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清清,你真好/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清……再嫁给我一次吧,我爱你,我们结婚,我会给孩子一个家的。”

男人醉意迷蒙的话语让宋清歌整个人都愣住了,双手抵在他的胸口上,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人,好半天才讷讷的回过神来,“你……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战祁抬手轻抚着她的脸,大概是因为喝醉了,他的眼神比平时看上去还要温柔的多,唇角含笑地说道:“我说,我们结婚,我爱你。”

都说酒壮怂人胆,他明明不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话清醒的时候就是说不出来,非得借着酒劲儿才能脱口而出。

宋清歌眼神慌乱的游移着,用力吞了吞口水,结结巴巴的说道:“我……你……你肯定是喝醉了,人喝多了之后的话是不能信的,还是别闹了,赶紧休息吧。”

她说着便要推开他。可是战祁却再一次将她压覆在身下,眼神隐隐有些受伤,“你不愿意?”

“我……”

他这个时候说的话,她当然是不能当真的,可是她又要怎样才能说服他,让他不要再无理取闹呢?

宋清歌咬了咬唇,沉吟了一下才道:“你现在喝酒了。意识不清醒,这个问题你如果真的想知道答案,等你明天清醒之后,我们再讨论,好不好?”

“你说真的?”他半信半疑的看着她。

宋清歌忙不迭的点头,“当然是真的。”

战祁这才有些慢慢地放开她,刚翻身准备从双上爬起来,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立刻捂着嘴冲进了浴室里,很快她就听见里面传来了呕吐声。

宋清歌吓了一跳,立刻下床奔向浴室,紧张的看着吐得厉害的男人,“你怎么样?还好吗?”

战祁背对着她摆了摆手,含糊不清道:“没事……没……”

刚说完。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呕吐。

宋清歌在一旁看着简直无语,出去给他接了一杯漱口水,回来一边给他拍背,一边将水杯递给他,“来,漱漱口。”

这样吐了一阵之后,战祁顿时觉得好了许多,人也清醒了一些,只是依然有些站不稳。他刚刚吐的时候衣服也溅上了一些,宋清歌放了一浴缸的水,又让他好生站在那里,伸手开始解他的衣服。

“你别乱动,一会儿洗个澡去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

她给他脱了衣服,只剩内衣裤的时候,宋清歌脸一红,别过头道:“你自己脱吧。”

战祁立刻抚着脑袋开始装晕,“不行不行,站不住了……清清,快扶我一把……”

他说着便直接往宋清歌身上倒,她进退两难,只得伸出手抱住他。她这一抱就更没完了,战祁整个人都贴在了她身上,头埋在他的肩窝上,含糊不清道:“清……我不舒服,你给我脱吧。”

宋清歌简直气不打一处来,这人根本就是故意的!

“我才不管你,你自己脱吧。”

她恼火的想推开他,结果战祁脚下一滑,向后一个踉跄,直接撞到了身后的置物架上,立刻发出“砰”的一声响。

宋清歌吓了一跳,顿时手足无措,急忙走上去抱住他的头开始摸他的后脑勺,又歉疚又着急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怎么样?没事吧?”

战祁只是睁着一双醉眼迷蒙的眼睛望着她,低声道:“有些头晕,还有些想吐。”

废话啊!他喝了那么多酒,不头晕想吐才叫见鬼了,但是这跟刚刚撞的那一下绝对没关系。

宋清歌推他那一下根本没用什么力气,的确是他自己脚滑才撞到架子,更何况那架子就是个亚克力塑料的。撞上去也没什么事。本来他也不想怎么样,但一见宋清歌着急了,他心里所有的恶劣因子便一起涌了上来。

不就是装嘛,谁不会啊?此时不装更待何时?

