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 你不知道做这种事会遭报应?/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清歌没想到自己用了小半个月时间没日没夜搞出来的作品,最后竟然会变成这种结果。

抄袭这种事情在设计圈里,一经曝出就是前程尽毁的大事,她向来爱惜羽毛,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郁郁寡欢的从台上下来,一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时,宋清歌的脸色都很差,整个眼眶都是红的。

薛衍立刻朝她迎上来,神色紧张且关切的望着她,“清歌……”

“薛大哥。”宋清歌红着眼睛朝他笑了笑,“对不起啊,辜负了你的期望,我……”

她原本强颜欢笑的想要安慰薛衍,结果话没出口就已经哽咽了起来,再也说不下去了。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不用说了。”薛衍伸手将她揽进怀里,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放缓声调安抚她,“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说法,不会让你白白受冤的。”

宋清歌不着痕迹的从他怀里脱身出来,有些困惑不解道:“可是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明明没有给其他人看过我的图,就只有你和莱莱看过。为什么会这样呢?”

除了薛衍和魏莱,她作图的时候,就只有战祁全程陪同。但她相信战祁是绝对不会害她的,那个男人比任何人都希望她成功,在她找不到合适的布料时,也是他奔前走后的替她寻找,所以她百分之百的相信他。

而剩下两个人,薛衍和魏莱,她怎么也无法去联想他俩会害她。

薛衍的眼中闪过一丝愠怒,可很快就镇静下来,双手搭在她的肩上,正色的看着她道:“清歌。这件事……我要向你道歉,是我的问题。你知道的,我对设计上的东西其实不是很懂,之前为了能得到更好的评价,所以我在未经你同意的情况下,把你的图拿给了一个米兰的设计师看,希望他能为你点评,没想到会泄露,对不起。”

宋清歌也没想到竟然会是他搞出来的问题,但无论怎样,薛衍也是出于一片好心,她自然无法去责怪他。

尽管成绩被取消,宋清歌心里很是压抑,但她轻叹了一口气,反而是来安慰薛衍道:“算了薛大哥,你也别有压力,我走得正行得端,没有抄袭就是没有抄袭,这件事我会再向组委会提交其他的设计草稿来证明我的清白。”

薛衍歉疚的点头,“我也会帮你的。”

有他这句话,宋清歌心里也好受了一些,点头扯起嘴角笑了笑,“那就拜托你了。”

*

而另一边,魏莱双手绞在一起,正襟危坐的坐在黑色的宾利后座上,低垂着头,神色很是紧张的样子。

在她的旁边,战祁微微向后靠在车门上,双腿交叠,微扬着下巴。盛气凌人的冷睨着她,冷箭一般的目光在魏莱身上上下扫视着,更是让她如坐针毡。

令人窒息的氛围让魏莱后背都沁出了冷汗,不知过了多久,身旁的男人才冷冷的开口了,“魏小姐。”

魏莱浑身一颤。头都不敢抬一下,小小声的应了一声,“战先生,您好。”

战祁低下头,面色沉静的转着自己左手大拇指上的玉扳指,漫不经心的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请你来吗?”

魏莱心里很虚。可是脸上却强装镇静,面不改色的摇了摇头,“不知道。”

“魏小姐,你知道毁人前程这种事,是会遭报应的吗?”

战祁的声音很淡,可是魏莱却不由得一颤。手指也跟着颤抖起来,甚至连话都不敢说,生怕自己一开口就是破碎的颤音。

“你和欧阳昊文曾经都在Versace做过设计师,并且一同共事过小半年。只不过后来你选择了回国,而欧阳昊文因为抄袭被赶出了设计圈,从此声名狼藉。再也没办法在这个圈子里立足,所以改名欧阳立,平时就抄抄大牌,做点A货和高仿,偶尔给人代笔当枪手,赚点小钱。我说的对吗?”

战祁的话音一落,魏莱便立刻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

战祁笑笑,“你是不是很惊讶,我怎么会知道这些?”

魏莱垂着头。不说话。

“宋清歌那女人,虽然善良而且很容易对别人交心,但她最基本的心眼还是有的,尤其是在自己的作品上,她尤其细心。她跟我说过,除了薛衍和你,她没有给第三个人看过她的图。薛衍那家伙的心思,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虽然不想承认,但我知道,别说让他去害清歌,就是让他做点会让她不开心的事,他都不会做,既然如此,他又怎么会把图交给别人?用最简单的排除法,也就只剩你了。”战祁勾起唇角,挑眉道:“而且我听说魏小姐爱慕薛衍已久却爱而不得,女人的嫉妒心有多可怕,不用我跟你说吧?”

