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你不过是一个破了相的丑女人/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不其然,面前的男人已然变了脸色,站在她面前冷冷的望着她,一字一句的质问道:“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眼睛受过伤?”

冯知遇一愣,心下立刻慌乱起来,战毅的眼中满是探究和质疑的神色,她心中如有鼓擂,紧张且害怕的看着他。

良久之后,她才扯了扯嘴角,故作轻松地说道:“没想到你的眼睛真的受过伤啊?之前你有一次喝多了,无意间透露说你曾经眼睛受过伤,不能受强光。我那时还觉得你是不是在骗我呢。强大如战五少,怎么还会有那样的弱点?”

她说完后,用力掐着自己的手心,努力让自己的神色看上去淡然镇静一些。

战毅对着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半晌才将信将疑的蹙眉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他的酒品一般,向来都是喝了就睡了,而且很容易断片。常常第二天一醒来之后,昨天晚上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会记不清,因此他也不能肯定自己是否曾经真的说过这样的话。

冯知遇忙不迭的点头,“当然是真的,我怎么会骗你?”

他眯起眼细细的打量着冯知遇的脸,确定她不像是说谎的样子,这才转移视线道:“嗯,确实是受过伤,不过现在已经好了,不严重了。”

那都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如果不是她今天提起来,他自己都要忘了自己还有过这样的经历。

可是回忆有时候就是这样,牵一发而动全身,因为她随口的一提,他也不可避免的想起了过去那些让他胆战心惊的事故。

战毅痛苦的闭了闭眼,半晌才睁开眼哑着嗓子道:“我饿了,你收拾得怎么样了?差不多了就先别管了,去做饭吧。”

冯知遇有些惊喜的望着他,“你今天不走了吗?会留在这里吃饭?”

她受宠若惊的模样让战毅有些不舒服。没好气道:“明天一早就要飞米兰,我晕机,今天不在家待着好好休息,出去找死吗?”

他的语气实在是不怎么好,可是冯知遇却一点都没在意,反而是把重点放在了他的前半句话上面。

他说“在家待着”,他们结婚这么久了,这还是第一次,他把这里称作是他的家。

冯知遇只觉得眼眶一热,立刻重重的点头,“那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就去给你做。”

“随便吧,我又不挑食。你做点简单易上手的就好了。”

“那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战毅想了想,其实他也没什么特别想吃的,平日里山珍海味,大鱼大肉吃得太多了,胃里都常常觉得不舒服,既然是在家里,就干脆吃点清淡简单的算了。

“那你就弄个豆腐汤,再炒个家常菜吧。我看见冰箱里有茄子,你嫌麻烦的话,炒个茄子也行。”

“炒茄子吗?”冯知遇立刻点头,“那你稍等一下,我做饭很快的,一会儿就来叫你。”

她说罢便扔下手里的东西,喜滋滋的跑了出去。

或许是战毅今天难得对她有了耐心,甚至还少有的跟她说了这么多话,提了要求,冯知遇的心情大好,走起路来都蹦蹦跳跳的,像个小女孩似的。

战毅站在她身后,拧眉看着她屁颠屁颠的模样,实在是搞不清楚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脑回路。

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被人指使的团团转,还这么高兴的人。

战毅撇了撇嘴,不禁冷笑一声。真是天生的一副丫鬟样儿。

冯知遇说的一点都没错,她做饭确实很快,没用多久,两菜一汤就已经上了桌。菠菜豆腐汤,以及一个鱼香茄条,还有一个可乐鸡翅,荤素搭配,色香味俱全,算是不错了。

其实她做饭确实还可以,味道很香,战毅原本还在书房里看球赛,不用她来叫,他闻到香味之后自己便先出来了。

冯知遇刚把菜端上桌,看到他站在餐厅门口,立刻微笑道:“你来啦,快尝尝味道怎么样。”

战毅低头看了看桌上堪比饭店的菜色,拉开椅子坐了下来,随手加了一块可乐鸡翅。

其实他原本只是想试一试味道如何,毕竟她一个大家小姐,估计也就只是个草包罢了,只是没想到一下口,他就觉得整个味蕾都被疏通了似的,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

冯知遇坐在他对面,紧张不安的望着他,小心翼翼道:“怎么样?还合你的胃口吗?”

怎么能说合不合呢?

简直是太好吃了!

