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我早就想在试衣间里要你了/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是以往,他一定会回头朝她笑一笑,然后再跟她嬉闹一番。

可今天战祁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冷冷的瞥了她一眼,甩开她的手便准备去洗澡。

宋清歌怔怔的望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眼见他就要进浴室了,她一把扔掉手上的毛巾,大步朝他追过去,展开手臂挡住了他的去路,仰头凝望着他。

战祁冷脸看着她,“干什么?”

她一愣,好久没听到他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讲话了,此刻她只觉得陌生又无措,就那样傻了似的望着他,慢慢的松开了自己的手。

这话难道不应该是她问他吗?

她自认为自己没有哪里惹到他,更没有哪里对不起他,可他一回来就莫名其妙变成了这幅冷若冰霜的样子,实在是让她接受不能。

罢了。可能他们就是这样,终究是有无数解不开的心结,她也疲于再去应对这样的关系了。

“没事,你去洗澡吧。”她收回自己的手,转过头不再看他。

原本战祁心里却是有着诸多不爽,他从很久之前就很希望她能放下过去的回忆。再给他设计一套西装,对此不知道提了多少次要求,软硬兼施,可她从来都没有准确的给他一个回答,到底是答应不答应。

他一直以为她是放不下心结,所以才不肯再去碰男装这一块,现在才知道,原来她只是单纯的不想再为他做些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谁都不肯退让的站在原地,过了须臾,他忽然听到她轻轻地吸鼻子,那是她哭泣的前兆。

毕竟还是心疼她的,饶是有再多的怨念和不满。此刻在她的眼泪之下都变得不值一提,战祁叹了口气,还是先她一步败下阵来,上前扳过她的身子,强迫她转过来。

果不其然,她的睫毛已经被打湿了。

“哭了?”战祁的心顿时软成了一汪水,伸手拭去她脸上的泪痕,放缓声调道:“好了,别哭了,我态度不好,跟你道歉,嗯?”

“别碰我!”宋清歌甩开他的手,背过身擦掉眼泪。

其实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的态度确实不好,但还不至于到让她这么委屈的地步,可是眼泪来的就是那么猝不及防,让她自己都诧异自己为什么会哭。

和她的关系缓和之后,战祁学到的最大的一件事,就是两个人之间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当面一五一十的说清楚,有不解的就问,有不满的就说,藏着掖着生闷气,只会让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差,两个人越走越远。

他们互相之间都玩过猜心的游戏,实在是不好玩,更何况看见她这个模样他心里也不好受。

无奈的叹了口气,战祁道:“那我先问你,你为什么愿意给薛衍设计衣服,却不愿意给我设计?”

宋清歌一脸莫名的看着他,“我什么时候给薛衍设计衣服了?”

“你桌上的那张图。”战祁赌气道:“上面分析的头头是道的。你还敢说你没有给他设计?之前我跟你说了那么多好话,希望这次年终酒会能穿上你亲手设计的礼服,可你一直都不肯答应。现在你却那么好心的给薛衍做这做那,你说我怎么能不生气?”

宋清歌登时火了,“你翻我的东西?”

战祁哼了一声,“我没翻过。你的图就那样肆无忌惮的放在桌上,长眼睛的都能看到。”

她顿时无言以对,憋了半晌才问:“你真的那么想让我给你设计礼服?”

“我希望你能给我设计,不仅是因为我想穿上出自你手的衣服,也是希望你能放下过去。”战祁叹了口气,有些颓然道:“我知道过去你给我设计了很多。但是我都没有好好珍惜过,也没能跟你说一声谢谢,所以我一直很遗憾,想有一个机会弥补。”

他说的这么诚恳坦然,宋清歌反倒有些被动,抿了抿唇道:“那你闭上眼睛。跟我过来。”

战祁虽然有些好奇她的意图,但还是乖乖地闭上眼,宋清歌伸手牵起他的手,拉着他向步入式衣柜走去。

很快两人便站在了大衣柜前面,宋清歌伸手拉开衣柜,对他道:“好了。可以睁眼了。”

战祁一睁眼,映入眼中的便是一身笔挺的挂在衣柜里的黑色西装礼服,熨烫的平展服帖,安静的挂在衣柜里。

他一愣,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这是……”

宋清歌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我早就给你设计好了,本来打算当做惊喜等年终酒会那天再送给你的,都是因为你这么心急,一点惊喜的感觉都没有了。”

战祁意外地看着她,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你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是啊。”她撇嘴。“你不是一直吵着闹着让我给你做吗,这套礼服我从好几个月之前就已经开始做了,我亲自选了布料,一针一线都是我亲手缝出来的。”

战祁欣喜地望着她,摸了摸那套礼服,爱不释手道:“你确定这是给我的?”