大丈夫能屈能伸,在老婆孩子面前,尊严面子算个屁,反正他现在是醉酒状态。大不了明天醒来装傻充愣就好了。

这么一想,战祁更来劲儿了,整个人几乎已经压在了宋清歌身上,迷醉的说道:“清,头疼。看样子我没办法自己洗澡了,你帮帮我吧。”

他187的大男人,这样压在她身上。宋清歌几乎快要喘不上来气了,求饶似的仰着头连声道:“好好好,我帮你,我帮你。”

听她这么一说,战祁才算是高抬贵手的放了她,整个人像是进机场安检一样,展开手臂。任由她替他脱去内衣,接着又是内裤……

宋清歌半蹲在他面前,双眼紧闭,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扯了下来,接着就有什么弹在了她脸上似的。

“啊!”

她毕竟不是十几岁的小女生了。那种温热的触感还能不了解吗?于是当即便尖叫了起来,战祁虽然心里很得意,但是面子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只能继续闭着眼装无知。

宋清歌连忙红着脸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好像没什么反应,这才松了口气,扶着他进了浴缸里。

“那。那你洗吧,洗好了叫我,我先出去了。”

她可是不想再跟这个危险的男人继续共处一室下去了,转头就想溜号。

战祁见状立刻伸手拉住她的手腕,只用了一个巧劲儿,她就直接跌进了浴缸……准确来说应该是直接掉进了他怀里。

浴缸里瞬间溅起一片水花,宋清歌整个人都湿透了,睡裙贴在身上,发尾还在滴着水,瞪大眼睛惊愕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你疯了呀!”

“我只是想拉你一下,没想到会这样。”

他的语气难得有些委屈和抱歉,饶是宋清歌有千般怒火都发不出来了,只能闭了闭眼,在心里默念了一百遍“莫生气”。

她都这个样子了,自然也不能去安生睡觉了,只得脱下湿淋淋的睡裙扔到地上,坐在他背后,开始轻轻地为他擦身子。

战祁靠在她怀里,整个人舒爽的几乎要喟叹出来,她的手指那么柔那么软,在他坚硬的肌理上拂过的时候,就像是一个温柔的蒲公英一样,让他忍不住闭上眼,长长叹息一声。

“清清……你真好……”

宋清歌的手指一停,没好气道:“现在才知道我好?”

“其实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没有说。”他终于直起身,转过身面对着她,伸手抚了抚她的脸颊,抱歉道:“前两天莫名其妙的跟你生气,很抱歉。没有跟你事先商量就想让你怀孕,是我欠考虑了,我跟你道歉。”

他要是跟她吵跟她闹,她倒是还能理直气壮,可他越是这样温柔。她反而有些不忍,垂眼道:“算了,这也不是你的问题,我也有不对。但我现在真的没办法再接受第二个孩子,我们的关系现在不清不楚,对孩子不公平。更何况知了的身体还没完全康复,我不想再要一个孩子来分散精力。而且我的身体也不是很好,万一再生一个不健康的孩子,那我们……”

“我知道,我都知道。”他伸手将她揽入怀里,心疼的拍着她赤裸的肩,“是我考虑不周到,让你难受了。跟你发火是我不对,对不起。”

确实是他太冲动了,虽然说出发点是为了让她留下,以及再怀一个孩子治她的月子病,可是他都没有仔细考虑过,她的身体和心理是否还能承受得起一个新的生命。现在她这样跟他说出来,真的让他觉得愧疚到了极点。

宋清歌的脸贴在他温暖坚硬的胸口上,眼眶也跟着有些泛红,哽声道:“战祁,给我些时间,等我整理好思绪,我一定给你一个合适的回应,好吗?”

“好。”他轻轻点头。

两个人在水里抱了好一会儿,宋清歌才吸了吸鼻子,对他道:“好了,别说了,我先帮你洗完你,一会儿水都要凉了。”

谁知他却一把攥住她的手,嗓音喑哑地说道:“清清,我想要了……”

“你!”宋清歌脸色一红,顿时又羞又气,一手捶在他肩上,“我就知道你这个混蛋没安好心!”

