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 等我出去,我们好好过日子/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祁大抵也没想到白芷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冒出来,那一瞬间他忽然就有些慌乱和心虚,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直接仓皇挂断了电话,转头目光冷厉的盯着面前的女人,一双英锐的眸子就像是淬了寒冰一样,冷的让人心惊。

视线下移,他果然在她素白的礼服裙上看到了一小片红色的酒渍。

眉心冷然的高隆起来,战祁冷冷的凝视着她,一字一句的问:“你刚刚叫我,有什么事?”

“我……我……”

白芷愣愣的站在原地,看到战祁的眼神那一瞬间,她心里暗叫了一声不好,忽然就意识到了自己干了蠢事。

在和战祁真正接触之前,她对他的了解仅限于他和白苓的故事,那时候她单纯的觉得他是个很专情的人,和表面上的冷冽漠然完全不一样。后来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是对这个男人动心了。

战祁这样的男人,长得好,身材好,又有头脑,卓绝且拔群,让女人对他动心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而白芷没想到的是,她竟然也成为了其中的一个。

她内心深处确实有阴暗且龌龊的想法,她想做战祁的女人,想拥有他。甚至可以说,她想取代宋清歌的位置。

所以当她看到宋清歌的名字跳跃在他手机屏幕上的一瞬间,她心里忽然就用上了一股强烈的嫉妒之情,那样强烈又疯狂的感情,是她过去二十几年从未有过的。

因而在战祁接电话的时候,她偷偷地跑到了露台外面,站在一墙之隔的地方偷偷地听他和宋清歌打电话。

经过这几天的独处,她原本以为战祁对她的态度已经算是绝无仅有的好了,可是当她听到他和宋清歌打电话的时候,她才意识到,那才是一个男人真正把一个女人放在心上的时候所表现出的反应。

他的温柔,他的微笑,他的关切,甚至在他和宋清歌索吻时大男孩一般的任性与傲娇,都说明了一件事。

她,白芷,和宋清歌是不一样的。

战祁对她虽然也同样温柔,但他的温柔中总有种让她说不出的感觉,每当他面带笑容看着她的时候,她都总觉得那笑意不到眼底,并不是那么真心实意的笑。

嫉妒真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她几乎是没有多想的,就回到餐桌上,将红酒倒在了自己的白色礼服上,再次回到露台,装作不经意一样的叫他。

战祁迈着缓慢的步子朝她走过来,在距离她一步之遥的位置上停了下来,他的个子高,宽肩窄臀,站在白芷面前自带低气压,她用力攥着拳,将头不停地压低,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

战祁低头看着面前低着头的女人,又冷冷的问了一遍,“你刚刚叫我,干什么?”

“没,没什么……”白芷慌忙摇头,扯起嘴角干巴巴的笑了笑。

战祁微微眯眼,像是随口般的说道:“白芷。你以前有没有听人说过,我最讨厌什么样的女人?”

白芷用力吞了吞口水,僵硬的摇头。

“我战祁这辈子最讨厌不识时务,自作聪明的女人。”他说着,伸手挑起了她的下巴,一双深邃的眼睛直直望进了她的眼底,虽是笑着的,可是笑容却冷得惊心,“以后最好学的聪明一点,我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耍手段,把我当傻子看。”

他的指腹粗粝,还带着微凉的冷意,白芷只觉得浑身都僵硬了,目光惊恐的望着他,木偶一般的点了点头。

战祁这才满意的松开了她,抬手习惯性的理了理袖口,道:“我没心情喝酒了,你自己喝吧,房间留给你,我走了。”

他说完便转头向外走去,甚至连多一秒都没有停步,白芷追在他身后,想要开口挽留他一下,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战祁刚刚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他现在心情很不爽,这个节骨眼上,她还是老老实实的,不要往他的枪口上撞比较好。

白芷失望的站在原地,懊恼的咬着下唇。

虽然她真的很想让他留下来,和他一起喝酒,一起看星星,也许喝醉之后,还能发生点别的什么事也不一定。他那么帅,身材那么好,那方面的能力一定也很好,如果能跟他做一次,那么她这辈子都可以说是无憾了。

这么一想,白芷顿时觉得自己浑身都有些燥热,隐藏在礼服长裙下的两条腿不停地互相蹭着,眼中也透出了欲色。

手机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响了起来,将沉浸在自己欲念中的白芷吓了一跳。

她有些不耐烦的从手包里掏出手机,然而在看到屏幕上的名字之后,她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和嫌恶,可最终却还是不得不接起电话,嗲声回应。

*

从房间里一出来之后,战祁便大步走向电梯,直接乘电梯下了地下停车场。

司机仍然坐在车里等着他,战祁从电梯里出来,几乎是一路小跑到了自己的车边,拉开车门坐上去,心急如焚道:“回家!快点!”

