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她有先兆流产/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清!”

战祁风风火火赶到医院的时候,几乎是在推开病房门的一瞬间就喊出了宋清歌的名字。

他一接到电话就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薛衍在电话里并没有把情况说的很清楚,只是说她突然晕倒了,而且还有出血的现象,让他赶紧来医院看一看。

当时他还在开桃城发电厂的重要会议,听了薛衍的话之后,脸色当即就变了,挂了电话就立刻急速赶往了医院。

彼时宋清歌正靠在床头和一旁的薛衍说话,她的脸色还是很苍白,嘴唇也没什么血色,手背上还扎着针,正在输液。

“清清,你怎么样?”

战祁一阵风似的冲到她病床前,直接一把推开了坐在她床边的薛衍,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这死人真是招人烦,动不动就出现在她身边,现在还这样堂而皇之的坐在她床边,而且就在他进来之前,他们两个人还笑容满面的说着什么,那个场景真是看着就让人觉得刺眼。

她的嬉笑怒骂都只能属于他一个人,以前是,以后也永远都是。

战祁紧紧地握住她的手,满目焦急的望着她,因为是一路狂奔而来的,此时还上气不接下气的窜着粗气,“到底出什么事了?怎么会突然晕倒进医院?还输起液了?”

明明是大冬天,可是他额头上却沁满了细密的汗珠,就连鼻尖上都是虚汗,整个人都是一副惶惶不安的模样。

宋清歌温柔的目光落在他脸上,抬手替他拂去额头上的汗珠,柔声问:“怎么流了这么多汗?你是不是一路跑过来的?”

战祁一把攥住她的手,提高声音又问了一遍。“你到底怎么了?快说啊!是不是易感人群的毛病又犯了?”

除了这个,他是真的想不到她还会有什么毛病,能让她突然晕倒的。

宋清歌看了他一眼,又转头和薛衍对视了一下,唇角逸出一抹微笑,开口道:“我……”

战祁紧紧地盯着她的脸,等着她接下来的话,然而她的话还没出口,病房门便被人推开了,接着就有医生走了进来,询问道:“感觉如何?”

“已经好一些了。身体好像也有了力气似的,呼吸也变得顺畅了。”

医生点头,“你贫血严重,体内的血小板数量过低,血红蛋白也很少,你应该知道,血红蛋白是为人体提供氧气的,正因为你的血红蛋白数量减少,所以才会导致缺氧以及呼吸困难的情况出现。好在这位先生及时给你输血了,你应该好好感谢他才是。”

宋清歌闻言笑了笑,转头对薛衍感激道:“谢谢你薛大哥。”

薛衍摇头,“都是我应该做的。”

一旁的战祁看着他俩这样你来我往聊得热火朝天的模样就来气,从他一进来,她就没有跟他好好说句话,没完没了的在这里跟薛衍眉来眼去,一个眼神就好像能让对方意会似的,简直招人烦。

战祁越想越恼火,直接上前挡在了两人中间,冷着脸对医生问道:“她到底是什么毛病?给我把话说清楚!”

医生这才转头看了他一眼,立刻恭敬的叫了一声,“战先生,您也在这里?”

妈的。老子都在这里站了半天了,你丫的眼瞎?合着你就能看见薛衍那个死人,就看不见老子?

战祁狠狠地瞪了面前的医生一眼,真想给他一顿好看,但这毕竟是在病房里,宋清歌此时状态又不好,饶是他心里有万般怒火,此时也只能咽下去。

战祁冷着脸不耐道:“嗯,赶紧说,她到底怎么了?”

医生笑笑,开口道:“恭喜战先生了,战太太这次可是同卵双生呢。”

战祁眉心一凝,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忍不住恼火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同卵双生,我听不懂你们那些医学名词,给我把话说的通俗一点!”

医生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尴尬,旁边的宋清歌忍不住弯唇笑起来,就连薛衍都是一脸鄙夷和讽刺的脸色看着他。

医生的嘴角抽了抽,半晌才道:“通俗的来讲,就是说,战太太怀孕了,而且是双胞胎,恭喜战先生,您要当爸爸了。”

战祁的瞳孔骤然瞠大,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看了看医生,又看了看薛衍,最后又转头看向宋清歌,或许是因为太过激动,他都不知道自己此时该表现一种什么样的表情,以至于脸部肌肉都有些扭曲。

嘴巴一张一合,好半天才挤出一句极其难以置信的话来,“你……他……他说的是真的?你……你怀孕了?还是双胞胎?”

