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我老大想见你/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设计师新秀大奖赛很快就召开了,与往届不同,因为这一次的主题就是男装,所以大赛的主办方特地从Armani,Brioni以及Zegna请来了他们的首席设计师担任评委。

大赛是从早上十点开始的,宋清歌早早地就已经出门赶去了会场,其实她不是很在意自己的形象,但是战祁却不行,愣是从华臣的公关部给她调了一个顶尖的设计师和造型师全程陪同,一定要保证她时时刻刻明艳照人才行。

华臣董事长办公室,许城站在外面恭敬的敲了两下门,很快里面就传来了战祁的声音,“进。”

“大哥,时间差不多了,现在备车吗?”

战祁抬手看了一下表,点点头,“嗯,去备车吧。”

大约是因为害羞和尴尬,宋清歌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过,绝对不允许他跟着她去会场,他也只好点头答应。但今天可是见证她成绩的大日子。他怎么能真的不去?

所以为了不给她增加压力,他早晨装作要开紧急会议的样子提前出了门,准备等大赛开始后,他再进去。

休息室里就备有各种各样的宴会礼服,战祁换了一身简单的黑色西装,也没有打领带,扣子开在了第二颗。看上去随意而又不羁。

战祁赶到的时候,大赛才刚刚开始,主办方总监点头哈腰的引领着他朝二楼贵宾区走去。

大赛是在榕城科技馆举行的,二楼有一个很大的观台,战祁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立刻便在人群当中搜寻起了宋清歌的身影。

很快他就在人群当中搜索到了那个穿着一字领黑色小香风连衣裙的女人,场馆里面的温度还是很合适的,宋清歌露出两条洗白的长腿,脚下是一双黑色的尖头高跟鞋,头发挽在脑后,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小手包,看上去不是很扎眼,却又很吸引人。

战祁心里隐隐有些骄傲,不愧是他的女人。即便是扔进人堆里,都是那么出众。

宋清歌是跟着薛衍和魏莱一起来的,生绡还有其他三个年轻设计师也参加了这次比赛,大家平时相处的都不错,明明应该坐在一起的,可魏莱却不知怎么了,带着那三个年轻设计师,从一进会场就找了个角落的座位坐下来,全程都没什么表情。

两拨人坐的很远,宋清歌回头望了望魏莱的位置,面露忧色道:“莱莱最近怎么了?是不是心情不好?”

薛衍头也不回,目光直直的看着T台上的模特,不带感情道:“不用管她,她就是这样,听风就是雨,一阵一阵的。”

前天晚上魏莱一个人跑到酒吧,喝的烂醉如泥,幸亏她还没傻到去陌生地方的地步,酒吧的酒保和她是朋友,看她又哭又闹,便立刻给他打了个电话。

薛衍一赶到酒吧,魏莱看到他后便立刻扑进他怀里哭起来,小孩子似的跟他撒娇,说他过分,骂他猪头,总之是把她能骂的都骂出来了。

他大半夜被人从睡梦中惊扰起来,原本有一肚子的气没处撒,去的路上都在想着要怎么惩罚这个死女人,可是等真看她那个茫然无助的样子,他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到最后,他也只能是无可奈何的把她背回了家里,又是照顾她喝醒酒汤,又是照顾她睡觉,折腾到了大半夜。

等第二天一早,薛衍醒来的时候。魏莱已经若无其事的坐在了他家餐桌前。

再怎么说,之前她也在他家里赖了三个多月,在他这里比在她自己家还随意自在。

薛衍拉开椅子坐到她身边,问她,“酒醒了?说说,知道自己错哪儿了没?”

魏莱只是转头看了他一眼,好半天才问:“薛衍。你真那么不喜欢我?”

