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我决定放手了/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子很快就在寓意楼下停了下来,战毅上了电梯,站在自己家门口的时候,还忍不住烦躁的扯了扯自己的领带。

他妈的,他是真不想看见那个讨人厌的女人。以往战毅回家的时候,冯知遇一定会在时间迎上来嘘寒问暖,苍蝇似的围绕在他身边。

然而今天当他打开门,换了鞋子,在屋里绕了两圈,甚至还可以轻咳了两声以证明自己的存在,却都没能让那个女人发现他。

战毅忽然就觉得有些不悦,心里陡然升上来一股被人冷落的抑郁感,蹙了蹙眉,开始在家里寻找起了冯知遇的影子。

然而当他推开他们卧室的门时,却听到从阳台上传来了女人轻灵愉悦的笑声。“好啊,那到时候就要拜托小鹤哥哥了……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嗯嗯,谢谢小鹤哥哥……那我们到时候再见……”

她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轻松灵动,战毅站在房间门口望着她的背影。第一次觉得心里有了一种极其不舒服的感觉。

冯知遇打完电话,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扬起嘴角开心的笑了笑,转过头正准备向外走,却在看到门口那个人的时候骤然一愣,立刻顿住了脚步,握着手机紧张不安的看着他。

“阿……阿毅……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战毅拧眉对她上下扫视了一眼,冷声道:“干什么看见我就跟一副见了鬼的样子?难道是因为我打扰了你和你的旧情人打电话,心虚了?”

冯知遇的眼神一痛,忍不住反驳道:“阿毅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

“我刚刚都听见了,你以为我是聋子?”战毅冷笑一声,“什么哥哥妹妹的,叫的可真是亲热,只怕是情哥哥吧?”

平日里他怎么讽刺侮辱她,她都能当做没听到,可这一次她却怎么也做不到这样了。

他说她诡计多端,说她心术不正也就算了,怎么能说她和别的男人有染?她对他是什么感情,他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冯知遇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一张小脸充满怒气,紧绷绷的瞪着他,几秒后,她一甩手,冷着脸朝着外面大步走去。

只是她刚走到门口,战毅便伸开手臂撑在门框上,直接拦住了她的去路。

“话还没说完就想跑?”战毅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冷厉道:“你今天不给我解释清楚,别想出这个门!”

冯知遇终于抬头看向他,忍着火气道:“那你说说,你想让我解释什么?”

“你刚刚在给谁打电话?男的女的?打电话干什么?你们是什么关系?认识多久了?”

他像连珠炮似的,直接脱口而出发出了一连串的问题,等话说完了之后,他自己都愣住了。

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这样在意她的生活。她的人际关系,以及她的一切。

冯知遇先是一愣,可是也没有细想,只当他是神经病又发作了,也毫不示弱的飞速说道:“我刚刚再给我一起长大的哥哥打电话。他是男的,打电话没什么,就是叙旧,我们就是普通的兄妹关系,认识二十年了!”她说完。脖子一梗,难得挑衅道:“怎么样?你还想知道什么?”

“这么说,你俩是所谓的青梅竹马了?”战毅眼神一凛,立刻捕捉到了她话里的关键词,伸手扼住了她的下巴。“认识二十多年,你俩认识的时间倒是够长的,嗯?怕是光屁股的时候就在一起睡了吧!冯知遇,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

他的语气凌厉,话里充满了嫉恨和怒火。就连他自己都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对冯知遇有这么强的占有欲。

明明过去冯知薇和他赌气,为了气他还和别的男人当着他的面接吻过,但他那个时候都没这么生气。现在他只是听说她有一个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哥哥,他们只是打了个电话。他就觉得整个人就像是要烧着了似的,怒火冲天。

冯知遇的下巴被他死死的掐着,她吃痛的蹙眉,充满水雾的大眼睛只能悲凉的望着他,“阿毅。究竟什么时候,你才能不这样先入为主的定我的罪呢?”

她绝望的眼神让他猛然一惊,手上也不自觉地松了力道。

冯知遇低下头,忍不住摇头苦笑,“我只是给故友打一个电话而已,既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也没有做什么不该做的。你有在这里看到第三个人吗?还是你有亲耳听到过我对除你以外的人说过什么情话?”

