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我的现在及以后,都是你一个人的/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过多久,宋清歌便换好了礼服重新回到客厅。

战祁正在餐桌前倒红酒,听见高跟鞋的声音,立刻抬头望了过去,只那一眼,便再也移不开视线了。

明明没有任何造型设计,她也只是随手将头发挽在了脑后,有两绺发丝垂下来,显得有些随意慵懒。脸上不施粉黛,她也只是用包里随身带着的一支口红补了一下唇色,可是嫣红的唇在烛光的映照下却显得格外动人。

乳白色的深V礼服将她精致曼妙的锁骨完全的露了出来,随着她的行走,裙摆也随之而动,真真有种裙裾飘飘的感觉。

屋里本来光线就不是很亮,她一身白裙出现在烛火之下,更是显得仙气无比,战祁手里还握着红酒瓶,可一双眼睛却已经胶在了她的身上。

被他这样直勾勾的盯着,宋清歌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垂下眼不自然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战祁这才放下手里的酒瓶,朝她走过来。对着她又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嘴角慢慢浮出了笑意,毫不吝啬地赞赏道:“你穿这条裙子,很美。”

他很少这样直白的夸奖她,宋清歌脸上立刻泛起了一层红晕,拉着裙摆嗫喏道:“是吗?你不是在哄我吧?可我怎么总觉得我穿这个不是很合适?”

倒也不能怪她没有自信,她早已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大小姐。几年的贫困生活已经将她所有的风骨都摧毁了。

刚刚换了礼服之后,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自己都觉得有些很丑。

她现在的确是太瘦了,锁骨显得特别凸出,一双手臂也是细的没有任何肉感,就像是两条枯枝一样,就连腰间都没什么肉。那条裙子虽然还算合身,可她明显有些撑不起来,看着现在的自己,她自己都觉得瘦的干巴巴的,一点心态都没了。

战祁无奈的笑,“我怎么会是哄你呢?当然说的都是实话了。”

“可是你看我这里。”她说着便拉了拉腰间和肩带,脸色也有些发急,声音都带了哭腔。“这裙子那么好看,可我穿起来一点都没有形,肩带都带不住,不停的往下滑,我现在的身材真的很不健康,太丑了……”

她越说越觉得自卑难过,战祁见状立刻上前将她拥进怀里,心疼的拍着她的背道:“不会,我的清清是最美的,怎么会丑呢。”

宋清歌靠在他怀里,眼泪全都渗进他的衬衫,抓着他的手臂半信半疑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你这身材要还不满意,那世界上的女人岂不是都要自卑而死了。人家天天都为怎么才能瘦下去发愁,你却还在抱怨自己。”战祁捏了捏她的脸,“你这就是典型的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她这才抬头看向他,虽然他的话很大程度上安抚了她,但她的神色仍然有些疑虑,“但我还是觉得我是那种很病态的瘦,看上去面黄肌瘦似的。”

战祁顿时笑起来,“你都这么白了还面黄肌瘦?要不要把面粉抹在脸上算了?”

“切……”她终于笑出声,眼神娇嗔的白了他一眼,小声道:“就会胡说。”

战祁揽着她,下巴抵在她的发顶,拥着她轻轻晃动着,“如果你觉得你太瘦了,那回头我带你去看中医调理一下,再给你多买一些补品,保证你没两个月就闹着要减肥。”

“我不吃补品,感觉没什么用。”

“那我带你健身?既要瘦又要健康,健身是最好的选择了。”

虽然她不是一个很喜欢运动的人,但她的体质现在确实不好,再加上之前的刀伤让她变成了易感人群,可以说是稍不留神就会生病,已经快要用缠绵病榻来形容了。当初医生也建议过她要多运动增强体质。只是她一直没那个辛苦罢了。

现在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她觉得自己也确实是该运动一下了。

“嗯,那以后我跟你一起运动吧。”

“好!”战祁终于满意的弯了唇角,眼中更是带了一抹愉悦。

他之所以劝说她健身,其实也是为了让她身体好一点之后可以更放心的怀孕,所以才旁敲侧击的劝她。如今为了能让她怀孕,可以说他已经是想遍了各种办法。

“好了。别胡思乱想了,来吃点东西。”战祁说着便牵着她朝餐桌走去,亲自为她拉开椅子,又细心地为她戴上餐布,这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

桌上的基本都是日料和西餐牛排,摆盘精致,闻上去也很香。宋清歌忍不住低头凑近那个牛排闻了闻,惊叹道:“好香啊,你找哪里的厨师做的?”

战祁低头慢条斯理的切着面前的牛排,淡淡的说:“你面前的厨师做的。”

“你?!”

宋清歌陡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真的假的?你什么时候学会了煎牛排啊?”

“就在你过生日之前。”战祁说着便把已经切好的牛排跟她换了一下,“你吃这个。”

他现在是真的很细心体贴。细心到宋清歌都觉得自己快要不认识他了,有时候她自己都觉得惊讶,一个人的变化怎么能有如此之大?明明不久之前他还对她恨之入骨,怎么才短短几个月,他就能变成一个事无巨细都会为她着想的人?

或许也正是因为他的转变太过突然,所以才会让她一时间难以接受,甚至总觉得有些不安。

见她一直看着他也不吃东西。战祁抬起头,有些奇怪的问:“怎么不吃?不合胃口?”

“没有。”宋清歌摇头,抿了抿唇道:“我只是想知道……你以前对白苓也是这样的?”

