事情比他的身体更要紧,站在原地心急如焚的想了好一会儿,转头便加快步伐朝停车场跑去。

护士说他离开的时间并不长,希望她这个时候赶去,还能赶得到。

宋清歌用最快的速度跑向停车场,她的体质其实一直不好,上学的时候跑八百米都是全班倒数的那种,可这一次却跑的出奇的快,等她跑到停车场的时候,恰巧看到许城扶着战祁正准备上车。

她在原地站定,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喊了一声,“战祁!”

男人的身子先是一震,随即闻声转过头,两个人隔得有些远,他只看到她的脸涨的通红,气喘吁吁地站在那里,手里还拎着从外面给他买回来的早餐。

喉结不由得重重滚动,他只得先关上车门,有些微跛的朝她走过来,喜怒不辨的看着她,“怎么了?”

宋清歌喘了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断断续续的说:“你……你怎么不说一声,就要……走啊?你的身体……还没好利索呢,现在不适合出院。”

她的眼中难掩关切,战祁的心隐隐有些异样,想要伸手摸摸她的脸,可是转而想起她昨晚说的话,心顿时又硬了起来。

“公司有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处理,我现在必须出院。”

“可是公司不是有战峥和战毅吗?你还是不要急着出院比较……”

“好”字还没说完。战祁便冷着脸不耐烦的打断她,“我说有事就有事,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还不清楚吗?”

他凛冽的语气让宋清歌一震,怔怔的看着他,明显有些不知所措,“你……你干嘛突然这么大声?”

战祁的侧脸紧绷着,脸上的肌肉微微抖动。看得出他此刻也在极力隐忍着自己的情绪。他闭了闭眼,好一会儿才道:“总之我自己心里有数,一会儿你先回宋园吧,我走了。”

“战祁!”

她终于意识到他的情绪有些不对,急忙上前抓住他的衣袖,急切道:“你在生气?”

她对他的性格再了解不过,眼下他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了,她如果再看不出这当中的名堂。那她就成了真的傻了。

从昨晚他一言不发的就先睡了觉,到今天不声不响的就办了出院手续,所有的一切都太过反常,除了他们那段不愉快,她想不出什么别的让他会有这种反应的事情来。

战祁的眼神落在她身上,凉凉的,看不出喜怒,好半晌才说:“我没生气。”

“你没生气为什么脸色这么差?”

她总是这样一语中的的说穿他的内心。战祁忽然就有种在她面前无所遁形的感觉,说白了,在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中,看的最通透的那个人一直都是她。

他忽然就觉得有些急躁,一把甩开她,冷脸道:“随你便吧,你要是觉得我生气了,那就当我再生气好了。”

“你怎么这样?”宋清歌有些恼了。“战祁,你不是三岁的孩子了,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动不动就闹脾气。”

原本他只是有些不痛快,被她这么一说,也有些不悦,反唇相讥道:“是,我就是这么幼稚,你第一天认识我?你宋大小姐多明事理。既然如此你还在这里费什么话?”

“你!”宋清歌气结,怒极反笑道:“是,你说的没错,是我多事,我从一开始就不该跟你多费唇舌,更不该在这里照顾你,你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人在生气冲动的时候往往会说出最尖锐又刺耳的话,战祁紧绷着一张脸看着她。险些就脱口而出更难听的话,用力攥了攥拳,终是忍了下来。转身便直接上了车,“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许城尴尬又同情的看了她一眼,他也只是一个办事的,自然没有说话的余地,因此只能闭上嘴跟着上了车。

黑色的宾利很快就在宋清歌面前绝尘而去,她愤慨的站在原地,手里还提着那份已经凉掉的早餐,转头直接毫不留情的丢进了垃圾桶里。

亏她还一大早就跑去给他买早餐,简直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车上,战祁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许城从后视镜里看着他,好几次想说什么,却都不敢说。

其实他也不是故意要和她生气,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坏情绪。他想让她回到她身边,只要她肯答应,他愿意付出任何。行动上他可以为她做任何事,偏偏嘴上就是说不出来那些腻人的情话。

明明想更直接明了的表达自己的心意,但是每次话一到嘴边,就变了味道。

有时候他自己都有点自暴自弃,或许那种能腻死人的情话,他这一辈子都学不会了吧。

之所以急着出院,确实是因为公司里有要紧事需要他处理,可另一方面他也是实在受不了和她在一起尴尬的局面。他总是忍不住会把自己最差的一面展现在她面前,如果不赶紧打破这种共处一室的局面,恐怕他又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伤害她。

战祁有些懊恼的抓了抓头发,他自己都很想知道,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学的坦率一些。

*

时隔很久不回宋园,再回到这里的时候,宋清歌莫名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最后一次来这里,是她站在门外恳求的对他说,希望他能网开一面,让她见见知了,结果被他冷嘲热讽给顶了回去,没想到之后就出了那些事。

宋清歌一边往园子里走,一边回头四处打量着这个巨大的园子。

一晃眼,已经过去了快一个月,现在也已然入了冬。园子里都看不到什么绿色,枯枝烂叶的,很是凋敝,看上去着实有些凄凉。就连池塘也结了一层薄薄的冰,真真给人一种冬天的感觉。

曾经那个他亲手写下的“铃园”二字的牌匾早就已经被摘掉了,如今宅子门框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再也不是属于谁的房子了。

宋清歌站在门口,仰头望着那一块空了的地方,跟在她身后的许伯循着她的视线看上去,见她望着曾经挂牌匾的地方出神,立刻解释道:“前些日子先生还说,过两天就找人做宋园的牌子重新挂上去呢,而且还找人拓印了老先生的字,已经在制作了。”

