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她想做战祁的女人/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现在公司的事务繁多,战祁每天不是在开会,就是在不停地和专家们研究事故原因,所以他几乎一整天都不会出公司一步,一直到傍晚的时候,他从办公室里出来,这才看到还坐在外面格子间的白芷。

剑眉不期然的向上一扬,战祁弯唇笑笑,“还没走?”

“战……战总!”白芷慌忙站起来,一副很意外的模样看着他,连连堆笑道:“我刚来华臣,很多事物还不了解,所以需要再好好学习一下。”

“你倒是刻苦,现在已经很少能遇见像你这么努力的年轻女孩了。”战祁对她的赞美之情毫不吝啬。

一句话说完,白芷的脸上就露出了羞涩的红晕,含笑谦逊道:“您过奖了,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

战祁对她的话不置可否,只是不经意的说道:“对了。你明天晚上有事吗?”

“明天?没什么事。您有什么指示吗?”

战祁漫不经心的把玩着自己袖口的金属袖口,很是不走心的说了一句,“明天晚上有个酒会,我需要一个女伴。”

白芷一愣,“你的意思是,让我做您的女伴?”

战祁挑眉,“怎么,你不愿意?”

“那当然不是。”白芷忙不迭的摇头,像是很疑惑不解的说道:“我只是有些奇怪,您和宋小姐的感情那么好,为什么不带她出席呢?”

“她现在还在孕期,不适合在外奔波,而且也不能碰酒精,带她不合适。”他说着,双手撑在桌面上,忽然微微向前靠近她,上扬的唇角带着魅惑人心的笑,一字一句的说道:“更何况,眼前就有更让人心神荡漾的,我为什么不找她呢?”

他说这话的时候,嗓音刻意压低了几分,低沉喑哑的声音就像是大提琴一样,动人心魄。

白芷看着面前放大的俊脸,几乎是下意识的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一瞬间,险些就忘了呼吸。

她现在终于懂了,一个男人想要蛊惑人心的时候。有多么的令人难以抗拒。

见她傻了似的盯着自己看,眼中满是少女般的花痴眼神,战祁的笑意更深,又附身往她面前靠近了一些,附在她耳边低声道:“小芷,明天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去?”

“愿意,当然愿意!”白芷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了下来,眼中的激动和兴奋溢于言表,就连声音都有些颤抖。“只要您不嫌弃,我就一定会配合您的。”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会让阿城送你去做造型,之后他会直接送你到会场,没问题吧?”

“没问题,一点问题都没有。”白芷答应的极其爽快。

“那我先走了。”战祁终于站直了身子,起身准备向外走,走了几步,又忽然顿住脚步回头朝她淡淡一笑,极尽温柔之色的说道:“早点回家,否则我会担心的。”

他的话说完,白芷当即便愣在了原地,傻了似的看着他,一直到他的背影彻底消失在眼前,她都无法将自己的思绪彻底抽回来。

胸腔里的心脏剧烈而狂躁的跳动着,白芷像失了全身的力气一样跌坐在椅子上,抚着自己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她觉得自己可能是快死了,活了二十九岁,她的心脏还是第一次跳得这么快。

难道她对战祁动心了?

*

回宋园的路上,许城不止一次的从后视镜里偷看战祁,大约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一直望着窗外的战祁忽然道:“有什么话就说,一个大男人,偷偷摸摸的像什么样子?”

小心思被拆穿,许城先是尴尬的笑了笑,随即扯着嘴角干笑道:“被您发现了。”

“你是想问我,明天为什么要带白芷去参加酒会?”到底是极其善于察言观色的男人,许城一个表情,他就猜出了他的想法。

许城抿着嘴不说话,不承认也不否认。

战祁的目光依然落在窗外,没头没脑的问道:“阿城,你今年多大了?”

“28,比清歌大一岁。”

“谈女朋友了吗?”

“还没呢。”许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咱们公关部的总监……人倒是挺好的,只是她觉得我傻,瞧不上我。”

战祁终于收回视线看向他。意味深长的扬起嘴角,“你觉得她不喜欢你,真的就只是因为你傻?”

“那是因为什么?”许城一脸茫然。

战祁低头理了理自己的袖口,幽幽的说道:“有时候想要女人对你动心其实很简单,你只需要填补她最需要的那部分空隙就可以了。”

许城仍然一脸懵逼的看着他,显然是没能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

随着怀孕的日子渐渐增加,再加上怀双胞胎的原因,宋清歌也变得很容易疲惫。而且这几天她突然发现战祁比以前回来的更晚了,她实在是有些等不及他,所以便先睡了。

等战祁上了二楼,轻轻推开卧室门的时候,宋清歌已经睡得很熟了。

他轻手轻脚的走上去,半蹲在床边,抬手抚了抚她的脸颊,视线下移,又落在她只隆起了一个弧度的小腹,内心顿时涌上了歉疚和懊恼。

最近他实在是太忙了,甚至都没有多余的时间去陪她,他必须要尽早解决公司里的事物才行,否则照这样下去,他怕是就要错过她整个孕期了。

尽管他的动作已经很轻柔了,可宋清歌却还是被他惊扰醒过来,皱着鼻子瓮声道:“你回来了。”

“嗯。”战祁点点头,怜爱的望着她,“这段时间,累了吧?”

