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出事了/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姝其实不是一个很擅长安慰别人的人,大约是因为从小就被几个哥哥宠着,她基本没有遭受过什么伤害,所以很多时候都不是很能真情实感的体会到别人的痛苦。

特别是冯知遇这种受了特别严重的情伤的人,她就更加不会说安慰她的话了。

冯知遇手里攥着她给的纸巾,垂着头小声的啜泣着,小七看着有些于心不忍,小心翼翼的问道:“五嫂,你和我五哥之间到底怎么了?不介意的话,能不能跟我聊聊?也许我能帮你分担一些。”

冯知遇抬头看了她一眼,终是扯起嘴角苦笑着摇头,“不必了,小七,你是从小在蜜罐里泡大的七小姐,我们这些痛苦,不实你能理解得了的。”

这话要是别人说出来的,战姝肯定会当即翻脸再据理力争一番,就算是没理也要胡搅蛮缠一顿,但这话偏偏是冯知遇说出来的,战姝就算心里再不愿承认,却也无话可说。

抿了抿唇,她迟疑了一下,终是忍不住问道:“五嫂,你……是真的很爱我五哥吧?”

冯知遇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半晌,忽然反问她,“小七,你爱战嵘吗?”

这个问题反倒是把战姝给问住了,她怔了好半天才讷讷的摇头,“坦白来说,我也不知道。”

战嵘对她确实是很好,是那种超越兄妹之情的好,他们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从小到大战嵘都宠着她,顺着她,她不傻,战嵘对她到底是什么心思,她心里自然是清楚的。

但问题就是,她并不知道自己对战嵘是不是也是那种感情。

她喜欢被人宠着的感觉,但是她总觉得,自己对战嵘和对其他几哥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差异。

想了又想,战姝终是闹着头傻笑着摇了摇头,“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五嫂你真狡猾,我们现在在讨论你的问题,怎么又说到我身上了。”

冯知遇的嘴角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像是自言自语道:“小七,你现在还没能遇见那个人,所以你懂的那种感觉。不能明白清歌姐为什么曾经被大哥那样对待,却还是放不下。也不能明白辛恬姐会变成今天这样到底是经过了怎样的挣扎,同样的,你也不能明白我是什么感觉。”

“其实我知道,很多人都觉得我很贱,他的态度都那么明显了,可我还是不肯死心的要倒贴上去。”

甚至今天在冯家大宅的时候,冯知薇还当着所有人的面哭着质问她,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男人,她抢谁不好,为什么非得要跟她抢战毅。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也不想这样。她也想爱上一个爱她的人,拥有一段付出可以得到回报的感情。

但感情就是这样不讲道理,明明知道他不爱她,甚至厌恶到想要杀了她,可她就是放不下,这一辈子她就爱过他这一个男人,一头扎进去之后就再也出不来了。

“可爱情就是爱情,爱情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它来的时候就是那么突然,不会给你一点准备的时间,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爱到不能自拔了,没有理智,没有原因,也不需要问为什么,这种东西就叫爱情。”

战姝听着她的话,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么深奥的东西,五嫂你还是别给我讲了,我不适合研究这些。我这人单细胞一根筋,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一只被人好生养着的米虫,每天什么都不用想就好了。我也不想用尽全力去爱一个人,太累了。”

如果可以的话,哪个女孩子不希望自己可以被心爱的人好生珍藏着。宠爱着。

她冯知遇之所以会这样容易伤春悲秋,还不是因为她没有遇到那个可以让她安然释怀的人么?

小七低头沉吟了一下,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抬头问道:“对了五嫂,既然你那么爱我五哥,为什么不想着给他生个孩子呢?我总觉得有时候有个孩子对两个人的关系改善是很大的。你看我大哥,现在孩子还没生出来呢,他每天都紧张得不行,大嫂就是正常的孕吐,他都急的上蹿下跳的。我小叔也是,虽然他现在不常来,可是前些天我还听他的助理说,他陪着灿姐去做产检呢。不如你也给我五哥生个孩子啊,兴许能改变你俩的现状呢。”

她只是随口那么一说,可是话音一落,冯知遇的脸色却变得很难看,好一会儿之后,她才低着头苦笑着摇了摇头,小声道:“我也很想有一个跟他的孩子,可我这辈子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她说话的声音很小,小七没听见她说什么,不由得道:“你说什么?”

