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再嫁给我一次吧/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在吃避孕药?”他将那个已经捏成一团的小纸盒伸到她面前,颤抖的声线中带着难以自控的怒火,低咆道:“你不想生我的孩子?”

他凶狠的表情让宋清歌吓得一震,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有些畏惧的望着他,“你……你干嘛这么生气?”

“我难道不应该生气吗?”战祁手里扬着那盒避孕药,眼底都泛着猩红,“这里面的药你都吃了一半了,你给我说清楚,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吃的?吃多久了?”

宋清歌咬着下唇,后背贴着墙壁,垂眼道:“也……也没多久,就是从回来之后的第一次……”

“从你回来之后咱俩第一次做,你就开始吃了?”战祁的瞳孔骤然紧缩,诧异且失望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从她回来之后,他们不知道做过了多少次,他每一次都刻意不用措施,弄在她那里,希望能尽快有一个孩子。他先前还觉得奇怪,他们做的那么频繁,而且这也有一段日子了,她怎么就一点反应都没有。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战祁用力闭了闭眼,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好半天才哑声道:“这么说,我们每次做完,你都在吃事后药,是不是?”

“是……”宋清歌有些紧张不安的看着他,见他脸色阴沉的厉害,连忙解释道:“但你别担心,这个是48小时的。我还有72小时的,我每一次都有在时间范围内吃,绝对不会意外怀孕的……”

她还以为他是在担心她的药效不够,怕她又搞出一个孩子让他心烦,所以便心急如焚的解释,却没想到此话一出,战祁的心火更是烧的旺盛。

“还有72小时的?”他怒极反笑的看着她,一双眼中淬满了令人胆战心惊的怒火,手指用力收紧,将那个纸盒揉捏成了一团。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宋清歌,你的避孕药倒是准备的挺齐全!”

“你不知道吃避孕药的危害吗?你的身体本来就不好,还总是吃这种东西!你如果真的那么不想生,你可以跟我要求,为什么要去摧残自己的身体?”

她无奈地望着他,“我不是没要求过,但你每一次都不肯带套,要不就是中途弄掉,你这样不配合,当然只能由我吃避孕药了,不然还能怎么办?”

“我……”

战祁忽然就有些语塞,竟然不知该如何回答她的话。

他也说不清自己此时是一种什么心理,只是觉得悲哀和失望。他那样期待他们能再有一个像知了一样可爱的孩子,这一次他一定会尽自己所能去照顾他们母子,可是她却从一开始就掐断了他的希望。

亏得他这段日子还总是缠着她反复不停地做,让琴姨给她做了不少补身子的药膳,每天早晨都会带着她积极锻炼身体,晚上她睡着之后,他就会悄悄地抚摸着她的肚子。在心里想着或许那里已经有了一个小种子在生根发芽了。

结果呢?

到最后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自己一厢情愿,她甚至一早就开始吃避孕药了,打从一开始,她就没有想要给他生孩子,更没有想要留下来的意思!

“你不想生我的孩子。”他双眼赤红的望着她,一把将手里的纸团砸在角落里,“宋清歌!你不想怀我的孩子!”

宋清歌被情绪激动的模样搞得有些茫然,委屈道:“你这么凶干什么?我们本来就没有打算要孩子,当然要避孕了,不然一旦有了,那要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生下来了!”他答得理所当然。

她看着他,忽然就笑了,摇头道:“生下来?你说的倒是轻巧,我拿什么身份生?前妻?情妇?还是床伴?这个孩子一生下来就是个私生子,你觉得这种身份很光彩是吗?”

被她这一番话呵斥了一顿,战祁的情绪也慢慢平复下来,垂下眼没有说话。

她说的没错,他们现在虽然在一起,可是名不正言不顺,如果她真的怀孕了,这个孩子难免会被人拿去大做文章。他那个时候只是自私的想到让她尽快有一个孩子,以此来绑住她,其他的事情却都没有细想过。

只凭着一时冲动,就险些搞出一个无辜的小生命来。

宋清歌垂下头,轻叹了一口气道:“说实话,当年怀知了是个意外,虽然你不想要,但是我也自私的把她生下来了。尽管这个孩子一直有病,但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于我来说,知了是个美丽的意外,但是这样的意外有一次就够了,我不想再来一次。”

战祁猛然抬起头看着她,“你什么意思?归根结底,你还是不想生我的孩子?”