这一路上,战祁都心烦意乱的看着窗外,脑子里满是纷纷扰扰的思绪,理都理不清。

他不能确定白芷刚刚的那句话有没有让宋清歌听到,如果没听到也就算了,但如果听到了,他该如何向她解释呢?

这么晚不回家,嘴上说着是酒会没完,可身边却跟着她最忌讳的白芷。

她本来就是个孕妇,情绪波动很严重,而且她又是个容易胡思乱想的女人,如果让她知道了他这几天的所作所为,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一想到这儿,战祁的心里就更加烦躁。又气又怒的恨不得直接把白芷掐死解恨。

那个该死的贱人,脸上表现出一副置身之外的样子,可没想到却在关键的时候给他使出这么一招,简直是打得他措手不及。

早知道就不该把她留这么久,他自作聪明的设计了这么一出,没想到反倒坑害了自己。如果宋清歌有个三长两短,那他绝对要让那个女人拿命来偿!

但事已至此,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在心里祈祷宋清歌最好不要听见白芷说的那句话才好。

*

宋园

宋清歌握着手机怔怔的坐在床上,思绪还是不能从方才的震惊当中回过神来。

她百分之百确定,她刚刚听到的那个女人的声音,绝对是白芷。因为除了她,也没有其他人会叫战祁一声“姐夫”。

可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而且战祁明明说他是去参加酒会的,为什么会把白芷带在身边?难道他们又在一起了?还是战祁现在又开始怀念起了白苓,所以把白芷当做了她的替身?

那战祁这么晚还不回来,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做什么?

喝酒?聊天?还是……开房?

宋清歌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一团乱,她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胡思乱想下去了,如果再想下去,她一定又会想起过去那些不好的事情,然后从而对战祁产生怀疑。

她记得他前几天的晚上还抱着她,语重心长的对她说,如果接下来有人对她说了什么奇奇怪怪的话,或者是她看到了什么事,那一定不要相信。而且他还反复的对她强调过,他爱她,并且只爱她。

既然如此,他是不是那个时候就在暗示她什么?

他都已经说了那些话,她是不是应该放下自己的胡思乱想,选择去相信他呢?

宋清歌又急又烦,紧紧地握着手机,起身在卧室里不停地踱步。绕来绕去走了好一会儿,她才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她现在还是个孕妇,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自己的坏心情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她还是赶紧去睡觉,睡着了就不会乱想了。

对,睡觉。

这么一想,宋清歌立刻回到床上,掀开被子躺了上去。

然而就在她刚躺下没多久,迷迷糊糊快要睡过去的时候,卧室的门却忽然被人轻轻打开了,接着便是熟悉的脚步声走了进来。

原本回来的路上,战祁还在担心他一回家,面临的就将是她的质问,或者是一场腥风血雨。他甚至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如果她实在是要问他,那么他大不了就向她和盘托出,说出他的计划。

只是当他打开卧室的门,看到眼前的景象时,却还是不由得惊讶了一下。

宋清歌已经睡了,此时正背对着他。

战祁不由得暗自松了口气,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心,于是便轻手轻脚的走上去,半蹲在床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脸,“清清?”

“嗯?”

宋清歌睁开迷蒙的睡眼,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她其实并没有睡得很熟,早在他推门进来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只是没有睁开眼睛,一直在装睡而已。

战祁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放缓声调问:“怎么今天这么晚才睡?一直都在等我?”

“嗯,等了你一会儿,跟你打完电话我就睡了。”

她表现的这么平静,难道是没听到白芷的那句话?

战祁眯了眯眼,虽然心里抱有侥幸心理,但出于安全考虑,还是装作无意的问道:“对了,你挂电话的时候……有没有听到什么其他声音?”

“其他声音?”宋清歌一脸困惑,“比如呢?”

“比如……比如……”战祁一时语塞,想了好半天才灵光乍现道:“比如狗叫的声音。”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是一只母狗在叫。”

宋清歌愣了一下,可很快就反应过来,他大概是在说白芷。毕竟他当时说自己在酒店,既然是在酒店里,又怎么可能会有狗?而且光凭狗叫的声音,怎么能分的出是公狗还是母狗?

