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知了到底看到了什么/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了保证安全,战祁又让宋清歌留在医院里观察了一天,在医生的嘱咐下输了一些保胎的药品。

晚饭是战祁特地打电话回宋园,要求琴姨煲的鲜鸡汤,并且还让许城十万火急的开车送过来,大约是知道战祁比较着急,许城一路上都是跑来的,等到了病房的时候气都快喘不上来了,宋清歌急忙招呼他坐下来缓一缓。

“不用了不用了,公司里还有事,我先走了。”

许城扯起嘴角干巴巴的笑了笑,小心翼翼的望了战祁一样,赶紧识趣地走了。

开玩笑,这个时候他可不敢在大哥面前作死当电灯泡,惹火了这位哥,回头搞不好要让他丢工作的。

对于许城的自知之明,战祁表示很满意,点了点头便让他走了,他则起身去给她盛汤。

宋清歌看着几乎是夺路而逃的许城,忍不住无语的摇头,“你能不能别这么霸道?看把城哥吓成什么样了?”

战祁耸肩,“我可一句话都没说过,是阿城自己比较识趣而已。”

宋清歌憋不住笑出来,揶揄他,“是,你最厉害,社会我祁哥。人狠话不多。”

“开我的玩笑?”战祁挑眉,“你丫头又皮痒了是不是?”

宋清歌对他的威胁毫不畏惧,反而是挺胸抬头,理直气壮道:“是啊,你想怎么样?”

他哑然失笑,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我能怎么样?你现在就是太后老佛爷,让人供起来都嫌不够,我还敢拿你怎么样?”

宋清歌娇俏的笑笑。战祁端着汤碗坐在床边,舀一勺汤,吹凉了一些之后才递到她嘴边,“啊”一声,像是喂孩子一样给她喂汤。

宋清歌张口喝下那一勺汤,笑着问他,“你是第几次做这种事了?”

“第二次。”

第一次的那个人……应该是白苓吧?

战祁低头搅着汤,像是猜到了她的想法一样,头也不抬地说:“第一个是小七。当年我们父母遇害之后,一直过着躲躲藏藏的生活,那时候小七还小,身体也不好,经常生病,我们也没钱去大医院,只能去附近的小诊所给她看病,病的严重的时候,连饭都吃不下,都是我和时豫这样给她一勺一勺喂的。”

宋清歌有些抱歉的望着他。“对不起啊,我说了不该说的。”

“这没什么不该说的。”战祁抬头朝她笑了笑,“那些都已经过去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定坚持要让小七考了医学院又进了部队当军医,而不像其他人的哥哥那样,给她稳定的生活,把她放在手心里宠着的原因。女孩子是要宠,但是不能盲目的宠,她自己不强大一些,不仅女人会欺负她,男人也会欺负她。”

他说的这种人,不就是从前的她么?

宋清歌忽然伸手拉住他,目光灼灼的看着他道:“战祁,你信不信我?”

她忽然正色,战祁反倒有些奇怪,放下碗道:“我当然信你,怎么了?”

“我敢跟你发誓,我爸爸绝对没有害过你的父母,真的。”她紧紧地拉着他的衣袖,恳切的看着他,“你能不能不要再恨他?他真的不是那种人。”

上一代的仇横亘在他们中间,终归会成为一道无法越过的鸿沟,这样的两个人,真的能心安理得的在一起吗?

战祁轻轻叹气,伸手包裹住她的手,抿唇道:“这件事,过后我会派人一点一点的查清楚,如果真的不是你爸爸做的,我一定还他一个清白,好吗?”

宋清歌不安的看着他,“那……如果查不清楚呢?”

战祁只是垂眼想了想,随即摇头道:“查不清楚就查不清楚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我会学着放下的。”

毕竟他是要爱她一辈子的,如果放不下那些不好的过去,他们两个人是无法长久走下去的。比起那些仇,他更珍惜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好了,你别瞎想了,你现在可是怀孕的人,不要让自己的心情影响到孩子,嗯?”

宋清歌这才点头,“嗯,我知道了。”

医院的病床毕竟太小了,战祁本来想找来医生给他弄一张陪护床,可是宋清歌却阻止了他,反而是向里面让了让。拍了拍床边,微笑道:“你也一起来这里睡吧。”

“你不怕我挤着你?”