“哦,没什么。”冯知遇立刻摇了摇头。

就在两人正说着的时候,那边却忽然传来了琴姨的叫声,“七小姐,冯小姐,饭已经好了,快来吃吧。”

“哦,就来了!”小七敞着嗓子对琴姨喊了一声,起身向冯知遇伸出了手,“走吧,五嫂,回去了。”

和小七在这里聊了一会,冯知遇的心情也好了很多,点了点头,握住她的手。两人一同回了家里。

此时的战毅正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旁边还坐着战祁、战峥和战嵘,看那架势,他大概是刚被自己的三个哥哥批斗过,所以脸色很是难看。

见小七领着冯知遇回来了,战祁立刻清了清嗓子,故意大声道:“战毅,刚刚跟你是怎么说的?都记住了没有?”

战毅的心里饶是有万般的不痛快,可是今天毕竟大过年的,再者当着一众哥哥的面,他也不好发作,只得绷着脸站起身朝着冯知遇大步走过去。

一见他这样冷着脸朝自己走过来,冯知遇心里一紧,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畏惧的望着他道:“阿……阿毅,你想做什么?”

这可是当着一家子的面,他就是心里再有气,也不至于在这里对她动手吧?

冯知遇紧张的看着面前面色不善的男人,甚至都已经在心里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他今天当着所有人的面对她动手,那她一定会反抗,并且再也不会对他抱有希望了。

战毅蹙眉看着她紧张的脸色,心里忽然就升上来一股无名火,没好气道:“你躲什么躲,老子难道还能吃了你?”

“老五!”

一听他这种口气,战嵘便立刻出声喝了一句。

战毅不耐烦的低咒了一声,深吸了一口气,不情不愿的说道:“之前跟你发火,是我的不对,我跟你道歉。”

“什么?”冯知遇一愣,似乎完全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来。

高高在上的战五少,居然也会跟她道歉?

见她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战毅顿时恼羞成怒,“你聋了?老子……”话一出口,刚想骂人,旁边却射过来三道冷厉的目光,他舌头一卷,只得改口道:“我是说,我跟你道歉,对不起,听懂了没有?”

他不情不愿的脸上满是不耐烦,冯知遇愣了一下,心知以他的性格,再说下去他怕是又要生气,急忙点头,“听懂了,听懂了。”

战毅不满的追问了一句,“就只是听懂了?没有别的?”

冯知遇怔怔的看着他,“那……还要什么?”

战毅当即便恼了,怒道:“没事,白痴女人,跟你说句话简直能把人气死!”

就连一旁的小七都看不下去了,伸手怼了她一下,挤眉弄眼的提醒道:“五嫂,你傻呀,我五哥是让你有点表示啊!”

“啊?哦。”冯知遇这才意会了她的意思,走上前小心翼翼的拉了拉战毅的衣袖,“阿毅,你别生气,我不怨你,也不需要你道歉。”

原本战毅心里还一肚子火,可是听了她这句软绵绵的话,不知怎么的,忽然就心软了下去,转头看着面前眼巴巴望着他的女人,所有的气都消散了大半,心里反倒有些别的情绪作祟了。

“你过来!”

他说完便拉着她直接朝楼上大步走去,战姝见状以为战毅又要发神经,立刻追上去喊了一声,“哎,五哥,你别太过分……”

见她一副要直接追上楼的架势,战嵘立刻走上来将她拉到一边,“你干什么去?”

小七很急切,“我去拦着五哥啊,你拉我干什么,赶紧放开我,不然一会儿五哥又要兽性大发了!”

战嵘简直无语,拉着她直接朝沙发的方向走去,一把将她安坐在了上面,“你五哥的事情不用你管,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只要你不馋和,明年这个时候。你怕是又能当姑姑了。”

战姝一时间还没能理解他什么意思,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哦,原来他们是去……”

战嵘立刻岔开话题,“好了好了,少儿不宜,换个话题。”

小七鸡贼的笑了笑,转头对着楼上客房的方向挑了挑眉,真是没想到战毅居然还有这一手,嘴上说不要人家冯知遇,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

那边的琴姨和小保姆已经把饭菜一盘一盘的端上了桌,一家人正闹着,忽然有帮佣从外面跑了进来,对着战祁道:“先生,二爷……和崔小姐来了。”

战诀?