他特意强调了性别,分明就是话里有话。

想到他居然把白芷形容成狗,宋清歌顿时有些无言以对,半晌才道:“我什么都没听见。”她说完又指了指自己的右耳,“我是用这边接电话的,可能耳鸣的毛病又犯了吧,所以没听到。”

一听她说自己耳鸣的毛病又犯了,战祁立刻紧张起来,握着她的手道:“怎么回事,之前不是都已经好很多了吗?为什么又犯病了?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原因激素出现了问题?要不要紧?明天我带你去易南臣那里再做个全面检查吧。”

他满心满眼都是心急如焚的样子,宋清歌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原本高悬的心好像也突然镇定了下来。

罢了,就当她犯傻,就当她自欺欺人吧。

看他这个样子,她是真的不愿相信他是在骗她。

人的眼睛是不会说谎的,他的焦急和关心都不是假的。也许他现在确实是跟白芷有什么瓜葛,但他既然没有说。就说明他不想说,她问也不一定问得出来。

而且他是什么性格,她很清楚,他一向都是个负责人的男人,只要是自己在意的,宁愿委屈天下人,也不愿委屈那一个。如果他真的想和白芷在一起,他绝对会直截了当的提出来,遮遮掩掩不是他的风格。

宋清歌伸手握了握他的手,微笑道:“别紧张,可能只是因为怀孕有点上火吧,我喝点下火的中药就好了。”

“嗯,那你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不要自己瞒着,知道吗?”战祁仍然不安的看着她。

宋清歌甜甜的一笑,“我知道了。”

战祁这才算松了口气,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下巴抵在她的肩头,很是疲惫的轻声道:“清清,你一定要相信我,我说爱你,就是真的爱你,绝对不会骗你。现在外面的形势很乱,这你也知道,有很多事。我不想把你也牵扯进来。我们俩走到今天,因为我,让你遭遇了太多的危险。我累了,也怕了,真的经不起一点惊吓。我一定会查清所有的事,你爸爸过世的真相,想谋杀知了的人,这些我一定会查清楚,给我点时间,好吗?”

他很少会露出这样孩子般脆弱的一面,累了、怕了,这样听上去又怂又没骨气的话,真的很难相信是从战祁口中说出来的。

宋清歌侧过头看了看身旁颓然的男人。忽然就很心疼他,于是也反抱住他,语气坚定地说道:“嗯,我相信你,也给你时间。无论什么时候,你累了,就回到我身边,我和知了,还有肚子里的孩子,都在等你。”

她的话让战祁心里又暖又酸,只想赶紧解决了那摊子破事,好好跟她在一起。

轻叹了一口气,战祁身上将她揽进怀里,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有你们在,我心里就踏实了,清清,谢谢你。”

她只是靠在他怀里摇头,“这都是应该的。”

两个人在一起,女人也是需要情商的,适当的时候任性一下作一下,那叫做情趣,但如果不识时务,不懂得体谅别人,那就叫做泼妇了。

她宋清歌本就不是那样的女人。

*

已经是第十天了。

自桃城发电厂坍塌事故之后,战毅在拘留所里已经呆了整整十天。

他的父母虽然曾经都是战禄手下的人,但是后来父母过世,他被战禄收养,成了战家排名第五的五少,也算是从小就过着衣食无忧的大少爷生活。

小的时候他在战家经常听到战禄那些手下说自己进局子,进监狱的事。战门鱼龙混杂,甚至还有被判了死刑被周旋放出来的人,从小就耳濡目染这种三教九流的地方,其实战毅一点也不陌生。

但毕竟自己进来还是第一次,这十天里,他基本上什么都没做过,每天就坐在床上对着墙壁发呆。

正当战毅胡思乱想走神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警察的声音,“战毅!有人要见你!”

事故发生的前几天,因为这一次牵涉太广,死的工人又多,所以按照规定,是不允许见人的。

后来战祁里外打点了一下,这几天来了不少的人,他的部下,战祁的部下,还有华臣的一些高管,每天都有许多人来看他,这些人来大多都是为了和他探讨事故原因的,拘留所都快变成了他的会议室。

穿上自己的鞋从床上下来,战毅起身向外走去,一出房门,警察就对他谄媚的笑了笑,小声道:“毅少,单位规定,直呼您尊名可别介意。”

谁不知道他战五少来这里只是几日游的?住的是VIP房间,吃的比他们这些警察都好,过不了几天就会出去,现在就惹了麻烦,以后还要不要活命了?

战毅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抬步向外走去。

拘留室早就已经有警察呆在了那里,看到他立刻客气的笑了一下,拉开门放他进去,也不像对其他人那样监听。反而是说道:“毅少,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您叫我。”

“好,谢谢。”

战毅颔首,抬步迈进了拘留室,刚一进门,就听到一个女人难以抑制的哭喊声,“阿毅!”