战毅嚼着嘴里的鲜嫩多汁的鸡肉,脸上十分的不自然,想说点好听的话,可是一看见她那张脸,就都说不出来了。

想来想去,他最后只憋出来一句,“还行吧,凑合。”

“真的吗?你觉得还行就好。”冯知遇像个小女孩似的,握着双手松了口气般的叹息,“我好怕你会不喜欢呢。”

战毅轻咳了一声,瞥了她一眼,“我的看法对你来说有这么重要吗?”

“当然重要啊,你不知道,我就是为你而活的……”她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说完了之后才发现战毅一脸诧异和莫名的看着她。

他活了二十多年了,人生第一次,听到有人说,我是为你而活的。

他无法形容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自己是什么心情,只觉得又酸又甜,好像很幸福,又好像很难过。

冯知遇的脸上闪过一丝慌张,随即扯起嘴角干巴巴的笑了笑,“那……那个,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我的人生,是跟你有着密可不分的关系的。”

“哦。”战毅瞥了她一眼,继续低下头吃饭,随口问道:“你刚刚做饭的时候,唱的那是什么歌?”

他刚刚偶然出来上洗手间,发现她正在厨房里一边做饭一边哼歌,一副心情愉快的模样,重点是她哼歌的曲调还算蛮好听的,所以他就有些好奇。

“窗外更深露重,今夜落花成冢,春来春去俱无踪。徒留一帘幽梦……”

她忽然就开口唱了起来,问他,“你说的是这个?”

“嗯。”战毅点头,“歌词写的不错。”

他一边嚼着饭,一边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明明是第一次听到这首歌,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好像有些熟悉,但是就是记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见他脸色不对,冯知遇立刻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不舒服吗?”

“哦,没有。想点事情而已。”

他不想跟这个女人透露太多关于他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冯知遇常常给他一种很奇怪又很莫名,说不出来的感觉。

冯知遇欲言又止的看着他,想说些什么,可到最后终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吃过饭后,两人便各自去忙活自己的事情,战毅是真的不想看见冯知遇那张脸,于是便躲进了书房里,一直到了晚上才出来。

战毅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有志气的男人,他说自己瞧不上冯知遇。就是真的瞧不上她。

可是当他看到只裹着一条浴巾出来,就像是出水芙蓉一样诱人多姿的冯知遇时,下腹情不自禁的就有了反应,他才终于明白,他其实真的没想象中那么决然。

“阿毅,你可以去洗了,我已经把水放好了,你……”

她一边擦头发,一边随口说着,只是话还没说完,身上的浴巾就被人一把扯了下去,接着就被推倒在了床上。

冯知遇都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战毅就已经低头吻上了她细白的颈子,开始了自己的索取。

又是一夜纵情,这一晚,战毅没有去理会冯知遇的求饶和娇吟,只顾着自己满足,一直到彻底满意了之后才放开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年富力强,百步穿杨,身体好得不得了,就算是再整夜整夜的折腾,也不会累,可现在才发现。他的身体还是经不住。

一觉醒来,这才发现外面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冬雨,雨滴很大,噼里啪啦的打在窗子上,颇有些夏天的感觉。

按掉手机闹铃,战毅先是去洗漱好,又换了衣服,撑着自己酸软的身体在屋里绕了一圈,又喊了两声冯知遇的名字,却始终不见她人影。

“这死女人,又死哪儿去了。”他们是一早的航班,这会儿她还没回来。误了飞机又是麻烦事。

正当他一肚子火无处发泄的时候,家门终于被人打开,接着一身湿淋淋的冯知遇就从外面回来了。

战毅对着打着颤的女人上下打量了一下,登时恼怒道:“你又死哪去了?不知道赶时间?一大早就去外面乱跑,误了飞机又要跟我叽叽歪歪。”

冯知遇的脸色有些受伤,可是也没有过多解释什么,只是说:“我去换个衣服,很快就好。”

等她换了衣服出来,战毅的助理卢烊也等在了楼下,准备送他们去机场。

这一路上,战毅的脸色都十分不好看,铁青着一张脸。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冯知遇也不敢多说话,就只是谨小慎微的坐在他身边,一直这样上了飞机。

从京都飞米兰的航班需要一天多的时间,而且中途还要从莫斯科转机。战毅本来就有晕机的毛病,坐国际长途航班对他来说一直都是一种折磨,上了飞机没多久,他就觉得脑子开始发闷,而且想吐。

见他的脸色愈加难看,冯知遇急忙从随身的包里取出一盒药,又跟空姐要了一杯清水,小声叫他,“阿毅。”

“干什么!”

