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白芷的真实身份与过去/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芷仰头叫了一声,月光从外面照进来,映在男人的脸上,将他整个人都曝光在光线之下。

是时仲年。

这个房间是时仲年的私人套房,很少有人知道。

屋里没有开灯,但是因为是正月十五,所以月光很亮,时仲年扯着白芷的头发,她被迫扬起了头,一张小脸上拧成一片,看不出是欢愉还是痛苦。

六十岁的老头子了,可是精力却好的惊人,甚至比一些小伙子都要更加有精力,当然也更加变态。即使身为中医世家的白芷,有时候都觉得时仲年的身体简直好的让人匪夷所思。

当然,时仲年会有这么好的体力,也全都是拜她白芷自己所赐。

这样的虐待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直到白芷已经快瘫软在地上的时候,时仲年才闷哼了一声松开她。也没有管白芷的死活,起身便走向浴室里,开始洗澡。

而白芷整个人都已经软软的躺在了地毯上,闭着眼不住颤抖。

很快浴室里的水声就停了下来,时仲年光子身子从里面走出来,坐到床边,对她扬了扬下巴,“过来!”

白芷也不敢说什么,连忙翻身爬到他身边。

时仲年顺势问道:“给战祁当小三的感觉怎么样?”

白芷说不出话来,只能“呜呜”了两声表示并不好。

时仲年嗤笑。“我怎么觉得你嘴上这么说的,可实际行动却不是这样呢?在他面前那么会发浪发贱,果然是从小学来的功夫,深得了你那个妈的真传。”

他的话一说完,白芷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时仲年也冷下脸质问道:“怎么?听我说你那个妈,心里不高兴了?”

白芷见他眼神阴厉,急忙摇了摇头。

时仲年这才再次满意的闭上眼,一边享受一边道:“说起来,你还应该感谢我,要不是我帮你弄死了你妈?你能有今天?能坐上时家大太太的位置?能有享不尽的金山银山?”

白芷的眼神很痛苦,可是在时仲年面前却什么都不敢说,只能连连点头。

*

而另一边,就在帝豪酒店的楼下,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暗处,车上坐着几个神色凛然的男人。

一台笔记本就放在车上,上面播放的画面正是男女交缠的恶心场面,某种声音从里面传出来,简直让在座的人听着都犯恶心。

战毅嫌恶的瞪了一眼,表情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看,没过多久就大声嚷嚷起来,“关了关了关了!看这种东西老子都怕自己会长针眼!什么玩意,真恶心!”

战峥的脸色也很是难看,只看了几眼就转过了视线,看向一旁的战祁,拧眉道:“真是没想到那个白芷跟时仲年竟然还有着一层关系,看他们这样,估计比咱们想象的还要龌龊,大哥,接下来怎么办?”

相比起那两个,战祁反倒显得很淡定了,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喜怒,环着手臂思索着什么。

其实从很早以前他就在怀疑白芷的身份和动机了,因此才答应收留她,并且想办法控制住了她的人身行为。

之前他送给白芷的那对耳钉里面其实是有玄机的,左边的里面有一个微型摄像头,右边的则有窃听器,所以说这几日他不仅监测到了白芷每天的一举一动,就连她和时仲年打电话时候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被他监听到了。

原本他只是在怀疑白芷有可能是谁的眼线或者是情人,被别人送到他身边,故意接近他的。可他却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人竟然是时仲年!

一想到白芷竟然跟一个足以能当自己父亲的人有这种令人不齿的关系,战祁就打心底里被恶心的不行。

笔记本里面还在现场直播着那一幕幕原始交配的画面,战毅实在是受不了了,直接“啪”的一声合上了笔记本,忍不住恶寒的打了个寒颤,转头看向战祁。

“大哥,接下来怎么办?”

战祁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上去,抓现行!”

“好!”战峥点头,立刻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对着那边的人道:“现在上楼,记住,务必要抓现行!”

*

这一晚上时仲年算是把过去几个月的欲望都发泄完了。

自从跟战祁干上之后,他怕自己和白芷的关系被暴露,所以便没有再和她来往过,也没有再联系过她。这段时间他也是实在忍不了了,想着这大过年的,战祁估计也忙着和宋清歌你侬我侬,没空去管白芷怎么样,他才放心大胆的联系了这个女人。

白芷浑身都有些发软,跌跌撞撞的跑进浴室里吐干净之后开始洗澡。

时仲年起身走向酒店的落地窗,也不管窗帘还大敞着,就这么赤裸裸的站在窗前,手里夹着一支雪茄,微眯着眼俯瞰着脚下的榕城。

这里曾经有着一份属于他的产业,可是后来却到了别人手里,如今他无论如何都要想尽一切办法夺回来!

