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 姐夫,你能不能收留我?/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芷听他这么一说,这才慌忙松开了战祁的手,退到他身后,紧紧地抓着他西装的下摆,躲在他后面畏惧的看着那个膀大腰圆的男人。

好事被打断,那个胖子显然不会甘心,扯了扯领带,骂骂咧咧道:“你们是什么人?我劝你们赶快把那个小婊子交给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战祁本来是不打算管这摊子事的,他现在急着回家见宋清歌,别说白芷找他求救了,就是白芷跪在他面前,他都不会有反应。

但偏偏这个胖子太不识时务,他这几天因为公司的事情本来就心气不顺,这家伙还不知死活的往枪口上撞,直接挑起了战祁的怒气。

对着后面的白芷摆了摆手,战祁抿唇道:“后退。”

“哦,哦……”

白芷吞了吞口水,急忙退到了一边,战祁握住双拳,骨节咯咯作响,他又绕着颈部活动了一下颈椎,扬起唇角嗤笑,“我今天要是不呢?”

胖子一哼。“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

他说完便直接出了个直拳直直对着战祁的脸打过去,战祁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直到胖子的拳头直逼到他眼前的时候,他的眼尾闪过厉色,冷不防的抬起右手握住胖子的拳头,接着用力向上一掰,立刻传来一声清脆的“咔嚓”声,胖子的腕骨直接断了。

胖子脸色一变,当即便冷汗直下,皱着脸哀嚎起来,“啊——啊——”

他整只手右手都已经疼得没了知觉,可尽管如此却还是不肯就范,忍着疼又朝着战祁挥出了左拳。

战祁现在一心只想赶紧回家,却偏偏被这死胖子拖累在这里,整个人都烦躁不已,眉心高隆,松开他的手腕一把攫住他的左手,右脚打开半步,一个侧身,弯腰,手上用力一拉,直接便是一个狠狠地过肩摔,胖子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下一秒便被狠狠摔在了地上,五脏六腑都像是错了位似的,立刻捂着肚子呻吟起来。

战祁不耐的蹙眉,一脚踩在他的肚子上,用力向下踩了一脚,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他,厉声道:“还敢在这儿撒野吗?”

“不敢了不敢了,爷爷,大爷饶命,我错了,知错了。”胖子不停地对着他作揖讨饶,连声道歉。

战祁这才放开他,厌恶的瞥了他一眼之后。掏出手帕慢条斯理的擦了擦自己的手,随手一扬便将那条帕子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整个过程都十分矜贵漠然。

白芷怔怔的望着面前的男人,相较于之前的客气,这一次,她的眼中不期然的出现了一抹仰慕和崇拜,甚至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爱恋。

做完这一切,他甚至没有去多看白芷一眼,转身便向外面走去,战峥见他走了,立刻也提步追了上去。

两人乘着电梯径直下到了地下停车场,司机早已站在战祁那辆黑色的宾利旁。恭敬地为他打开了车门。

战祁转头对战峥道:“那就先这样,等再有什么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好。”战峥点头。

战祁转过身正准备上车,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个女人气喘吁吁的呼喊声,“姐夫……姐夫,等我,等我一下!”

这个亲昵的称呼不期然的让战祁蹙起了眉,转过头一看,果不其然,正是白芷朝着他大步跑过来。

她大概也是一路从楼上追下来的,跑的很着急,头发都乱了,一张小脸上满是焦急之色,吹弹可破的皮肤上透着一抹绯红,一直跑到战祁面前的时候,她才停下来,双手撑着膝盖,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战祁拧眉看着面前上气不接下气的女人,语气冷漠道:“你还有事?”

白芷吞了吞口水,喘息着道:“我……我……”

“你什么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忙得很,没空在这里陪你磨叽。”战祁的脸色愈加的难看,显然已经是耐心快要告罄了。

他就是这样的男人,爱上一个人之后,眼里就再也容不下其他女人,也没有更多的耐心能给她们,自然对她们就不会有好脸色。

大约是看出了他的态度冷漠,白芷也不敢在扭捏,吞了吞口水,眼巴巴的望着他,小声祈求道:“姐夫,我……我能不能跟你一起走?”

