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喜欢我真的那么难吗?/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薛衍就站在魏莱五步开外的地方,面无表情的凝视着她,他们认识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见她用这样冷漠的眼神看她。

他对她向来还算大方,过去就算是她缠他缠的烦了,他也只是会有些无奈或者不耐烦,但是这样低沉甚至有些厌恶的表情,真真是伤到了魏莱,让她不由得低下了头。

薛衍抿了抿唇,漠声道:“现在有空吗?我想跟你谈谈。”

他用的是“谈谈”,而不是“聊聊”,显然已经是在气头上了。

魏莱垂下眼,吸了一口气点点头,“好,你想去哪儿谈?”

“我一会儿也要去取车。就去停车场吧。”

魏莱跟在他后面,两人一起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薛衍径直走到自己的车附近才停下来,魏莱也跟着他驻足,垂着头不说话。

薛衍微眯着眼望着面前的女孩,审视了良久才开口道:“为什么要那么做?”

魏莱一震。心里已然料想到了他说的是什么,指甲嵌入手心,只是紧紧抿着唇不答。

薛衍叹了口气,痛心疾首的望着她道:“魏莱,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一句话,让她忽然就落下了泪,荏弱的肩膀一耸一耸,像个被人责骂了的孩子。

是啊,她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还不是因为他?

还不是因为所谓的爱情?

她和薛衍认识很多年了。在他面前,她一直都肆无忌惮的作天作地,因为知道无论她做什么,他都会包容她。她不相信什么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但她相信锲而不舍,只要她不放弃,她一定能打动他。

她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家闺秀,家世背景比不起宋清歌那样的,但小家碧玉至少还是当之无愧的。从小到大身边永远都有数不清的男孩子前呼后拥着她,如今她年纪也不小了,28岁,可是却依然没有男朋友,父母急的焦头烂额,各种富二代公子哥都给她介绍了不少,可她就是看不上那些金絮其外败絮其中的男人。

她喜欢的是薛衍这样的,坦荡,沉稳,有头脑。她不在乎他结过婚,也不在乎他有孩子,甚至只要他愿意接受她,她可以把木木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哪怕自己一辈子都不生也无所谓。

但即便这样,他还是不肯接受。

“薛衍,你就这么讨厌我吗?”她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他,此时此刻。她再也装不出过去的没心没肺,终于表露出了多年来的第一次受伤。

见她哭了,薛衍顿时也心软了,从口袋里掏出手帕递给她,声音也柔和了一些。“这件事就过去了,我和清歌说了,是我不小心把她的图给了别人,她好像也没有多想,而且也没有怀疑到你身上。以后谁都不要再提了,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魏莱一惊,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替我隐瞒了?为什么?”

“在清歌眼里,你一直都是个落落大方的姑娘。无论如何,我都不想让她对你有什么不好的看法。”

魏莱听着他的话,心里隐隐有些不甘心,“你就这么喜欢她吗?为了她,甚至不惜自己来背锅?”

“你怎么就搞不明白呢?我不是为了她。我是为了你。”薛衍有些无奈的按了按眉心,“魏莱,你以后在设计这条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就自毁前程,你以后打算怎么办?人一时想歪了不可怕。怕的是钻进牛角尖里一辈子都走弯路。我是喜欢清歌没错,但我也知道,我俩是不可能的,她的心里从始至终都只有战祁一个人,不会再有别人的位置。而我也没想去破坏他们。如果战祁真的爱她,可以给她最好生活,那我也就没什么顾虑了。”

魏莱怔怔的望着他,“薛衍……”

薛衍笑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所以你真的不用把清歌当做假想敌,还去做这种事害她。我和清歌,从始至终都是我单方面对她有好感,跟她无关。我也不希望因为我对她有这种感情,就让她遭到别人的嫉恨,那样我会觉得很内疚。”

魏莱低下头,眼泪吧嗒吧嗒的掉在地面上,哽咽道:“可是你为什么就不能接受我?对你来说,喜欢我真的那么难吗?”