“想查清楚一个人的过去,对我战祁来说,不是多么难的事,更何况是像你这种人生经历全都写在明面上的人,只要稍微动动人脉,我就能把你祖上八代都能查的清清楚楚,你觉得想知道事情真相,对我来说很难吗?”

所有的事实都被拆穿,魏莱心里知道自己今天也是难逃一死了,她向来活的豁达,索性一挺胸,一副壮士英勇就义般的说道:“对。你说的没错,就是我做的。是我把宋宋的图给了欧阳立,然后又找人PS了他所谓的俄罗斯旅行照,包括他的专利,都是我一手操作的,你要杀要剐,随便来。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既然做了,我就知道会有东窗事发的一天,你想怎么样?”

战祁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沉静的脸上看不出一丝喜怒,淡漠道:“如果我说我没想怎么样,你是不是会觉得很惊讶?”

“什么?”魏莱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你不想替宋宋报复我?”

“你叫她一声宋宋,说明还是把她当做朋友的。话说回来,当初带她进入这个圈子,给了她一个良好工作环境的人还是你,没有你,或许她现在连新秀大奖赛的台都上不去,从这方面来说,我还应该感谢你才对。你做的事,确实过分,但还不至于到报复你的地步。就你这种伎俩,我分分钟就能破,想还清清一个清白,不是难事。而且我不仅能还她清白,我要是真想报复你,把这些事给狗仔一爆,绝对能让你遗臭万年。”

他说的漫不经心,魏莱整个人却都已经发起抖来。

她知道战祁说的都是真的。他想整她确实易如反掌,根本就不用花什么心思,就能让她从此前途尽毁。

魏莱攥了攥拳,极力克制着自己颤抖的声线问他,“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曝光?你不想替宋宋报复我?”

“因为你是她的朋友。”战祁定定的望着她,答得很是自然而然,“她从小的生活圈子很窄,为了保证她的安全,她父亲也不允许她广交朋友。一直到二十岁之前,她身边就只有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宋清语和一个闺蜜辛恬。而辛恬现在也出了事,所以她的朋友真的是寥寥无几。”

魏莱怔怔的望着他。“所以?”

“所以,我不想让她对你也失望。”战祁扬起唇角,淡淡的笑了笑,眼中浮现出一抹抱歉的神色,“我家那个傻女人,从小到大都没受过什么委屈。她受的最多的委屈,都是我给她的。过去几年,她经历了很多坎坷的事,对人生的都快失去希望了,我不希望她以后再对友情也产生怀疑,对其他人失去信心。所以我选择替你隐瞒这件事。为的是不破坏她心里那个好姑娘魏莱的形象。因为她跟我说过,她很喜欢你的性格,能和你做朋友,她觉得很幸运。”

魏莱的眼眶渐渐有些反酸,眼前也模糊起来,哽咽道:“可是我辜负了她的信任。”

“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就好了。”战祁淡然道:“这件事我不会告诉别人。但背锅的人还是要有的,既然那个欧阳立敢接手这件事,那就让他来背着个黑锅好了。”

魏莱感激的看着他,“谢谢您,战先生。”

“用不着谢我,要谢就谢谢清歌。是她教会了我对人要适度善良和耐心。如果不是她,我现在未必会有这心情在这里跟你扯皮,早就分分钟把你做的事你告诉媒体,为他们制造头版头条的大新闻了。”

魏莱垂下头,心里满满都是抱歉。

战祁道:“你是什么人品,我也打听过了。我相信你只是一时想不开走了错路,知错能改就好。还有,你用不着嫉妒清清,她跟薛衍不会有结果的,你觉得有我在,她可能会跟别的男人有发展的可能?她这辈子都是我的女人,你与其想着害她,倒不如再想想办法去追薛衍。”

魏莱的脸色很是尴尬,虽然他这话说得臭屁且狂妄自大,但他说的确实没错,而且他也的确有狂妄的资本。

低眉顺眼的点了点头,魏莱小声道:“对不起,我知道了。”

“嗯,你先去吧,这件事的后续你不用管了,我会派人解决的。”

“那就麻烦战先生了。”

魏莱说完便下了车,黑色的宾利很快就从眼前绝尘而去,魏莱长长叹了口气,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尽了似的。

她转头向去停车场去自己的车,然而一转身,就愣在了原地。

薛衍就那样站在她五步开外的地方,面无表情的望着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