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是时豫让我害你的/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说完便背起了自己的包包准备离开,战毅看着她荏弱的背影,心里顿时涌上了一股难以言说的情绪。

其实这几天在拘留所里,每天没事做,他做得最多的就是思考他和冯知遇之间的关系。就像战祁说的,他年纪也不小了,已经过了风花雪月死了都要爱的年纪,既然他没能和冯知薇在一起,或许就是他们两个人真的没有缘分,所以还不如就这样接受冯知遇,好好和她过一生。

更何况冯知薇嘴上说着爱他爱的要命,可是真到他出事的时候,她却连个影儿都没,到底谁更把他放在心上,高下立判。

这么想着,战毅忽然开口叫了一声,“冯知遇!”

她闻声驻足,转头望着他,“还有什么事?”

他站在原地凝视了她几秒,最终只是笑了,“没什么,就是想叫你一声。”

冯知遇也笑了,温柔地说道:“我等你回家。”

战毅轻轻点头,“好。”

一直到冯知遇的身影消失在眼前,他才有些懊丧的叹了口气。

其实他刚刚本来想说,等他出来之后,他们好好的过日子,好不好。

时豫是在半夜因为心绞痛疼醒的。

自时豫那一次被战祁打了之后,他的身体就有很长一段时间都难以恢复,有时候夜里睡着睡着就会被心绞痛疼醒。

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习惯性的在身侧摸一把,过去他身边总是睡着时夏,她睡眠浅,每次他被疼醒的时候,她都会立刻醒来关切的问他身体怎么样,然后下床去给他找药。

而现在,他身边却再也没有一个人那样目光盈盈的问他,阿豫,你是不是心脏又疼了?

是啊,他的心脏又疼了,尤其是当他想到他爱的女人居然在别的男人身下辗转承欢的时候,更是疼得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

时豫捂着心口下了床,忍着痛意找出药,也没有喝水,就那样倒了两颗出来干吞了下去。

心绞痛久久散不去,他疼得睡不着,只能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看着外面的月光。

外面的月色正浓,又圆又亮的月亮像是银盘一样悬挂在天边,即便屋里没开灯,可是依然能照亮整个卧室。已经快要到正月十五了,过了正月十五,也就是说这个年也快要过完了。

他被时仲年带回家后,这几年都是在时家过的年。平心而论,他刚进时家的那几年,时仲年确实待他不薄,每年一到过年会特地从香港飞回来跟他们一起过年,就算大年三十的时候回不来,初一初二的时候也会回来。

去年他的身体状况忽然变得很差,差到连飞机都坐不了的地步,所以时豫才跟着时夏回了一趟香港。

他一直不知道时仲年到底得了什么病,不过后来他的病好了之后却拄了拐,今年似乎身体也好了很多,就连气色都好了,只可惜不再像过去那样对他那么热情了。

就像今年过年的时候,自时豫被战祁打进了医院到现在,时仲年都没有问过他一次,自然也没有来看过他,甚至连过年的时候都没有叫他回家,仿佛完全把他这个人抛到脑后了。

不仅是时仲年,就连时夏,自他们那次在医院争吵之后,他把她赶走,她也没有再来看过他。

时豫看着窗外的月色,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他心里明白。时仲年现在已经彻底放弃他了,如果他猜得没错,那个老头恐怕都已经开始物色新的接班人,那时候时夏偷情的那个男人,很有可能就是她现在的男朋友。

可是她真的就这样忘了他吗?

时豫用力攥了攥拳,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甘心。

无论怎样,就算时夏有了新的男朋友,他觉得自己也要亲眼看一看那个男人到底是谁才行。

带着这样的心情,正月十五的前两天,时豫便主动去了一趟时家大宅。

他没有这里的钥匙,所以想进去就必须按门铃。

来开门的是时家大宅的管家高华,一看到站在外面的时豫,高华便阴阳怪气的说道:“呦,这不是大少嘛,什么风儿把您给吹来了?”

时豫眯着眼看了看面前年过半百的男人,身高还不足一米七,嘴角有一颗黑色的痦子,看人的时候眼睛珠子转来转去,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就像是古代皇帝身边尖着嗓子的太监总管。

要不是因为这人是时仲年身边的人,他绝对直接一脚就踹上去了。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时豫还是笑了笑,“高叔,干爹在家吗?”