战毅本来就心情不好,此时更是恼火至极,眼睛又凶又急的瞪着她。

冯知遇也不生气,摊开手心,对他耐心地说:“你把这两颗药吃了,就不会难过了。”

战毅看着她手心里那两颗小药丸,蹙眉道:“这什么玩意?”

“晕机药,我问过做医生的朋友,他说晕机的时候吃这个最有效了,所以我一早去医院买的,你试试看。”她说完,又把手往前伸了伸,期待的看着他。

战毅一震,“你一大早就跑出去……是给我买药的?”

“是啊。”她扯起嘴角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道:“昨天听你说你有晕机的毛病,所以我就想出去给你买药的,结果收拾东西收拾的忘记了,今天一大早就去了。”

战毅怔然的望着面前的女人,他们住的地方,附近根本没有医院,最近的医院,都在三公里以外,她到底是早起了多久,才能赶得及的?

他忽然就觉得满嘴苦涩,好半天才哑着嗓子憋出来一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冯知遇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理所当然的回答道:“没有为什么啊,你是我丈夫,而且……我爱你。”她说罢,低下头自嘲道:“虽然这对你来说,很让你讨厌。”

她虽然是笑着的,可眼中却满是受伤的神色,那一瞬间,战毅忽然觉得没来由的有些心疼。

说回来,从他们认识之后,这个女人其实没有做过任何伤害他的事,反而一直都在替他考虑,为他着想。而他却在反复不停地伤害她。

那一瞬间,他自己都有些怀疑,如果他在遇到冯知薇之前就先遇到她,他一定会爱上她的。

可这个世界上哪来那么多的如果?

战毅摇了摇头,极力让自己摒去那些烦乱的想法,从她手里接过那两个药丸,仰头干吞下去,冷着脸道:“以后别再做这种无用功的事来讨好我了,我不会被你感动的。”

冯知遇耸肩笑笑,“没关系啊,就算你不会感动也无所谓。只要你觉得开心就好。”

她的爱太纯粹透彻,尽管在这段感情当中,她只有付出,送来都没有得到过什么,甚至连一个好脸色都没有,可是却依然我行我素。

有时候战毅自己都觉得,他要被冯知遇的坚持打败了。

他不想再和她多说什么,于是便转头看着外面的天空,而冯知遇则一直微笑着望着面前的男人。

这样能和他在一起,一同去旅行的感觉真好,她真想好好把这份回忆珍藏起来。

因为她实在是不能确定,以后是不是还能有这样的机会。

不知过了多久,战毅忽然听到身边传来了清浅的呓语声,他转头一看,原来是冯知遇睡着了。

大约是早晨出门买药的时候受了凉,她睡得很不安稳,身子缩成一团,头歪在椅背上,不时还会打个寒颤,鼻头发红,一副要感冒的样子。

这死女人,说是去给他买药,别回头又感冒了,然后赖在他头上。

战毅无奈的摇头了摇头,招来空姐,要了一条毯子给她盖在身上,又轻轻将她的头拨过来靠在自己肩头,侧脸望着她。

*

不得不说,冯知遇买的那个晕机药确实很管用,他坐了这么多年的飞机,不管是长途短途,每次下机都要难受好长时间,经常要去酒店里先休息个半天,才能继续接下来的工作。

因此他没少被战峥战嵘嘲笑,都是当过兵的人,他们都没有晕机晕车的习惯。而且战峥战嵘年年都是年终考核第一,腹部绕杠成绩名列前茅,可战毅腹部绕杠的成绩却很烂,属于勉强过关那种。

都说腹部绕杠能治晕车,他一直都没下恒心把这项运动练好,当然也就难怪会晕机了。

可是吃了冯知遇的药之后,人生第一次,他坐飞机居然没有晕机,下机之后还生龙活虎的,一点毛病都没有。

意大利和中国的季节相同,也是冬天,来接他们的人是冯立国的老战友,任文斌。

一见到任文斌,冯知遇便立刻笑着打招呼,“任伯伯好。”

“诶诶,小遇好啊。”任文斌眉开眼笑的看着她,视线落在旁边的战毅身上,“这就是你老公吧?”

