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要杀要剐速度点/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卢烊哆哆嗦嗦的看着他,小心翼翼道:“是……时豫。是时豫让我害你的!”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皆是一愣,尤其是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战祁更是猛地瞪大了双眼,豁然起身朝卢烊走过来,一把攥住他的头发,将他提到了自己的面前。

卢烊双手被反绑在身后,此时只能任由战祁将他提在了半空中,痛的额头上都沁出了冷汗。

“你刚刚说什么?把你说的话再给我重复一遍,你说是谁让你做这些事的?”战祁猛地提高了声调,尽管极力克制,可是他青筋凸起的额角,和紧绷的侧脸,都昭示了他此时的愤怒。

“是,时豫,是时豫……”卢烊哀叫着又重复了一遍,整个人俨然已经恐惧到了极点。

在刚抓到卢烊的时候,他的嘴很硬,一直不肯说出自己背后的人到底是谁。而现在他说了,战祁却宁愿他没说过。

与其说他不敢相信时豫会做这种事,倒不如说他不愿相信。在此之前,他也曾想过。时豫或许有时候是过分了一点,做事有些不择手段。但到底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他内心深处还是不愿意用恶意去揣测时豫。

但现在事实就摆在他面前,让他不得不信。

战祁垂在身侧的手握紧又松开,终是闭了闭眼,松开了卢烊,转身走向办公桌,面色阴沉的问道:“把你知道的都给我一五一十的说清楚,敢有一点隐瞒,敢撒一句谎,我立刻把你扔到西北的大沙漠上当风干人肉!”

卢烊被他警告的神色吓得一抖,用力吞了吞口水,像个鹌鹑似的缩着脖子,小心翼翼的说道:“就在不久前的一天,时豫的人突然找到了我,说让我配合他们,把毅少的行程,还有一些桃城发电厂的机密文件都给他们,我当时是在没办法,就……”

“所以你就真的给了他们?”战毅一步冲到他面前,伸手拽起他的衣领,睚呲欲裂的看着他的脸。咬牙切齿道:“卢烊,我战毅自认为对你不薄,一直以来你虽然是以我的助理自居,但我有哪里委屈你吗?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背叛我?”

卢烊比他小几岁,硕士毕业之后就成为了他的助理,他所有的事都放心的交于他打理,甚至于那些机要文件,都是卢烊亲手拿给他的,到现在战毅自己都想不起来,到底有多少文件经过了卢烊的手。

他从来都没想过有朝一日竟然会被自己身边的人反咬一口。

他的声音拔的很高,一双眼睛瞪得又大又圆,显然已经是发怒的前兆。

见他情绪激动,战峥立刻走上前,抬手搭在他的肩上,试图安抚他,“战毅,冷静点,让他慢慢说!”

战毅回头看了他一眼,虽然心里还是怒不可遏,但还是忍住了。他松开了卢烊,闭了闭眼,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一些。又道:“我战毅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样坑过,你最好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的话你就别想竖着走出这个门了。”

卢烊战战兢兢的看着他,片刻后忽然颤声道:“毅少,我也不想这样的,真的。但是我没办法,时豫的人用我的家人来威胁我,他们还说如果我不配合他们做事,他们就去我妹妹的学校找她,还说会让人轮了她……”说到这儿,卢烊的表情忽然变得惊恐起来。带着哭腔道:“毅少,我是真的没办法了,我妹妹今年才14岁,她还是个孩子啊……”

他的话说完,办公室里忽然也变得安静下来。

家人可以说是每一个人的软肋,最重要的人安危受到了威胁,也难怪卢烊会做出这种事了。

可尽管如此,战毅心里的恨意也一点都没有减少,他看着面前的后生,只觉得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既然你收到了这样的威胁,那你为什么一开始不跟我说?有什么事是我不能给你解决的?非得让你当一只吃里扒外的狗?!”