战祁的脸色微变,旁边的战峥和战嵘也面面相觑,都有些不自然。

事实上今天的家宴战祁确实邀请了战诀,但是并没有对他本人说,只是让他的助理转告他一声。至于他要不要来,那就看他自己的意思了,看这个样子,战诀现在大概也放下过去了。

抿了抿唇,战祁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快请他们进来吧。”

“是。”帮佣点点头,跑向外面,很快战诀便带着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走了进来。

如今的崔灿已经怀孕快要七个半月了,肚子也已经很大了,比起那个曾经妖娆妩媚的女主播,现在的崔灿就像很多普通孕妇一样,不能再穿漂亮修身的礼服,只能穿简单的孕妇裙,头发也剪成了齐肩的披发,尽管套着一件宽大的毛呢大衣,可是仍然遮不住她高高隆起的肚子。

当年的事,尽管是现在想起来,崔灿仍然觉得有些无地自容,原本她今天是不打算来宋园的,可是战诀要来,又不放心把她一个人留下来。毕竟她现在肚子这么大,万一姜蕴再对她下狠手,如果有个三长两短的,那战诀怕是要把肠子都悔青了。

他们一来,气氛顿时变得微妙了许多,其实现在不仅是战祁和战诀之间有隔阂,一想到辛恬会受纪淮安要挟,这当中也有崔灿一份,战峥对他们两个人也很难有好脸色。

从一进屋,崔灿就始终低着头站在战诀身后,战诀则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态度淡漠的颔首,“新年快乐。”

战祁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战峥也别过了头,只有战嵘应了一声,“小叔新年快乐。”

“我觉得你穿这条裙子很好看啊,你喜欢的话我送给你……”

欢喜的女声从楼上传来,人们不约而同的抬头看过去,宋清歌拉着辛恬,两个人相谈甚欢的下了楼,在看到崔灿的时候却愣住了。

一见到宋清歌,崔灿脸上就更加挂不住了,扯了扯嘴角,干巴巴的笑了笑,“清歌……”

比起之前,宋清歌对她的态度其实已经转变了很多了,再加上她现在又是个孕妇,崔灿的肚子也那么大了,很多事她都在劝说自己慢慢放下了。

这么一想,宋清歌反倒是笑了,“你来啦,新年快乐。”

她温柔婉约的笑容让崔灿心里瞬间松了一口气,脸色也没有先前那么紧绷了,也笑着点头道:“你也是,新年快乐。”

两个女人冰释前嫌的样子也让气氛缓和了许多,宋清歌都表态了,战祁自然也就没有再抬架子的必要,起身朝她走过来,直接将她搂进怀里,对着战诀扬了扬下巴,“别愣着了,赶紧给她把外套脱了吧,不嫌家里热?”

根据战家原先立下的规矩,女眷其实是不能上桌吃饭的,但现在毕竟已经不是当年了,所以一家子人自然是为了一桌子坐下来。

宋清歌恰好和崔灿坐在了一起,两个怀孕的女人聚到一块,自然很有话聊,宋清歌看了看崔灿的肚子,问道:“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四月。”

“那也快了呢,知道是男孩女孩吗?”

“不知道。”崔灿摇头,转头看了看旁边的战诀,微笑道:“他不让查,说没有那个必要,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他都喜欢。”

这话倒是和战祁说的一模一样。

崔灿收回视线,又对着宋清歌笑了笑,“你呢?感觉怎么样?我听说你怀的是双胞胎呢,会不会很累?”

“确实有点累,早孕反应就比怀知了的时候要强烈的很多,好在有经验了,所以还能应付。”

说起知了,崔灿的脸上又露出了抱歉的神色,对着她歉疚道:“当年……真的很对不起,如果不是我,知了也不会得那么严重的病。”

宋清歌摇头,“算了,都已经过去了,就别再提了。今天是大年三十呢。就别说那些破坏气氛的话了,都高兴一些吧。”

崔灿倒是真没想到她还愿意原谅,心里顿时又酸又甜,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边几个男人已经聊了起来,大家的视线都落在了战诀断了小指的左手上,想起之前他那样宝贝自己的手,如今却为了崔灿断了自己的前程,甚至就在他出事不久,他还有一场维也纳的音乐会也宣告破产,为此赔了主办方一千多万。

他本来就不像战祁他们的财产这么雄厚,那一赔,几乎把他一半的财产都赔了出去。

战祁看了看他断指的地方。心里有些感慨,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只是举起了酒杯,“来,今天是大年三十,咱们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我敬大家一杯。”

他说完正要喝酒,一旁的战炀却忽然叫了一声,“五哥和五嫂怎么还没下来?”

