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我不是故意怀疑你的(已改)/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清歌的话音落尽,战祁当即便是一惊,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道:“你就是这么想我的?”

他痛心且失望的眼神让宋清歌一哂,随即垂下头讷讷地说道:“不是我想要怀疑你,你忘了,当时我有说过那个香薰有问题,味道闻上去很刺鼻,可是你说你没觉得。而且还点了好几天,所以我才……”

战祁轻轻叹了口气,无奈道:“那个香薰,是时豫给我的,我之所以前几天没告诉你,是因为我没办法开口。”

那个香薰拿回来之后,其实他自己也曾怀疑过里面有问题,但尽管如此,他还是抱有了一丝侥幸心理,希望时豫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也不会在里面动什么手脚。

只是他最终还是错了,他把时豫想得太好。以为那个混蛋还会念在所谓的兄弟之情上有点最起码的良知,结果到底是他想的太简单了。

那个人早就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在他的世界里,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只要能报仇,他可以不择手段。

宋清歌惊愕的望着他,“你说……那个是时豫给你的?”

“是。”战祁点头,声音有些发沉。“我今天去找了他,而且他也亲口承认了,那个香薰确实有问题,是他故意的。”

宋清歌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担忧的望着他,立刻伸手去握住他的手,“战祁……”

“我没事。”战祁笑了笑,可是眼中却没有他表现的那么淡然。

“对不起,我刚刚不应该怀疑你的。”宋清歌咬了咬唇,抱歉的说道:“我之所以会那么说,只是因为最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而且你当时又那么坚持要用那个香。所以我一时间没转过弯儿来。就以为是你故意……现在我已经想明白了,你那么坚持,只是因为你相信时豫,不想怀疑他,对么?”

其实她那句话说出来之后,自己也觉得挺可笑的,他知道她怀孕之后表现得那么激动,显然不可能会有那种手段和做法来害她的。

战祁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扯了扯嘴角,“算了,那都过去了,我们不说了。”

“嗯。”宋清歌点点头,看着他脸色不对,还是有些不安,又拉了拉他的手,“你是不是还在生气?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跟你道歉。”

战祁狡黠的一笑,“你是真心想跟我道歉?”

她立刻点头。

战祁伸手点了点自己的嘴唇,“那你来亲一下,我就相信你是真心的。”

虽然知道他这是在故意讨她的吻,但毕竟是她理亏在先,宋清歌娇嗔的看了他一眼,还是踮起脚在他唇上印下了一个吻,随即羞赧的低下了头,“这样满意了?”

战祁挑眉,“不是很满意吧,但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计较了。”

“切。”宋清歌白他一眼,嘴角的笑意却出卖了她的心情。

他们的关系现在难得有了缓和,相互之间其实都已经有了信任,尽管那样的信任还不是很坚定,可是对他们来说却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所以两人都还是很珍惜的。

这边两人正说着,知了却忽然跑了上来,拉着战祁的手晃了晃,“爸爸,你们在说什么啊,快来陪我玩啊。”

一旁的小七抱着手臂哼了一声,“知了,我就说你还是跟我玩吧,你爹妈是顾不上理你的,人家俩正虐狗呢。”

知了不解的歪头看着战祁,“爸爸,什么是虐狗啊?”

战祁一本正经道:“就是虐你小姑。”

小七:“???我是狗?”

知了还是不懂,只是不停地拉战祁,“爸爸,陪我玩嘛。”

“好好,陪你玩。”战祁蹲下身将她抱起来,在她的鼻尖上点了点,“你想玩什么?”

“堆雪人啊,我都没堆过雪人呢。”

她至今还没见过这么大的雪,以前也从来没有人陪她一起玩过雪,因为身体不好,从前天气降温的时候,宋清歌甚至都不允许她出门的。

战祁心疼的在她脸上吻了一下,“好,爸爸陪你玩。”

战祁找来许伯,要了铲子,又找琴姨要来胡萝卜,在小七的帮助下,很快就滚圆了一个雪球出来当作脑袋。

宋清歌本来也想要帮忙的,可战祁根本不允许她上手,“你现在可是特殊情况。不要碰凉的东西,在一边看着就好。”

她虽然心中有点遗憾,却还是乖乖点头,坐在秋千下面看他们三个人堆雪人。

“哇。爸爸,雪人的头好大啊!”

“去找两根树枝作它的手。”

“大哥,转头!”

“妈的,死丫头竟然敢偷袭我。”

一个雪球直接砸在了战祁的脑门上。战祁被冰的一激灵,抓起地上的雪包了一个雪球直接塞进了小七的衣领。

“啊啊啊,战祁你是不是男人,好冰!你这样会没有女朋友的!”

战祁冷笑,“女朋友?老子连老婆都有了。”

一个雪人很快就在人们的欢声笑语里堆起来了,眼睛是用了两块黑色的鹅卵石,鼻子是胡萝卜,知了又把自己的帽子和围巾都给雪人戴上,战祁又拿了DV给几个人拍了视频和照片,这才算圆满了。

知了在雪地里滚了大半天,身上的衣服都快湿了,宋清歌急忙带她回去换衣服,战祁跟在后面正准备回去,却被小七给拉住了。

“大哥。”

战祁回头,见她难得脸色正肃,有些奇怪。“怎么了?”

战姝抿了抿唇,绞着手指道:“你那时候跟嫂子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战祁似乎一点也不意外,也没有半分紧张。“所以呢?”

战姝咬唇,抬头恳切的看着他,“大哥,我还是觉得二……不是,时豫。我还是觉得时豫不会做那种事,他会不会只是被人利用的?会不会是时仲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快的盖棺定论,我们再查一查真相好不好?”

战祁定定的看了她几秒,抬手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衣袖上拽下去,面无表情道:“不可能有什么真相,我也不会原谅他。这就是全部的真相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