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我绝不会爱上那个水性杨花的丑女人/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冯知遇目光怔愣的看着战毅手机屏幕上跳跃着的名字,心里没来由的痛起来。

她偶然间看到过他的手机,她在他的电话本里,连一个名字都没有,就只是存了一串电话号码,而冯知薇的名字,却那样亲密的存在于他的手机里,同时也存在于他的心里。

冯知遇用力握着他的手机,指尖渐渐有些泛白,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接电话的时候,身后却忽然传来了男人愠怒的质疑,“你在干什么?”

冯知遇吓了一跳,慌忙转过身来,手上还拿着他的手机,铃声不知疲倦的响着,冯知薇的名字跳跃在屏幕上,就像她人一样。

战毅只裹了一条浴巾,就这样面无表情的站在她面前,低头看了看她手上的手机,一步上前劈手夺了过来,厉声道:“谁让你碰我东西的?”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它突然响起来了,我怕是有什么急事找你,所以才……”

她心急如焚的想和他解释。可是战毅却根本不听她的话,冷嗤一声道:“得了吧,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你是不是看到薇薇给我电话,所以故意想接起来,结果正好被我看到了,打断了你的阴谋诡计?”

他的眼中满是质问,冯知遇望着他的眼睛。忽然就想起了一句话。

当一个人讨厌你的时候,你做什么都是错的,就连呼吸都是错的。

这一刻,她忽然就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或许于战毅来说,只有她死了,他才会觉得世界都变得美好了吧。

冯知遇垂下眼,轻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无力道:“算了,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今天颠簸了那么久,我也累了,先去洗澡了。”

她说完便准备走,战毅见她一副懒得和他继续解释的模样,心里登时涌上一股火。一把攥住她的手腕,怒道:“你这是什么态度?被我踩到痛脚了,所以无话可说了?”

冯知遇是真的不想和他继续纠缠下去了。

人的心和感情都是有限的,她已经把自己的姿态放到了最低去爱他,如果他还继续这样,她真的不能确定自己还有多少感情任由他去浪费。

她真的很怕自己有朝一日会失去全部的力气。

战毅手机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这已经是第三个电话了,冯知遇的视线落在他的手机屏幕上,闭了闭眼,恳求道:“阿毅,算我求你了,去接电话吧,行吗?”

战毅一愣,却听她又继续说:“薇薇还在等你,你也不想她生气吧。”

提到冯知薇的名字,战毅这才猛地回过神来,像是被蜜蜂蜇到了一样,立刻松开了她的手,转头去阳台接电话了。

见他离开,冯知遇这才松了口气,仰头将眼泪逼回心底,转头向浴室走去。

站在阳台上,战毅看着冯知薇的名字,在心里下了几番决心之后,才慢悠悠的接起了电话。

果不其然,电话刚一接通,那边便传来了冯知薇气急败坏的喊声,“战毅!你搞什么鬼!怎么这么久才接我电话?你故意的是不是?”

她的声音又尖又利,穿透力极强,战毅只觉得自己耳膜都快要被她穿透了,下意识的蹙眉将手机移开了一些。

冯知薇对着电话里骂骂咧咧好半天,直到撒气撒够了,战毅才重新把手机贴在耳边,有些不耐烦道:“骂完了?”

冯知薇似乎没想到他会是这种态度,愣了一下之后,反倒是有些没底气,委屈道:“你……你干嘛突然这么凶?”

这就叫凶了?

战毅不禁在心底冷笑,他不过是说话的语气重了一点,她就受不了了。那她真该去看看,他是怎么对冯知遇的。

人可能就是这样吧。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越是宠爱,她越是容易蹬鼻子上脸。

战毅其实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他和冯知薇在一起这么多年,自认为自己已经给了她足够的耐心和宠爱,可这个女人还是不满足,永远都是一副长不大的样子。

这样的关系。真的让他觉得很累。

意大利和中国有六个多小时的时差,他这边已经快要深夜了,冯知薇那边应该是下午。她倒是精力充沛,可他坐了一天一夜的飞机,现在只想去睡觉。

战毅按揉了一下鼻梁,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温和一点,对她道:“你还有什么事?没事我去休息了,累。”

冯知薇当即便是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样子。话还没出口,哭腔就先跑出来了,“毅哥,你不喜欢我了对不对?你陪着我姐去意大利,结果现在就对我这种态度。你这么不耐烦,是不是因为你这段时间喜欢上她了?毅哥,你跟我说实话,如果你真的爱上了我姐。我不会在继续纠缠下去,反正你们已经结婚了,就让我孤身一人死了算了……”

她越说越来劲,抽噎了两声,竟然真的就哭了起来,“你们一个个都喜欢我姐,我知道,从小到大就是这样。她学习好,又有才华,知道怎么讨长辈的欢心。不像我,做再多的事情都没用……”

战毅本来就很累,被她这么一哭,更是头都大了,急忙道:“你别哭行吗?好好好,是我错了。我今天飞行过程中太累了。所以语气不好,我跟你道歉,好不好?”

“算了,你不用跟我道歉,你是高高在上的战五少,我怎么敢接受你的道歉……”

“薇薇!”战毅的语气一凛,觉得自己好像语气有些重,叹了口气。又缓声道:“你别胡闹,我只是陪她来一次意大利而已,我对你怎么样,你还不知道吗?怎么会因为这几天就对她产生感情?”

“那你向我保证,你绝对不会爱上她。”

战毅无奈,“我保证,我绝对不会爱上她。”

冯知薇还是不依不饶,想了想,又道:“可是我姐那么优秀,你真的不动心吗?”

