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夜深了,来侍寝了/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冯知遇垂着头坐在一家咖啡厅里靠窗的位置,怔怔的摆弄着自己的手指,桌上放着一杯已经凉掉的咖啡,外面的人群都已经散得差不多了,咖啡厅里也没什么人,就只剩下她一个。

这个咖啡厅就在他们走散的地方附近,她不敢走的太远,怕走远了之后,战毅回来就找不到她了,所以就这样乖乖地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随时观察着外面的动向,希望他什么时候能回来找她。

她这个样子,真的像是被人遗弃了的小孩子一样,眼巴巴的站在原地,等着那个人什么时候能忽然想起她的存在,回来寻找她。

可是她等了将近十二个小时,却始终没有等到期盼的那个人。

她的钱包丢了,身上又没什么钱,为了能找个地方栖身,她把唯一的零钱拿出来买了一杯咖啡,在这里一坐就是一天,甚至连多余去买蛋糕或者食物的钱都没有。

从早晨到现在,她已经快十二个小时没有进食,真的是饿的浑身无力。

大约是因为她一个外国人在这里坐了太久,咖啡厅的服务生都有些奇怪,走上来对她礼貌且客气的说:“小姐,我们要打烊了。”

冯知遇转头看了看外面已经一片漆黑的夜色,扯了扯嘴角,用意语道:“我这就走。”

她身上那个Prada的小包已经完全没法背了,所以直接被她扔了,现在手上除了给战毅买的那两瓶水,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

冯知遇孤零零的一个人从咖啡厅里出来,夜里的罗马忽然下起了雪。不远处就是斗兽场,在月色的装点下更显得宏伟壮阔,明明是不错的夜景,可是她却根本无心欣赏。

人在饿的时候,就会觉得更加冷,冯知遇站在寂寥的路灯下,抱着自己的手臂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不是没有常识的人,在国外丢了护照以及证件,应该第一时间报警,然后找当地的大使馆。可是她现在哪里都不敢去,她怕自己走了之后。战毅就找不到她了。

她心里犹豫过,或许他也是走丢了,所以才一时半会儿找不到路。他不会意大利语,在这里又没什么熟人,比起自己,她更担心他的安全。

冯知遇搓了搓自己的手臂,试图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温暖一些。

正当她抱着手臂在原地哈气的时候,突然走上来四五个年轻的意大利男人。有些外国男人的衣着打扮是真的很奇装异服,这几个男人头上染着乱七八糟的颜色,有的还带着鼻钉,有的打的唇钉,有的耳朵上带着四五个耳环,穿着黑色的大头马丁靴,嘴里叼着烟,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善茬。

冯知遇下意识的向路灯后面缩了缩,试图让自己隐蔽一些。

可那几个男人早就已经发现了她的存在,这个东方女子,比一般的意大利女人还要纤瘦,抱着手臂哆哆嗦嗦的站在路灯底下,看着就很招人。

几个男人挑着笑朝她走过去,从她左右围了上来,其中一个用手臂撑着路灯的灯杆。对她吹了声响亮的口哨,“美女,哪个国家的?”

冯知遇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暴露自己,扯了扯嘴角,用熟练的英语道:“Japanese。”

“哦~”几个男人互相对视一眼,不怀好意的拉长了尾音。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日本的风俗业一直都是他们国家的一个支柱产业,各种AV数不胜数,难怪眼前的女人这么讨人喜欢,原来是日本人。

一个男人直接便将手肘搁在了她肩上,嬉笑道:“姑娘,不如跟我们走吧,我们带你去看看罗马的夜景。”

冯知遇当即便猛地摇头,“No!”

可那几个男人的目标早就已经锁定在了她的身上,岂能容的她拒绝?

几个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个从她背后直接伸手捂住了她的嘴,接着便一起上前生拉活扯的将她抬起来,朝着路边的一个乌漆嘛黑的巷子跑去。

几个男人将她绑到了巷子,用叽里呱啦的意大利语胡乱地说着什么,那些词语太复杂,她有些听不懂。

嘴上被一只粗糙的大手捂着,有人去拉扯她的大衣,也有人去解她的皮带纽扣,还有人拉扯着她的衣服,五个男人,十只手,在她身上胡乱的撕扯着。

她很想大声呼叫,可是却怎么也叫不出来,只能无助的呜咽,眼泪从眼角滑出来,落进肮脏的地板,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她以前看小说的时候,看到过什么意大利黑手党,黑帮帮派之类的,那时她只是一笑而过,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可现在却觉得无尽的恐惧。

这就是她的结局吗?

