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你爸爸不是战祁害死的/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祁虽然给宋清歌开了一个工作室,但是毕竟还没有上正轨,而且很多事情也没有处理好,因此工作室一时半会想要正式营业还是不太靠谱的。

宋清歌开工作室的事很快就传到了薛衍和魏莱的耳中,薛衍倒是没说什么别的,只是笑着说她以后有了自己的公司,恐怕就要离开生绡了。

他虽然没有明说,可是语气上却也难掩失落。

宋清歌不知道该跟他说些什么,只能笑笑说自己暂时还不会离开,就算离开,以后也还是会经常回来看他们的。

而魏莱的脸色一直有些怪异,尽管从大赛之后,两人就没怎么见过面,而且之前魏莱的态度也有些古怪,所以让两个人的关系一度很紧绷,但宋清歌却始终没有怪过她。

后来魏莱给她的解释是,那段日子她家里出了些事,所以情绪一直不好,并且还跟她道了歉,说自己不该无缘无故对她发火。

宋清歌本来也没有生她的气,听她解释了之后就更加没有放在心上了。

事实上魏莱在知道战祁给她开工作室的事情之后,心里的震动也是不小的。那一次战祁对她说了那番话之后,她心里就对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有些敬畏之感。

而现在战祁又为宋清歌做了这么多,想来也是确实爱她的,这样想着,魏莱忽然觉得自己把宋清歌当做假想敌好像是有些可笑了。

两个人的关系就这样又恢复到了过去,关于那个秘密,谁都没有再说出来,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天一下班,宋清歌出了写字楼之后就看到了那辆停在楼下的黑色宾利,许城站在外面微笑着看她,见她来了,便朝她眨了眨眼。用口型对她说:“大哥等你好半天了。”

这个男人现在时不时的就会来她公司里接她,好像故意要宣誓主权似的,可她又不能不让他来,每次一说让他别来了,他就万分恼火的说她是怕被薛衍看到。

他都这么说了,宋清歌自然不能再说什么,不然就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

许城替她拉开车门,一上车,她就看到战祁正坐在后座,拿着iPad看今天的股市走向。修长的指尖在屏幕上来回滑动,神色认真且沉静。极其有魅力。

宋清歌看着看着就看呆了,恰巧战祁不经意的一抬头,看到她正盯着自己目不转睛的看,放下iPad朝她笑了笑,“怎么?看得入迷了?”

她急忙转过头,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我是在看那个股市图,红红绿绿的一片,不知道你们能看出个什么来。”

有时候她是真心佩服战祁这些男人能看懂这些,她一向都不关心这些,以前宋擎天倒是专门请商科老师给她上过课,可是她听着那些乱七八糟的公式计算就觉得头都疼,到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她从小就没有什么大的志向,只想专心做自己的设计,也没有一点金钱观念。

战祁收起iPad,点了点屏幕道:“这里面可都是钱。”

她摇头,“我不懂那些。”

他揉着她的脸颊轻笑,“你不需要懂,以后我会给你赚钱的。”

其实他还用怎么赚?现在的钱都够他们几辈子花不完的了。

宋清歌笑笑,问他,“对了,你之前不是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跟我说吗。你要跟我说什么?”

战祁伸手过去握住她的手,目光忽然变得很深沉,语重心长道:“清清,我今天带你去见一个人,很多事,我觉得我有必要向你解释清楚。”

他很少用这样沉重的语气跟她说话,宋清歌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等着接下来的一切。

车子很快就在一个偏僻的居民楼附近停了下来,这栋楼已经是老楼了,还是三十年前军医院的家属楼,单元门是那种很老旧的红漆木门,如今已经规划到了新区拆迁当中,但有些房屋仍然在出租和居住当中。

许城从前面回头对他们道:“大哥,到了。”

“嗯。”

战祁点点头,转头对她道:“下车吧。”

宋清歌有些奇怪的看着外面老旧的建筑,下了车后,任由战祁牵着她朝楼上走去,一边走一边看着墙上乱七八糟的涂鸦,好奇地问:“你到底要带我见什么人啊?”

战祁回头一笑,“等下你就知道了。”

两人一直上到了四楼,在一扇绿色的防盗门前停了下来,战祁抬手按了一下门铃,里面很快就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哪位?”