冯知遇的脸有些泛红,挽着战毅的手臂道:“任伯伯,我介绍一下,这是我丈夫,战毅。阿毅,这是我爸的老朋友,任伯伯。”

战毅颔首,“您好。”

“诶。好。”任文斌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一副很不乐意的模样,“阿毅是吧,好好对待小遇啊,其实我一直很想收小遇做我家儿媳妇儿呢,只可惜小遇自己不愿意……”

“你又胡说八道什么呢,怎么能当着人家小遇老公的面说这些。”

任文斌的太太瞪了他一眼,转头对战毅抱歉道:“阿毅,你别听你叔叔乱说话,我们只是单纯的喜欢小遇这个姑娘。”

气氛霎时有些尴尬,战毅心里隐隐有些不爽,可是当这两个长辈的面也不好表现,只点了点头,“没关系。”

冯知遇见状立刻没话找话道:“任伯伯,任鹤哥哥呢?他不在吗?”

“哦,小鹤说这两天回来呢,但是具体什么时候回来还没有确定。”

“是嘛。”冯知遇笑笑,没再说什么。

可一旁的战毅脸色却陡然沉了下来,他忽然就想起了那天在阳台上听到她打电话,亲昵的叫着什么“小鹤哥哥”,恐怕就是她现在嘴里说的那个“任鹤”吧。

她的青梅竹马,甚至有可能是更亲密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战毅忽然就觉得有些焦虑。

任文斌原本是想留他们两个在家里住的,可是冯知遇怕战毅住在别人家里会不自在。于是便找借口说去外面住酒店。

任文斌本来就是经营酒店的,于是一个电话,便立刻叫来了人,将他们送到了一家有名的五星酒店。

金发碧眼的意大利小哥替他们把行李送到房间,又替他们开了门,冯知遇立刻礼貌的笑了笑,用意大利语向他道谢。

服务生脸一红,垂着头小小声的说了一句“你真美”。

送走了服务生,冯知遇转头准备回屋,可刚一进去,就看到战毅正神色阴郁的站在她面前,一双眼睛凌厉的盯着她。眼中满是怒火和嫉恨。

冯知遇一愣,下意识的回想自己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可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自己究竟做了什么惹他不开心的事。

她小心翼翼的望着他,小声道:“阿毅,你怎么了……”

“不错么,又是什么青梅竹马的哥哥,又是服务生的。”战毅冷笑着勾了勾唇角,“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魅力这么大?一个破了相的丑女人,还能这么招蜂引蝶。”

他虽然不怎么懂意大利语,可是一些日常用语还是了解的,那个服务生说“你真美”的时候,他都不禁有些怀疑。那个傻逼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就冯知遇这样的,脸上那么长一道疤,看着都瘆人,他实在是看不出哪里配得上“你真美”这三个字。

他心里知道,外国人称赞别人的时候,很多时候未必跟长相有关系,有可能只是单纯的礼貌。

但他就是讨厌那个外国人一副羞涩的表情,看她的眼神都满是温柔,怪不得人家都说意大利的男人骚气呢,一个服务生都这么讨人厌!

冯知遇怔怔的望着他,“你……为什么要这样,我明明什么都没做……”

“呵。你什么都没做,都能引得男人一个又一个为你疯狂,你要是再做点什么,岂不是得让他们把你扑倒在床上了?”战毅火气一上头,就开始口不择言,伸手掐住她的下巴道:“你给我说清楚,你跟那个任鹤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爸那番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想收你做儿媳妇?这么说,你之前要嫁的人是他了?哦,我知道了,我现在的处境,恐怕就是别人说的那种接盘侠对吧?”

“我以前跟你说过,我和任鹤哥哥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朋友?我看是订了娃娃亲的朋友吧!”战毅忽然提高了声调。“冯知遇,你给老子说实话,在遇到我之前,你要嫁的人是不是那个姓任的?”

冯知遇看着他,蓦然长叹了一口气,摆手道:“如果你真的这么想,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随你的便吧。”

她一副很疲惫的样子,转身就想走,可是战毅却忽然向前一步,捧着她的脸便重重吻了下去。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在意这件事。

明明他才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她无时无刻不在对他“表忠心”,可他就是讨厌别人觊觎她的眼神,不喜欢别人一副想要把她收入囊中的样子。

这是他的女人,从身到心都只能属于他一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