可就算她再骂。战祁也不是会就此让自己饿肚子的人,直接扣住她的后脑,低头便精准无比的擒住了她的唇,贪恋而又痴迷的吻着她。

宋清歌起初还是想要跟他负隅顽抗的,可是男人想要她的时候,她除了化身黑寡妇,否则基本上是不可能抵抗他,于是便慢慢闭上了双眼,双手也情不自禁的攀上了他的肩,时而被动时而主动地回应他。

原本是为了给他洗澡,所以她才进来的,结果最后反而是她腿软的站不住,让战祁抱了出来。

一直到她睡着之前,她都有些想不明白。之前那个口口声声说着自己头晕想吐的男人,怎么突然这么有力气了?

*

由于昨天被战祁折腾得太晚,所以第二天早晨宋清歌一直睡到了快十点才醒来,身体还是觉得酸软无比。

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来,宋清歌茫然四顾,昨晚狠狠要她的男人已经不在床上,而浴室里则传出了哗哗的水声。看样子应该是在洗澡。

没过多久,浴室的门便被人打开,接着浑身上下只裹着一条浴巾的战祁就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她立刻笑着道:“早啊。”

精力充沛,笑容满面,一副吃饱喝足了的样子,哪儿还有一点醉酒的样子?再反观她。浑身上下都是欢爱过后的痕迹,腰酸膝盖疼,动一下都疼的龇牙咧嘴。

人跟人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宋清歌愤愤不平的看着他,抄起手边的抱枕朝他砸过去,怒道:“走开!看见你就讨厌。”

战祁灵敏的闪过抱枕,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非但没生气反而更愉悦了。“一大早就生气,你这样对身体不好,容易老得快。”

“呵呵。”宋清歌冷笑,“你也不看看咱俩现在是谁老的比较快,再怎么说你也是奔四的人了,好意思说我?”

本以为他听了这话会跟他发火,谁知他只是脸色变得黯然了一些。拿起吹风机递给她,直接坐在床边命令道:“给我吹头发。”

宋清歌:“……”

她真的好想知道,到底是谁给了他勇气,让他这么理直气壮的?梁静茹给的吗?

没好气的接过吹风气,宋清歌的手指穿行在他的发间,开始仔仔细细的替他吹起了头发。

如果是平时,战祁一定会跟她说些有的没的。可是他今天却很沉默,低着头乖乖的让她吹头发,什么话也不说。

其实他只是受到了她刚刚那番话的刺激。

洗澡的时候,他无意间在自己的头发里发现了一根白发,再对着镜子仔细看看,才发现眼位也渐渐有了细纹,以前他也不是很注意这些的人,可是这一次他却觉得心里有些发沉。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了。

一如宋清歌所说,他已经是快要奔四的人了,甚至连白头发都有了,他这是老了吗?

可她还那么年轻,前些日子石川还告诉她,她的设计在日本一经推出就大获成功,前途无量,正是人生最好的时候。

他比她大了整整九岁,当他已经无法再叱咤风云的时候,她依然风华正茂,他忽然就觉得有些莫名的恐慌。

见他难得不说话,宋清歌反倒有些不适应,装作不经意般的随口问道:“我们的战先生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他沉默半晌,忽然伸手拿过她手里的吹风机关掉,转过身看着她道:“刚刚洗澡的时候,我看到自己长白头发了。”

宋清歌愣了一下,一般人都是四五十岁的时候才会零星长出白发,可他才37岁,就已经早生华发了,这对他来说不是一个好征兆,难怪他会突然变得这么焦虑。

她忽然就有些心疼面前的男人,华臣董事局惊变的事情,让他在一夜之间看穿了战决和战峥两个人。尽管到最后事情得到了圆满的解决,而且他本人也没有埋怨过什么,可她心里知道,他还是失望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