“我是战祁。”

防盗门很快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个中年女人探出头来,看到他后立刻笑了笑,“战先生来了。”

“嗯。”战祁点头,牵着宋清歌向里面走,一边走一边问道:“何老还好吗?”

“最近好了很多了,已经能慢慢认出人来了,不知道还认不认识战先生。”

宋清歌一边走,一边转头随意打量了一下屋里的陈设。

这间房子是真的很老了,家具也是很老式的木制家具,看得出来已经有些年岁了,屋里收拾的很干净,只是隐隐透着一股来苏水的味道,一走进去就像是进了医院似的。

她忽然就有些好奇,战祁究竟是带她见什么人来的。

中年女人一直带着他们走向阳台,驻足轻声道:“何老就在那里了,您过去吧。”

战祁点点头,转头看着宋清歌,双手搭在她的肩上,目光幽深的像是要望进她的灵魂里一样,“清清,你听我说,这件事真的很重要,你等一下一定要做好接受它的心理准备。”

他越说越玄乎,宋清歌心里就觉得更加莫名其妙了,但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战祁这才牵着她的手走向阳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背对着他们坐在轮椅上,腿上搭着一条毯子,头歪靠着椅背。好像正在晒太阳一般。

宋清歌看不见他的脸,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直到战祁走上去轻声叫了一句,“何老?”

老人这才应声回头,一张脸皱巴巴的像干梅干一样,双眼浑浊,目光呆滞,头发已经全白了,嘴角还流着口水,跟电视上演的失智老人如出一辙。

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宋清歌却陡然愣住了。张了张嘴,好半天才挤出一句,“何主任?”

面前的老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宋擎天病危时的主治医师,何鸿涛。可是她记得何鸿涛也不过五十多岁的年纪,宋擎天病重的时候,他还正直事业巅峰期,宋清歌还听小护士偷偷议论过,何鸿涛以后很有可能会成为将来的副院长,怎么几年不见,那个意气风发的中年男人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宋清歌错愕的转头看向战祁。茫然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战祁安抚性的握了握她的手,弯下腰看着何鸿涛,耐着性子,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何老,我是战祁,您还记得我吗?”

“战……祁……”何鸿涛念着他的名字,好半天后眼里才终于清明了一些,点了点头,含糊不清的说:“宋……女婿……”

“对,我是宋擎天的女婿。”他这样坦然自若的承认着自己的身份,宋清歌不由得有些诧异。

战祁将宋清歌拉到何鸿涛面前。耐着性子为他介绍:“何老,这是宋擎天的女儿,宋清歌,您还记得她吗?”

何鸿涛抬头看向她,目光渐渐变得有些深远,像是在回忆什么事情一样,好半天之后,他忽然激动起来,扭曲的手指拍着轮椅扶手,咿呀道:“宋……宋小姐……”

宋清歌没想到他变成这个样子居然还能记得她的模样,眼眶一热。立刻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哽咽道:“何老,我是宋清歌,您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何鸿涛看着她,嘴唇颤抖着,呜咽了两声后,忽然就老泪纵横,像个孩子似的哭了起来,连声道:“我救不了,救不了哇……”

宋清歌转头不知所措的看着战祁,他拍了拍她的肩。安抚道:“别着急,给何老一些时间,让他慢慢说。”

他从外面搬了两个凳子回来,坐到何鸿涛身边,开口道:“何老,当年我岳父宋擎天到底是怎么离世的,您能再说给她听一遍吗?”

宋清歌心里一惊,惊愕的看向战祁,瞳孔骤然紧缩,一副震惊到了极点的模样。

他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她父亲的死因还有其他内情?

宋清歌的心跳忽然就加剧起来,紧张的看着战祁。而他却也不看她,只是凝望着面前的何鸿涛。

宋清歌一瞬不瞬的看着何鸿涛,紧张不安的问:“何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父亲不是他……”她语气一顿,转头看了战祁一眼,低声道:“难道我父亲不是战祁害的吗?可我亲眼看见是他拔了我父亲的氧气管,这又是怎么回事……”

何鸿涛先是看了战祁一眼,又看向宋清歌,抱歉地说道:“宋小姐,当年宋先生的病,其实有很多疑点,关于这个,我心里一直都有一个疑问想问你,但始终没有机会。”

她点头,“您尽管问。”

“宋先生的身边,有懂中医的人吗?”