战毅整个人都已经出离了愤怒,说出来的话自然也尖锐的让人心惊。

卢烊连头都不敢抬一下,只是小声嗫喏,“我,我不敢说……他们说了,如果我敢把事情透露给你,就灭了我全家……”

事情到这里大概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战峥走上来对着卢烊努了努下巴,“那你到底是怎么跟时豫的人里外勾结的?说清楚一些。”

“我只是把桃城发电厂的施工图给了他们,还有……还有那个叫徐江的责任工程师,也是时远派来的人,就是他勾结外面的建材商,在水泥和混凝土里加了东西,让混凝土的密度达不到国家要求的标准,再加上有一段时间天气很冷,可是他却还是固执的要求施工,所以导致水泥没有干透,造成了崩塌……”

卢烊像是斟酌了很久一样,小心翼翼的说着自己所知道的一切,说到最后,他的语气都变得很没底气了。

战峥和战祁互相对视了一眼,战峥抬脚在他肩上踹了一下,质问道:“就只是这样?还有没有别的事了?”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卢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慌忙道:“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了。”

“那跟你接头的那个人叫什么?”

“我不知道……”卢烊摇了摇头,“我只知道他们都叫他龙爷。”

龙爷?

这个称呼还真是听都没听说过,战毅眉心深蹙,又追问了一句,“那他长什么样?跟你接头的时候是怎么说的?”

“那个人,个子不是很高,每次他见我都戴着帽子口罩,所以我也不知道他究竟长什么样。他找我的时候跟我说,他是时豫手下的人,也是时远集团的人,至于其他的,他不许我问……”卢烊小心翼翼的望着他,每一个字都说的很谨慎。

战祁看了战毅一眼,终是摇了摇手,“罢了,看他这个样子,也就只是受人要挟罢了,事情到底是怎么样,估计他自己也搞不清楚,问也是白问。”

战峥道:“大哥,那他怎么办?”

“弄出去,给京都所有的合作单位企业都通个气儿,以后如果有个叫卢烊的找工作,谁都不许收,谁敢收他,就是跟我战祁过不去!”

他这话的意思差不多就,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有了他这句话,卢烊基本上就相当于被赶出了京都。

而上一次被战祁这样赶尽杀绝的另一个人,就是宋清歌。

只不过战祁这一次显然是动了怒,被战祁这样打压,他以后再想翻身,基本上没可能了。

战毅显然也不想再看见他,挥了挥手不耐烦地对手下道:“把他带出去,看着都觉得恶心。”

很快就有人把卢烊带了出去,一直到他离开战祁的办公室,都始终低着头,一句话也没有再说。

战祁抬手抚上额头,长长叹息了一声。

他现在只觉得很疲惫,知了的事情还没解决,现在又被告知时豫做了这些事,他觉得自己已经越来越无法面对那个曾经的亲人,他甚至心里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以他和时豫这样的关系,早晚有一天他们要分个你死我活才行。

战毅看见他烦闷的脸色就已经猜出了个大概,抿了抿唇道:“大哥,冯知遇还在家里等我,我太晚回去不太好,就先走了。”

战祁这才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隐隐透着一抹欣慰,点头道:“你这次从里面出来,倒是变得顾家了。这样挺好的,赶紧回去吧,别让她担心,这里的事情我会处理的。”

“好,那就麻烦大哥了。”

战毅点点头,转身便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然而就在战毅下楼的时候,他却忽然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对着那边的人冷声命令道:“给我办件事。”

*

中国人向来很看重春节以及元宵节这种传统节日,对于国人来说,这可以说是必须要团圆的节日。

然而就在这种阖家团圆的时候,时豫却一个人坐在银樽的吧台上喝着闷酒。

大概是因为还在过年期间,所以来酒吧喝酒玩乐的人都不是很多,只有几个卡坐上坐着一些聚会的人,三三两两的。酒吧正站在吧台里面擦着杯子,时豫醉眼迷离的看着面前的酒杯,又招手道:“过来,再给我添杯酒。”

酒保走上来看了看他面前那一排杯子,好心提醒道:“时少,您今天已经喝了很多了,时间不早了,要不要我叫车送您回去?”

“让你倒酒就倒酒,哪来那么多屁话?”时豫不耐烦的怒道:“老子的事情用你管?怎么着,见我落魄了,连你都想来对我指指点点了?”