“没关系啊,挤就挤一点。”她又拍了两下,眨巴着眼道:“快来呀。”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战祁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脱了鞋和她一同躺在病床上,伸手将她揽进怀里,宋清歌也往他胸前凑了凑,靠在他胸膛上。伸手环住了他的腰。

战祁不由得想笑,一边抚着她的发丝,一边道:“今天这是怎么了?突然这么粘人。”

“没什么,就是感觉挺奇妙的。”她又在他胸口蹭了两下,轻声感慨。

就在不久前,他们还因为怀孕的事情争吵过,那时她心里是真的没底,也不能确定他的感情和态度,唯恐自己再生一个孩子。却落得一个私生子的身份,重演了知了的悲剧。

可是没想到现在她终归是怀孕了,过尽千帆,可能连老天爷觉得他们俩经历的已经够多了,是时候可以再拥有一个孩子,不,应该是两个孩子。

战祁轻轻地拍着她的背,放缓声调道:“其实我也感觉很奇妙,更多的是惊喜。你还愿意怀我的孩子,还愿意留在我身边,我真的很高兴。”

“其实我有想过孩子打掉的。”她抬起头望着他说。

“你敢!”战祁果然急了,立刻坐直身子戒备的盯着她。

“刚知道我怀孕的那一瞬间,我的确是想过要打掉的,因为我真的不能确定我们俩的未来。我也没有那个勇气再生一个孩子来考验自己的人生。”宋清歌垂着头,神色宁静且温婉,“可是做B超的时候,医生忽然惊喜的跟我说。我怀的是双胞胎,她还给我看了B超,明明还是一片阴影,什么都看不出来,可是确确实实有两个新生命根治在我的身体里了,也许十个月之后,就会有两个像知了一样可爱的孩子出现了。那一瞬间我忽然就不忍心了。”

“清清……”战祁心疼的望着她,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向你保证,这两个孩子。我一定要让它们安然无恙,幸福健康的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绝不会让你有一点遗憾。”

她红着眼重重点头,“嗯!我相信你。”

两人就这么挤在狭小的病床上睡了一夜,第二天早晨,医生确定宋清歌已经没事了,又给她开了些保胎的药,她这才出院。

她怀孕的消息早就已经不胫而走,两人一回到宋园。小七便立刻迎了上来,嬉笑着道:“呦,这是一家四口回来了啊。”

宋清歌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倒是战祁堂而皇之的,别提有多神奇了,“怎么?嫉妒?”

小七撇嘴,“你就好好赚奶粉钱吧,我才不嫉妒呢。”

宋清歌对着屋里看了一圈,又问:“对了小七,知了呢?她这两天情况怎么样了?”

“孩子在楼上呢,这两天已经好很多了,慢慢练习着可以发声了。”

战祁立刻道:“那孩子有没有透露过当时在酒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到底看到什么了?”

“这个还没有,我觉得孩子应该是看到了什么对她影响很大,很不得了的事情,所以我也没敢过问,这件事得需要你们去问,或者找专业的心理医生来开导孩子,太激进的话,我觉得会对孩子的心理造成负担。”

她的担忧也不是没道理的,宋清歌也点了点头。

“对了嫂子,你过来坐下,我帮你把把脉。”

虽然是刚从医院出来的人,但小七毕竟是自家人,又是经验丰富的军医,所以宋清歌还是坐了下来,把手搭在沙发扶手上,让她把脉。

小七的手指在她的手腕上摸索了一下,很快便找到了脉搏,抿唇静静号着脉,而战祁和宋清歌则静静的在一旁等着。

好一会儿,她才松开手,微笑道:“感觉脉搏有力多了,应该是保胎药起了效果,再坚持一段时间,好好调理调理身子,我想慢慢就会恢复过来。对了大哥,你最近也多抽时间陪陪嫂子,多和她散散步,有时间做一些简单的运动,还有啊,女人怀孕的时候心理是很脆弱的,你一定要耐心一些。还有接下来嫂子肯定需要做产检什么的,你也要跟着她一起去,好好上一上课,不然以后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战祁瞥了她一眼。“这些我早就知道了,用你提醒?”

小七不服道:“我好心提醒你,你还这种态度,什么人啊!嫂子你别给他生孩子了,让他孤独终老去吧。”

一旁的宋清歌微笑看着他们兄妹俩吵来吵去,正嚷嚷着,楼梯上却忽然传来了一声细细弱弱的声音,“妈……妈……”

宋清歌一抬头,发现知了正拽着裙摆惴惴不安的站在楼梯上望着他们,她心里一疼,立刻起身朝她迎上去,蹲在孩子面前抱住她。

“对不起宝宝,妈妈这段时间太忙了,都没有好好陪着你,你感觉怎么样?伤口还疼吗?”

“还……好……”

孩子发声还是有些艰难,声音很沙哑,没有一点小孩子软软糯糯的感觉,听着都让人心疼。

知了低头看着面前的宋清歌,有些不安的问她,“妈……妈……,小姑……姑,说,你……有小宝宝……了?”