这个问题她已经问了他无数次了,而他也回答过无数次,“魏莱,我只把你当朋友,对你,我没有那种感觉。”

“好,我知道了。”她深吸一口气点点头。起身道谢,“昨天晚上谢谢你收留我,我先走了。”

没有像以前那样纠缠不休,也没有跟他耍赖胡闹,这一次,魏莱走得格外痛快干脆。

薛衍知道,她今天在会场坐的那么远。就是故意给他脸色看的。

宋清歌还是有点不放心,“薛大哥,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让莱莱生气了?她从几天前脸色就一直不太好。”

“没有的事。”薛衍转头朝她安抚性的笑了笑,抬手将她耳额边的碎发替她挽好,“你很好,也没有做错什么。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你自己。”

“可……”

宋清歌还想说什么,会场负责人却忽然跑过来让她去后台准备,D组的设计师马上就要上场了。

她只好道:“那我先走了。”

“嗯。”薛衍点点头,目送着她离开,却没有看到不远处那一道冷然的目光。

而二楼的看台上,战祁的脸色同样好看不到哪儿去,那个该死的薛衍。趁着他不在她身边,就趁机对宋轻歌示好,更让他生气的还是那个死女人,竟然躲也不躲的让薛衍碰她。

看样子回去之后他是真的要给她点颜色看看了。

每一组和每一组的大方向主题都不一样,C、D两组的设计师是正装,一般来说中间或者最后入场的选手其实最有优势,但就像战祁之前跟她说的。只要自己有实力,哪怕是第一个或最后一个上场,也影响不了她什么。

同组的一共四位设计师,两位女生,还有一个扎着半丸子头的男人,年纪不大,留着一撮山羊胡,看上去很有艺术家的感觉。

这三个应该都是新人,至少宋清歌对他们都没什么印象,所以互相之间都没有交谈,只是那个男人一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让她觉得十分不自在。

很快外面便有人喊道:“D组设计师,到你们了!”

整理好自己的仪表,四个人便在礼仪小姐的带领下走上台,身后的大屏幕上也分别展示出了每一个人的设计,以及穿着成品上台的模特。

前两个女生先是个自介绍了自己的设计,接着便到了宋清歌和那个叫欧阳的男人。

欧阳先是对她笑了笑,一副很绅士的模样对她道:“女士优先?”

宋清歌总觉得这个男人的笑容很诡异,她怕他途中是什么手段,也不扭捏,便道:“那就谢谢你了。”

她说完便直接上了台,三秒后,身后的大屏幕便展示出了PPT。

一共有军绿色和灰色两个款,分别由两个乌克兰男模上身所展示。宋清歌手里握着话筒,一边用红外线灯笔照着PPT为台下的评委仔细讲解,一边将事先准备好的布料为评委分发下去。

这块呢子布料是战祁特地托人从俄罗斯进口回来的,是俄国很顶级的冬装布料,保暖性极好,而且很轻薄,就算是冬天也不会很臃肿。

把布料发给评委这一招也是战祁教给她的,他说有些东西必须让评委亲自感受过才能切身体验,光听她空口述评,太空洞了。

宋清歌一边说,一边紧张地留意着台下评委的神情,看到他们摸着那块布料。互相交头接耳的点头,她心里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以上,就是我的作品,谢谢各位。”

微笑着对着台下鞠了一躬,戴着翻译耳机的三位评委相互对视一眼,低头在纸上开始打分。

二楼的看台上,许城站在战祁身后,赞叹道:“大哥,看那三个评委的样子,好像对清歌的设计很看好。”

战祁得意的挑起嘴角,“那是自然,毕竟是我的女人。”

这叫什么来着?与有荣焉。

他的女人这么优秀,不恰恰说明了他战祁也很有水平?

宋清歌转头向台下走去,欧阳恰好走上来,两人擦肩而过的一瞬间,欧阳回头朝她莫名的笑了笑,没头没脑的说道:“设计的很棒,只可惜缺了点东西。”

宋清歌蹙眉瞥了他一眼,心里隐隐觉得有些怪异,却也没有多想。

两分钟后,身后的大屏幕便展出了欧阳的作品,然而在看到图片的一瞬间,宋清歌却陡然瞪大了双眼。

如果不是因为她已经介绍完了,她都要怀疑是不是组委会放错了设计图,屏幕上出现的那个作品和她的几乎是如出一辙,除了他的双排扣是五对,比她多一对,还有就是衣摆短了一些,翻领改成了立领,其他的跟她的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怎么会这样呢?