“战祁,我们之前的纠葛太多了,以后我们两人会怎么样,谁都说不准,我不想再弄出一个无辜的孩子,这样对它太不公平了。”

他闻言,立刻激动起来,“谁说说不准的?你不是说会给我时间和机会吗?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立刻复婚,我会给你,也会给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但你现在又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说将来的变数还有很多,我们不要现在就把话说死了,谁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

“够了!”战祁忽然抬手制止了她的接下来的话,眼神怨念且憎恨的望着她,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好半天才冷笑一声道:“宋清歌。你太让我失望了。亏得我还想了那么多,结果到最后就只是自己一厢情愿。”

他说完便转身走进衣帽间里迅速换了一套衣服,到他出来的时候,宋清歌还站在那里,他目不斜视的向外走去,经过她身边的时候,他忽然冷声道:“你宋大小姐身份高贵,我战祁配不上你,既然这样,我们还是好聚好散吧。”

说完。他便离开了卧室,“砰”的一声摔上了房门。

而宋清歌的眼泪也随着那一声巨响震落下来。

好聚好散……

明明她都已经在努力忘记过去那些不开心的事,想要重新努力去接受他了,可是他却跟她说,好聚好散。

宋清歌在嘴里轻念着这四个字,嘴角扯起自嘲的笑,指甲深深嵌入手心,眼泪忽然就猝不及防的掉了下来,她吸了吸鼻子,立刻用手背狠狠的擦掉了。

没什么好哭的。本来就是互相憎恨的两个人,在一起也不会幸福,这才是他们应有的结局。

只是她心里为什么会这么疼呢?

*

自从那天的争执之后,宋清歌和战祁之间仿佛又回到过去那种无休止的冷战之中。

战祁把卧室留给了她,当晚就搬去了客卧睡,就连早晨吃早餐的时候都会故意错开时间,避免和她的相遇。有时候两人在走廊上碰到,他就会眼皮都不抬一下的直接离开。

好几次宋清歌想跟他说些什么,但是都被他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搞得张不开口。

明明之前还是好好的,两个人还曾那样亲密过。也不过是短短的几分钟,两个人就再次回到了原点,甚至这一次,他们吵得比任何一次都凶。

罢了,这样也好,反正也是两个没有未来的人,有什么好留恋的。

宋清歌忿忿的在画纸上划了两笔泄愤,可是下一秒,桌上的速写本却忽然被人给抽走了。

“欸,宋宋。你这是给谁设计的礼服啊?真不错。”

赞叹声从头顶传来,宋清歌这才如梦方醒的抬头看去,魏莱手里正拿着她的速写本,仔细打量着她画纸上的图。

“莱莱?你怎么来了!”她有些惊喜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面前的魏莱上下打量了一下。

白色的高领针织衫,黑色的铅笔裤,再加上一双机车鞋,别提有多朋克了。

“嘿嘿,休假也休够了,该回来上班了。”魏莱朝她眨巴眨巴眼睛。凑过去在她耳边低声道:“不然啊,姓薛的怕是又要整我了。前两天他打听到我父母欧洲游回来了,说我再不回家就给我爸妈打电话,你说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魏莱说着,无奈的摇头,“怪不得薛衍至今找不到老婆,他这种男人简直是注孤生,也就我看上他了。”说完还忍不住捶胸顿足,“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他傻我瞎啊!”

见她一副哀鸿遍野的模样,宋清歌也绷不住笑出来。“可你不还是喜欢他吗。”

“对啊,你说都这样了,我还是喜欢他,我是不是受虐体质啊?有可能我天生就是个抖M,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

宋清歌撇嘴,“既然你这么痛苦,就放手呗。”

“那怎么行?”魏莱一哼,“我可是跟薛木木打过赌的,我这辈子就立志做他后妈了,非得把那个小子治得服服帖帖,让他跪着唱妈妈再爱一次。”

“你这后妈可是够狠的。”

“那是,人不狠站不稳呐。”魏莱得意的眉飞色舞,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扬了扬手上的速写本,“你还没告诉我,这是给谁设计的呢。”

宋清歌看着那张图纸上的礼服,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尴尬,好半天才道:“没什么,随便画着玩的。”