在所谓的蜜月当中,异国他乡之外,被人这样放肆的侮辱猥亵。而那个和她一起来的男人,此时已经不知去向。

她突然很想战毅,记忆里,有一次冯知薇故意在她面前炫耀,说有人在路上碰了她一下,双方争执了起来,有个男人想对她动手,结果被战毅打进了医院。

她很想知道,如果那个男人知道她遇到了这样的危险,是不是也会像救冯知薇那样,从天而降的来救她。

可是她到最后也没有等到,有一只手从她的针织衫下摆伸进去的时候,她忽然就像是被电到了一样,剧烈的挣扎起来,拼尽全身的力气用力踢踹。

大概是因为她扑腾的太厉害,捂着她嘴的那个男人手一松,冯知遇见状。立刻瞅准机会,发狠的咬在了他的手上。

“啊——”

男人痛叫一声松了手,冯知遇当即便大声呼救起来,“Help!Help!”

她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有没有人能听到她的呼喊声,但不管怎么样,哪怕有个路人来也好。

那几个男人见事不好,正要对她动手,巷子口却传来一道强烈的灯光,接着便有人大喊:“Police!”

是警察!

冯知遇立刻提高了声调,更加大声的喊:“Helpme!”

很快便有几个意大利警察举着手电筒朝他们跑过来,那几个男人互相对视一眼。低咒了一声,也管不了更多,扔下她便先跑了。

有人过来给她披了件衣服,询问她的相关信息,问她有没有联系人,冯知遇浑身都在颤抖,双眼呆滞的望着前面。

战毅来了意大利之后,就换了意大利的电话卡,她背不出战毅在国外的号码,也不知道他此时此刻人在哪里,完全没有任何紧急联系人。

好半天。她才恍恍惚惚的想起了之前任文斌告诉她,任鹤在罗马的圣瓦乔尼医院里工作,她只能抬起头,恳求的望着警察,让他们从医院找一位华裔的男医生。

*

“你吃完了没有?”

米其林三星餐厅里,战毅抱着手臂看着面前大快朵颐的冯知薇,脸上隐隐有些不耐烦。

从一来了这里,冯知薇就拉着他不让他走,又是要逛景点,又是要吃饭的,这一天的时间。他们换了五个餐厅,她还是一副吃不饱的样子。

战毅心里很烦躁,他隐隐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可是却又想不起来到底是忘了什么,就这么陪着冯知薇到处乱转,实在是很让人心烦。

冯知薇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嘟着嘴道:“好嘛,我知道你等的不耐烦了,我不吃了还不行吗?”

她说罢便放下了刀叉,委屈巴巴的看着他道:“毅哥,我累了。你给我找个酒店休息吧?”

战毅皱眉看了她一眼,心里虽然很是不痛快,但还是点头道:“走吧。”

他在附近给她找了一家酒店,登记的时候,他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屏幕上是一个未知的陌生国外号码。

战毅觉得有些奇怪,却还是接了起来,“喂?”

“战毅是吗?”对面是个男人,声音很年轻,可是语气很不好。

“你谁啊?”战毅也没好气的问。

“知遇现在在圣瓦乔尼医院,你最好赶紧过来。”

医院?

冯知遇?

冯知遇!

战毅猛然回过神来。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回想起来,难怪自己一直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现在终于想起来了。

他把冯知遇那个女人给忘记了!

来不及说更多,战毅收起手机便转头向外跑去,冯知薇刚填完入住信息,正要问他要不要留宿,一转头却发现他已经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又是那个贱人!

冯知薇又气又恨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咬牙一跺脚。

*

战毅赶到圣瓦乔尼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这一路上他都觉得心有余悸,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冯知遇那么大一个人,他竟然就这么不管不顾的把她给忘记了。从他们分开到现在已经超过了十二个小时。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否则又怎么会进了医院?

战毅不敢再去联想更多,车子一停,他便立刻跳了下去。

按照那个男人说的,他很快就找到了病房,这一路他都是用最快的速度跑过来的,一推门便上气不接下气的的大喊:“知遇!”

病房里很安静,冯知遇静静地躺在床上,身旁坐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此时正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

战毅看着眼前的场景,一股火陡然冲到了头顶,一步上前将那个男人揪起来,怒道:“你他妈什么人,谁让你碰她的?”

