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我要你,不要脸/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不其然,宋清歌在冲沐浴乳的时候,不小心在浴室滑到了,并且还带翻了架子上那些瓶瓶罐罐的洗漱用品。

她这一下摔得不轻,这个人瘫坐在地上,好半天都起不来。

战祁见状急忙冲进去将她扶起来,关切的问:“你怎么样?摔到哪儿了?”

“就是摔到屁股了,没什么大事。”她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还光着身子,脸上陡然一红,立刻抬手挡在胸前,不自在的说:“你,你给我拿条浴巾……把头转过去。”

战祁一听她这话就气不打一处来,恼火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计较这些?好像我有多乐意看你似的!”

宋清歌被他吼了一顿,也不再说话,只是暗自撇了撇嘴。

他要是真不乐意看,那刚刚在门口直勾勾的盯着她的人又是谁?

她身上还有没有洗净的泡沫,战祁拿过莲蓬头动作轻柔的替她冲洗干净,当然了,他向来都是一个不肯吃亏的人,帮她也不会白帮,期间自然也不老实的揩了她一把油。

宋清歌看着他修长的大手堂而皇之的笼罩在她的胸口,登时恼羞成怒,大喊道:“你干什么呀!流氓!”

战祁对着她上下扫了一眼。云淡风轻道:“没干什么,替你把身体清洗干净。”

说着还不忘从她身上揉捏了一把。

柔软娇嫩的触感让他顿时觉得身心都舒爽了许多,好久没有这样体验过了,久违的感觉实在是美好到让他爱不释手。

“你!”宋清歌气的咬牙切齿,恼火的白了他一眼,“不要脸!”

要不是因为她现在实在是起不来,她一定会直接给这个男人两巴掌,把他赶出去。

战祁对她的话充耳不闻。反正不管她怎么骂,他都那样我行我素,该摸就摸,该抚就抚,温香软玉在怀,他要是还跟她讲道理,那他就不叫战祁了。

明明宋清歌都已经洗得差不多了,可是被他这么一掺和,又生生多在水里泡了半个多小时。等战祁把玩够了,才意犹未尽的从架子上扯了一条浴巾,将她包裹起来,打横准备抱她出去。

“不用了。”宋清歌连忙伸手抵在他的胸口,“你腿伤还没好,你扶我出去就好了。”

战祁只是清清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我腿伤再不好,抱一个女人的力气还是有的。”

他说完便直接将她一把横抱起来。径直走向卧室。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抱过她了,眼下一抱,感觉她好像身体又轻了许多,低头一看,发现宋清歌整个人缩在他怀里,也不去搂他的脖子,像是故意要和他保持距离似的。

虽然嘴上说腿上没问题,可走起来还是有些缓慢的,战祁一边走,一边随口问道:“你最近是不是又瘦了?”

“啊?”她怔了一下,撇撇嘴,“不知道啊,没感觉到。”

“我觉得你瘦了。”战祁自言自语道,刚刚摸她的时候,他就有这种感觉了,她确实是比先前瘦了许多,背上的脊骨清晰无比,就连胸都变小了。

“哦,可能是最近没有吃的比较少吧。”

战祁下意识低头看了看她的脸,眼底还有重重的青影,虽然他的病房一直都是VIP高干病房,单人单间,但毕竟是医院,再加上他前顿时间病情也不稳定,她总是在半夜就要起来看看他,怕他突然发烧什么。

这样的日子,不瘦才是有鬼。

战祁抿了抿唇,语气怪异地说:“这几天……辛苦你了。”

宋清歌一抬眼便对上了他真挚的眸子,脸上一红,立刻推他道:“好了,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了,赶紧放我下来啊!都跟你说你身体不好了,一会儿有什么问题别又赖在我头上!”

战祁一听这话,立刻不高兴了,像是要证明自己的实力一样,走到床边做了一个抛扔的动作,作势要把她扔下去似的,宋清歌差点悬空,立刻惊呼一声,条件反射的勾住他的脖子。

“你干嘛啊!”

