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最多只能活三个月/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祁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多分钟之后了。

宋清歌很害怕,大概是因为怕孩子出事,她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一直语无伦次的重复着“怎么办”,不停地让他快点来。

虽然还没有到医院,但是光听着她的话,他仿佛都已经感受到了那种绝望似的,一路上不停的让司机加速赶往医院。

战祁一路几乎都是跑过来的,等到手术室门口的时候,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急救手术仍然在进行中,宋清歌紧紧握着双手,仰头望着头顶那盏刺眼的红灯,明明已经泪流满面。她却无知无觉。

他缓步走上去,尽力让自己的情绪平稳一些,因为他如果都慌了的话,那么她会更慌的。

战祁站在距她五步开外的地方,用力做了一个深呼吸,这才走上前,抬手搭在她的肩上。轻轻唤了一声,“清清。”

宋清歌连忙抬起头望向他,红着眼睛叫了他一声,“战祁……”

然而她只开口叫了一声,声音就立刻哽咽起来,眼泪也无法抑制的翻滚出来,整个人都微微颤抖着。

战祁心里一疼,立刻将她拥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放缓声音安抚道:“好了好了,没事了,我在这里。”

宋清歌的脸埋在他的怀里,双手抓着他的衣襟,不停地啜泣着。“都是我的错,放任她一个人在外面玩,没好好看着她才会出这样的事。你都不知道她受伤有多严重,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怎么办?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

战祁自然也很着急,但是也只能尽力安慰她,抚摸着她的头发,把声音放到最温和的程度,“知了不会有事的,你忘了,她还说要等着的弟弟妹妹出生之后跟她一起玩呢。而且她那么黏你,怎么舍得出什么事让你难过。”他跟着坐到她身边,在她的额头上轻吻着,“别担心了,嗯?你肚子里还有两个呢,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和情绪。”

宋清歌抽噎着看着他,良久才抿了抿唇,轻轻点了点头。

战祁伸手将她揽过来靠在自己肩上,轻轻地拍着她的肩头,什么都没有再说,两个人只是不约而同的看着那盏紧闭的手术室大门。

不知道过了多久,电动门终于被打开了,宋清歌几乎是触电一般的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便要冲过去,战祁见状立刻扶住她,和她一同走上去。

医生先是对他们轻轻颔首,摘下口罩道:“战先生,战太太。”

“嗯。”战祁点点头,问道:“我女儿怎么样了?”

“令嫒的情况不是很好,她是因为肾衰竭的原因突然昏厥的,额头上的伤倒是不严重,也没有缝针,过几天就会好了。只是她的身体……”医生的语气变得有些凝重,叹了口气道:“战先生还是尽快找肾源吧,如果再没有合适的肾源进行换肾手术,那么令嫒可能就……”

他把话已经说的很委婉了,宋清歌的身子一抖。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尽了似的,直直的向下瘫软,战祁急忙伸手搂住她,心急的喊了一声“清清”。

好一会儿之后,宋清歌才提起精神,气息不稳的问道:“那……除了做手术?没有别的办法吗?透析也不可以吗?”

“对于令嫒现在的情况来说,透析的意义已经不大了,换肾手术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途径。”

宋清歌只觉得喉头像是被哽了硬块,艰难的问道:“那如果找不到肾源,我女儿……还能活多久?”

医生叹了口气,表情也有些痛心,低声道:“超不过三个月。”

超不过三个月……

也就是说,如果找不到合适的肾源,知了有可能某一天就忽然再也醒不来了是吗?

可是这一时半刻,让他们去哪里找合适的肾源?哪怕是像战祁这样手眼通天的人,过了这么久,发动了全部的人际关系,都没能为知了找到一个合适的肾源。

现在时间这么紧张,真的还有希望吗?

宋清歌忍不住闭上眼,眼泪顺势淌下来,战祁心里也疼的几近窒息,只能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按进自己的怀里,仰头强忍着眼中的酸意。

须臾之后,他才猛地想起来什么似的,对医生问道:“能不能还是让我来做肾移植?”

医生怔了一下,“可是您之前肾脏才受过伤,这……”

“我确实有一颗肾受过伤,但是另一个肾还是好的。”战祁像是忽然看到希望了似的,有些喜出望外的说道:“对,反正我还有一个肾是健康的,可不可以给我女儿做移植?”

医生抿唇思索了一下,神色凝重的摇头道:“我是不太赞成您这样的做法。人一共就两个肾脏,摘掉一个对身体的影响确实不是很大,但是您本来就已经受了伤,如果把健康的肾移植给了孩子,那么日后那个受过伤的肾很有可能无法为您的身体提供循环,而且很有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然而医生说了这么一堆,战祁却完全没有听进去,只是摆手说道:“总之你的意思是,这个方法也是可行的,对吧?”

医生有些为难,“可行是可行,但是您自己的身体……”

战祁毫不在意,“我的身体无所谓,只要能救我女儿,别说一个肾,就是把这颗心脏给她都可以。”

尽管他这么说了。可医生却还是坚持己见的劝说他,“我知道您救女心切,但无论如何,我还是不赞成您这么做,也不建议您做这个手术。我们医院也会再努力寻找一下肾源,希望战先生还是能再找一下更合适的肾源,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去赌。令嫒的手术已经结束了。以她的身体状况来说,接下来我建议暂时住院观察一段时间。”

战祁也跟着点点头,“好,那就麻烦您了。”

医生说完便再次进了手术室,战祁转头看向身旁的宋清歌,这才意识到从他和医生对话之后,她就一直站在一旁默不作声,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试探性的叫了一声,“清清?”