就在时仲年运筹帷幄的时候,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他立刻灭了烟,走过去接起电话。

刚一接起来,那边便有人用广东话大呼小叫道:“老板,大事件喇!”

时仲年不耐烦的蹙眉,骂道:“撞鬼你,嗌咩嗌!”

“唔系呀老板,战祁佢哋知道你嘅事啦!”

时仲年顿时变了脸色,提高声音道:“你讲咩?点可能!”

“系真嘅,佢哋就喺楼下,老板你快啲走啦,我喺通道等你!”

时仲年几乎是一刻都不敢耽误,连忙换了衣服,拿了自己的皮夹拐杖便向外走去。平时走路还需要人搀扶的老头,此时走起路来却虎虎生风,比十几岁的年轻人都有精神。

浴室里还有这接连不断的水声,隔着磨砂玻璃隐隐能看到里面正在洗澡的白芷窈窕的曲线。可时仲年此时却已经无心欣赏,瞥了一眼之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管这个女人是死是活,这个时候保他自己的命才最重要。反正就是一个被他睡烂了的女人而已,年轻的女孩多得是,他想要多少有多少。反正战祁那么喜欢白芷那张和白苓一模一样的脸,这就当他送给战祁的大礼好了。

如果是以往白芷洗澡的时候,时仲年一定会迫不及待的钻进来和她一起洗鸳鸯浴,然而她今天都已经快洗完了,时仲年却连人影儿都不见。

难不成是那老头上了年纪,做了几次之后就体力跟不上了?

白芷讽刺的笑了笑,擦干身上的水珠,也没有穿浴袍,便这样光着身子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穿了也没用,反正一会儿也得被他脱掉,到时候搞不好还要被他骂装纯,反倒她这样大喇喇的走出来,时仲年会更高兴。

白芷一边擦头发一边向套间里走去,十分自然地嗲声嗲气的叫着,“老公啊,我洗完了,等会儿想怎么玩儿?你带东西过来了吗?”

然而里面却并没有人回应她,白芷心里隐隐有些奇怪,还以为时仲年是去抽烟了,所以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她刚进了套间,房门便被人从身后“砰”的一声关上了。

白芷还以为是时仲年要和她玩蒙眼的情趣游戏,直接乖乖的闭上了眼睛。伸出两只手,媚声道:“要用手铐还是用皮绳?不要太紧哦,你每次都捆的人家好疼,好几次完事之后皮肤都红了呢。”

等待她的却并不是时仲年的声音,下一秒,一个冰冷的枪口便抵在了她的腰上。

“闭上嘴,别动,不然我的枪子儿可不长眼!”

这个声音很年轻,而且中气十足,显然不可能是时仲年的声音。白芷吓得浑身一抖,下意识的想转过头看看是什么人,然而她只是动了一下,那把枪便抵的更紧了,男人又警告般的喝了一声,“叫你不许动!不想要命了?”

“别别别,你别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白芷急忙举起双手,带着哭腔喊起来。

男人的枪一直抵在她的腰上,逼着她走向墙壁,面壁举着双手站在那里。白芷一下都不敢反抗,男人怎么说她就怎么做,身体紧紧地贴在冰冷的墙面上,她吓得浑身都在发抖。

没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一阵七零八落的脚步声,接着她便听到有人在套间外面道:“人已经控制住了,让时仲年跑了。”

“嗯,那老东西狡猾的很,跑了也是意料之中的。那个呢?”

“在里面,小武看着呢。”

白芷一惊,是战祁的声音!

他怎么会……

果然,下一刻,她便听到了战祁熟悉的脚步声迈进了套间里,身后还跟着战峥和战毅,还有好几个手下,一群男人就这么看着她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举着双手站在那里。

战祁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只是径直走向床头柜,拿起里面的雪茄,摸了摸烟头的地方,漠然道:“烟头还是热的,应该是刚跑。”

战峥立刻问道:“要派人去追吗?”

“算了。”战祁摆了摆手,“咱们这次的事情做得也算隐蔽,时仲年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说明他的眼线遍地,就算追也未必能追的到。反正来日方长,先把这个解决了。”

听着他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就响在耳边,一想到自己此时还光着,周围还有那么多直勾勾的视线盯着自己,白芷带着哭腔喊起来,“你们别看,不要看!姐夫,事情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还以为自己是什么黄花大闺女,多值得人看似的?你那身体都不到被多少男人上过了,我大哥看你一眼都嫌恶心。”

战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转头一看,恰巧发现自己的一个手下正目光发直的盯着白芷看,忍不住上去一巴掌拍在他头上,骂道:“瞧你那点出息,这种货色也盯着看,不怕长针眼?”

