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 往死里打/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毅见时豫一脸诧异的表情,不由得讽刺一笑,“装,你继续装。时豫,以前是不是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的演技真的很差?”

时豫心里思忖了一下。大概明白了大约是有人冒着他的名制造了桃城发电厂事故。那件事一被爆出来,其实他心里小小的担心了一下,毕竟战毅是电建公司的总裁,是要负法律责任的。而电建公司又是华臣旗下的,如果一直往上追责,难免不会追到战祁头上。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绕来绕去,竟然绕到了他身上。

时豫细细思索了一下便笑道:“原来你说的是那个?事情是我做的又如何,说实话战毅,我早就看你不爽了,这次的事算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下次你再敢在我面前嚣张,我保证就不是让你进去蹲个十天半个月的事了,后半辈子你都在局子里过吧。”

战毅这个人,有时候勇有余而智不足。而且做事比较冲动易怒。当初战禄就说过他,太浮躁,心不定,再加上容易嘴上跑火车,所以可以说是他们几个人里面最容易被人轻易击破的了。

时豫太了解战毅的性格,对他这种人,只要稍微用点激将法,不用你说什么,他自己就已经按捺不住了。

果不其然。时豫的话刚一说完,战毅果真动了怒,一步上前踩在他的身上,咬牙道:“你说这些话的时候不觉得良心疼吗?你知不知道因为你,这次事故死了多少人?你知不知道那些人的死亡,对他们的亲人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时豫怔了一下,随即仰头大笑起来,他笑的很放肆,几乎都到了前仰后合的地步。

“战毅啊战毅,你现在这是怎么了,都开始为那些人担心起来了,你以前不是总说别人的死活与你无关,你只要自己好就够了吗?难道你现在开始信佛了?崇尚佛法无边了?”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还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以前是时豫做事容易心软,所以经常会瞻前顾后,为此还被战禄骂他以后不会有大出息。现在却反倒变成了战毅变成这样的性格了。

事实上战毅自己也觉得自己现在变得有些犹犹豫豫的,想来大概也是受了冯知遇那个女人的圣母心影响,做事开始会分心为别人考虑了。

可不管怎么样,被自己最讨厌的人嘲笑,战毅还是觉得怒火中烧。上前一脚将时豫踹倒在地,直接踩在了他身上,发泄般的在上面碾了两下。咬牙切齿道:“你现在没资格说我。一个会用别人的家人性命来做威胁的人,你真是够卑鄙无耻!你跟卢烊里外勾结,倒是合作的很愉快啊!他说的很清楚,是时远的人,也就是你派来的,你还敢狡辩?”

卢烊?

那不是他的助理吗?

话说到这儿,时豫心里已经明白了个大概。可是看战毅这个样子,这个时候说害他的人不是自己,他恐怕也是不会信的。

时豫耸了耸肩,“对啊,合作是很愉快,你那个没脑子的助理对我言听计从,但这能怪谁?只能怪你自己养了一条吃里扒外的狗。”

“你!”战毅被他一句话说的哑口无言,恨恨的看了他几秒,忽然喊了一声,“来人,给我打!”

话音一落,从办公室外面便走进来几个手里拿着棒球棒的男人。

时豫挑眉,看着阵仗,他今天大约是跑不了了。

“说真的时豫,我很早以前就看你不顺眼了。”战毅回身坐在沙发上。翘着腿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他,一脸的嘲弄,“你说说你有什么?不过就是仗着大哥亲弟弟的身份才能这么肆无忌惮。这些年因为你,大哥里里外外被你坑害了多少次,但是他都忍了下来,还不许我们说你。你说你除了拖累他。你做过什么好事吗?我是真不明白他为什么还那么护着你!”

其实在战毅的心理,他私心总是觉得对于兄弟情义,他要比时豫更加看重。付出的也更多。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他都努力希望能得到战祁的认可,但是战祁却总是更在乎时豫。

对于他的指控,时豫不反驳也不承认,就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战毅最讨厌的就是他这副不死不活的样子,当初他离开战门的时候也是,战峥战嵘和小七不停地挽留他,可是他却充耳不闻,连自己的行李都不要。就头也不回的上了时仲年的车。

这么多年,他这副死样子还是一点改变都没有。

战毅越想越怒,忍不住道:“给我打,往死里打!”

那些人互相对视一眼,走上前抄起球棒便往时豫身上挥去,他没反抗,实际上手脚都被绑住了,也反抗不了,只能尽量将自己缩成一团。

战毅坐在沙发上看着他被打,空气中都是球棒击打在身体上发出的闷响,时豫从始至终都咬着牙一声不吭。那些球棒都是实心的,就像是密密麻麻的雨点一样落在身上,疼痛感可想而知。可他还是忍住了,他知道战毅不仅是为这次的事故发泄,也是在为战祁打抱不平。

不知道打了多久,直到战毅心里那口恶气渐渐平复了,这才道:“好了,停吧。”

事实上那些人自己也打累了,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对着战毅颔首示意了一下,便提着球棒出去了。

战毅起身走向被打得只剩下半条命的时豫,伸手卡住他的脖子,让他抬起头来。因为之前战毅就交代过不要打头和脸,所以时豫的脸上还算干净,都没受什么伤,只是脸色白的吓人。

战毅冷脸凝视着他,问道:“我问你,后悔吗?”

他也不知道是问的哪一桩哪一件,时豫睁开眼睛,扯起嘴角笑了笑,对着地板吐出一口血,毫不在意的道:“不后悔,一辈子都不后悔。”

就在刚刚被打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卢烊说是时远派来的人,那么也就是说,这件事很有可能跟时仲年有关系。

从始至终,时仲年都只是在利用他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