之前战祁一直都在埋怨她,这么久了也不说亲手给他再设计一套礼服。她记得年底的时候华臣还有年终酒会,所以就想着趁这段时间给他设计一套礼服送给他,也省的那个男人再找她的茬。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久不碰男装了,她对这方面生疏了许多,画了好几个样板都觉得不满意。

原本她还想拿去和战祁商量一下,看看他喜欢什么样子,结果还没等她商量,两人就发生了争执,她自然也就拉不下脸再去问他这些了。

见她一副不想说的样子,魏莱便也没有再勉强她,拍了拍她的肩道:“不想说就算啦,我先去姓薛的办公室里坐一会儿,等他来了之后,吓死他丫的!”

她说完便一扭三晃的走向薛衍办公室,宋清歌微笑的看着她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坐下来对着自己的图开始发呆。

魏莱进了薛衍办公室之后,先是对他里面那些小物件儿摆弄了一下,这儿碰碰,那儿碰碰的,玩够了,便坐在他的办公椅上百无聊赖的发呆。

她双腿搭在薛衍的办公桌上,一副黑道大小姐的模样,慵懒而又高傲,想着薛衍一会儿进来看见她这个姿势,怕是要气的叫出来。

魏莱忍不住有些想笑,然而就在她转动椅子的一瞬间,她的脸色一变,接着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从她所坐的方向看过去,不偏不倚的,正好能将宋清歌工作的样子尽收眼底。这个角度很巧妙,可以看得清她的一颦一笑,甚至连最细微的表情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魏莱怔怔的坐在那里,忽然就没来由的有些紧张害怕,不自觉的想起了之前有一次有一个员工无意中说起办公室调座位的事情。

那时她只当是正常的员工调动,所以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有人曾经旁敲侧击的警示她要小心宋清歌,她还很生气的把那个人骂了一顿。

魏莱呆呆的坐在薛衍的办公椅上,看着近在眼前的宋清歌,心里忽然就像是破了一个洞一样。

看样子有些事,真的不像她想得那么简单。

*

银樽

孟靖谦和顾绍城看着面前一杯接着一杯给自己灌酒,双眼赤红的战祁,两人面面相觑,都是一脸懵逼的样子,谁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趁着战祁自己灌自己,顾绍城靠过去怼了怼孟靖谦的手臂,小声问他,“欸,你看出来什么没有?”

孟靖谦懵逼,“看出来什么?”

“脑残啊你!”顾绍城鄙视的瞪了他一眼,“你看战大喝成这个熊样儿,你觉得会因为什么事?”

孟靖谦回头看了战祁一眼,耸肩道:“因为女人吧,不然还能因为什么?”

顾绍城撇嘴,“那就是宋清歌了呗。”

然而“宋清歌”三个字刚说完,战祁便抬手将手里的酒杯“砰”的一声砸在地上,红着眼怒吼,“别他妈跟我提那三个字,闹心!”

两个人都是一怔,互相对视了一眼,总算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大对头。

还是孟靖谦反应比较快,立刻凑过去关切的问道:“战大,到底是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跟弟弟说说,弟弟们也好帮你想办法啊。”

战祁这才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眼睛红的有些吓人,里面满是失望和受伤,那样脆弱的眼神,让孟靖谦和顾绍城都是一愣。

他抬手搭在孟靖谦肩上,声音粗重的说道:“靖谦啊,你说……这女人怎么就这么难猜呢?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她放下防备,重新接受我?”

果不其然,那叫什么来着?英雄难过美人关。

就算是他们的战大,最后也终归是栽在这上面了。

孟靖谦和顾绍城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孟靖谦清了清嗓子道:“战大,不是我说啊,你和宋清歌之间吧,确实比较棘手,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来慢慢让她释怀才行。”

“你说我要怎么做才能让她释怀?她连我的孩子都不愿意生!”战祁有些烦躁的扒了扒头发,脸上满是郁卒。

一想起宋清歌背着他偷偷吃避孕药的事,他就恼火到了极点。

“我是真的想对她好。我知道她有很多毛病都是当初生知了的时候,坐月子留下的,所以我想让她再怀一个孩子,这一次好好照顾她,把以前的月子病治好。当初是我的错,所以才会错过了知了的出生和成长,我心里一直都很遗憾,希望能再拥有一个孩子,看着它慢慢长大,给它最好的保护和父爱。可是她连这种机会都不给我!”战祁说完,又倒了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

