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冯知遇醒来的时候,床边已经没有人在,空荡荡的大床空了一半,只有床单上褶皱的痕迹证明昨晚确实有人在这里睡过。

想起战毅昨晚要她的场景,冯知遇脸上不由得浮出了一抹羞涩且甜蜜的笑。她对着静寂的屋子扫视了一圈,掀开被子,撑着酸软的身体下了床。

她在房子里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战毅的人影,正当她有些失望的想着他是不是已经走了的时候,露台方向却忽然传来了低沉的说话声。

冯知遇心上一喜,立刻朝着露台走去,果不其然,一身浅灰色家居服的战毅正站在那里打电话。

“嗯,就订明天的,先飞米兰吧。”

“工作上有什么问题,你就立刻发报告过来。我在那边会实时处理的。”

“回程的机票先不要买了,看看情况到时候再决定什么时候回。”

战毅单手插在口袋里,一通电话结束,他刚收好手机,转头就看到穿着白色棉布睡裙的冯知遇绞着手指站在露台门口。小心翼翼的望着他。

她的头发又黑又长,瀑布似的垂在肩上,再加上那身素白的棉布长裙,看上去倒是很仙气。其实她本就是很素净的姑娘,举手投足间都透着名媛淑女的优雅气质,温良娴静,实在不是一般女人能比得上的。

只可惜,战毅向来喜欢带刺的玫瑰,不喜欢她这种干干净净的小百合。

抬起拳头抵在唇边,战毅先是轻咳了一声。随即问她,“醒了?”

两个字,让冯知遇又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昨晚的欢愉,脸上顿时一红,垂下眼轻轻的点了点头。

战毅看着面前脸色绯红的女人,没有告诉她,其实他比她要早醒来很多。如果是过去,他是绝不会留在她身边过夜的,可是昨天晚上他不仅要了她两次,甚至还有些意犹未尽,直到早晨起来后,看着她布满红痕的身体,不知不觉的就又有了反应,于是急忙起身去打电话了。

俊脸上闪过一抹尴尬,战毅蹙了蹙眉,欲盖弥彰般的提高了声调,“害什么羞,又不是第一次了,有什么好害羞的!”

话虽是这么说,可冯知遇依然不敢抬起头。

两个人相顾无言了好半晌,最终还是战毅先打破了沉默,“那个……你去收拾一下东西,明天一早的航班飞米兰。”

“米兰?”冯知遇一愣,关切道:“可是你的工作不是很忙吗?怎么有时间出去旅行的呢?”

这就是冯知遇和冯知薇两个人最大的不同了。

如果是冯知薇,她只会在第一时间欢天喜地的拉他去商场。买几套新衣服,买几套化妆品,然后开始计划着怎么拍照,怎么旅行,完全不会问他。你忙不忙,会不会影响你的工作。

不知怎么的,战毅看着面前的冯知遇,忽然就没来由的烦躁起来,提高声调不耐烦地说道:“你这女人屁话怎么那么多?说要去旅行的是你。现在叽叽歪歪的也是你,不想去拉倒!”

“我没有不想去。”冯知遇连连摇头,急忙解释道:“我只是觉得,如果因为跟我出去玩就耽误了你的工作,我会很内疚的。男儿志在四方。没必要为了这些儿女情长耽误自己的前途。”

她话里话外都在为他考虑,战毅一怔,忽然就觉得嘴里有些泛苦,一时间竟然有些无言以对。

好半晌他才面无表情的抬步向外走去,经过她身边的时候。他忽然揉了揉她的头发,没头没脑地说:“其实有时候,你可以不那么懂事。太懂事的女人是不会让男人喜欢的。”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会哭的孩子有糖吃,撒娇的女人最好命。

有时候女人无理取闹一些。耍一些小性子,男人反倒会比较买账。越是识时务知进退的女人,男人越是会觉得寡淡无味,反倒不怎么喜欢。

当然,像战祁那种。纯属例外。

一直到他走向浴室,冯知遇还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呆呆的摸了摸自己被他摸过的地方,心里品着他的那句话,不禁扯起嘴角苦笑起来。

其实她也很想像冯知薇那样肆无忌惮的和他撒娇,在他面前耍小性子。可她比谁都清楚,女人的任性只有在爱她的人面前才最好使。他对她已经这么不耐烦了,她当然得谨小慎微,如履薄冰,若是再不懂事,他只怕会更讨厌她吧。