高华眼珠子一翻,一副狗眼看人低的表情,“时爷在楼上书房里呢。”

“谢谢高叔。”

时豫点了点头便迈步进了园子,刚走了几步,就听到身后的高华小声嘟囔,“自己没长嘴,不会先提前问一问啊?死了爹妈的人就是没教养!就这德行的,还想让大小姐嫁给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时豫的脚步顿了一下,那一瞬间他手里如果有把枪,真的就直接崩了面前的杂碎,但这是在是中年的地盘,他不能。

什么叫做虎落平阳被犬欺,他时豫今天是真真体会到了。

用力掐了掐自己的手心,时豫闭了闭眼,咬紧牙,加快步伐朝家里走去。

屋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大约是知道他现在已经失势,时家的那些家佣看见他都懒得搭理他,连一句招呼都不打,权当没看见。

时豫也懒得理他们,长腿直接迈步上了二楼,朝着时仲年的书房径直走去。

红木的书房门半掩着,时豫站在门口,握住拳头抵在唇边轻咳了一声,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做好准备才轻轻地敲了敲门,恭敬地叫了一声,“干爹!”

里面没有人应,时豫蹙了蹙眉,又敲了两下,叫了一声,还是没有人应。

他觉得有些奇怪,于是便轻轻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却发现桌上还有摊开的宣纸和未干的毛笔,旁边放着一杯香气袅袅的君山银针,而时仲年人却不在书房里。

难道是出去了?

时豫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下,想起时仲年之前说的不允许别人未经允许就进入他书房的规定,便准备赶紧离开,然而要出门的时候,却忽然瞥见了他桌角上的一个小玩意。

那是一小节青铜制的铁棍,大约有小指甲盖那么长,上面已经长了锈。铁棍像是被折断的,断的缺口很整齐,上面有几个凸出或者凹陷的眼儿。

时豫看着那个东西,忽然觉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另一半似的,可是让他现在想,他一时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儿见过。

他盯着那个东西看了半天,想着这大概就只是时仲年不要的废铜烂铁,于是便伸手拿起来。随便揣进了口袋里,离开了他的书房。

然而他刚一从二楼下来,就听到了外面传来了谈话声。

“岳父这座宅子可真是宏伟,而且看这建筑风格,一定很有故事吧。”

“不瞒你说啊,这宅子当年可是一位清朝王爷的府邸,最后被我花大价钱给买下来了。”

时仲年洋洋自得的介绍着自己的宅子,谈笑间一张皱巴巴的老脸上都眉飞色舞的,极其的骄傲得意。而他旁边,跟着的是一位年纪和时豫差不多大,带着金丝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男人,还有低着头的时夏。

“对了阿生啊,我记得你对古董还有兴趣对吧?我书房里还有两卷王羲之的字,一起来看看?”

年轻男人立刻微笑,“好啊。”

时仲年脸上的笑意更深,提步就要朝楼上走去,一抬头恰好看到了站在二楼的时豫,笑容顿时消散的一干二净,冷着脸仰头望着他。

这样的表情还真是前所未有,时豫甚至一时间都有些无所适从,但是出于礼节,还是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干爹。”

“时豫啊,你怎么来了。”时仲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言语间都透露着难以掩饰的冷淡。

“之前我的身体不大好,没能来和干爹一起过年,马上要到正月十五了,所以来问问干爹今年打算怎么过?”时豫不是没有感觉到时仲年对他的嫌弃,但是还是得硬着头皮微笑。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时仲年的脸上依然看不出喜怒,只道:“今年你自己过吧,我要带着夏夏和吴公子去一趟澳门。”

时豫心里一疼,视线不由得在那位吴公子和时夏的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他们俩站的很近,吴晋生的手勾着时夏的腰,甚至还不安分的在她的腰上上下滑动着,而时夏只是全程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好像是默认了吴晋生的做法。

这应该就是她的新男朋友了吧?他都叫时仲年“岳父”了,想必也是婚事将近了,既然如此,他们在地下停车场偷情做|爱好像也就是无可厚非的了。

心口骤然传来了尖锐的痛感,想必是心绞痛又犯了。时豫的额头上渗出了薄汗,他很想抬手捂住自己的心脏,可是且又不愿在时仲年面前示弱,只能站直身子,强笑道:“那好啊,我就不打扰干爹和……大小姐了。”

如果仔细听的话,甚至能听到他的尾音都有些发颤。

一句“大小姐”惊的时夏猛地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然而视线相触的那一瞬间,时豫却狠心转开了头。

她已经不再是他的女人了,他不能再看那张令他魂牵梦萦的脸,越是看下去,他就越是放不下。

时仲年似乎对他的自知之明很满意,点了点头道:“阿豫啊,你年纪也不小了,早点找个女朋友结婚吧。”

心绞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时豫知道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如果再待下去,下一秒他很有可能会直接栽倒在他们面前。