酒保也不是第一天做事了。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定然是喝多了,这种大爷可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只得道了个歉,乖乖的再给他倒了一杯浓烈的伏特加。

时豫关于春节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年少时候的记忆里,那时候父母在宋擎天的公司做高管,拿着可观的工资,所以逢年过节的时候家里都会很热闹。

他现在还记得,每年过年的时候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跟在战祁后面,等除夕或者正月十五那天,看他去点烟花。

那时候小七还很小,需要人牵着,他就拉着小七的手站在窗户前,看战祁拿着一支香点着烟花,然后捂着耳朵跑开,跑到楼下的时候回头冲他们笑一下。

那个时候他们的生活虽然平凡又简单,可是却是真真切切的幸福。

到后来只要是他随口一句想看烟花了,身边立刻有无数的人为他双手奉上烟火大会的入场券,可是看了那么多烟火,他却再也找不回小时候的那种感觉了。

唯一一次,就是有一年的情人节,时夏约他在榕江边上见面,然后给他放了一次烟花。

他现在都记得很清楚。那天时夏一直表现的神神秘秘的,两人到了江边,时夏笑眯眯的拍了拍手,接着就听耳边有烟花炸开的声音。

比起感动,那一次时豫反倒觉得可笑比较多一些,后来他还经常和时夏说,他长这么大只听说有男人给女人放烟花做惊喜的,还没听人说过女人给男人放烟花的,说出去都要被人笑死了。

可时夏却只是嘿嘿直笑,对于他的揶揄毫不在意。

后来他慢慢得到了时仲年的重视,手边的工作也变得多了起来。曾经说着以后有机会给她放烟火的承诺,到现在也没有实现过。

不过想想以后大概也不用为她实现什么了,她那么优秀,那么抢手,自然有无数的男人排着队给她放烟火,讨她的欢心。

时豫举起酒杯,琥珀色的酒液在酒吧光怪陆离的灯光下映照的格外清透,他静静地望着杯子里的酒液,忽然就裂开嘴笑了起来,随即笑声越来越大,笑到最后眼泪都笑出来了,笑得几近癫狂。

笑够了之后,他才举杯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烈酒从喉管穿下,烧的他整个人都火烧火燎的,耳边明明还响着先前医生告诫他要戒烟戒酒的医嘱,可是却怎么也忍不住。

去他妈的戒烟戒酒,反正现在他就是死了也没有人会担心的。

时豫一直喝到了凌晨两点多,直到酒保抱歉的来提醒他,马上就要闭店了,他才抬起头。

也对,毕竟是过年期间呢,人家服务员也要回家过节的。

时豫扯了扯嘴角。自嘲的笑了笑,真可悲啊,全世界的人都有家人陪着过节,就他自己成了孤家寡人。

抬手摆了摆手,时豫打了个酒嗝,大着舌头道:“知道了,这就走了。”

他从高脚椅上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向外走去,有服务生要过来搀扶他,却被他一把推开了。

前两天才刚下过一场雪,外面的气温还是很低的。时豫从酒吧一出来,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立起大衣领子,裹了裹外套便晃晃悠悠的朝着停车场走去。

然而就在时豫刚走到自己的车旁,准备上车的时候,旁边却忽然走上来几个人。

为首的男人个子很高,穿着一身黑色的长风衣,神色漠然的看着他道:“时豫先生吗?我们老板向见您,麻烦您跟我们走一趟。”

时豫原本都已经拉开了车门,听见他这句话,又将车门关上了,转过身冷笑一声道:“你们老板是个什么东西?他想见我就必须见?”

男人也不说话,只是继续道:“我们也是帮人办事,请时豫先生配合一些,不要让我为难。”

“笑话。”时豫嗤笑,眼中满是凛冽,“我今天要是不配合呢?”

“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那个人说着,忽然对着后面做了一个“上”的手势,接着便有五六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从停在旁边的车里走了下来,很快便将时豫团团围在了中间。

时豫倒是一点也不急,反而镇定自若的看着面前的这群人,唇角挑起了不屑的笑,“看着阵仗,是要跟我打了?”

“我们也不想强来,但是时少不配合,我们也只能冒犯了。”男人说完,忽然喊了一声,“上!”

话音刚落,那群男人便一涌而出朝他扑过来。

时豫微微眯眼,眼尾有冷光一闪而过,脚尖习惯性的踮起,第一个男人朝他扑过来的时候,他向旁边一闪。一个抬腿便将那个人撂倒在了地上。很快第二个也朝他扑了过来,就在他的拳头要挥在时豫的脸上时,他忽然一蹲,那个男人扑了个空,时豫猛然一起身,抬起手臂,用手肘狠狠地向后一击,直接打在了那个男人脊椎上,他一下扑在了地上。

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两个虎背熊腰的汉子竟然就已经被他撂倒了。

其他人面面相觑,都有些退怯。

为首的那个男人见状立刻喊了一声,“还愣着干什么!忘了老板说过什么?”