或许是因为他这段时间对她真的是太好了,所以她自己都有些过分,慢慢地就开始不自觉的计较起了一些有的没的东西。

“嗯?”战祁愣了一下,抬起头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她放下刀叉。脸色隐隐有些晦暗,“你可以说我矫情,也可以说我无聊,但我只是想知道,除了我,谁还让你这样事无巨细的都照料过?白苓肯定是有吧?你以前的那些女人……”

“你非得提她们给我添堵是么?”战祁陡然变了脸色,一把将刀叉拍在桌上。隐隐有些愠怒,“我跟你说过不止一次,那些都已经是过去了,我现在表达的还不够明显吗?为什么你还要这样揪着不放?”

“对你来说可能已经过去了,但是对我来说永远过不去。”宋清歌也跟着激动起来,“我忘不了你以前是怎么对我的!你因为白苓,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我身上,还让我给她下跪,你让我怎么忘?”

随着她的情绪波动,她的声音也不由自主的拔高,烛火陡然跳动起来,两人眼中都像是染了火光,将整个客厅的气氛渲染的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战祁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这样定定的看着她,良久之后,宋清歌的情绪才渐渐平复下来,她看着面前神色有些受伤的男人,忽然就觉得很累。

“算了,还是不要再说这些了。”

宋清歌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起身道:“说真的战祁,我觉得我们还是不合适,过去那些不好的记忆,我真的没办法忘记。你就当我矫情爱作死也好,但我就是放不下。我们这样下去,只能让两个人都不好受,所以我们还是分开吧。”

她说罢便转身准备向外走,手刚搭上门把,身后却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她便被战祁猛地翻转过来,顺势抵在了门板上,狂躁的吻住了。

和先前的吻有所不同,这一次战祁吻得急切而又热烈,就像是想急于证明什么一样,用力将她往自己的怀里按压。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骨血似的。

“战、战祁……”

她一边躲闪着他的吻,一边有些急促的喘息着。

可战祁显然不打算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拉下了她的肩带,继而将她带倒在了沙发上,开始开疆拓土。

他一边轻喘,一边附在她耳边哑声道:“没有别人,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让我这样为你细心的女人。就算是白苓,我也没有这样过。”

“你骗人,我才不信……”

她整个人都飘摇起来,声音都颤抖的不成样子,带着哭腔控诉他。双手掐在他的肩上,指甲嵌入他的皮肉,他很疼,于是只能更加用力的去疼爱她。

“我是说真的。”他低头吻去她的泪,慢慢减缓了动作。

他确实没有骗过她,或许所有人都觉得他真的是很宠爱白苓,但如果用现在的他对比过去的他,那是不可相提并论的。和白苓在一起的时候,他确实对她不错,但那时候他们都很年轻,他的感情也很青涩,只是凭着本能对她好。

再加上那个时候他急于在宋擎天面前展现自己,实际上是没有那么多时间在白苓身上花心思的。

而且白苓和宋清歌也是有本质区别的,白苓很聪明,一直都很清楚自己要什么,她喜欢的话,会直接坦荡的对他说出来,因此每次战祁都会直接投其所好,所以也就很容易让白苓开心。而宋清歌心思比较缜密,说白了就是有些多愁善感,总是希望战祁能猜她的心。

但男人的心思都是直的,哪里有那么多百转千回?更何况战祁本身也不是一个喜欢猜心的人,所以很少顾及她的情绪。

而现在的他就不一样了,他愿意花大量的时间去研究她喜欢什么。他不仅想给她她想要的,更想给她一些能她意料之外的惊喜。

因为真正爱上了,所以他愿意为她付出更多。

一场纵情的欢愉让宋清歌几乎耗尽了全部的力气,等结束之后,她都觉得身子有些发软,战祁便体贴的将她拥进怀里,用额头抵着她。

“以后不准再说那些话了,听到没有?”战祁用毯子裹住两个人,在她的锁骨上细细密密的吻着,“我对你怎么样,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非得让我把心剖开给你看才肯相信?”

她的气息还有些粗重,“那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你曾经那样爱过白苓……”

“你也说了。那都是曾经,我的现在以及以后,都是你一个人的。”末了,他顿了顿,又补了一句,“只要你愿意。”

“我……”

她抬起水光波澜的眸子望着他,不知该如何开口。

视线下移。她忽然瞥见了他颈子上一个深刻的牙印,猛然想起来,这还是当初他强迫她给白苓下跪,结果她大受刺激,情绪崩溃之后在他肩上咬的。

那时她只顾发泄,根本没有顾及自己要的有多么深,而他也没有推开她。就放任她去咬,没想到好了之后竟然会留下这么严重的疤痕。

她抬手抚在他的脖颈大动脉,有些心疼的望着他,柔声问:“还疼吗?”

战祁下意识的抚了抚,淡淡的笑了笑,“早就不疼了。”

“那个时候,是我太冲动了。对不起。”她抱歉的望着他,眼中满是愧疚。

“傻女人,跟我说什么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他抿唇,低声道:“那个时候也怪我没有搞清楚事实真相就强迫你,其实后来想清楚了,我也很后悔。只是一直难以开口跟你道歉。”

毕竟是那么骄傲自我的一个男人,更何况那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爱上了她,让他道歉,他的确是放不下架子。

宋清歌看了他几秒,忽然就凑上去将唇贴在他那个疤痕的位置,轻柔且抱歉的吻着。

战祁陡然一惊,感受着大动脉上温软的唇。有些愕然,“清清,你……”

“战祁,给我点时间好吗?”她的双手圈住他的脖子,脸埋在他的肩窝,声音有些痛苦和挣扎,“我会努力放下过去,但是现在,我真的没法给你一个确切的答案,你不要逼我,让我慢慢走出来,好不好?”

尽管曾经被伤的体无完肤,但她不得不向自己的内心承认,当这个那人放下所有的骄傲去讨好她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动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