“她再优秀又怎么样?不照样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长得那么丑,不知道那些男人看上她什么。”

他说着,不知不觉的就又想起了任文斌的话,还有那个他尚未谋面的“小鹤哥哥”,简直让他一肚子气。

冯知薇立刻捕捉到了他话里的重点,佯装无意的问道:“什么水性杨花啊?我姐姐还有别的追求者?”

“怎么,你还不知道?”战毅冷嗤,“她不是有个青梅竹马的哥哥,叫什么来着?任鹤,你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哦~小鹤哥哥啊。”冯知薇立刻拉长了尾音,意有所指道:“这么多年了,没想到他对我姐姐还不死心啊。”

战毅的语气一滞,立刻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他俩难道真的……”

“毅哥,这件事你可真的不能怪我姐,他俩从小一起长大,小鹤哥哥又有才,日本早稻田大学的医学高材生呢,跟我姐姐特别有有话聊,从小人家就都说他俩特别有夫妻相,我一直以为我姐会嫁给他呢……再怎么说,那也是小鹤哥哥一厢情愿,你可别迁怒到我姐身上,她是无辜的呀。”

她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起来,战毅的火气更甚,侧脸紧绷着,冷笑道:“呵,真是郎情妾意。那么一个丑女人,居然还能有人追,看样子真的是我看错她了,生来下贱无耻。还装作一个遗世独立的白莲花,不觉得恶心?”

冯知薇很知趣的没有再说话,战毅用力攥了攥拳,一字一句道:“你放心吧,这样的贱货,我就是下辈子都不会爱她的,什么东西!”

他说完便把电话挂了,胸腔里满是怒火,他觉得自己此时此刻急需一些什么来让他纾解一下心中的火气,于是胡乱的在身上一通乱摸,终于找到了一盒烟,手忙脚乱的点了一支。

其实只要他那个时候回头,就能看到那个站在他身后,目光绝望的女人。

只是战毅从始至终都没有回头一下,就那样站在阳台上吹着冷风。

*

意大利之行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尽管冯知遇极力劝说自己,这是他难得会答应的一件事,她一定要好好把握机会,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钟,可是一想到那天晚上,听到他说的那番话,她就觉得无法直视他了。

米兰玩了两天,两人便辗转去了威尼斯,之后又去了罗马。

起先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大好,战毅一直很不耐烦,走到哪儿都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冯知遇跟着他也玩不好。后来到了威尼斯,他看着传说中的水城,心情好像才好了一些,两人也慢慢有了交流。

站在罗马斗兽场外,冯知遇刚用相机拍完一张照片,战毅蹙眉道:“我记得你会说意大利语是吧?我咽炎犯了,你去给我买瓶水吧。”

这几天他一直心气不顺,抽烟的频率直线上升,嗓子很不舒服。

冯知遇见他很难受的样子,立刻收起相机,忙不迭的点头道:“那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她说完便转头向路边的便利店跑去,然而就在她离开不久,战毅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冯知薇的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一看到她的名字,战毅就没来由的觉得烦躁,可是不接又不行,磨磨蹭蹭了好半天,他才不情不愿的接起电话,“喂?”

“毅哥!”冯知薇的声音很愉悦,“你猜我现在在哪儿?”

战毅蹙眉,“那我怎么能猜得到?”

冯知薇笑笑,忽然道:“你回头啊!”

回头?

战毅下意识的转头向后看去,然而刚一转头,整个人都愣住了。

一身军绿色的风衣,白色的针织衫,牛仔裤,帆布鞋,还有头上还戴着一个鸭舌帽,身后背着一个大大的旅行包。

不是冯知薇又是哪个?

战毅愕然的看着面前的女人。陡然提高了声调,“你疯了?谁让你一个人跑到这儿来的?”

面对他的愠怒,冯知薇却一点都不着急,蹦蹦跳跳的跑向他,直接亲昵的挽住了他的手臂,撒娇道:“毅哥,我坐了一天一夜的飞机,现在又累又饿。你带我去吃饭好不好?”

“你!”

战毅气结,可她脸上一副无辜又委屈的表情,饶是他有再多的怒火,此时都撒不出来了。

“我真是欠了你的。”战毅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伸手接过她背上的包,揽着她的肩道:“走吧,我先带你去吃饭。”

“嘿,我就知道毅哥对我最好了~”

冯知薇说着。便踮起脚尖在他脸上亲昵的吻了一下,两人打了个车,便向餐厅的位置离去。

冯知遇买了水从便利店出来的时候,街边早已不见了战毅的人影。

她拿着两瓶水,有些不知无措的站在人群当中,茫然四顾,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她来意大利的经历不多,此时一个人呆在这里。真的有些害怕,于是便大声叫起来,“阿毅,阿毅!你在哪里啊?不要逗我玩了好不好?”

她只当他是像从前一样,是在故意惩罚她,可是喊了半天,也不见他出来,只有周围那些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莫名其妙看着这个急的几乎要哭出来的中国女孩。

冯知遇越想越害怕,恰好路边有一个买工艺品的老头,她便立刻跑过去,用意语问道:“您有没有见到过一个大概这么高的中国男人?长得很帅,穿一身深咖色的休闲服,刚刚还在这里的。”

老头“哦”了一声,点头道:“他和一个中国姑娘走了。”

中国姑娘?

冯知遇一愣,整个人都像是被扔到了冰河里一样。浑身都冷了。

到底是哪里来的中国姑娘?那个人,又会是谁呢?

她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她可以给战毅打电话,让他来接她。

这么一想,冯知遇立刻惊喜的去摸自己的皮包,准备掏手机,结果却愕然发现,她的包底不知什么时候被人划开了一道很长的口子,里面早就已经空无一物了。

她的钱包和护照,酒店房间卡,还有各种证件。

都被人偷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