她猛然转头怒瞪着他。一双璀璨的眼中染满了怒意,就像是炸了毛的小兽一样,着实可爱。

战祁的心情没来由的大好,挑了挑眉道:“还敢挑衅我么?再说不中听的话,信不信我直接把你扔下去?”

“你……”宋清歌本想骂他,话到了嘴边,又变成了,“你怎么这么幼稚?”

“我就是幼稚。你第一天知道?”

他索性也不跟她置气,干脆破罐子破摔的承认了。

宋清歌也懒得去跟他纠缠,轻轻推搡他道:“好了,赶紧放我下来啊。”

战祁眼尾含笑,“还说你不担心我?”

“好好好,我担心你,行了没有?”宋清歌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简直要被这个男人气死了。“你现在能不能放我下来?”

然而她虽然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可战祁却丝毫不为所动,仍然抱着她,定定的看着她的脸。

他的目光实在是太过真挚深情,宋清歌被他看得实在是挂不住了,别开眼小声道:“干嘛这么看着我?没见过啊?”

刚沐浴之后的她,脸上还有着被热气蒸腾过得绯红,她的皮肤本来就很薄。透着一层细白的红润,眼里还有着水汽,看着就让人没来由的心动,真真是应了那句诗,“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他忽然就觉得,当年倾国倾城的杨贵妃或许也未必有她这般醉人的姿色。

战祁看着看着,下腹就开始发紧。身体里就像是有野兽想要冲破出来一样,这一刻,他比任何时候都想要她,强烈的想要她。

宋清歌见他久久不说话,于是便有些奇怪的抬头看向他,“你怎么……”

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他便直接将她放到床上,倾身压覆上去。吻住了她的唇。

这个吻来的又凶又快,宋清歌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已经被他强势掠夺了一番,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就觉得自己都已经快要有些缺氧了。

“战、战祁……”她抬手推在他的胸口,躲闪着他的唇,“你别这样……”

“清清,我要你。”他的双手撑在她的身侧。整个人悬在她的身体上方,眼中满是跳动的火光,像是宣布主权一样地说道:“我现在就要你,立刻,马上!”

“你别……”

她脱口刚想阻止他,只是话还没说出口,便被他再一次俯身吻住了。

他这一次的吻比任何时候都来得强烈凶猛,宋清歌用尽全力去推挡他,可是却无论如何都推不开欲念当头的男人。

没有强迫,没有狠厉,有的只是温柔和怜惜。

起初的时候,宋清歌还是想要抗拒的,可是随着他的诱哄和轻抚,她渐渐便有些情难自控的沉溺在了其中,什么时候放弃抵抗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不要怕,都交给我。”

他吻着她的脸,在她耳边轻缓的说着。

宋清歌的身子紧绷起来,随着他的起伏而起伏,到最后已然抗拒不了,她只能攀住他的肩,细细弱弱的小声哭着喊他的名字,“战祁……战祁……”

一声又一声的。

“我在,我就在这里,清清,你感受到了吗?”

他继续去吻她,就像是怎么也吻不够似的。从来没有过一个女人,让他这么着迷,这么贪恋。

她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当所有的一切到达顶峰的时候,宋清歌也终于尖叫着颤抖起来,不受控制的向后仰头倒去。

战祁急忙伸手揽住她,将她重新抱在怀里,伴随着轻喘,柔柔的去吻她的脸颊。

宋清歌依然有些支撑不住,双眼微闭靠在他胸前,脸颊上满是被疼爱过的绯红。

战祁低头看了看怀里已经累得有些虚软的女人,忍不住怜惜的微笑,吻了吻她的额头,“这么快就不行了?”

她缓缓睁开沉重的双眼。嗔怪的白了他一眼,“还不都是因为你?”

战祁挑眉,“我怎么了?”