那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立刻红着脸低下了头,战毅走过去扯了一张床单扔给她,“裹好了!我这些弟兄可都是些处男,别给他们留下阴影!”

白芷像是抓到了救命草似的,一把扯过床单将自己严严实实的裹起来,哭哭啼啼的望向战祁,哽咽道:“姐夫,事情真的不是那样的,我不是那种人……”

战祁终于转过了头,讽笑着看她,“哪种人?在老男人身下叫的像个妓女一样的人?”

他一句话便说的白芷哑口无言,只得垂下头吧嗒吧嗒的掉泪。

战毅看她这副样子就来气,一脚上去将她踹倒在地,啐道:“少在老子面前装纯,都被人上烂了,还装处女呢。老子当初真是瞎了眼,居然还想过要撮合你跟我大哥,幸好他没听我的,不然就被你这个婊子给骗了。”

一想起自己曾经为了白芷还骂过宋清歌,战毅心里就愈发的拧巴起来。

被他这么一骂,白芷哭都不敢哭了,眼泪要掉不掉的挂在眼眶,别提有多狼狈了。

战祁倒是没在意那些,只是拉了把椅子坐下来,谁知道她和时仲年在那张床上怎么翻滚过,他可不想坐他们交配过得地方。

战祁的双腿一翘,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道:“给我们讲讲你跟时仲年的故事吧。”他说完,唇角向上一扬,一字一句道:“时、太、太!”

白芷浑身一颤,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战祁笑的阴冷,眼神狠绝的看着她,“知道你是时仲年的小老婆?知道你跟你妈杨希母女共侍一夫,一起伺候过时仲年?知道华臣年终酒会那天地下停车场偷情的野鸳鸯就是你和时仲年?还是知道害我女儿的人就是你?”

他一下说出来这么多,白芷的心也沉到了谷底,脸上就像是走马灯一样变幻了各种表情,从惊讶,慌乱到镇定自若。最后反而是得意洋洋的笑起来。狭长的眼尾向上扬着,再没有之前那种温婉,反倒是变得有些阴森。

“看样子你都已经调查清楚了。”白芷知道事到如今自己再装下去也没用了,反倒豁出去了,撕掉了自己之前的所有伪装。

“没错,你说的都是事实。我是时仲年的小老婆,我妈曾经嫁过时仲年,后来她死了,我又嫁给了时仲年。华臣年终酒会那天地下停车场的人就是我,给你女儿割喉的也是我。”白芷笑的极其放肆,甚至还扬起眉尾挑衅道:“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有意思?”

战祁咬牙切齿的瞪着她,“你找死!”

白芷无所谓的耸肩,“死就死呗,你以为我怕死啊?”

这女人已经完全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了。战祁眯了眯眼,咬紧牙根质问道:“把你所做的一切都给我一五一十的交代了,敢漏一件,我直接让人把你从这酒店的天台上扔下去!”

白芷叹了口气,像是陷入了沉思一般,悠然道:“该从哪里说起好呢?”说完又像个孩子似的笑了,“我做的坏事太多了呢,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他妈的!”战毅刚要骂娘,一旁的战祁反倒抬手制止了他,冷笑着对白芷道:“不如就从你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中学那会就被时仲年搞大了肚子说起,如何?”

他的话一说完,白芷骤然变了脸色,那一瞬间,她的表情变得扭曲而可怖,眼睛瞪得极大,脖子不停的扭动着,整个人都像是见鬼了一样,几秒之后,她忽然歇斯底里的喊起来,“你以为我愿意的吗?啊?那年我才12岁,他趁我睡觉的时候偷偷跑进了我的房间!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我妈,她不仅不信我的话,甚至还骂我不要脸,一耳光把我打得耳膜穿孔。时仲年见我妈不信我的话,之后变得更加肆无忌惮,直到我意外怀孕那年,我妈终于相信了我的话。我原本以为她会救我,谁知道她居然说我勾引她老公,还强行带着我去私人医院做人流,结果因为大出血,导致我丧失了生育能力!那一年我才14岁,14!你想想你妹妹战姝14岁的时候在干什么!你视为珍宝的宋清歌那时又在做什么!”