“你说什么?”她的话刚说完,战祁就变了脸色,像是看一个敌人一样盯着她。

他刀锋一般的目光吓得白芷不禁一哆嗦,畏惧的缩了缩脖子之后,忙不迭的解释道:“姐夫,你,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现在没有地方可以去了,能不能求你……暂时收留我一下?”

“首先,我之前已经告诉过你,不要叫我姐夫,我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其次,我这里不是收容所,什么阿猫阿狗都会救济。”战祁脸上没有半分动容的样子。目光凛然的对着她上下审视了一下,又质疑道:“更何况,你不是时豫的人吗,怎么,他不管你了?”

白芷的脸色一变,立刻辩解:“您误会了,真的误会了,我和时少,不是您想的那种关系……”

战祁嗤笑,讽刺的看着她道:“看样子你还学过心理学,我都没说什么,你就知道我想的是什么了?”

白芷被他的话一刺,脸上瞬间有点挂不住了,泫然欲泣的望着他,又是一副要掉眼泪的模样。

战祁一向都最见不得女人哭,当然不是因为心疼和怜惜,而是因为烦躁和厌恶。除了宋清歌和小七,其他女人一掉泪他就想骂娘。

眼见他又要发火,白芷心知自己的眼泪在他面前恐怕是派不上用场了,立刻识趣的吸了吸鼻子,收起眼泪,哽咽道:“您真的误会了,我和时少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只是当初偶然在街上见过一面,他见到我之后很惊讶,问我是不是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姐,所以才答应带我回大陆来找姐姐的。时少充其量只能算我的恩人,我俩真的没有别的关系。”

这倒是让战祁有些出乎意料,剑眉向上一挑,他好整以暇的看着面前的女人,“你说的都是真的?”

“都是真的。”白芷点头如捣蒜一样。

“那你俩现在又是什么情况?”战祁冷笑一声,“看这样子,是他利用完你了,就把你给踹了?”

他不说还好,他这么一说,白芷又要掉眼泪,急忙擦了擦眼睛,委屈道:“实不相瞒,我之前来大陆,本来是想找我姐姐的,可是见到您之后我才知道我姐姐已经死了。后来我留在大陆的唯一目的就是想查清我姐姐的死因,那个时候是您告诉我,害了我姐姐的人,是宋小姐,所以前段日子我一直都在调查宋小姐害我姐姐的动机。可就在前几天时少才突然告诉我,害我姐姐的人其实不是宋小姐,而是另有其人,他没法再帮我查下去,所以……就让我一个人走。”

她的脸上挂着泪,一副梨花带雨惹人恋爱的模样,可战祁的脸色却变得越来越凝重,就连眼神都变得晦暗不明起来,沉声追问:“那后来呢?”

见他不再像之前那样不耐烦,白芷似乎也放松了许多,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后来,我就想,既然我都已经来了这里,那我无论如何也要查清楚姐姐的死因,所以就自作主张的留在了这里。可是我来的时候身上带的钱本来就不多,没有时少的帮助,我光是住酒店和日常花销就花了不少钱,现在都已经快要没钱回香港了,而且酒店今天也通知我,再不续费,就不让我继续住下去了。”

战祁的脸上依然是那副漠然的表情,完全是泰山崩于眼前都无动于衷的样子,只是冷漠的问:“既然你身上都没钱了,那你今天来这里做什么?”

白芷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说:“我,我听说有位姓江的先生和我姐姐认识,他们还是同学,今天在这里玩,所以我就想来这里见见那位先生,问问他过去有没有见过我姐姐有什么仇家。但是因为银樽实在太大了,我在这里绕了两圈就找不见方向,没想到就遇见了刚刚那个男人……”

大概是说到了伤心处,白芷再也忍不住,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抬起头可怜巴巴的望着战祁,小心翼翼的拉了拉他的袖口,“姐夫……哦不,战先生,看在我姐姐曾经跟您恋爱一场。而且又死的那么悲惨的份上,您能不能暂时先收留我一下?等我调查清楚我姐姐的死因,我就立刻离开这里,绝对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她睁着一双兔子眼巴巴的望着战祁,不知怎么的,那一瞬间,战祁忽然就想到了白苓,看着她泪眼婆娑的样子,就仿佛白苓站在了他面前似的。

大约恍惚了三四秒,战祁才收回视线,对着她扫视了一眼,终于还是点了点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要是不答应,好像也有点太不近人情。”