“我还好,你更累吧,今天又回来晚了。”宋清歌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来,心疼的看着他,“是不是又有应酬了?”

“应酬自然是少不了的。”战祁笑笑。

宋清歌长叹了一口气,很是难受的感慨,“希望能早日查清事故原因,这样你就可以有时间休息了。”

“嗯,我也希望是这样。”战祁抬手摸了摸她的脸,目光在她的脸颊上逡巡了一圈,最终攫住了她的双眼,定定的问道:“清清,你相信我吗?”

宋清歌愣了一下,“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就只是想到了,你先回答我,你相不相信我?”

“我当然相信你的。”宋清歌几乎是毫不迟疑的点头道。

他们走到今天,或许别人不知道他们走的有多艰难,但作为当事人的她不可能不知道。他们的信任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么的坚定,可是该有的却也一分不少,至少她现在对他的心,还是能肯定的。

战祁忽然倾身向前,一把将她拥进了怀里,下巴抵在她的肩头,语气凝重道:“清清,记住你现在的话,如果接下来有人要告诉你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或者你看到了什么让你出乎意料的事,你一定不要相信,你唯一要相信的,就是我爱你,而且只爱你,懂了吗?”

虽然还是不太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说这种牛头不对马嘴的话,但见他难得这样认真正肃,宋清歌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于是便乖乖点头道:“我知道。”

她的承诺却并没有让战祁放松下来,反而心情愈发的沉重了。

他有预感,接下来他和她都会面临一场严峻的考验,至于这场考验能不能顺利过关。那就要看他们的感情是否坚定到了那个程度。

*

战祁说到做到,第二天白芷甚至都被特许放了一天的假,到了下午的时候她才接到了许城的电话,送她去参加酒会的车已经停在了楼下。

白芷现在住的地方就是当初姚柔住的地方,这里自然也是富人区,平时出入都能在小区里看到不少豪车,然而当白芷欢天喜地的下楼,看到了眼前的景象还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那是一辆加长的黑色林肯轿车,此时正稳稳地停在她住的楼下,一身黑衣的司机戴着白手套,恭敬地站在车身旁,见她出来,立刻向她鞠了一躬,“白小姐,请上车。”

“这……”她张了张嘴,瞠目结舌的看着面前的豪车。

“这是战先生为您准备的。”司机淡淡的为她介绍。

白芷激动地几乎说不出话来,抬手捂住嘴,颤声道:“战先生对我真好。”

司机细致的为她拉开车门,白芷迈着小碎步走上前坐进去后,对着车内宽敞舒适的空间环视了一圈,心里愈发的骄傲得意。

很快司机便将她送到了榕城首屈一指的造型工作室,这个地方白芷以前是听说过的,是许多明星和名媛们的私人专属造型室,曾经为很多明星做过造型,她还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能有荣幸坐在这里。

造型师很快就给她做好了一个优雅的造型,因为她本就是那种温良柔美的江南女子长相,所以造型师也没有逆行而上。而是选择了突出她的特点,为她选了一条白色的拖地长裙,头发做成大卷垂在左肩,手里拿了一个白色的手包,整个人都极其曼妙。

做好了造型之后,白芷便被带到了镜子前,看着镜子里那个优雅端庄的女人,有那么一瞬间,白芷险些认不出自己了。

她过去总是穿着千篇一律的白色棉麻布长裙。头发柔柔的披在肩上,看上去清汤寡水,索然无味,而今天,就连她自己都有些惊叹自己的美丽。

见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造型师自然不会放过这样拍马屁的机会,连声道:“白小姐真的很适合这样的造型,看上去又高贵又温雅,完全是大家闺秀的模样,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白小姐这样优秀的女子。”

被造型师这么一夸,白芷更是心花怒放,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却还是虚心的笑了笑道:“您过奖了。”

时间还是很紧迫的,做完造型,她便急匆匆的向外离去。

黑色的加长林肯很快就停在了希尔顿酒店外面,司机率先下车,绕过车头为她拉开了车门,白芷拎着自己的裙摆小心翼翼的下了车,刚走了两步,便看到了一身西装,长身玉立站在酒店门口的战祁。