“中医?”宋清歌微怔,“为什么这么问?”

“宋先生的脑血栓,是因为服用了中药所引起的,而且我们检查后发现,他服用这种中药已经不是一天两天,而是长年累月服用所导致的结果。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会造成他的脑血栓。”

宋清歌心里一沉,低下头若有所思道:“这个我知道,当年确实有医生跟我说过,我父亲的脑血栓不是简单的问题。也有人跟我说,是有人在他的饭菜里下了药。”她说着瞟了瞟战祁,声音有些发沉,“可当年宋家所有的食谱都是战祁亲自过目的,一切都是经由他允许之后厨师和琴姨才敢做的。”

这也是她为什么一直都在怀疑是战祁害了父亲的原因。

因为所有的家佣都听他的话,那时宋擎天重病,他已经是宋家的男主人,有足够的权力和机会做任何迫害宋擎天的事情。更何况他来宋家的目的本就是为了报复宋擎天,怀疑他不是没有道理的。

战祁神色未变,一句话也不解释,就只是看着何鸿涛,镇定的像是知道他会给所有的事情一个解释一样。

何鸿涛摇了摇头,“宋小姐,这你就错了,宋先生吃中药的事情,怕是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了。”

宋清歌呼吸一滞,语气焦急地问:“那您知道我父亲服用中药多久了吗?”

“根据我们当时治疗的情况来看,至少有五年以上了。”

五年以上……

这四个字让宋清歌浑身一沉,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样,无力的靠在椅背上。

一直到宋擎天病危的时候,战祁来宋家也不过三年多快四年的时间,如果按照何鸿涛的说法,也就是说,在战祁来到宋家之前,父亲就已经服用上了那种会导致脑血栓的慢性中药。所以,战祁根本就不是害她父亲的元凶,这个人在他来到宋家之前,就已经潜伏在了家里,甚至已经潜伏了很多年了。

宋清歌忽然就觉得自己浑身都冷了,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就连牙齿都开始打颤。

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

这么多年来,她竟然都不知道有一个心怀叵测的人一直就藏在他们的身边,时时刻刻都准备害他们。而更让她觉得害怕的,是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谁,也不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更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潜伏在他们的身边,准备伺机而动。

见她的脸色苍白的吓人,战祁心里也有些紧张,立刻伸手过去握住她的手,焦灼的询问:“你怎么样,还好吗?”

“我还好,还好。”她扯了扯嘴角,对他勉强笑了笑,反握住他的手,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对何鸿涛道:“何老,麻烦您继续说下去。”

“宋董事长的脑血栓,是因为他长期服用慢性中药所导致的。在后期的治疗当中,我们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病象。宋小姐应该知道,我们军医院的医疗技术和医师水平在全京都来说都是名列前茅的,我们当时已经给宋董事长用了最好的药物和物理治疗,并且给宋董事长做过两次手术。我们开会之后一致认为,按照一般人的情况,宋董事长当时即便没有痊愈的可能,但至少病情是可以得到控制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宋董事长的病情非但没有得到控制,反而急速加剧,尤其是在晚期的时候,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我们西医和物理治疗根本已经无济于事了。”

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大一段,说到后来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战祁急忙拿起一旁的杯子递给他。

宋清歌听不懂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只觉得脑子里一团乱,怔怔的问:“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何鸿涛叹了口气,沉沉的说:“我一直怀疑,宋董事长在接受后期治疗的时候,有人在他的饭菜里加重了中药的药量。中西医相冲,导致我们的治疗一点效果都没有,而且还加剧了他的病发时间。”

宋清歌陡然提高了声调,“可是这怎么可能呢,我一直都在爸爸身边,如果有人想对他下手,我会知道的呀!”