套房里忽然变得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着她发狂,白芷的表情变得越发狰狞起来,神色诡异的说道:“我怀孕的事情暴露,我妈也知道时仲年把我变成了他的女人。但是为了能留在时家继续享受她的荣华富贵,她居然提出让我跟她一起伺候时仲年。”

她终于说不下去了,闭上眼浑身都在颤抖。

而战祁依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就仿佛她经历的事情对他来说一点影响都没有。

白芷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忽然诡谲的笑起来,面如鬼魅般的说道:“后来有一天。时仲年跟我说他早就瞧不上我妈那个年老色衰的老女人了,他更贪恋我年轻有朝气的身体,所以他希望我能做时太太,于是在他的谋划之下,我和他给我妈的饭里添了点东西,没用几个月,我妈就莫名其妙的暴毙而死,还查不出病因。”

她说起这些事的时候,脸上有得意也有畅快,就好像她害死的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只是一个无关痛痒的蝼蚁一样。

战祁眯了眯眼,质问道:“所以会中医的人是你,没错吧?”

“没错。”白芷眉尾一扬,得意道:“不过会中医的人不只是我。我出生在中医世家,父母都是中医,所以我跟白苓的名字才会是两味药材。只不过我生父太懦弱,我妈瞧不上他,所以后来就出轨了。我和白苓一岁的时候,他们就离婚了,我妈带着我去了香港,后来遇上了时仲年。而我爸找了个泼妇,听说因为受我妈的影响太深,后来也不做中医了,你应该也知道吧,白苓的后妈对她不好,以前还经常打她来着。”

难怪,他以前就觉得白苓的名字很奇怪,问她是什么含义她自己也不知道,其实从那个时候白父就已经不做中医了,大概也没有跟她提过她名字的含义。

战祁攥了攥拳,继续道:“所以酒会那天,你端给清清的螃蟹和薏米粥,都是早有预谋的?”

“不算吧。”白芷耸耸肩,扬唇一笑,“怪只能怪你家宋清歌太没脑子,她从楼上摔下去的时候,我拉了她一把,不小心摸到了她的脉搏,啧啧,双胞胎就是不一样啊,脉搏都很有力呢。可惜了,那些螃蟹肉和薏米粥的效果太差,居然没让她把孩子流掉。”

“你!”战祁被她的话气的浑身哆嗦,四下看了看,忽然一把夺过了旁边手下的枪,直接大步朝她走了过去,抬手将枪口抵在了她额头上,咬牙道:“信不信我现在直接送你去见阎王!”

“大哥!”战峥和战毅都吓了一跳,立刻上去拦他。

战祁冷凝着白芷,忽然将手上的手枪转了一圈,用枪柄朝着白芷头上狠狠一击,白芷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几秒之后,便有温热的血液从额头上淌了下来。

“我不杀你,你这种贱人,死的太痛快对你来说反而是好事,我会让你一辈子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战祁冷眼瞪着她,又道:“你跟时豫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会把你送到我面前!”

白芷抬手在额头上擦了一下,笑得有些恍惚,“时豫啊,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这个人。论辈分,他还应该叫我一声小妈呢。可惜啊,他只是时仲年的一颗棋子,现在就惨了,估计连棋子都没资格做了。我跟了时仲年之后,其实一直活在暗处,除了时仲年的心腹,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就连他女儿时夏都不知道。后来时仲年安排我和时豫偶遇了一次,他见我和白苓长得一模一样,就主动找到我,要让我接近你。”

白芷忽然向前凑了凑,笑意盎然的说道:“你懂了吗?时仲年从一开始就是故意让时豫把我送到你面前,为了挑拨你们兄弟关系的。你是不是还以为我是他的情人来着?”

战祁看着面前让人作呕的女人,除了想直接杀了她,已经没有别的想法了。

难怪那次在年终酒会上,时豫带着白芷,可是时夏却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而时仲年更是装的两个人完全不认识,蒙蔽了所有人。

战祁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声音低冷的问:“你一直为一个能做你爸的老头子做事。就不觉得恶心吗?”

“恶心?恶心又能怎么样?”白芷笑笑,眼神说不出是悲凉还是绝望,“我12岁就跟了他,除了他,我还有别的人能靠的上吗?我从来没有谈过男朋友,也没有享受过一次正常的爱情。前几年他的身体忽然不好了,中风之后半身偏瘫,不能行房事,可是他又想做。你知道他是怎么做的吗?”