她看了半晌才收回视线,摇头道:“算了,还是不挂那个牌子了吧。”

当年他们离婚的时候,她亲眼看着他叫人摘下了那个父亲亲笔写了字的牌子,砸成两段丢进火堆里烧成了灰烬。

她记得他让她跳船的时候对她说过,他会把所有属于她的一切都归还给她,当然也包括这座宅子。可这里已然不是当初父亲给他们建造的家园,再挂上“宋园”二字也没什么意义,只不过是触景伤情罢了。

许江滨见她脸色不对,也不敢再说什么,只得谨小慎微的跟在她后面进了家。

其实宋清歌心里还是有些忿忿不平的。

那个男人一言不合就跟她闹脾气,还莫名其妙的生气,她实在是很火大。原本不想回这里的,可许城却偷偷给她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战祁现在真的很需要人照顾,没有她不行。

许城在电话里把好话说了一箩筐,她实在是拉不下面子去拒绝人家,这才答应回来的。

转念想想,她确实也有不对的地方。

战祁的脾气固然不好,但他现在毕竟是个病人,更何况如果不是因为她,他也不会搞成这个样子。归根结底,她也是有责任的。

所以冷静下来之后,她还是来了。

屋里还是和以前一样,所有的陈设都没有改变位置,唯一不同的。就是布艺品的色调改变了。沙发罩,窗帘,目光所及之处都从过去的暗色变成了亮色,冬日的暖阳照进客厅里,让整个屋子都显得很温暖。

宋清歌有些诧异地看着眼前的场景,“这是……”

之前这里一直都按照他的喜好,色彩很单调也很暗淡,而且他说过不喜欢那些花花绿绿的,现在怎么就突然变成这样了?

“是先生吩咐我们换的。”许伯急忙解释,“先生说你向来喜欢暖色调,看着会让心情变好,于是就把所有的东西都换了。”

宋清歌说不清自己此时是个什么心情,她是真的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还能考虑到如此细节的问题。

其实他想和她重新在一起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而且他现在也的确很为她着想,只是她自己心里还有阴影罢了。但这并不能否定他所做的一切。

宋清歌心里又酸又涩,什么都说不出来。

*

战祁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拖着疲惫的步伐,战祁进门之后先换了鞋,松了松领口便朝着楼上走去。

许伯追在他后面关切的问:“您吃饭了吗?要不要给您煮点小馄饨?”

战祁烦闷的摆了摆手,“不用了,我不饿。”

桃城发电厂的项目让整个公司上下都焦头烂额起来,最着急的自然还是战毅。他是电建公司的董事长,一旦建电厂的过程中发生什么问题以及事故,他是要全权负责任的。就连法务部的律师都说,如果一旦搞出了什么问题,战毅搞不好还要摊上牢狱之灾,着实让人着急。

就是因为这个项目,战毅忙的整整两个月都没回家,就连和冯知遇的蜜月旅行都被推迟了。

接下来他恐怕也没什么时间休养了。得赶紧投入到工作当中才行。

战祁向来是个一开始工作就会六亲不认的人,再加上今天开会的时候,那群股东都嚷嚷着他这次出事让公司股价大跌,所以他的心情也差得很。

轻车驾熟的推开自己卧室的房门,忙了一天,战祁也忘了宋清歌的事,径直便朝着浴室走去,刚一拧开门。就听到了一声尖叫。

“啊——你干什么!出去!”

他站在门口愣了一下,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许城告诉他,她已经答应回宋园了。

好久没看到她温香软玉的身体里,此时就这样一丝不挂的站在他面前,战祁的喉头立刻有些发紧,非但没有听从她的话出去,反而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看了起来。

宋清歌刚洗完澡。正准备抹沐浴乳,没想到浴室门就被推开了,整个人立刻赤裸的暴露在门口的男人眼前。

见他还不走,她只能用手臂挡住敏感部位,恼羞成怒道:“你看什么?!赶紧出去!”

眼见她就要生气了,战祁这才轻咳了一声,按捺着自己的心潮澎湃,佯装不在意似的。关上浴室门出去了。

也不知是因为在浴室门口站了一会儿,所以蒸腾着他的脸有些发烫,还是因为看到了那个让人心生遐想的场景,他总觉得身体有些燥热,下腹紧绷着,甚至某一处都已经支起了帐篷。

战祁有些懊恼的咬了咬牙,自己都忍不住鄙视自己。

从什么时候起,他的定力变得这么差了?

不过是看了一眼她的身体,居然就已经有了这么强烈的反应。

他用力摇了摇头,强迫自己摒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转头走向步入式衣柜,脱下衬衣开始换家居服。

然而正当他在里面换衣服的时候,却忽然听到浴室里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接着便是宋清歌吃痛的叫声,“啊——”

战祁一惊,连忙扔下手里的衣服,大步奔向浴室,用力敲了敲门,“你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这么闹腾?出什么事了?”

他一边说一边去拧门把,结果发现那个死女人竟然把浴室的门反锁了!

她难道还担心他会乘人之危,在她洗澡的时候突然闯进去对她怎么样吗?更何况这里是他的家,用得着像防狼似的防着他吗?

战祁越想越觉得气不打一处来,用力擂门喊道:“宋清歌你搞什么鬼,开门!”

“我……我摔倒了,现在没法给你开门了。”

里面隐隐传来她细细弱弱的声音,战祁愠怒的低咒一声,转身回去从床头柜里翻腾了一阵,终于找到了一把备用钥匙,打开了浴室的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