战祁心疼的看着她,“清清,你忘了吗?你父亲病发的时候,你去给你母亲扫墓了。”

他这话一出,宋清歌猛然愣住,终于恍恍惚惚的回忆了起来。

那个时候宋擎天病的还不是很严重,有一天晚上宋清歌做梦梦到了母亲,她在梦里说自己的家里漏雨了,漏的很严重,都没办法住人了。醒来之后她还觉得很奇怪,结果没过几天就突然接到了电话,说她母亲的陵墓被破坏,里面漏了雨水。需要及时修复。但中国人向来忌讳动坟动土,母亲家乡又有风俗,如果要开墓必须要有儿女在场才行。

她当时见父亲的病情还算稳定,而且身旁还有宋清语和继母路江霞,所以她才放心的去给母亲扫墓,可是没想到回来之后一下飞机就接到了父亲病危的消息,等她赶回医院,看到的就是战祁拔下了父亲的氧气管。

脑子里忽然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她猛然惊醒过来,“所以你当时拔了我父亲的氧气管,是因为……”

何鸿涛点点头,接过话道:“那时候二小姐和宋夫人根本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只有战先生还算镇静,所以只能拜托他来为患者拔氧气。”

宋清歌没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一时之间被冲击的无法回过神来。

何鸿涛有些不忍的看着她,轻声道:“宋小姐,关于令堂离世的真相,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有向你说明,对此我感到很抱歉,希望你不要憎恨我,如果有调查需要,我一定会全力配合的。”

宋清歌扯起嘴角笑了笑。“谢谢您。”

没过多久,方才的中年女护工便来提醒何鸿涛需要吃药休息了,宋清歌和战祁见状便也提出了离开。

或许是和何鸿涛的一番聊天对宋清歌的冲击实在太大,就连下楼的时候,她都觉得浑身发软,脚下一滑,险些从楼梯上摔下去。

“小心!”战祁一惊,立刻眼疾手快的伸手去拉她。

宋清歌挡开他的手,勉强笑了笑,“我没事。”

她这个动作隐隐有些抗拒的意味,战祁心里一沉。有些难受的看着她,“清歌,是不是因为知道了真相,所以你对我……”

宋清歌眼神哀绝,良久才沉沉开口问:“战祁,我只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你说。”

她深吸了一口气,声音有些发颤,“既然我爸爸不是你害的,为什么你从一开始不告诉我?任由我自以为是的误会下去,而现在又要告诉我这些真相。”

战祁握了握她的手,垂下眼低声道:“以前不告诉你。任由你误会下去,是因为……那个时候我以为自己不在乎你,随意不在乎你恨我。但是现在不一样,我不希望你再恨我,也不想让你对我有什么怨言,所以,我想把一切都告诉你。”

宋清歌的眼泪忽然就落了下来,哽咽地道:“可你不觉得你这样很过分吗?你知不知道我曾经多痛苦,自己爱的人害了我爸爸,我甚至都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再面对我父亲。现在你又告诉我你没做过那些事,你让我怎么接受?战祁你怎么能这么自私?”

“对不起。你说得对,是我太自私,只顾自己的感受,没有考虑你。”他伸手将她拥进怀里,她站在台阶上,他站在台阶下,头埋在他的肩窝里,哭的一抽一抽的。

战祁轻轻地拍着她的背,缓声道:“但是清清,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要赶紧把那个害你爸爸的人揪出来。他到底是什么人。现在还在不在我们身边,这才是最重要的问题,如果他还在我们身边,那接下来很有可能就会再度下手,我们必须要抢在他之前警惕起来才行。”

宋清歌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他,“那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战祁目光坚定的看着她,“现在还不知道,但我会查的。你大概还不知道,就在你父亲去世没多久,何老就遭遇了车祸。下半身瘫痪,再也没法上手术台了,我怀疑这件事跟你父亲,甚至跟宋家过去的恩怨有关。”

难怪何鸿涛五年前还那么精神矍铄,不过短短几年就变成了这样。

宋清歌紧紧的握着他的手,“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会一点一点的查,一定会把那个人找到,然后调查清楚那个人害你爸爸的原因和理由,一定会找到你爸爸离世的真相。”战祁说着握住她的手,目光殷切的望着她,“但我有一个请求。”

“你说。”

“我希望你能一直陪在我的身边,不要离开我。”

宋清歌就知道,他一定会说这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