说白了,一句不爱,就已经判定了她的死期。

战毅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冯知遇正蹲在地上收拾行李。

不得不说,冯知遇确实是那种居家必备型的女人,地上堆着许多旅行收纳袋,她把每一件物品都整理好,衣服折的整整齐齐,就像是从商场里刚买回来的一样。

战毅擦着头发站在那里,忽然就愣住了,有些诧异的看着她。

以前他也不是没见过冯知薇收拾行李,可她真的不会收拾,每一次去的时候箱子里都是整整齐齐的,可回去的时候,她就只会把衣服团成一团塞进去。完全不会叠,生活能力比他一个大男人都差。

他放下手上的毛巾,走上去坐到床边,淡淡的开口,“你倒是挺会收拾家务。”

冯知遇抬头朝他笑了一下,继续着自己手上的动作,随口道:“其实我挺喜欢整理的,我出国留学之前,家里都没请过阿姨,都是我做家务的。薇薇每一次出去旅行,还都是我给她整理行装呢。她那个孩子生活能力很差,没人在身边不行的。”

战毅一愣,原本他以为,以冯知薇之前做出的事来看,冯知遇一定会很讨厌她,姐妹俩的关系肯定也会很差,却没想到她对冯知薇竟然一点怨言都没有。

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她都没有脾气的吗?

还是说,她只是在他面前装的一副懂事豁达的模样?

这么一想,战毅的脸色立刻冷了下去,冷哼一声道:“别装的那么大度了,你心里怎么想,我还能不知道?只怕你现在恨薇薇恨得要死吧,还装作一个好姐姐的模样,自己不觉得恶心吗?”

冯知遇收拾行李的手一顿。抬起头眼神受伤的望着他,“阿毅,在你心里,我就是这种人吗?”

战毅一愣,别过头不自然道:“我不想评论你是什么人。”

“是,我承认,你和薇薇之间的关系,确实让我很羡慕,但也只是羡慕。你先……”她的声音有些哽咽,像是极力说服自己一样。好半晌才道:“你先遇到的她,会喜欢她,会爱她啊,也是情理之中的。但再怎么说,她也是我的亲妹妹。所以我不会恨她。”

她深吸了一口气,良久才努力微笑着对他道:“如果你真的那么讨厌我,以后……我会把你还给她的。”

她莫名其妙的话让战毅眼神一凛,心也跟着沉了下去,分外恼火地说道:“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会把我还给她?你把老子当皮球吗?随便就能踢来踢去?”

若是从前。他听到她说这种话,怕是会高兴地大肆庆祝三天,可是他现在也不知怎么了,听到她说放手或者离开,竟然没来由的觉得烦躁和不安。

冯知遇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你不是一直很爱薇薇吗?我把你还给她……你应该高兴才对,为什么这么生气?”

“因为……”他刚想回答,可是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冷笑道:“老子是生气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想开始就开始,想结束就结束?把自己当命运的主宰吗?”

见他又要发作,冯知遇立刻站起身,惶惶不安的望着他。“阿毅,对不起,但我不是那个意思……”

“管你是什么意思,我一点都不在意!”他嘴上是这么说的,可脸上的表情却一点都不像他说的那样。

战毅居高临下冷睨着她,几秒钟之后忽然抓起床头柜上的烟盒,转头向外走去。

他不能再在这里和这个女人说下去了,否则再看见她那张脸,他一定会被气死!

冯知遇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他,实在是不明白他怎么又莫名其妙的生气了。

战毅在外面抽了三支烟,一直到嗓子都有些发痒了,才消了怒气,转身回到卧室。

冯知遇仍然蹲在地上收拾着行李,正在把一瓶眼药水和护目镜还有一个小夜灯,和许多保养眼睛的东西塞进箱子里。

战毅见状随口问道:“你装这些东西做什么?你眼睛不舒服?”

“没有啊,你的眼睛不是受过伤嘛,所以我想这些东西一定要备齐,不然去了意大利,如果你的眼疾忽然发作,到时候恐怕会很麻烦……”

她说的自然而然,淡然随意,直到这句话说完,她才猛然惊觉了什么,慢慢的抬起头,紧张不安的看着面前的战毅。

果不其然,面前的男人已然变了脸色,站在她面前冷冷的望着她,一字一句的质问道:“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眼睛受过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