宋清歌唇角微弯,忍不住轻笑出声,嗔道:“瞧你那个样子,至于这么惊讶吗?”

“这么说是真的了?”战祁陡然拔高了声调,先是看了她两秒,忽然就大笑出声,“哈哈,是真的,我又要当爸爸了,我又要当爸爸了!我老婆怀孕了!”

他说罢便凑上去,双手捧着宋清歌的脸直直的吻了下去,在她唇上又吸又吮,亲了半天还觉得不够,又在她脸上仔仔细细的吻了一圈,空气中都是“啵啵”的亲吻声,他也不顾周围还有医生和薛衍围观,亲的又凶又用力。

医生都已经快没眼看了,嘴角抽搐了两下便小声道:“那战先生,我先出去了。”

谁知战祁还沉浸在自己的喜悦当中,抱着宋清歌亲的不亦乐乎,哪还能听得见他的声音?

战祁捧着宋清歌的脸亲了好一会儿,直到她的呼吸都快要上不来的时候,他才终于松开了她。抓着她的手,依旧难言激动,“太好了太好了,没想到你真的怀孕了,真是太好了。”

宋清歌红着脸垂下眼,小声问他,“我怀孕,你很高兴吗?”

“当然了!”战祁几乎是想都没想的脱口而出,“我现在难道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

明显是够明显了,甚至都有点太明显了,明明已经不是第一次做爸爸的人了。可是却还表现的这么激动,就跟个大傻子似的。

她之所以会这么问,只是因为当初怀孕的阴影还在,所以有些担心罢了。

旁边的薛衍环着手臂,忍不住冷嗤了一声,“白痴!”

战祁转头狠狠地剜了他一眼,不忿道:“老子乐意白痴,用你管?”

薛衍在一旁冷哼这泼凉水,“我才懒得管你!清歌现在情况没那么好,我劝你还是多注意一下为好,别高兴的太早!”

经他这么一说。战祁才后知后觉的惊醒过来,急忙转头问那个还没走的医生,“对了,她为什么会突然晕倒的?还有出血是怎么回事?”

医生抿了抿唇,正色的说道:“战太太的身子很虚,而且还有先兆流产的症状,因此才会有出血反应。她之所以会晕倒,除了气血虚,贫血以外,还有些上火。”

“先兆流产?”战祁脸色一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一点。”

“通俗来说。就是孕妇的体质不好,或者是曾经有过流产情况的,比较容易出现这个问题。但我给战太太做了检查之后,发现她体内湿气和寒气很重,而且她宫寒严重,子宫收缩很快,我想是因为这个引起的。”

“这种情况是怎么造成的?”

“宫寒应该是她自身原因所造成的,但是湿寒较重,应该和她最近饮食和休息有关。”医生转头看向宋清歌,认真询问道:“战太太最近是否有食用过寒性的食物?比如海鲜之类的东西?”

海鲜……

宋清歌低下头仔细回想了一下,忽然抬起头道:“前几天确实吃过生蟹肉。而且还喝过薏米粥,难道跟这个有关系吗?”

医生立刻点头,“我想是有关系的,蟹肉和薏米本来就是性寒的,而且薏米很容易造成湿气重,再加上蟹肉又是生冷的,对孕妇身体影响极其严重,海鲜内很容易产生寄生虫,所以战太太以后还是多多注意,尽量不要吃海鲜。”

宋清歌也乖乖地点头,“谢谢医生。我知道了。”

“对了,战太太最近是不是觉得口干舌燥,而且容易出虚汗,肚子也经常会疼?”

“是有这样的情况。”宋清歌有些不解的问:“请问这是什么毛病吗?”

“这倒没有,但战太太的出血量有些严重,这对你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你在知道自己怀孕之前,是否有服用过什么导致流产的药物?比如麝香、藏红花这类的东西。”

麝香?藏红花?

宋清歌茫然的摇头,“我没有服用过这些东西啊。”

“那就奇怪了,战太太的脉象不是很稳,我还以为你可能是服用过比较上火的中药。如果没有的话,那么接下来就多注意一些吧。孕妇的禁忌比较多,一定要多多留心才行。”

“好,我知道了。”

医生转头出去了,战祁这才问她,“你之前不知道自己怀孕吗?”