“你……”宋清歌脸上一红,哼了一声,别过了眼不想去看他。

他们两个能相提并论吗?他是男人,她是女人,更何况他一直都有健身,就算有伤,也是身体强健的不得了。而她呢?身体一向都很差,多走一阵子都会累得气喘吁吁,被他这样按住拼命疼爱,她能经受的住才有鬼。

见她不说话,战祁的笑意更深,“怎么不说了?你不说,那我替你说。是不是因为我技术好,耐力强,弄得你死去活来,所以才累成这样?”

“你这男人,要脸不要脸!”她本来就脸皮薄,这种话被他肆无忌惮的说出来,她更是又气又急,立刻背转过身,羞赧道:“我不想理你了!”

“是嘛?刚刚有人可不是这样子的,有个女人抱着我叫的别提有多大声了,不停地让我快,怎么,完事了就这种态度?”战祁挑着笑凑过去,戏谑道:“难道你这就是传说中的提起裤子不认人?”

“你!”

宋清歌又羞又气,猛然回过身想骂他,可是刚一转头,他的吻就猛的压了下来,再一次开始了他的掠夺。

她的身体太美好了,好的让他着迷。

“清清……清清……”

他在她的耳边不停地唤着她的名儿,像是诱哄,又像是宠溺,宋清歌已经完全听不进去声音了,只能随着他飘摇。

战祁低头吻着她的脸,缠绵而缱绻道:“回到我身边吧,嗯?”

终于能说出来了,虽然这种话在床上说出来着实有些不太恰当。但是也就只有在这个时候,应景生情,他才能说出这种话来。

宋清歌的眼睛半眯着,摇头道:“不,不行,太快了。”

她也不知道是说他们的关系太快,还是说他太快了。

“不快,一点都不快。”他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咬着牙道:“以后我会对你好的,一定不会再让你受伤难过,好不好?”

她还是摇头,呜咽着低泣,整个人都说不出话来了。

随着战祁一声闷哼,宋清歌也终于重重跌倒在了床上,两次极致的欢愉让她整个人都像是被抽尽了所有的力气一样,瘫软在那里。

战祁心疼的将她捞进自己的怀里。伸手拂开她粘在额前的碎发,吻着她道:“怎么体力这么差?两次就不行了?”

宋清歌怨念的瞪了他一眼,“你以为我像你一样?”

战祁立刻笑开了,“我能把你这话当做是在夸我吗?”

她脸上一哂,哼了一声,“不要脸!”

“我要你,不要脸。”

或许是今天的情绪和氛围都很到位,曾经说不出口的话。他现在也都能无所顾忌的说出来了,甚至都显得有些厚脸皮。

宋清歌脸上一红,娇嗔的白了他一眼,可嘴角却带着笑,“贫嘴!”

“你不喜欢?”战祁笑着去咬她的唇。

也不能用喜欢或者不喜欢来衡量,她心里清楚,他一向都是一个不善于表达自己的男人,情话之类的。对他来说更是一种奢侈,想从他嘴里说出来,基本不可能。

他现在能这样坦然大方的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他确实是对她敞开心扉了的,可也正是因为如此,她的内心反而有些不安。

他的感情越是表达的深沉坦荡,她就忍不住想要逃避或者躲闪,因为她现在实在是无法放下所有的一切去完全接受他。

男人的胸膛宽厚温暖。虽然已经拆了纱布,可是胸口和肾脏的枪伤却还在,那样触目惊心的两道疤,让她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不久之前那个令人胆战心惊的场景。

宋清歌抬手抚在他的胸口,水眸定定的望着他问:“还疼吗?”

战祁笑笑,握住她的手贴在自己皮肤上,“傻女人,早就不疼了。要是疼到现在。我怕是都没命了。”

“对不起……”她抱歉的望着他,“那时候我不知道会遇到那种事,如果我再小心一点,就不会这样了。”

“胡说什么,时豫那家伙早就已经打算好了,就算那天不出事,他也会瞅准机会继续找你的麻烦。”

而他唯一庆幸的,就是他收到消息且及时赶到了。否则她和孩子如果出什么事,那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