他浑身都紧绷着,因为疼痛,面部都变得有些扭曲,却还是强笑道:“谢谢干爹提醒,我会的。”

他说完,强忍着剧痛从楼梯上走下来,越是接近时夏,每走一步,他就觉得心绞痛的感觉又强烈了一分。

很快他就走到了他们面前,时豫对着时仲年颔首示意之后便准备离开,然而经过时夏身边的时候,她却忽然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阿豫!”她担忧的叫了他一声,眼中满是盛不下的担忧,“你的脸色不大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然而时豫只是回头看了她一眼,扯起嘴角笑了笑,用力想将自己的手抽出来,可是时夏却死死地抓着他不放,时豫只能决绝道:“谢谢大小姐关心,我没事。”

时仲年似乎根本不想再多看他一秒,拉着吴晋生便准备上楼。

时夏还站在原地不动,欲言又止的望着时豫,似有千言万语要跟他说一样。

一直到时仲年上了楼,见她还不走,便背对着他们冷冷的叫了一声,“时夏!”

时夏的眼中终于涌上了泪,委屈而又不舍得望着他,终于是慢慢松开了他的手,转过身低下头,匆匆朝着时仲年走去。

时豫这才匆匆向外走去,刚一出宅子,外面的冷空气便争先恐后的灌进口腔,他捂着心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直到痛感有所缓解之后才拖着沉重的步伐向外走去。

时仲年已经彻底放弃了他,曾经安排给他的那些手下,后来也慢慢的收了回去,现在的他就连一个司机都没有,走到哪里都得自己开车。

回到自己的车上,时豫掏出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刚准备发动引擎的时候,忽然猛地想起了什么似的,低头从自己的脖子上摘下来一个项链。

那其实都已经不能称作为项链了,纯银的元宝链上挂着一个黑乎乎辨认不出模样的金属坠子,满是被焚烧过得痕迹。

这就是当年他父母离世之后,他从爆炸的废墟里面翻出来的东西,当时他还以为那是母亲生前戴过的首饰。所以一直都很宝贝的留在身边带着。后来他跟着战祁进了战门,在立功之后向战禄提出想为父母立坟。

这个坠子也在下葬的时候,随着父母的骨灰一起放进了棺里。

但后来他实在是觉得思念父母,于是前段时间就去墓园让人开了父母的墓,从里面找出了这个坠子,配了一条银链,重新戴在了脖子上。

他刚刚忽然想到,这个坠子,和时仲年书房里发现的那一节小铁棍有点相似。

这么一想,时豫便从口袋里摸出了刚刚那个小铁棍,他将铁棍断裂的地方和项链坠子对在一起,结果却惊奇的发现两个东西的接口完全吻合,是可以拼在一起的!

时豫只觉得自己好像一瞬间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一样,就连心跳都加速起来。

他将拼在一起的东西放在阳光下仔细辨认了一下,随即赫然瞪大了双眼。

那个东西不是别的,竟然是一枚钥匙!

这个钥匙看上去显然年代很久远了,应该是七八十年代那种带插销的挂锁上面的钥匙。

可是这种东西,为什么会断成两截,一半留在他的亲生父母那里,一半又会在时仲年的手上。

一个想法在时豫的脑海中骤然炸开来,这个想法太过惊愕和荒唐,甚至让他头皮头有些发麻。

难道他亲生父母的真正死因,和时仲年有关?

*

“毅少,您慢走,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弟兄们说。”

一个小警察对着战毅点头哈腰的送他从里面出来,结果话刚说完,就被旁边的同事捶了一拳,“会不会说话!毅少是什么人,你也敢跟人家称兄道弟?”

这种情况战毅已经见得太多了,懒得再说什么。只是点头示意了一下,转身便朝着外面大步走去。

此时的拘留所外面正是阳光明媚的日子,经过这十天的“劳动改造”,战毅现在看到阳光都觉得无比亲切,只是因为在里面呆的太久,出来之后觉得阳光都变得刺眼了。

他抬起手挡在眼前,眯着眼看着天边的太阳。

正当他享受阳光的时候,远处却忽然传来了一个女人欣喜若狂的喊声,“阿毅!”