提起“老板”,那几个人的目光才变得坚定,一个接一个的朝时豫扑过来。他们大约也是瞅准了时豫喝了酒,几个人从四面八方涌上来,酒精的麻痹让时豫头脑很是不清醒,他只能凭着本能躲避着那些朝他挥过来的拳头。

但是躲了这个,那个又朝他打过来,时豫只觉得右脸上一疼,脚下一个没站稳,向后踉跄了一下,跌坐在了地上。

那群男人见他被打倒了。立刻一拥而上将他的手钳制在身后,时豫原本还想挣扎,可是后劲忽然被人猛地一击,他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接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时豫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一个一片漆黑的房间里。

屋里很黑,像是挂着遮光布,没有开灯,完全是伸手不见五指的状态。

因为喝了酒,时豫的身体还有些发软,再加上刚刚跟人打过一次。他现在浑身上下都酸痛无力,下意识的动了动身体,却发现双手被反绑在背后,两只脚也被捆住了。

看样子自己是中了别人的阴招了,不过也怪他最近心情实在是太差,连防备心都变差了,这么容易就掉以轻心,被人钻了空子。

只是不知道绑他来的人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知道那个人想干什么。

时豫蹙着眉动了动身体,想要将绳子挣脱,可是绑他的人显然很有技巧。绳结是活的,他越动,绳子就会变得越紧,他知得无奈放弃了挣扎。

罢了,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

然而就在他放弃挣扎的时候,屋里却忽然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冷笑,“怎么,这么快就放弃挣扎了?这可不像是时少你的作风。”

这个声音很熟悉,不羁、张扬、乖戾、尖锐。

不是战毅又会是谁。

原本时豫自己心里还有些打鼓,以为是自己过往结下的仇人找他索命来了。结果没想到竟然是战毅,这么一想,时豫的心情都变得轻松了许多,也没有方才那么敏感了。

嘴角挑起笑容,时豫冷嗤一声,“怎么的,你家里是穷的交不起电费,还是你见不得人,连灯都不敢开一个,战毅,你是刚从耗子洞里钻出来的?”

他俩向来不对盘,现在自然也一样,一句话就会让两个人针锋相对起来。

空气都变得凛冽起来,接着时豫只听到一串脚步声径直朝着他走过来,黑暗之中他分不清方向,还没等辨认出战毅是从哪里走过来的,肩头便挨了狠狠地一脚。

战毅这一脚踹的很用力,时豫甚至都被他踹的向后翻滚了两圈才停下来。

嘴角渗出了血迹,可是他的手被绑着,现在也没办法去擦一下,只能怒道:“战毅,你他妈想死是吧?把老子绑来想干什么?老子可不记得跟你这种杂种有过什么交道。”

战毅没有说话。下一秒只听“啪”的一声,屋里的灯忽然骤然大亮,刺眼的光芒让时豫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灯适应了光线之后再睁开眼,这才发现自己是在战毅的办公室里,而罪魁祸首此时正环着手臂坐在茶几上,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他。

时豫嘴里都是满满的血腥味,他对着旁边啐了一口,不屑道:“什么时候你也学会玩儿阴招了,狗洞怕多了,不会明着来了?”

“一个被时仲年扫地出门的野狗。也好意思在这里讽刺我?”战毅冷笑一声,对着他上下扫了一眼,啧啧咂嘴道:“时少啊时少,真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想想你一年前还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现在怎么就沦落到如此境地了?”

时豫不耐道:“你少他妈的废话,要杀要剐迅速点,老子不想看见你这张脸。”

“呦,现在又这么大义凛然的了?你害我的时候怎么没有现在这么狂呢?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使的出来,你还真是对得起你是时仲年走狗的称呼。”

时豫骤然大怒,“战毅!把你的狗嘴放干净一点。老子什么时候害过你?”

“装,继续装。”战毅冷笑,抬手卡住他的脖子,冷声道:“你敢说桃城发电厂事故不是你一手策划的?卢烊都招了,是你派人买通了他,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

时豫一愣,他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他自己怎么不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