宋清歌摇头,“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

说起这个,宋清歌自己也觉得有些尴尬。因为她一直都有月经不调的毛病,所以最近一两个月没来例假,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再加上上个月她在忙作品,总以为自己嗜睡是累着了,于是就一直没有多想,压根没联系到自己会怀孕。

如果不是这次晕倒,她怀孕的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被发现,搞不好到时候孩子都没了。

想到这儿,她心里就不由得有些害怕。

其实不只是她,就连战祁也有些后知后觉,难怪她前段时间总是很容易困,而且胃口也很差,再加上她说香薰的味道刺鼻,他才想起来,人们都说孕妇的嗅觉很灵敏,可能这也是她觉得香薰味道闻起来比较重的原因吧。

对了,香薰!

战祁猛然瞪大了眼睛,那个香薰的味道那么香,全都是中草药碾碎制成的,里面会不会含有麝香或者藏红花这种东西?

可那个香薰是时豫给他的,如果真的是针对宋清歌,那他又怎么会知道她怀孕的呢?

战祁的心忽然就有些发紧,脸色也变得深沉了许多,整个人都散发着骇人的戾气。

见他神色不对,宋清歌便伸手拉了拉他的衣摆,小心翼翼的询问:“你怎么了啊?脸色这么难看?”

战祁这才收回视线看向她,扯起嘴角笑了笑,“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你为什么会突然有先兆流产的反应,而且还吃海鲜。我记得你以前不爱吃海鲜的。”

“我确实是不爱吃海鲜啊。”宋清歌应和他,嘟着嘴怨念道:“还不是因为白芷?那天酒会的时候,是她给我端来了薏米粥和蟹肉,我其实不想吃的,但她又自己试吃了一遍,拼命向我证明她没下毒,我实在没办法,就吃了两口,后来你也看到了,刚吃完我就吐了,可能是因为孕吐反应吧。”

战祁眯了眯眼,语气凛然道:“你是说,白芷给你端来了那些吃的?”

“是啊。”宋清歌点头。

这就奇怪了,那些吃的东西都是凉性容易滑胎的食物,按理说,白芷一个没出嫁过的大姑娘,应该不止于会了解这些知识才对。可是如果她不了解。又为什么好死不死的专门端这两个给宋清歌吃?

更让人奇怪的是,难道她知道清歌怀孕?如果知道,她又是从哪儿得知的?

战祁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仿佛自己已经走入了一团迷雾当中一样,眼前全都是团团云雾,怎么也不拨开,更无法看清一切。

见宋清歌没事了,薛衍知道自己再留在这里也是多余,于是便很有自知之明地说道:“清歌,那你好好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了,先走了。”

他说完朝她笑了笑,转头便向外走去。

宋清歌见状急忙推了战祁一把,“你快去帮我跟薛大哥说一声谢谢啊,是他把我送到医院,而且还给我输了血,不能就这样让人家走了吧。”

战祁虽然心里很怨念,压根不想跟薛衍道什么谢,但自家老婆都已经发话了,他如果不表示表示,未免显得他度量也太小了。

起身替她掖好被角,战祁这才不情不愿的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乖乖呆在这里,我这就去找他。”

战祁追出来的时候,薛衍已经快走到医院的花园里了,他追在后面大喊了一声“薛衍”,走在前面的男人这才回过头来,蹙眉看着他道:“你不在病房里陪着清歌,怎么出来了?”

战祁上前抿了抿唇,干巴巴的对他道:“那什么……今天,谢谢你了。”

他还是不习惯和自己的情敌说这种矫情的话,一张俊脸上十分尴尬和不自在,就像是要他命一样。

薛衍先是有些诧异,随即挑了挑眉,戏谑道:“你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的,我哪知道你在谢我什么?谢人总得有点表示和诚意才行吧?瞧你这样,搞得好像谁逼着你道谢了似的。”

“你他妈的烦不烦?”战祁一哂,脸色微红的瞪了他一眼,咬了咬牙,像是下狠心般地说道:“薛衍,我谢谢你救了清歌,还给她输血,非常感谢。”说完白了他一眼,“这下满意了?”

