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谁招惹你了?/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祁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琴姨一见他便主动迎上来接过他的外套,战祁的神色隐隐有些疲倦。这两天公司里一直在为年会的事情做准备,快到年终了,他的应酬也是多的数不过来,陪她的时间都变少了。

随手松了松领带,战祁问道:“她呢?”

“大小姐在书房里。”琴姨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好像已经睡着了。”

“又睡的这么早?”战祁的手一顿,脸色也跟着有些凝重。

琴姨也担忧的点头,“是啊,大小姐最近的精神状态好像一直都不好,会不会是出什么事……”

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战祁已经抬步朝着楼上大步走去,脸色焦急,脚底生风。一副心急如焚的模样。

不怪他着急,这两天宋清歌的精神确实一直很差。自从见过何鸿涛之后,她就变得消沉了许多,也不像之前那么爱笑,偶尔还会给他撒个娇。

现在她总是坐在窗前出神。有时候一坐就是一天,而且她的听力也下降了很多,经常会出现战祁叫她三四遍,她才能反应过来的情况。

不仅如此,她的记忆里也变差了,常常手里拿着东西,转头就不记得了,然后满屋子乱找,或者说话说着说着就想不起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战祁嘴上虽然什么都没有说过,但心里去很不安。她易感人群的病症还没有完全痊愈,而且现在又是冬天,太容易感染细菌,尽管他每天都会派车去接她下班,但他依然有些放心不下,怕她会在这个季节生病。

那样的话一定会很难好。

到了书房外面,他先是轻轻呼了一口气,这才轻手轻脚的拧开了门把,一推门进去,就看到那个趴在桌子上已经睡着了的女人,昏黄的台灯还亮着,拉长了她的影子。

战祁心里顿时软成了一汪水,轻轻走上去,刚拉了一下她的手,准备将她抱回卧室,宋清歌便动了一下身子醒过来了。

她睁了睁迷蒙的双眼,抬头看向他,瓮声瓮气道:“你回来了?”

“嗯。”他抬手将她的碎发挽好,怜爱的抚摸着她的脸颊,“最近怎么了?是不是压力太大?感觉你总是很累的样子,越来越能睡了。”

其实不仅是他,就连宋清歌自己也这么觉得。

明明她的生活习惯一直很规律,每天都睡的很早,可是最近却总感觉睡不醒似的,头重脚轻。整天浑浑噩噩,对着电脑就犯困。

宋清歌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可能是你的作品马上要上市了,压力比较大吧。”战祁也没有多想,对她道:“等这个阶段过去了。好好休息一下。”

“好。”

“来,我抱你去睡觉。”

他说着便弯下腰,宋清歌倒也不扭捏,手臂缠上他的脖子,他一只手臂从她的腿弯处穿过。另一只手扣着她的腰,稍一使劲就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宋清歌确实是很累,方才做设计的时候,就这么觉得了,眼前的图不知怎么的就变得越来越模糊。最后就忍不住一头栽倒在了桌上,现在都觉得浑身发软,慵懒的靠在他的肩头,在他脖颈上蹭了蹭。

战祁侧头朝她笑了笑,轻轻将一个吻印在她的额头上。“怎么了这是,还撒起娇了。”

她的声音都是闷闷的,“没有,就是觉得很累,不知道为什么。”

“过了这段时间就好好休息。我又不需要你赚钱,不要那么拼命。”我会心疼的。

后面的半句话,他没有说出来,只是默念在了心里。

战祁将她抱回了卧室的床上,给她掖好被脚。守在她身边,轻轻拍着她的背哄她睡觉,没一会儿,宋清歌便慢慢睡着了。

看着她疲惫的样子,战祁哑然失笑,她这副模样,他都不好意思折腾她了。明明温香软玉就在眼前,可是他却只能看不能吃,真真是太让人煎熬了。

又恼又无奈的在她唇上咬了一口,战祁这才起身进了浴室里,开始洗澡。

*

华臣的年终酒会一直都是公司的大日子,这一天不仅会向公司里的员工发放年终奖,而且还会请很多一流媒体做报道,京都的大公司几乎都在邀请行列当中。

一大早,战祁就坐在了办公室里,许城进来把嘉宾名单递给他,请他过目。

凌南霄夫妇、孟靖谦夫妇、关默存、顾绍城、童非和他的女朋友。除此之外就是战家那点人了,战诀、崔灿,战峥的女伴是辛恬,战嵘的女伴是小七,战毅冯知遇夫妇,战炀一个人,而他自然是要带着宋清歌出席的。

名单里的人基本都是熟悉的名字,只是当看到最后的时候,战祁还是蹙起了眉。

时豫、时仲年竟然也在邀请行列当中。

他抬头看了许城一眼。有些不悦道:“这名单是谁拟的?怎么时豫也请来了?”