战毅这才放下自己的手臂,一转头便看到了正站在马路对面向他用力招手的冯知遇。

大约是为了看上去喜庆有朝气,她今天特地穿了一身西瓜红的大衣,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高筒靴,烫成大卷的长发洋洋洒洒的披在肩上,脸上都是满满的笑意。

看着她的笑容,战毅心里不由得也有些暖。扬起嘴角笑了笑,也朝她挥了挥手。

冯知遇显然很激动,也不顾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直接便朝他大步跑过来。

拘留所是建在开发区的,这地方人烟稀少,马路上的车也不多,所以车速都特别快。战毅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冯知遇笑着朝他跑过来,一辆又一辆急速而过的车就这么嗖嗖的从她身边开过去,可她却像完全没看见一样。

战毅被她这种行为惊出了一身冷汗,待她一跑到他面前,战毅便立刻皱眉呵斥道:“你过马路都不看车的?不想活了是不是?”

然而冯知遇却对他的怒骂充耳不闻,反而是直接扑进了他怀里,高兴地大声道:“阿毅你终于出来了,你没事我好高兴!”

战毅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扑的向后倒退了一步,可稳住脚步之后却还是笑了笑,伸手反抱住她,“嗯,我出来了,没事了。”

不管怎么说,被人担心的感觉还是不错的,这他并不否认。

两个人在拘留所门口紧紧抱了好一会儿,战毅这才发现那辆停在马路对面的黑色奥迪Q7好像是他自己的车,不由得有些惊讶的问道:“那车是你开过来的?”

“嗯。”冯知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卢烊请假了,我又不好意思跟大哥要人,而且我也想亲自来接你,所以就自己开车过来了。我的车技不太好,路上把你的车蹭了,你不会生气吧?”

她小心翼翼的望着他,眼中满是不安和畏惧,战毅反倒是问她,“你人没事吧?”

他的关心突如其来,冯知遇愣了一下之后,立刻用力的摇头笑起来,“我没事,好着呢。”

“车蹭了送去修就好了,你人没事就行。”战毅说完这句话才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蹙眉道:“对了,你说卢烊,请假了?”

“是啊,我听公司的人说,好像你被警察带走没几天,他就请假了,怎么,你不知道吗?”

战毅的眉心又蹙的深了一些,脸上满是阴郁的表情。

卢烊是跟了他很久的助理,在此之前,他几乎从来都没有请过假,可是这次他一出事,卢烊立刻就请假回家了。之前公司里有高管来看他的时候,也旁敲侧击的认为卢烊也许有点问题。

那个时候他心里还有些不大相信,这一次他却是不得不信了。

见他脸色不对,冯知遇立刻问他,“阿毅,你怎么了?”

“哦,没事,我们走吧。”

“嗯,那你开车吧。”冯知遇把钥匙交到他手上,为难的看着他,“我是真的开不好。”

“好,我开就我开。”战毅笑了笑,从她手里拿钥匙的时候,忽然顺势握住了她的手。

“阿毅,你……”冯知遇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可战毅的表情却很平淡,只是拉着她径直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两人很快就回到了家里,为了给他去晦气,冯知遇还让他把那套穿了十几天的西装脱了直接烧掉了,之后又给他放了热水,让他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热水澡。

战毅洗了澡一出来,就看到冯知遇正在将一盘一盘的菜上桌。

他在看守所里吃的虽然也不差,但毕竟也就是外卖盒饭,到底比不上家里,在拘留所那几天,他甚至都有些怀念她做的菜了。

战毅一边擦头发。一边随口道:“四菜一汤,还有甜点和水果,你今天是不是有点勤劳过分了?”

“有吗?”冯知遇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只是觉得你在那里面肯定没吃好,胃都受委屈了,所以想好好犒劳它一下。”

战毅一笑,忽然靠近她,下腹贴着她的小腹,凑近她耳边哑声道:“你不觉得,比起我的胃,你更该犒劳犒劳我下面那位小兄弟?”

“阿毅!”冯知遇脸上一红,一把推开他,羞赧道:“你别闹了!”

“瞧你羞的,至于吗。”战毅挑唇轻笑,眉眼间都是对她的戏谑。

闹了半天,他也确实饿了,于是便坐下来开始吃饭,只是刚吃了两口,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战祁的电话。

战毅放下筷子接起电话,“喂,大哥?”

“老五,出来了?”

“嗯,已经回家了,有事吗?”

“你现在来一趟公司,我有事跟你说。”战祁的语气正肃,听上去很凝重,像是有什么严重的大事要跟他讲。

战毅蹙眉,“什么事,很严重吗?现在能不能说?”

战祁思索了一下,最终还是道:“人已经抓到了,需要你现在过来看一看。”

这件事确实很严重,战毅当即便立刻答应下来,“好,我现在就过去,你们等我。”

他说完便起身准备去穿衣服,见他要走,冯知遇也放下筷子跟上来,有些失落的站在门口看他换衣服,“你要走了吗?”