宋清只觉得浑身都冷了,站在台下止不住的颤抖起来。除了薛衍和魏莱,她没有给任何人看过她的设计图,又为什么会有人做出和她如此相似的作品?

她只觉得自己脑子里一团乱,傻了似的望着台上口若悬河的欧阳,而坐在观众席上的薛衍和战祁同样是一惊。

战祁甚至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下面的大屏幕道:“这是怎么回事?那个男的设计的东西怎么会和清清的作品这么像?”

许城也有些慌乱,却还是努力镇定的说道:“大哥,您先别急,我们先听听他怎么说……”

话音刚落,台下便传来了欧阳的声音。

“在开始介绍我的作品之前,我想先跟大家说一下我设计这个作品的背景。2003年的时候,我孤身一人去了一次俄罗斯,看到了当地军人穿的大衣,所以才有了这样的灵感。”欧阳说完,屏幕上便放出了他在俄罗斯旅行时的照片,底下的日期确实写的是2003年12月25日。

他转头看了看台下的宋清歌,笑得有些阴冷,“大家应该也看到了,我和上一位参赛者宋清歌小姐的作品可以说是有异曲同工之妙。我的作品在2007年就做出了第一版成品,并且申请了专利,因此我有理由向组委会提出质疑,宋清歌小姐剽窃抄袭我的作品!”

台下瞬间一片唏嘘,人们都纷纷议论开来,宋清歌用力摇头,“不是。不是这样,我的作品是我自己设计的,我没有抄袭……”

然而三位评委的眼中却露出了失望的神色,招来了旁边的主持人,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

助理很快跑了出去,没过多久便回来了,递给了主持人一张纸条。

“根据大赛法务人员以及公证人员的辨认。由于D组参赛者宋清歌涉嫌剽窃抄袭,暂时取消参赛资格,保留参赛成绩,在终审判定结果出来之前,宋清歌将无法继续参加比赛。参赛者欧阳立作为受害方,同样保留成绩,暂时不予打分。”

站在二楼看台上的战祁用力攥了攥拳。眼神越来越冷,半分钟后,他忽然转头对许城道:“走了。”

他说完便转身朝楼下走去,许城茫然的站在原地,看着下面脸色惨白的宋清歌,不知所措,“大哥。那……”

然而没等他说完,战祁就已经先走了。

另一边,魏莱坐在角落里,看着一脸灰败的宋清歌,心里却并没有想象中的痛快或者开心,反而是觉得分外沉闷,在那里坐了一会儿便起身离开了场馆。

冬天的风还是很大的。她裹了裹大衣,一张俏脸上看不出喜怒,垂着头飞快的朝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只是刚走了几步,面前就走过来一个高大的男人,径直挡在了她面前。

“魏小姐,我们老大请您去车上小坐一会儿。”

“你老大?”魏莱警惕的看着面前的男人,退后一步道:“你老大是谁?”

“这您就不要过问了,他有话想和魏小姐聊一聊,希望魏小姐配合。”

“你不说清楚什么人想见我,我凭什么要跟你走?”警惕心魏莱还是有的,她用余光骗了一眼那辆停在路边的豪车,心下觉得不妥,转身便想跑。

然而还没等她行动,那个男人向后一招手,两个身高马大的男人便立刻一拥而上,一左一右架起魏莱便朝着那辆车快步走去。

“我不去,我不去!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放开我!”魏莱不停地又踢又踹,拼命的挣扎着,奈何两个男人一看就是有经验的保镖,有岂能容让她挣脱?

很快,魏莱便被押到了那辆车前,后座的车门被人拉开,接着她便被人一把推了进去。

在看到面前的男人时,魏莱一震,整颗心都跟着沉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