白芷静静地望着他,眼中忽然闪过浓烈的恨意,咬牙道:“他居然让我和他的手下上床,他在一边看着。这样的事情持续有一年多,你知道做爱的时候有观众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吗?我知道。后来我爱上了他那个手下,假戏变成真做。我终于感受到了那种事的愉悦。可是却被他发觉了,后来他竟然找人直接把那个男人的命根子给断了。”

白芷兀自笑了笑,“这样一个老变态,我不顺着他,我自己都有可能会没命。”

她从来都没有享受过被人疼爱过的感觉,这也是为什么当战祁稍微接近她一点,她明明心里有怀疑,却还是忍不住一头扎进去的原因。

只可惜,他所做的一切,原来只是为了算计。

可她还是不得不承认,被他靠近的那段时间,是她距离爱情最近的一次。

白芷仰头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后来他找了各种医生,又让我用中医的办法,总算把他的中风治好了一些。谁知道他的病一好,他就开始不停地从国外弄那些药,每一次都在床上不停的折腾我。酒会那天也是,他突然就来了兴致,然后就给我发消息,让我去停车场等着他,在那里他要了我三次。谁知道竟然被你女儿看见了。”

她的眼神一狠,声音也变得低冷起来,“那个死丫头以前可是见过我的,如果让她回去告诉你,那这件事肯定就要暴露了,我怎么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呢?所以我就……”

“所以你就想要她的命?”战祁猛然提高了声调。

白芷笑笑,“你真的不用这么激动,其实你应该感激我。我虽然也许过西医,但是解刨学学的不太好,所以当时割错了地方,割到了气管,如果我那个时候手法再精准一点,隔在大动脉上,你现在可能就得给她烧纸钱了。”

战祁忍住自己想一枪崩了她的冲动,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让自己平复下来。

这样她说的话就和当时在医院的时候,小七给他分析的原因对上了。那时候小七就怀疑凶手从事医学行业,但未必是西医或者是外科医生,看样子果然没错。

白芷说完,如释重负般的松了口气,微笑道:“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还想知道什么?”

战祁冷冷的看着她,“没什么想知道的了,接下来只需要知道你的死期就行了。”

他说完便转身向外走去,白芷却忽然开口叫住了他,“战祁!”

这还是她第一次连名带姓的叫他名字,战祁回过头,“干什么?”

“我还有一个问题。”白芷仰头望着他,“你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战祁看了她几秒,淡然道:“从那次你在银樽突然撞到我,我就开始怀疑你了。”

白芷苦笑,“我的演技那么差么?”

“你突然出现在银樽,这当然可以说是偶然,那时候你说你是来找白苓的一个姓江的同学。但是我后来给默存打过电话,因为是过年期间,所以银樽所有出入的客人都有登记,那一天并没有过一个姓江的客人,那个时候我就在怀疑你了。”

“后来你说让我收留你,你自己主动说清歌怀孕,你不方便去宋园。但是为了她的安全,她怀孕的消息我从来没有对外透露过,这说明你从很早之前就知道她怀孕的事情了,结合清清说你给她送过螃蟹和薏米粥,很容易就能得出你在酒会那天就知道了这件事。”

“再之后,你跟我参加酒会的时候戴的那个镯子,很有意思,那个镯子我以前见过。是清代的古董玉镯,一样的有两个,一个在清清手上,是我以530万的价格买来的,另一个我原本也想买来送她的,可是后来我找人调查之后却已经被人以高价拍走了。而那个人,就是时仲年。你带着时仲年拍走的东西,说明你俩有关系。”

“我送你回云水居的时候,途中经过高架桥,你脱口说出那叫做秀桥。但秀桥在两年前就已经改名叫京华高架桥了,只有在京都生活了三年以上的人才会习惯性的叫秀桥。可你跟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说得很清楚,你是第一次来京都。这说明你一开始就在撒谎,你明明很多年前就已经来过这里了,而且应该还是和时仲年一起来的吧?”

战祁冷笑,“这么多的破绽?还不足以让我怀疑你吗?”

白芷愣了一下,随即讷讷的说道:“原来我不知不觉之中竟然露出了这么多破绽么?”

或许那个时候她是真的对战祁动心了吧。以至于一向谨小慎微的她竟然会暴露出这么多问题。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问题。我和你跳舞的时候,问过你身上有什么香味,但那个时候你说是香水味,可很明显那个味道是中草药的味道。如果我没猜错,你最近应该还在给时仲年配一些壮阳药吧?”

白芷终于低下了头,轻轻摇了摇头,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意,“难怪白苓和宋清歌都那么爱你,像你这么心思缜密的男人,确实容易让人动心。”

战祁再也没有看她一眼,径直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对手下道:“先把她那张脸给划了,这种女人没资格和白苓长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他虽然已经不再爱白苓,也彻底放下了她,可始终不愿看到白芷这种龌龊的人顶着一张和白苓一样的脸做尽伤天害理的事。

战祁走到门口的时候,套间里面忽然传来了白芷撕心裂肺的喊声,可他却一步都没有停的就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