许城急忙解释,“名单是三少和毅少拟的,他们说请时少是因为上次绑架的事情还没过去,所以这一次专门请他过来给他个好看。”

也就是说,鸿门宴?

战祁眉尾一扬,虽然已经意会了那两人的意思,但是心里仍然觉得有些不妥。

年终酒会毕竟不是儿戏,请时豫来,如果是给他示威也就罢了,就怕那家伙到时候又在酒会上搞出什么事来,那就麻烦了。

但战峥和战毅既然都请了他了,那就说明这俩人应该已经合计过要怎么应对他到场的事,他也就没有担心那么多。

“其他的事情都已经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所有的事情以及应急预案都已经准备完毕了,大哥请放心。”

“嗯,那就好。”战祁将名单递给他,“就按照这个去发邀请函吧。”

许城接过了名单,却站在原地没有走。

战祁有些奇怪的看着他,“怎么,还有事?”

许城干巴巴的笑了笑,“大哥,您的礼服……”

让他这么一说,战祁才猛然想起来,他的礼服到现在都还没有着落。他倒是跟宋清歌那个死女人明里暗里要求了几次,可她却总是不给个痛快话。每次都含含糊糊的,到最后也没说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战祁忽然就有些头疼,他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很注意形象外表的人,华臣有自己的造型师,以往他出席重要场合的时候,都有专人给他设计造型,准备礼服,他什么都不需要操心。

这还是第一次,他特别执着于自己的形象。

烦躁的蹙了蹙眉,战祁挥手道:“算了。你先去吧,这件事我回头自己解决。”

“那好吧。”许城说罢便点头离开了。

*

因为惦念着这件事,所以战祁晚上一回家就去书房找宋清歌,偏偏她去洗澡了,书房里乌漆墨黑。

战祁有些失望。关了灯正准备走,却忽然瞥见了她桌上的一张纸,眼睛顿时一亮,朝着书桌大步走去。

素白的纸上用各种线条描绘着一个造型夸张的男人,宽肩窄臀。没有脸。战祁向来看不懂她画的那些跟梵高抽象画一样的设计图,但依稀能辨认出来那是一套男装外套,设计的非常精致,完全符合他的气质。可以说就是为他量身定制的。

难道是给他设计的?

战祁心里一喜,继续往下看。然而在看到图纸页脚的时候,笑容却顿时僵在了脸上。

那里赫然写着两个大字,薛衍!

战祁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都凉了似的,仿佛一盆冷水兜头浇了下来。他反过来看了一眼背后,立刻就更加郁闷了。宋清歌着重分析了薛衍的各样问题,简直是把他整个人都分析了一遍。

平时也不见她对哪个男人这么上心,能把这个分析得头头是道,这会儿却把薛衍看的这么透。

他忽然就很想知道,她对他是不是也这么了解?

气愤的扔下了她的图纸。战祁转头便摔门离开了书房。

*

宋清歌发现战祁的脸色今天不大对劲。

从吃过晚饭之后就一直拉着一张脸,就好像谁欠了他几个亿似的,唯独知了跟他说话的时候,他的脸色会稍微好一些,吃过饭之后便直接带着孩子上楼去给她辅导作业了,宋清歌跟在他后面叫了几声,他也装没听见。

这人又怎么了?

带着疑问和不解,宋清歌便先去洗澡了,等她洗完出来,战祁已经回来了,正坐在床上看新闻。

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道:“我洗完了,你去吧。”

战祁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放下iPad就走,宋清歌终于忍不住了,伸手拉住他的手腕,问道:“你今天怎么了?脸色这么差,谁招惹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