男人的身形很瘦,个子跟他相当,带着一个金丝眼镜,看上去很斯文的模样。

“任鹤,小遇的哥哥。”任鹤面无表情的望着他,毫无惧色道:“有意见?”

“你!”战毅气结,提起拳头便朝他挥了过去。

任鹤躲也不躲,反而是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拳头,面不改色的说道:“遇事就只会用拳头解决问题,这是最低级的做法,没水平。”

在战毅的想象中,那个叫任鹤的男人应该是个又矮又挫没什么水准的男人才对,毕竟优秀的男人怎么会喜欢冯知遇这种货色?

可是当看到任鹤本人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错了。

松开他的拳头,任鹤一把推开他,向后退了一步,整理了一下自己被他揉皱的衣领,“小遇出事了,托了你的福,把她扔下不管,所以她遇到了流氓,如果不是被警察及时发现,你现在恐怕就要去停尸间认领她的尸体了。”

“你他妈不要乱说话!”

“尸体”二字瞬间刺痛了战毅,让他陡然瞠大了双眼。

两个人争执间,冯知遇已经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她先是看了看面前的战毅,又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任鹤,叫了一声,“小鹤哥哥。”

“嗯。”任鹤应了一声,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温柔的说:“我把他找来了,你跟他回去吧。”

冯知遇这才看了战毅一眼,垂下头道:“我不想跟他走。”

他在异国他乡把她丢下,她真的觉得心凉了。

战毅只觉得一股火气直接窜到了头顶,直接转头面无表情的将任鹤拖出去,反手便锁住了病房门,松了松领口朝她走了过来。

冯知遇身上全是擦伤,看他这个样子,立刻想起了之前那些流氓的所作所为,不由得向后退缩,惊恐的看着他,“你。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战毅冷笑一声,“当然是干你!”

他说罢便走近她,抓着她的脚腕将她拖到自己面前,开始撕扯她的衣服。外面是任鹤不停敲门呼喊的声音,面前是不断羞辱她的男人,冯知遇不由得哭了出来。

“战毅,你疯了……”

“你不是很能耐么?嗯?我说你为什么非得要来意大利,原来是来见你的情郎来了!出了事第一时间不懂得找我?你们的感情倒是真好,异国他乡都能联系到他。我看你所谓的度蜜月是假,暗度陈仓来找他偷情才是真的吧!”战毅双眼赤红的瞪着她,咬牙切齿道:“要不是因为你第一次的时候见了血,老子真是怀疑你是不是被他用烂了才又扔给我的!”

没有之前的温柔,也没有一丝怜爱,有的只有痛,比那些男人欺负她的时候还要痛几百倍。

冯知遇整个人都紧绷起来,只能无力地呜咽,小声啜泣,“战毅,你混蛋,你真的混蛋……”

“老子再混蛋,你不照样爱我爱的要死?”他说罢,又是一阵强势掠夺。

这一夜也不知经历了几次,床头柜上还放着两瓶水,是她受辱的时候还紧紧抱在怀里的,那是他说他想喝的。

冯知遇整个人都已经不会动了,就这样躺在病床上任由他逞凶,目光落在窗外的月光,有眼泪从她的眼角轻轻滑落。

“阿毅……”她呢喃似的轻叫了一声。

战毅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顿,不耐烦道:“干什么!”

她目光呆滞的望着外面的月亮,讷讷的说:“你看今天的月光,一点都不美了。”

战毅虽然觉得莫名其妙,却还是转头看了外面一眼,随即动的更快了,“你脑子有病?那么大的月亮,明明那么漂亮。”

她什么也不说,只是双眼空洞的看着外面。

他永远也不懂,她是说,她心里的月光再也不美了。

*

“宋宋,这个是薛衍让我给你的。”

头顶忽然传来了女生轻灵的声音,宋清歌一抬头,便看到了正言笑晏晏站在她面前的魏莱,“设计师新秀大奖赛可是过两天就要开始了,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宋清歌扯起嘴角笑了笑,有些担忧的叹气,“我觉得有些悬,最近感觉灵感枯竭似的,想不到好的作品。”

“没关系,慢慢来,薛衍很看好你,只要你加油,这一次一定能行的。”魏莱拍了拍她的肩头,鼓励道。

宋清歌点头笑笑,“莱莱,谢谢你。”

“用不着,咱俩谁跟谁啊。”魏莱说着。大手一挥,过了几秒,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对她道:“对了宋宋,你信不信得过我?”