他今天没有打领带,穿的是一件一粒扣的西装,比起平日里的西装,他今天显得更加挺拔温润,白芷看着他这个样子,眼睛几乎都要直了。

她也不是没见过好看的男子,可是像战祁这样坚毅冷冽。却又不失风度卓绝的男人,她却真真是第一次见。

带着少女般怦然心动的心情,白芷唇角抿笑,提着裙摆小心翼翼的朝他走过去,站在身高腿长的战祁面前,她娇羞的连脸都不敢抬一下。

“战……战先生。”

战祁对着她上下扫视了一眼,淡笑道:“你今天,很美。”

白芷受宠若惊的望着他,忙不迭道:“谢谢您夸奖。”

“走吧,等会儿酒会要开始了。”战祁说着便弯起了手臂,示意她挽着他。

白芷只是轻轻扭捏了一瞬间,便再也没有任何异议,抬起手穿过他的手臂,亲昵的挽住了战祁。

两人一同向会场里面走去,战祁低头看了看环在自己手臂上的那只手,纤细的手腕上套着一只翠绿的玉镯,于是便随口问道:“你这镯子很好看,买的吗?”

白芷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镯子。不好意思的笑笑,“不是,是我妈妈留给我的,一个不值钱的东西,只是我身边实在是没什么饰品可以戴,只能戴着这个滥竽充数了,这么寒酸的东西,让您见笑了。”

“没什么。”战祁收回视线,若无其事道:“挺好看的。很适合你。”

之后两人便没有再继续关于镯子的话题,战祁带着她不停地辗转于一个又一个的商业名流,每一次有人问她的身份,战祁都会意味深长的笑笑,说她是自己的秘书。

上流社会当中,此“秘书”早已非彼“秘书”。

虽然他没有把话说得更露骨,可是看着面前年纪轻轻,冰肌玉骨的女人,那些人凭着想象也能写出一部两百万字的奸夫淫妇小说来。

白芷跟随着战祁。也算是见识了不少社会名流,战祁此行最大的目的也是为了调查关于桃城发电厂的事故,每当他握着香槟和那些人讨论这些的时候,白芷就会乖乖的站在一旁,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听他们说话。

见完了黄河水利枢纽的总工程师,战祁微笑着与人道别,转头看向白芷,“一直听这些,很无聊吧?”

“没有。我是理科生,听这些感觉挺有意思的。”

战祁挑眉,“你是理科生?那你上学的时候学的是什么专业?”

“我……我……”

白芷似乎是没想到他会忽然问到这个问题,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慌乱,一时间有些骑虎难下,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正当白芷进退两难的时候,一个以前从华臣离职的高管忽然走上来和战祁打招呼,白芷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战祁很快便和那个高管聊完了,会场里也恰时响起了华尔兹舞曲,战祁见状,转头问白芷,“要不要跳舞?”

白芷连连摆手,“我不是很会。”

“没关系,我带你。”

不等她拒绝,战祁已经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顺势将她转了两个圈,直接把她带到了舞池中央,让她的手搭在自己肩上,摆好了跳舞的姿势。

白芷说的是真的,她确实不怎么会跳舞,刚跳了五分钟,她就已经踩了战祁四次,就在她歉疚的要哭出来的时候,战祁却反过来安慰她,“这种事也不是每个人都有天分,慢慢学就好了,跟着我的脚步走。”

他很有耐心的教她。白芷也学得很认真,没过多久就已经学会了基本舞步,兴奋的抬头望向他,“战先生,你看我会了……”

然而她抬头的一瞬间,却忽然撞进了战祁深邃的眸子当中,古井无波的双眼在晦暗的舞池中显得愈发锐利,白芷只觉得自己像是被吸进了一个漩涡一样,怔怔的望着他的眼睛。心跳加速的几乎要窒息一样。

战祁不动声色的和她对视着,头也不着痕迹的慢慢靠向她,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白芷看着他放大的脸庞,以为他要吻自己,急忙闭上了眼睛,屏息等着接下来的事情。

他的呼吸越靠越近,白芷的手指都在颤抖,这一瞬间。她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她希望战祁能吻她,不管是把她当白苓也好,还是怎么样,她想要成为他的女人。

因为做战祁的女人,真的太幸运了。

就在白芷紧绷着身子等着战祁吻她的时候,想象中的吻却始终没有降临,他反而是贴在她耳边,用魅惑人心的低音道:“你身上的味道,真香。”

白芷似乎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说这种风月不相关的事,睁开迷惘的双眼不解的望着他。

然而战祁的笑意更深了,像是锲而不舍一般的又重复了一遍,“你身上的味道真香,到底是什么味道?”

白芷这才晓得慌乱,可是她很快就镇静下来,撩了撩头发,泰然自若道:“只是很平常的香水味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