“嗯,大哥说人已经抓住了,让我过去看一看。”战毅抓紧时间换衣服,连抬头的时间都没有。

冯知遇知道比起儿女情长,这个时候他的事情才更重要,最终还是走上去站在他面前的。开始细心地为他系上衬衣纽扣,一边伺候他穿衣服,一边絮絮叨叨地说道:“那你一会儿要早点回来。”

“我知道了。”战毅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一下,笑道:“乖乖在家里等着我,好好吃饭。”

他说完,又凑到她耳边暧昧道:“千万要多吃点,晚上可是会很耗费体力的。”

他的话让冯知遇的脸一红,低下头不说话,却还是羞涩的点了点头。

她本是脸皮很薄的女孩子,过去有男生在她面前讲荤笑话,她都会羞得抬不起头来,可是面对战毅的时候,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会乖乖的迎合他。

这大概就是爱到了骨子里的感觉吧。

穿好衣服之后,战毅便马不停蹄的下楼驱车赶向了华臣总部,战祁的办公室。

因为正在过年放假当中,所以公司里的人也不多,只有一些值班的员工,战毅直接乘着战祁的私人电梯上了楼,一推开门,就看到他办公室里坐着好几个人。

战峥、战嵘、孟靖谦、童非,还有几个公司的高管,都齐齐的站在战祁的办公室里,战祁正面无表情的坐在大班椅上,而在办公室的地中间,还跪着一个人,头上套着一个黑袋子,双手被反绑在身后。

战毅站在门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等呼吸平稳下来之后才走上去,问道:“到底是什么人?”

战祁对着他扬了扬下巴。示意跪在中间的那个人,“你过去自己看。”

其他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战毅蹙了蹙眉,走上前一把将那人头上的袋子扯下来,然而在看清他脸的时候,还是不由得惊呼了一声。

“卢烊?!”

面前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跟在他身边,他最相信,也最重用的助理,卢烊。

卢烊显然也是被人打过的,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眼睛肿的充血,嘴角也是青青紫紫的,如果不是战毅对他太过熟悉,他甚至都有些辨认不出面前那曾经面容清秀的男人了。

卢烊对他的惊讶无动于衷,只是抬头瞥了他一眼,也不说话,低着头面无表情的样子。

战毅转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战祁,无比震惊道:“大哥,你确定公司的事情都是他搞出来的吗?他只是一个助理,不可能会……”

虽然有不少人都在怀疑卢烊,甚至他自己也曾产生过这种心理,但对于战毅来说,他私心还是不希望曾经当做兄弟,当做朋友的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战祁的脸色很是阴沉,语气也不怎么好,“你以为我希望事情是这样?但事实就摆在眼前,你不相信也没办法。”

“可是……”战毅还想说什么,可这个时候他却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战祁向来不打无把握之仗,如果不是证据确凿,他也不会把卢烊抓来。

战毅用力掐了掐手心,最终还是低头看向面前的卢烊,哑着嗓子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然而卢烊仍然低着头紧抿着唇,显然不打算招供。

看他这个样子,战毅好像一瞬间也明白了他脸上身上那些伤都是哪来的。

这么不识时务,不被打才怪。

战毅咬紧牙,压着怒火,又沉声问了一遍,“卢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把话给我说清楚!”

卢烊还是不张嘴,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战毅见他如此不识趣,顿时来了火,拔高声调厉喝道:“老子让你说话!你他妈哑巴了?害人的时候胆子那么肥。现在怎么成了孬种?”

他的额头上青筋凸起,因为太过愤怒,一张俊脸都显得有些扭曲。

卢烊的嘴唇动了动,像是想说什么,可是最终却还是没有说出口。

战毅也火了,想起那死去的十几个工人,想起这段时间骤然崩盘的公司股价,想起自己十几天在拘留所暗无天日的生活,一股无名火猛地窜上了头顶,他直接一脚用力踹在了卢烊的肩上。

他这一下踹的很用力,卢烊本来就被人毒打了一顿,身体虚弱得很,被他这么踹了一脚,整个人都在地上翻滚了两圈,吐出了一口黑血。

战毅一步上前抓起他的头发将他提到自己面前,提高声调怒喝:“说不说?不说老子今天就直接在这里打死你!”

卢烊闭着眼,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战毅顿时怒火中烧,抬起拳头刚要砸下去,卢烊却忽然开窍了似的,猛然睁开眼,大喊一声,“毅少饶命!”

战毅这才收了拳头,咬牙道:“那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卢烊哆哆嗦嗦的看着他,小心翼翼道:“是……时豫。是时豫让我害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