这一声痛心疾首的呼喊让战毅一愣,抬头便看到泪流满面的冯知遇隔着一张桌子坐在那里。

她这几天大约也过得不好,头发随手挽在了脑后,脸色也很憔悴,眼下有着大大的眼袋和黑眼圈,再加上脸上那道狰狞的疤,整个人像是老了好几岁。

战毅看着她这个模样,忽然没来由的就有点心疼,走上去坐在她对面,强颜欢笑道:“你怎么来了?”

“阿毅……”冯知遇红着眼睛望着他,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下来,抬手抚上他的脸,哽咽道:“你瘦了,在这里是不是休息不好?你的脸色好差。”

这十天,他都穿着来时候的那身西装,西装已经皱皱巴巴的了,就连衬衣的袖口都磨得发黄,胡子也没有刮,这十天来鬓角和下巴的胡子都已经出来了,看上去又沧桑又颓废。

战毅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他的脸色很差吗?他怎么觉得比起他来,她的脸色才更差呢。

嘴角勾出笑容,他抬手扣上她的手背,“没什么,拘留所这种地方,毕竟不比自己家,吃住不好也很正常,要是天天吃大鱼大肉,那肯定就是死刑犯的待遇了。”

冯知遇被他这句话逗得笑出来,抬手擦掉眼角的泪,轻轻啜泣道:“我找我爸爸和大哥三哥请求过了,可是却一直得不到机会来看你。现在才来,你会不会生气?”

战毅一怔,这么点小事,他有什么可生气的?

平心而论,冯知遇已经算不错了,听战峥来说,这几天她都在奔前走后的为他搜集证据,以及找关系能让他早点出来,最不济也找人安排他在里面过的好一些。

她从小到大都没有开口求过什么人,但是为了战毅,几乎把自己从小学到硕士所有能用得上的同学朋友都求了一遍。

比起从他进来之后就不知所踪,连面都没见过的冯知薇,看得出冯知遇是真的对他好。

战毅的心蓦然一暖,抬手在她脸上那道疤上摩挲了一下,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柔声道:“哭什么,我就是被刑拘几天,又不是来服无期的,怎么搞得跟我要死了似的。”

“你不要乱说话!”冯知遇心急的抬手抵上他的唇,催促他道:“快点呸呸呸。”

战毅被她小孩子气的行为逗笑了,却还是一本正经的“呸呸呸”了三声。

在拘留所这几天,他的心情虽然没有很沉重,但是也确实有些压抑,毕竟事故死了那么多人,每死一个人,就代表着一个家庭的破碎。他心里还是挺于心不忍的。但冯知遇的到来,却很大程度上缓和了他的心情。

两人又聊了一会,战毅给她简单讲了讲自己在拘留所里的生活,想让她不要太担心,正说着,警察便来敲门了。

“毅少,时间差不多了。”

“嗯。”战毅点点头,握了握她的手,“好了,回去吧。”

冯知遇的眼泪又出来了,不舍的望着他,“阿毅……”

“乖,听话,我过几天就出去了,别担心,嗯?”

他很少这么有耐心且温柔的跟她说话,冯知遇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点了点头,“那我走了。”

她说完便背起了自己的包包准备离开,战毅看着她荏弱的背影,心里顿时涌上了一股难以言说的情绪。

其实这几天在拘留所里,每天没事做,他做得最多的就是思考他和冯知遇之间的关系。就像战祁说的,他年纪也不小了,已经过了风花雪月死了都要爱的年纪,既然他没能和冯知薇在一起,或许就是他们两个人真的没有缘分,所以还不如就这样接受冯知遇,好好和她过一生。

更何况她对他的担心和深爱都不是假的,他虽然确实瞧不上她,但也是一个会被感动的普通人,她为他做了那么多,要是说完全无动于衷,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而且冯知薇嘴上说着爱他爱的要命,可是真到他出事的时候,她却连个影儿都没,到底谁更把他放在心上,高下立判。

这么想着,战毅忽然开口叫了一声。“冯知遇!”

她闻声驻足,转头望着他,“还有什么事?”

他站在原地凝视了她几秒,最终只是笑了,“没什么,就是想叫你一声。”

冯知遇也笑了,温柔地说道:“我等你回家。”

“家”这个字让战毅心头一暖,轻轻点头,欣慰的笑道:“好。”

一直到冯知遇的身影消失在眼前,他才有些懊丧的叹了口气。

其实他刚刚本来想说,等他出来之后,他们好好的过日子,好不好,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嘴边的话却说不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