小七本来就是个守不住话的人,昨天一听说宋清歌怀了二胎,当时她正和知了一起拼图,一高兴,嘴巴一秃噜就给说出去了。

知了的小脸上布满了紧张,显然是很在意小宝宝的问题,宋清歌知道现在的孩子其实都有些介意二胎,因为怕弟弟妹妹会和她争宠,难免心态会有些不好。再加上知了从小身体就不好,这下又受了伤,会有一些自卑感,恐怕会觉得父母是因为嫌弃她才要弟弟妹妹的。

宋清歌立刻抱着她柔声安慰道:“妈妈确实有小宝宝了,但是知了不用担心啊,妈妈生弟弟妹妹是为了给你做伴的,不管妈妈生多少个孩子,妈妈最爱的还是知了。”

“真的……吗?”孩子半信半疑的望着她。

她点头笑笑,“当然是真的。”

“那……妈妈今晚能……陪我一起睡觉吗?”知了拉着她的手恳求道:“妈妈……好久没……跟我……睡觉了……”

孩子眼中满是期待和恳求,宋清歌无论如何也拒绝不了这样的一双眼睛,当即便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下来,“好,妈妈今晚陪知了一起睡觉。”

“太……好了……”小姑娘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抱着她的脖子撒娇道:“妈妈……最好了……”

原本战祁还是挺不愿意让宋清歌离开的,但是毕竟孩子现在就像惊弓之鸟一样。需要母亲的关心和爱护,所以他还是忍痛割爱决定把她借给知了一个晚上。

吃了晚饭之后,宋清歌便带着孩子去洗澡了。

伤口现在仍然不能沾水,她只能用特制的大号防水创可贴帮孩子把伤口粘好,又用保鲜膜在上面裹了一层,避免有水渗进去,这才开始动手给知了洗澡。

小丫头坐在浴缸里,宋清歌一点一点的给她身上撩水,知了一边玩水,一边忽然问她,“妈妈,是不是……长大了之后,咪咪就会变大?”

宋清歌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就是……是不是大人的咪咪都会变大……像妈妈一样?”

宋清歌很少带知了去那种大众澡堂洗澡,这些年来除了她的身体,孩子好像也没有见过其他女人的身体,这么奇怪的问题,让她不由得觉得奇怪。于是放下手里的沐浴液,认真问道:“宝宝到底想说什么?”

“就是……那天……我在地下室……看到了一个阿姨……她的咪咪……和妈妈一样。”

小孩子天真的话却让宋清歌狠狠地一惊,到底是什么样的场景,才会让孩子看到一个女人袒胸露乳的样子呢?

宋清歌不敢再细想下去,只能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冷静一些,又装作淡然的问道:“宝宝这是在说什么呢,人都是要穿衣服的,你怎么会看到其他阿姨的咪咪呢?”

“是……真的!”知了紧紧的抓着她的手,像是怕她不相信似的。又加重语气道:“我……真的看到了,那个阿姨的咪咪……好白,好大,在地下室,显得特别白。她后面……有个叔叔一直在揉她的咪咪,而且好像还在打她似的,那个阿姨……脸上很痛苦的样子,叫的声音好大……”

孩子虽然不是很能理解那样的行为到底是在做什么,可是听了她简单的叙述。宋清歌却已经能猜出个大概来了。

她只觉得自己的心骤然加速了几分,将知了扳过来,眼睛死死盯着她的脸,紧张地问道:“宝宝还看到什么了?”

“没……什么了……”知了摇摇头,轻声道:“我……看那个阿姨那么痛苦,就觉得……很害怕,所以就赶紧……跑了。但是地下室好大,有好多车,地面是绿色的。我走了好久都没走出去,然后……就迷路了,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了出口,还没出去……就有人勒住了我……”

宋清歌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慌乱,双手握着孩子的肩,提高声调问道:“那后来呢?后来出什么事了?”

“后来……我就不知道了……我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脖子上划了一下,痒痒的……然后就有东西流出来了,我一摸……全是血,好害怕。就开始哭,可是没有人管我……”

原来这就是事发当天的全部。

宋清歌浑身都在颤抖,就连牙齿都在打颤,张了张嘴,好半天才镇定的问道:“那宝宝有没有看到那个阿姨长什么样子?”

“没……看到。”知了摇头,“地下室好黑,他们……在一辆车后面,那个阿姨趴在车上,那个叔叔在后面打她。阿姨又哭又叫,我觉得好可怕。”

“那叔叔有没有看清长什么样?”

知了继续摇头,“也没有看清。”

到这里,宋清歌其实已经差不多能猜出个大概来了。

或许是因为知了和小朋友们玩捉迷藏的时候,误打误撞的跑到了地下室的方向,结果地下室正在装修改为停车场,绿色的地面让人很难辨识方向,小孩子在里面跑来跑去就迷路了。

正当孩子在找出口的时候,却撞到了一对男女在颠鸾倒凤的做那种事,知了以为是遇上了变态的叔叔,所以就慌慌张张的跑了,却没想到惊动了欢愉中的男女。

为了掩人耳目,怕自己偷情的事情败露,于是那两个人就想出了杀人灭口的招数,对一个孩子动了杀心。

在此之前,宋清歌和战祁设想过很多很多的假设,甚至包括孩子有可能是遇上了战祁从前的仇家,所以才会遭此毒手,但是她却怎么都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