一家子人这才意识到缺了战毅和冯知遇两个人,正当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那两人才终于姗姗来迟,从楼上走了下来。

战毅倒是一副吃饱喝足的表情。衬衣有些发皱,领带也松开了,相比起来冯知遇的形象就要惨的很多,头发也散了,衣服也皱皱巴巴的,脸上还泛着红晕,嘴唇也是红肿的,媚眼如丝的眼中满是流光。

不用想也知道这俩人刚刚干什么去了。

小七见状立刻敞着嗓子嚷嚷起来,“干什么干什么,大过年的就开车?你们这飙车速度也太快了,人家还是个少女呢!”

被她这么一揶揄,冯知遇当即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只能怪战毅这人太肆无忌惮,一家人都在这里,他就拉着她去楼上办事,叫又叫不出来,简直让她紧张死了。

比其他的羞赧,战毅就显得无所谓了许多,在小七头上“啪”的一拍,呵斥道:“死丫头别乱说话,这么污,当心嫁不出去。”

战姝不服气的哼哼,“用你管,反正不用你娶。”

“我瞎了?娶你这样的。”战毅嫌弃的瞥了她一眼,“就你这水平,我倒要看看以后哪个男人年纪轻轻的就疯了会娶你。”

“是是是,我水平低,哪像五嫂,知书达理,人见人爱,让某人当着一家子的人兽性大发!”战姝挑眉,嘴上丝毫不肯留情面。

“你!”

战毅刚要骂娘,战祁立刻道:“你俩差不多点的了,斗嘴斗上瘾了?”

被他这么一说,那俩人谁都不说话了,战毅对着小七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用嘴型一字一句道:“吃完饭,你死定了。”

战姝翻了个白眼,一副“有种你来啊,吓死爸爸了”的表情。

饭局这才算正式开始了,几个男人都争先恐后的照顾着自己身边的女人,战祁不仅要照顾宋清歌,还要照顾要这要那的知了,好在小姑娘是家里的团宠,谁都给她夹菜,所以气氛也算很融洽。

席间战祁抬头看了看其乐融融的饭桌,嘴角不自觉的溢出了笑容,他已经好久没有经历过这样温暖的大年三十了,突然就有了一种万事足的感觉。

然而正当一家子人聊在兴头上的时候。许伯却突然神色慌张的从外面跑了进来,语无伦次道:“先生,出……出事了!”

战祁立刻放下碗筷,蹙眉道:“出什么事了?您慢慢说。”

“外面,外面突然来了好多警察,还说……”

许伯的话还没说完,便有几个穿着警服的公安走了进来,对着一家子的人审视了一遍,掏出证件,面容冷肃道:“我们是榕城市局的,请问哪位是战毅先生?”

战毅放下手里的筷子,起身道:“我就是。有什么事?”

“华臣电建公司为桃城发电厂所建的凉水塔在两个小时前突发坍塌事故,初步检查结果是因为建材的不合格,目前已经导致了3人当场死亡,17人被埋,请战毅先生配合我们进行事故调查。”

“怎么会这样呢。”宋清歌也站起来,不安的握住了战祁的手。

“这位警官请等一下。”战祁率先拦住了那几个公安,拿起手机去一旁拨了一个电话,没过多久便回来了,神色凝重道:“桃城发电厂确实出事了。”

为了家宴不被打扰,所以战祁在开宴前特地叮嘱所有人把手机都关了,不要被外界打扰。这也是为什么出了事,他们没有在第一时间接到通知的原因。

战毅是电建公司的董事长,出了这种重大事故,他自然是要出面的,所以也没有犹豫什么,点头道:“好,我跟你们走。”

一旁的战祁立刻走上前,在他耳边低声道:“你不要有压力,我这就派人去调查事故原因。”

“嗯。”战毅点了点头,信任的看了他一眼,拿起外套便准备跟那几个警察走。

只是刚走到门口,身后就传来了女人哭喊的声音,“阿毅!”

战毅一回头,冯知遇便直接冲上来紧紧抱住了他,小声哭道:“你不会有事吧?”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看着心急如焚的冯知遇,战毅心里忽然有了前所未有的暖意,嘴角划开一个笑,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柔声道:“等我回来。”

他就这么跟着警察走了,只是事故调查,想必暂时也不会出什么事,战祁眯了眯眼跟了出去,却在门口看到了童非。

任务在身,童非也不好跟他多说什么,只是面无表情的对他颔首,当做打招呼了。

战祁也装作不熟的样子,一直到那些警察带着战毅上了警车,他才走上去趁着空档压低声音问童非:“到底是怎么回事?”

童非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面色凝重的摇头,沉声道:“大哥,华臣要出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