薛衍撇嘴,耸了耸肩道:“一般般吧,不是非常满意。”

“你别得寸进尺!”战祁恼火的警告他。

“行了,不逗你了。”薛衍也敛去笑容,正色的对他道:“清歌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听你刚刚和医生的对话,好像她已经被人针对上了,再加上之前知了遇害的事情,我觉得,很有可能是有人冲着你们来的,这以后还得需要你多多注意才是。”

战祁抿唇点点头,“这我知道。这些年来我在外面也树敌很多,以前自己一个人我行我素惯了,反正就这一颗脑袋,从来没担心过自己的安危,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有多大的事。但现在不一样了,她和知了频频出事,我也实在是担心,突然有些后悔自己曾经的莽撞了。”

那个时候他没想过,将来有一天,他会为两个人如此担惊受怕,也从来没想过,自己当年做的孽,如今有可能会报复到他最在乎的人身上。

薛衍轻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道:“不管怎么样,你还是得扛着,否则的话,她们母女俩就更没底了。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我一定竭尽所能的帮你。”

战祁轻哼了一声,挑眉道:“帮我还是帮她?”

“帮她,但同时也是在帮你。”薛衍毕竟是个正人君子。回答问题的时候一点都不迂回扭捏。

他这样坦荡爽快,反倒是让战祁对他刮目相看了,勾着唇角道:“以前没看出来,你还挺君子的。”

薛衍一笑,“我一直都很君子,只不过是你拿小人之心来看待我。”

战祁冷哼,“谁让你对我的女人有心思?”

“我对清歌只是欣赏,曾经还有些怜惜而已,显然既然你已经懂得了如何去爱一个人,我觉得我也就不用再怜惜什么,只欣赏就够了。”

战祁挑眉。“你倒是挺豁达的。”

“我向来拿得起放得下,本来就不是很有执念的人。”

两个男人互相都把话说开了,气氛一时间也变得和缓了许多,战祁耸了耸肩,像是放下了大石头一般,语气轻快地说道:“行了,她还在上面等我,我得赶紧回去了。今天这事儿,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你不仅救了我的女人,还救了我的孩子。这份人情我记下了,日后只要你有需要,我一定还你。”

薛衍挑眉,“用不着还,你只要对清歌好,就是还我人情了。”

战祁一笑,两个男人的眉眼间都舒缓了很多,先前的剑拔弩张顿时也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送走了薛衍,战祁这才转头回了病房。

人生真是奇幻,大起大落一茬接着一茬,前一秒他还在担心她是不是又要发病。是不是身体又出了什么不得了的问题,下一秒就有人告诉他,他竟然要当爸爸了,而且还是一次性当两个孩子的爸爸。

一直回到病房的时候,战祁都觉得自己还是晕晕乎乎的,不能从方才的大起大落中回过神来。

宋清歌正靠在床头玩手机,见他回来,立刻放下手机朝他笑了笑:“你去了好久啊,怎么跟薛大哥道个谢说了这么长时间?”

战祁走上前坐到她床边,淡笑道:“没什么,就是跟他说了点男人之间的话题。”

“男人之间的话题?”她有些好奇。“那是什么?说给我听听啊。”

“都说了是男人之间的话题,你知道那么多干什么?”战祁伸手拉过她的手,指尖在她的手心里划来划去,不知不觉的就傻笑起来,“真没想到你竟然怀孕了,我现在都觉得像是做梦呢,一点真实感都没有。”

宋清歌忍不住笑,“至于吗,不就是怀个孕。”

“至于,怎么能不至于?你不知道我多期待咱们能再有一个孩子,这次不仅有了。而且一次还来了俩!”战祁说着说着又笑了起来,将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有些得意地说:“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厉害呢,让你怀孕也就算了,居然还一次搞出两个小家伙,真是老天都在帮我。”

“你倒是挺骄傲啊!”

“那当然,这说明我年富力强,百步穿杨,买一送一。”

“臭不要脸!”宋清歌白他一眼,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惊呼道:“哎呀,这孩子不会有什么事吧?”

“能有什么事?”

“你忘了?前段时间我不知道怀孕,咱俩还……”她说着便红了脸,那个时候他们谁都不知道她已经是有身孕的人,他还那么没节制,两个人做了好几次。

“这不孩子也没事吗,说明咱俩的特别运动没有影响他俩的正常成长。”战祁一脸的不以为然,“更何况怀孕的时候多做运动,对孩子以后有好处。”

宋清歌简直无语了,“你不知道怀孕不能行房啊?这能有什么好处?”

战祁说着便凑过去,咬着她耳朵嬉笑,“傻姑娘,那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做棍棒底下出孝子么?”

他的话说完,宋清歌先是一愣,随即脸便红到了脖子根,抄起手边的抱枕砸向他,“战祁你不要脸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