“实话跟你说吧,我不是不接受你,而是不想再去接受任何人了。林苏离世的时候我向她保证过,我会好好把木木抚养长大,不想再去考虑别的事情。”

“可我也能照顾木木。”魏莱急了,拉着他的衣袖恳切道:“薛衍,你不要觉得我是小女孩,我也可以照顾孩子,我也能做好一个母亲,只要你给我这个机会。”

“莱莱。”薛衍无奈的叹气,“我真的只把你当作朋友。”

魏莱泪眼迷蒙的望着他,一头扎进他怀里。额头抵着他的胸口,轻轻抽噎,“可我是真的喜欢你,我是真的爱你,薛衍,你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薛衍心疼却也抱歉的望着她,为什么不能呢……大概是因为他真的不会再喜欢上任何人了吧。

*

战祁回到家的时候,宋清歌正在卸妆。

她还不知道他去过现场,所以战祁便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随口问道:“比赛结果怎么样?”

“很惊险!”宋清歌放下手里的梳子,转头看着他,眼里亮晶晶的,“你都不知道,比赛当中有一个设计师的作品和我的几乎一模一样,然后还诬告我抄袭。组委会当场取消了我的成绩。我本来以为这次大概是要惨了,但是没想到刚刚组委会给我打来电话,说那个叫欧阳的设计师已经被带走调查了,组委会会重新评定我的作品,如果真的是被诬陷,会在媒体上登报给我道歉,而且会还给我属于我的成绩。”

战祁笑笑,“那不是挺好的。”

“事后想起来是没什么事了,但我当时很害怕啊,万一真的被取消成绩怎么办。”她心有余悸的说道。

战祁忍不住在心底嘲笑她,这个傻女人。只要有他在,她怎么可能会遇到这种事?

回来之前,他特地找到了新秀大奖赛组委会,并且把欧阳立抄袭的证据全部提交给了警方,即刻就可以立案侦查了。

只不过她都不知道罢了。

战祁暗中挑眉笑了笑,问她,“那你知道是谁搞的鬼吗?”

“薛大哥说是他给别人评定的时候,不小心把我的图泄露了出去,但我想他也是一片好心,所以我也没有怪他。”宋清歌叹了口气。仍然有些无奈的样子。

战祁闻言,心里还是有些惊讶的,薛衍自己一个人把所有的责任都包揽了下来,恐怕也是不想让魏莱的形象被毁吧。

说起来,那个叫魏莱的姑娘其实也算是幸运了。尽管薛衍不喜欢她,却也给了她足够的面子,甚至替她维护了自尊。薛衍对她虽然没有感情,但至少恩义已经算是给足了。

他久久不说话,一旁的宋清歌有些奇怪的戳他手臂。“你怎么了?干嘛不说话?”

他这才收回视线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我是在想,你什么时候可以获奖?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是什么事?”她有些好奇。

“等你拿了奖之后就知道了。”

总之是一件很重要,并且事关两人未来的大事。

宋清歌心里虽然有些疑虑。但是听他这样说,她也就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

因为有战祁和薛衍在背后施加压力,宋清歌又提供了自己的草稿图和其他证据,所以欧阳立抄袭一案的判定很快就出来了。

三天后,设计师新秀大奖赛召开了颁奖仪式。偌大的会场已经被装点一新,宋清歌穿着一身米白色的鱼尾裙礼服,由战祁陪同出席。

宋清歌的成绩虽然予以恢复,但是因为已经没有了时效性,所以还是没有办法给评定。

台上一片欢歌笑语。主持人声色昂扬的念着一个又一个的获奖名单,可宋清歌却只能坐在台下听着,倒是真应了那句话,快乐是她们的,而我什么都没有。

旁边的战祁见她脸色不好,担忧的伸手过去握住她的手,宋清歌回头朝他笑了笑,摇头道:“放心吧,我没事。”

话是这么说的,可脸色却很是黯然。

第三名和第二名都陆陆续续的宣布了,唯独第一名还没有出现。

正当宋清歌垂头丧气的时候,却听主持人忽然道:“接下来,我们要宣布一件令人扼腕的事情。在这场比赛当中,有一位选手原本是可以拿到第一名的,但是因为被诬告抄袭,所以取消了成绩。而现在,经公证处以及公安机关刑侦科的判定,大赛组委会将恢复参赛者宋清歌小姐的参赛成绩。我宣布,本次设计师新秀大奖赛的冠军就是,D组选手,宋清歌。”

掌声和无数的闪光灯一起朝她涌来,宋清歌瞪大眼睛坐在座位上,像是还不能从方才的震惊当中回过神来一样。

刚刚那主持人说了什么?

她是冠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