“你不想要算了,我送给别人去!”

宋清歌果然误会了他的意思,伸手就要去抢礼服,一副恼火的脸色。

“这是我的!”战祁眼疾手快的抢回来,就像是一个护着自己心爱玩具的小男孩一样,警惕的望着她。

见他难得有这份孩子气,宋清歌的气也消了一半,不想跟他怄气,取下礼服上的衣架对他道:“你来试一下这套衣服,看看效果如何,如果有哪里不合适,我现在改还来得及。”

战祁拉她的手,“那你来帮我试。”

他这话让宋清歌不由得想起了他们初遇时候的样子,那时他也是这样,扔下一句“陪我试衣服”,强迫她跟着他进了试衣间,结果在里面对她肆无忌惮的羞辱了一番。

尽管那已经过去很久了,她也时常告诫自己,过去的就过去了,不要总是想那些让大家不痛快的事,可午夜梦回的时候,她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梦魇。

她怕自己会在他面前失态,扯了扯嘴角道:“你自己试吧,我先出去。”

她转身就要逃,战祁却一把拉住了她。“清歌!”

他自然知道她是想到了那些不好的过去,其实不仅是她,现在他想起过去的自己,自己都觉得自己过分。那时候也不知是中了什么邪,怎么就能对她这样一个柔柔弱弱的女人那么狠心。

人有时候真是可怕,以至于他想起那时的自己,自己都会觉得很陌生。

他握住她的手,十指紧扣,一字一句地说:“如果过去实在是无法忘记,那么我用新的记忆,帮你掩盖,好不好?”

她转头便对上了他恳切的眸子,心里一软,终是点了点头,“好。”

她也不想总是这样执着于过去,放过他,放过自己,这样对大家都好。

战祁身上还穿着一件白衬衫,所以也不用换,只是换了裤子,宋清歌拿着外套站在他身后,替他套上,又仔仔细细的替他整理好衣领和袖口,之后又蹲下身替他整理好裤脚。

退后两步望着他问:“感觉怎么样?”

战祁照了照镜子,“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宋清歌从上到下打量着他,眼睛一亮,立刻心领神会,从他的配饰柜子里取出一条真丝西装手帕,认认真真的叠好,插进他胸前的口袋里。微笑道:“这样是不是好多了?”

“嗯,确实。”

战祁满意的笑笑,捏了捏她的脸颊,感叹道:“你怎么那么有才?”

宋清歌觉得好笑,这些东西是一个设计师最基本的素养,但凡是学过的都有两把刷子,哪怕她是个肄业,但当年的专业课可是绝对过关的。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给薛衍设计衣服?”

他心里还是惦记着这件事,语气十分忿忿不平。

宋清歌无语道:“你就不觉得那张图有些眼熟?”

她这么一说,他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好像是有点眼熟。

“那个是第一版稿,因为你的身材和薛大哥的身材差不多,所以我初版设计好了之后,先做了个样衣出来,让他当模特试穿了一下看看效果。但我后来发现那件衣服的效果不是很好,于是就把存在的问题分门别类的罗列出来。在后期的设计之中逐一修改,才有了你现在穿的这一身。”

原来是这样……

战祁顿时有些自惭形秽,这醋吃的,实在是太幼稚有没道理。

但即便心里知错了,可他脸上却仍然不肯表现出来,嘴硬的说道:“那你也可以直接来找我。本来就是给我设计的,为什么要让他来当模特?你找我不是更直接?再说了,我的身材哪里和他差不多了?我明明比他高,也比他瘦,而且身材也比他好多了!”

对于自己的身材,战祁还是很有信心的。再怎么说他也是常年健身的人,这点自信都没有,他还怎么混?

宋清歌无语,“反正我是觉得你俩差不多,而且薛大哥比你瘦吧,你肌肉比他多倒是真的。”

战祁微微眯眼。慢慢的朝她靠近过来,“你确定?这话说出来,你可是要负责的。”

宋清歌一惊,立刻向后倒退了两步,“你你你,你想干什么!战祁你别乱来!”

“我想干什么。你还不知道?”他挑着唇角不怀好意的轻笑,伸手扯掉了脖子上她亲手给他打好的领带,脱了外套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再怎么说也是好不容易才要到的礼服,弄脏弄坏了可不好。

宋清歌被他逼得退无可退,一下撞在了柜子上,战祁伸手抵在她的耳侧,低头在她耳畔暧昧道:“亲爱的,你知道么,从很早以前,我就想在这里要你一次,对着镜子,从后面狠狠地要你,让你好好看一看,咱俩交缠的时候,你有多美。”

他的嗓音低沉暗哑,温热的气息萦绕在她的耳际,宋清歌的顿时脸红到了耳根,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