孟靖谦和顾绍城这次是真的没话说了,他们和战祁的生活环境不一样,战祁比他们要成熟冷静太多,这么多年也没有在感情上表现出什么来,这次还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老实说,这俩人看着他跟那些情场失意的男人一样,简直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战祁喝了两杯酒,扯了扯领带,羡慕的看着孟靖谦。问他,“靖谦啊,你现在也是有儿有女的人了,你跟我说说,孩子出生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他第一次叫爸爸是什么心情?”

“这个……你问我恐怕不大合适。”孟靖谦扯起嘴角干笑两声,“说起来,这两件事其实我也挺遗憾的。我儿子出生的时候吧,我还在休养,所以没进产房陪她。女儿出生的时候,我又在外面出差。所以也错过了。至于叫爸爸嘛……这个我也没听过,都是后来回家之后月儿跟我说孩子会说话了,叫的第一声就是爸爸。从生理学上来讲,好像是因为爸爸的发音比妈妈更容易一些,所以孩子第一个会叫的人一般都是爸爸。但我家那俩小祖宗实在傲娇的很,无论我怎么哄,人家就是不肯在给我面子叫一声。”

说起这个,孟靖谦自己都觉得丢人。

被俩小屁孩耍的团团转,要不是怕颜歆月生气,他都要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了。

“不过战大你要是真想知道。可以去问老二啊。”顾绍城撇嘴,“凌南霄那个妻奴,天天恨不得把自己拴在他老婆身上,我觉得他八成知道。”

“算了。”战祁摆了摆手,扯起嘴角自嘲的笑笑,“可能我这辈子不会再有这种机会了吧,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父子缘浅,子女缘薄。”

反正他这辈子除了宋清歌之外,也不准备再要其他女人的孩子,她若是真不想给他第二次做爸爸的机会。那他也就只能认命了。

毫无疑问,这一晚上,战祁又喝多了。

孟靖谦和顾绍城一起把他弄回家的时候,恰好宋清歌从楼上下来接水喝,看到他们两个人架着人事不省的战祁,立刻放下杯子朝他们走过来。

“这是怎么了?”

“嫂子。”两个人尴尬的叫了一声,“那个……战大喝的有点多了,他心情不大好……”

“那赶紧扶他上楼吧,左手边的第一个房间。”

宋清歌跟着他们把战祁弄回房间,她又将两个人送出园子。这才重新回到卧室。

男人早就已经喝得大醉酩酊,此时仰面躺在床上,粗重的呼吸间都是一股浓烈的酒味。宋清歌站在床边,摇头无奈的看了他两眼,叹了口气,转身走进浴室里洗了一块毛巾出来。

她先是替他把衣服鞋子都脱了,这才用湿毛巾细细的替他擦去身上的汗。

就在她忙活的时候,战祁又开始呓语,“水……水……渴了,我要喝水。”

“你等一下。”宋清歌连忙放下手里的毛巾。去给他打了一大杯凉白开,将他扶起来,把杯子递到他唇边。

战祁下意识的喝了几口,大概是真的渴了,一杯水很快就见了底,他揉了揉头发,胡言乱语道:“难受……胃疼……”

“废话,本来身体就没好利索,还乱喝酒!不疼才有鬼!”宋清歌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可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的,却还是为他找来了胃药,再次将他扶了起来。

“来,喝药了。”

战祁喝多的时候格外听话,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他凭着本能吞了两片胃药,喝了些水,神智好像也清明了许多,睁了睁眼,迷蒙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良久,他才讷讷的喊了一声,“清清……”

宋清歌白了他一眼,气呼呼的应了一声,“叫我干什么?”

她的话音还没落,接着便被他翻身压在了身下。

他带着酒气的粗重呼吸全都喷洒在她的脸上,宋清歌下意识的去推他,“你起来……你好重,压死人了……”

“清清……清清……真的是你……”他不停得念着她的名,低头在她脸上胡乱的吻着,脱口而出道:“清清……再嫁给我一次吧,我爱你,我们结婚,我会给孩子一个家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