旁边的战峥一直站在他们身边静静的听着两人谈话,始终没有插过话,一直到战祁松了口,他才有些按捺不住了,立刻道:“大哥……”

他和宋清歌的关系现在才刚缓和了一些,这个时候如果再让宋清歌知道他和白芷纠缠不清,那怕是又要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眼下家里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此起彼伏,他可不想再看到什么让人心烦的事情发生了。

然而战祁却根本不理会他的阻拦,反倒是抬手制止了他接下来的话,很是随意地说道:“小芷说的有道理,再怎么说,她也是白苓的亲妹妹,更何况白苓真正的死因也是我一直在乎的,既然大家都有同样的目的,那么让她留下来也未尝不可。”

“可是……”战峥有些急了。

但战祁却仍然无动于衷,反而转头对白芷笑了笑,“宋园那边暂时不太方便让你去,不介意的话,我名下还有另一套房子,你先去那儿住,如何?”

他叫她小芷。而且还这样和颜悦色的跟她说话,白芷感动的差点当即哭出来,怎么还敢有其他想法?

她忙不迭的点头,感激的说道:“我明白,宋小姐现在怀孕了,情况特殊,需要静养,我懂,我不会去打扰她的。”

战祁的笑意更深,甚至笑的让人有些捉摸不透,点头道:“对,所以现在让你去别的地方住。你不会觉得不高兴吧?”

“当然不会,战先生肯收留我,我就已经很感动了。”

“那好,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就跟我一起走吧,我先让司机送你去你住的地方。”

“好的,好的。”白芷激动地连声答应着。

战祁说罢便走上前,甚至还绅士的为她拉开了车门,微笑着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白芷先是愣了一下,可很快就反应过来,一双亮晶晶的眼中满是难以抑制的激动和恋慕,提着裙摆像个公主似的小心翼翼的上了他的宾利。

战祁随后也跟着上了车,战峥本想追上去再和他说些什么,可战祁却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关上门便让司机开车离开了。

一直到黑色的宾利在眼前绝尘而去,战峥看着那一团灰色的尾气,始终站在原地拧着眉,想不通只是短短的几分钟,为什么战祁的态度就能变得如此之快。

黑色的宾利速度平稳的行驶在夜晚的公路上,原本司机怕他急着回家,开车的速度是很快的,可是后来战祁却故意让司机放慢了车速。

车子很快就上了秀桥,也就是榕城市中心最大的高架桥。

战祁望着窗外的夜色,漫不经心的随口道:“你来了京都也有一段时间了,这些日子一直奔波在白苓的事情上,一定都没有认真看过这里的夜景吧。”

白芷立刻点头附和,“是啊,我在这里一直都没什么出去的机会,就连在秀桥上看夜景也是第一次呢。”

战祁笑笑,“没事,以后有的是机会,我可以经常带你来看。”

“真的吗?”白芷立刻瞪大眼睛,喜出望外的看着他,眼中满是感激之情,“谢谢您,战先生。”

战祁丝毫不以为然。“应该的。”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云水居,战祁下了车,对她说明了楼上哪一栋哪一户,又把房门密码告诉她。

顿了顿,他又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她,“对了,你在这里,应该也没有工作吧?”

白芷似乎没想到他会问这个,但还是点了点头,“是的,我一直没有工作,所以……经济也很拮据。”

“不介意的话,你可以暂时来华臣做我的秘书。”战祁淡淡一笑,“正好我的秘书年假和婚假一起休了,我还正愁没人帮我打理私人事务呢,你不嫌麻烦的话,可以来帮我。”

“真的吗?”白芷眼睛都亮了起来,激动地语无伦次,“您,您真的愿意让我做您的私人秘书?”

“这有何不可?”战祁微微扬眉,“你是白苓的亲妹妹,难道我还能信不过你?”

“那,那我愿意。我太愿意了。”白芷兴奋的不停点头。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你就可以来上班了,明天一早,我会派人来接你。”

“好的,好的,谢谢战先生!”