战毅陡然一怔,忽然就哑口无言,垂下眼不敢跟她对视。

冯知遇仰头悲凉的望着他,“如果没有,你又是凭什么这样单方面的给我定罪?”

战毅依然不语,她在他面前从来都是弱势的,甚至没有跟他这样直面说过一句话,如今她忽然这样条理清晰的控诉他,他竟然一时间有些无言以对。

冯知遇长长叹了口气,脸上满是疲惫,摆了摆手苍白的笑了笑,“罢了,我也不想再说什么了,就这样吧。阿毅,爱你这件事真的好难,我觉得我坚持的好累,有时候,我真的不想再坚持了……”

战毅心上一惊,立刻伸手攫住她的手腕。双眼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坦白来说,你不在家的这两个月,我有很认真仔细的思考过我们的关系,我觉得,当初大概真的是我自私了,所以,我想放手,让你去找你真正喜欢的人,而不是面对我,明明结婚了,却变成了一个有家不能回的人。”冯知遇仰头看着他,明明眼中满是泪水,可是却努力地朝他微笑着,“所以啊,我决定放手了,我们离……”

“离婚”两个字还没说出口,战毅忽然上前一步捧住她的脸,接着便低下头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

他不想听见她说那两个字。

不管是离婚还是分手,他都不想从她的口中说出来,假以时日,就算真的有人要说,那也一定得是他战毅说才行。

她冯知遇还没有这个资格说开始就开始,说结束就结束!

冯知遇没想到他会突然吻下来,毕竟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他从来都没有主动吻过她,就算是吻,也只是发泄。而这一次不一样,她能明显从他的吻中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慌乱和紧张。

她伸手抵在他的胸口上,呜咽着试图阻止他,“阿毅……你……你放开我……战毅!你疯了!”

然而情急之下的男人其实能听得进她的话的?

战毅非但没有松开她,反而是吻得更加用力深刻,一手揽住她的腰将她用力按向自己,另一只手则捧着她的脸,深深地在她口中攻城略地。

卧室里没有开灯。只有从月光从窗口照进来,拉长了他们两个人的影子,空寂的房间里,甚至能听到两人接吻时潺潺的水声。

她的唇很软,不像其他女人。嘴上永远都是一股子口红唇膏的味道,她的唇上并没有其他味,可是却甜的出奇。

战毅越吻越深,隐隐觉得身体有些燥热,终于再也忍不住。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大步走向大床,将她放了上去。

冯知遇的双手紧紧地攥着自己的衣领,脑海中不由得又浮现出他过去用强的回忆,眼中满是畏惧。忍不住向后退着,颤声道:“阿……阿毅……我求你,不要那样对我,我怕疼,那样真的好疼……”

她说着。眼中就已经慢慢聚上了眼泪。

战毅解皮带的手蓦然一顿,眼中不期然的出现了一抹心疼之色,可是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他轻咳了一声,只是淡淡的说:“放心,这次不会再让你疼了。”

说罢。便倾身朝她压覆了上去。

起先冯知遇还是很害怕的,毕竟不好的回忆太多,她从来都没有享受过欢愉的滋味,也不知道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她所体验过的,只有羞辱和无穷无尽的痛。

那一晚,是她第一次知道,原来欢爱,是真的可以有另一种解释方法的。

战毅前所未有的温柔,耐心的做足了前戏之后,才开始了自己的动作。

冯知遇的身体本来就不好,瘦弱且很多病,因此在被战毅折腾了两番之后,便承受不住的昏睡了过去。

可战毅不一样,他是正当年,再加上工作压力又大,本来就需要做些什么来纾解一下心理压力,结果这下可好,还没来得及享受,那女人竟然就已经睡了。

若是放到以前,战毅肯定会无所顾忌的将她弄醒,用强也好,用手段也罢,总之一定要得逞。

可是这一晚,他看着躺在自己怀里沉沉入睡,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充满依赖感的女人,第一次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没有再去过多的折腾她,而是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的睡颜。

他抬手抚了抚她脸上那个刺眼且丑陋的疤,第一次冒出一个强烈的念头,他想为她恢复曾经的容貌,也想看看她的脸上完美无瑕是一种什么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