宋清歌一愣,立刻点头,“我当然信得过你啊,怎么了?”

“那就好,这次的大赛,你如果觉得没把握,可以把作品给我看看,我帮你把关。”魏莱温柔的望着她,眼中满是真挚。

宋清歌心里隐隐有些不自然,之前薛衍跟她说过,设计师新秀大奖赛是很重要的,想要在这条路上崭露头角,至少要在大赛上获得很高的成就才行。

因此为了能在这个赛事上出头,业界不少设计师都互相掐架,以往赛前就常常会爆出业界丑闻,比如抄袭之类的。所以薛衍提前警示过她,作品千万不要给别人看,以免被有心人拿去做文章。

她望了望面前神情认真地魏莱。虽然心里有些不安,但是转念一想,她从进入公司就是魏莱在帮她,这条路上,魏莱也给了她不少的帮助,别人或许会害她,但魏莱一定不会。

而且魏莱在设计上的造诣也很高,她能主动提出帮她把关,她应该觉得庆幸才是。

这么一想,宋清歌便点头笑了笑,“当然好啊。你能帮我把关,我求之不得呢。”

魏莱也朝她微笑:“那就这么说定了。”

她说完便转身先离开了,目送着魏莱离去的背影,宋清歌叹了口气,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设计师新秀大奖赛对她来说真的很重要,迄今为止,虽然她在石川那里有了不错的成绩,之前给战诀设计的演出礼服也算是得到了好评,但真正能证明她成绩的,她却没有什么。

这一次,无论如何。她都一定要拿到好的成绩才行。

可是她要设计些什么,才能获得满堂彩呢?

因为一直想着这件事,所以就连晚上吃饭的时候,宋清歌都是若有所思的模样。吃了饭后便上了楼,坐在梳妆台前开始想自己的设计方案。

战祁一回卧室就看到她正撑着下巴坐在梳妆台前发呆,不禁走上去揉了揉她的头发,不悦道:“不是跟你说了,以后不要在这里画图。梳妆台太低了,而且又没有台灯,对视力不好,你本来就近视。还想近视的更严重?”

她抬头朝他笑了笑,不以为然道:“近视就近视呗,大不了戴眼镜。”

“那可不行。”战祁说着,在她的太阳穴轻轻揉了揉,“这么漂亮的一双眼睛,被眼镜遮起来多不好。”

宋清歌也笑,难得依赖的靠在他怀里,轻轻叹了口气。

她很少有这样主动亲近的样子,战祁心里一暖,摸着她的脸道:“怎么了?从吃饭的时候就看你闷闷不乐的。”

“设计师新秀大奖赛就快到截稿日了,可是我还没有很好的设计作品。怎么办?”

“不怎么办,我的女人,我相信能做出最好的。”

宋清歌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就别贫了,这件事对我来说很重要,如果没有好的成绩,我是没有办法在业界立足的。”

战祁不以为然,随口道:“那我给你开公司,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看谁敢说你不能立足。”

“你这人!”

宋清歌简直无语,一把甩开他。愤懑道:“算了,你去睡吧,我不想跟你说了,永远没个正经。”

见她一脸的气恼,战祁反倒是笑了,“真生气了?”

“不想跟你说话,走开!”

“好了好了,不闹了。”战祁伸手去拉她的手,在她手心里画着圈,“那你倒是先跟我说说,你们的要求是什么?”

见他终于有了正经脸,宋清歌这才道:“设计主题是男装,礼服或者日常休闲都可以。但是男装你知道的,就那么点样式,不像女装设计成花都行,想在男装上突破,真的不是很容易。”

战祁挑眉,随口道:“那,你觉得就以正装和职业装为元素怎么样?”

宋清歌眼前一亮,“你说下去。”

“小七那丫头以前跟我说过,她喜欢正装,但是又少了些职业的严谨。但是有些职业装日常又不能穿,如果你能把这两者融合,让男人在日常生活中也有职业当中严谨却又风雅的一面,不就好了?”

他的话说完,宋清歌便笑了起来,“一语惊醒梦中人呢,谢谢你。”

战祁嗤笑,“就嘴上说谢谢?”

宋清歌脸一红,“那你还想怎么样?”

他说着便凑上来吻住她的唇,“夜深了,宝贝,该给我侍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