战祁只是温柔的朝她笑了一下,转头便上了车,黑色的宾利很快便再次消失在了夜色当中,原路返回朝着宋园的方向驶去。

昏暗迷离的路灯从车窗中倒映进来,一瞬间闪过了战祁讳莫如深的脸庞,他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良久之后才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默存,我是战祁……有件事,想拜托你帮我查一下。”

*

因为送白芷的原因,所以这天晚上战祁回家的时间自然是毫无悬念的晚了许多。

宋清歌依旧躺在一楼的沙发上等着他,随着怀孕的时间推移,她嗜睡的反应渐渐变得越来越严重,已经到了沾枕头就睡着的地步。

正月里的天气还是很冷的,战祁回到家的时候身上还带着寒气,他急忙脱了外套挂在衣架上,搓热了手指才走上去,半蹲在沙发前,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颊。

宋清歌慢慢转醒过来。睁开迷惘的眼睛看着他,闷声道:“你回来了?今天好晚。”

战祁随口道:“嗯,见到了一个熟人,所以耽误了一点时间。”

“什么熟人啊?不会是女人吧?”宋清歌笑笑的望着他,不经心的打趣道。

不得不说女人的第六感有的时候真的是准确的惊人,平日里的宋清歌是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可今天也不知是怎么了,听他说是熟人,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就随口接了一句。

一直到很多年之后,她再想起这一天,都为自己当时精准无比的第六感而感到心有余悸。

战祁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破绽,抬手在她的鼻尖上点了点。笑她,“胡说八道什么呢?除了你,别的女人连我的眼都入不了。”

听他这么一说,宋清歌才微笑了一下,伸出双臂对他撒娇,“我累了,不想走,你抱我上去吧。”

“好啊,乐意之至。”战祁也毫不迟疑,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来走向楼上。

*

因为公司的事情压在肩上,所以战祁这几天都早早的就去了公司,每天宋清歌睁眼的时候,床畔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像前几日一样,第二天早晨,战祁依然是雷厉风行的赶到了办公室,准备处理这几日公司的纷乱事务。

然而和以往不一样的是,他今天刚一走到办公室门口,外面的格子间里便立刻站起了一个人,恭恭敬敬的叫了他一声,“战总。”

战祁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砖头看向那个人,眼中蓦然出现了一抹讶异。

白芷今天穿了一套OL裝,白色的衬衫,黑色的小脚西裤,头发高高的束在脑后,不像往常那样披下来,或者是穿一身白色的麻布长裙,看上去森女系十足,宛如一个刚上社会的女大学生一样。今天的她看上去十分冷静沉稳,颇有成功女性的风范。

然而再多的讶异也只是一瞬,战祁很快就收敛好了自己的视线,淡然道:“你来了。”

他都差一点就忘了,昨天是他亲口答应让她来做秘书的。

白芷似乎还没能从成为他秘书的现实中回过神来,一张小脸上满是激动之色,绯红的脸颊让她看上去十分讨人喜欢,她立刻点头微笑道:“战总早上好。”

“早。”战祁对着她上下打量了一下。笑了笑,“你这样穿,也挺好看的,职业装很适合你。”

“真的吗?”白芷有些惊喜的望着他,像个被喜欢的人夸了的小女孩一样,羞涩的抿唇浅笑,“谢谢战总,您觉得好看的话,我以后就一直这么穿了。”

其实她也是鼓足勇气说这话的,本以为战祁会像之前一样给她难堪,可没想到他反倒是凑了上来,在她耳边压低声音道:“好啊。我很喜欢女人穿职业装的样子。”

他温热的气息全都喷洒在白芷耳边,她的脸倏地一下红到了耳根,甚至连抬头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了。

战祁勾起唇角笑了笑,对她道:“等一下给我送杯咖啡进来。”

“好的,我这就去。”白芷垂着眼,几乎是落荒而逃一般的跑向了茶水间。

战祁看了看她离去的方向,转身进了办公室。

没过多久,白芷便端着一杯咖啡小心翼翼的进来了,她将咖啡放到桌面上,视线在战祁的办公桌和电脑桌面上扫了一下,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一步,恭敬道:“战先生。您的咖啡。”

“嗯。”战祁点点头,将电脑桌面上正在看的文件顺手最小化,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眉尾瞬间扬起,随即转头望向她,“你怎么知道我喝黑咖啡?”

白芷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便惊喜道:“您真的喜欢黑咖啡吗?太好了,我只是随便一猜,还怕自己弄错惹您生气呢,您喜欢我就放心了。”

战祁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嘴角微微上扬,“嗯,你猜的很正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