宋清歌这才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满是复杂的情绪,有悲绝也有不忍,只是看着都让人绝望的眼神。

战祁的心头微微刺痛,却还是故作轻松的笑了笑。“刚刚医生的话你有没有听见?其实我还是可以给孩子做肾移植的,这就说明我们的女儿有救了,你不要担心,我一定会救她的。”

宋清歌含泪凝视着他,哽咽道:“可你真的觉得这是好办法吗?”

医生都说了,如果他给孩子做了手术,那么将来有一天他另一颗肾渐渐衰败。那他自己都会有生命危险的。

战祁躲避开她的目光,佯装随意道:“不管怎么样,我觉得只要能救得了孩子的办法就是好办法。”

“可我不这么觉得。”宋清歌的眼泪终于落下来,轻声啜泣道:“拿你的命去换另一条命,我觉得这样对你来说不公平,我不想要这样的结果,我也不觉得这是什么好办法。”

战祁的心里很酸,可是他还是笑了,伸手替她拭去脸上的泪,“这是我自愿的,只要能救得了我们的孩子,我觉得很值得。再说了,医生也没说我做了手术之后就会必死无疑,只是说以后身体可能会出问题。但是人这一辈子这么长,谁知道是三十年之后还是五十年之后呢?只要能多陪你们一天,我都不会那么早死的。”

宋清歌握住他的手,靠在他的怀里,眼泪怎么也流不尽,“就没有别的办法吗?我们的孩子,就没有别的办法能救得了她吗?”

真的要用这么残忍的办法吗?

她很舍不得知了,可是也同样舍不得他。她哪一个都不想放弃,却也哪一个都不想伤害。

世事就真的这么难两全吗?

战祁揽住她,轻轻地拍着她的背,“你现在也别太担心,我还是会派人努力地寻找肾源的。如果能找到自然最好,但如果实在找不到,就算是下下策,也比无计可施要好得多,不是么?”

她现在也说不出更好的解决办法来,只能顺从的点了点头。

医生很快就将知了推进了VIP病房,他们也终于可以探望孩子了。

那么小的一个人儿,因为发病的原因,脸色比之前显得更加苍白,一张小脸隐在医院的枕头之中,在白色的枕头和被子的映衬下,显得更是没了血色。

额头上的伤已经处理过了,贴着纱布,看上去很是可怜。

孩子已经醒了,正弱弱的躺在床上巴巴的望着他们,轻轻咬着下唇,像是做错了事一样。小声叫了他们一句,“爸爸,妈妈。”

宋清歌只是站在门口看了孩子一眼,便立刻忍不住呜咽出声,连忙转过身捂住嘴,生怕自己哭出来。

战祁急忙握了握她的手,试图让她平静坚强一些。好一会儿,宋清歌做了一个深呼吸,才慢慢平静下来,终于能转过身看向知了。

孩子的两只小手抓着被子,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没等她说话,就已经率先开口道歉:“妈妈对不起。都是我自己错,因为贪玩才会从秋千上摔下来,让你担心了。妈妈你别哭。”

她平时最怕宋清歌哭,以前每次宋清歌一哭,她都会觉得是自己做错事让妈妈失望了。

听女儿这么一说,宋清歌更是险些情绪崩溃,紧紧咬着唇让自己的情绪镇静一些,好一会儿才挤出一抹笑容,摇了摇头道:“知了没做错什么,是妈妈的问题,妈妈没有看好你,才让你从秋千上掉下来了,妈妈才应该跟你道歉。”

知了终于大着胆子问道:“那妈妈不生我的气吗?”

“当然不生气。”宋清歌走上去坐在床边,伸手握住她的小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柔声询问:“宝贝还疼吗?”

知了指了指自己的额头,“这里好疼,妈妈给我呼呼。”

宋清歌立刻俯身过去在她的伤口上轻轻吻了一下,又温柔的为她吹着气,“这下有没有好一些?”

“嗯,好多了。”小姑娘终于笑了起来,甜甜的说道:“谢谢妈妈。”

宋清歌看着她这个样子就忍不住想哭。

她这么乖巧可爱的女儿,上天怎么就这么残忍,不仅不能给她一个健康的身体,却还要几次三番的夺取她唯一的生还可能,一再的让她失去进行手术的机会。

她觉得好不公平,心里也觉得好恨。

战祁的心里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现在每次一看到知了发病,他就情不自禁的会想起时豫,也会想起自己过去做的那些过分的事情。

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挤出一个笑,走上去对孩子道:“闺女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爸爸给你买。”

知了问:“什么都可以吗?”

战祁点头,“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想要的,爸爸一定满足你。”

“其实没有什么想吃的。”知了摇摇头,不过又忽然道:“对了,爸爸,我想吃冰激凌。”

一听她说要吃冰激凌,战祁立刻变了脸色,“这个不行,换一个!你现在身体不好,不能吃凉的东西!”

知了的小嘴一瘪,不满的看着他,“爸爸骗人,刚刚还说我想吃什么都会满足我呢。”

见女儿要生气了,战祁立刻说好话,“爸爸当然会满足你,但除了冰激凌,其他什么都可以。”

“我就想吃冰激凌,不让我吃算了。”知了哼了一声,转身背对着他,一副不想看他的样子。

战祁哑然失笑,宋清歌握了握他的手,用口型示意他别在意。

他只是笑,他怎么会和自己的女儿计较呢?

战祁拍了拍她的肩,“那你在这里陪着她,我去打个电话。”

“嗯。”

拿着手机走出病房,战祁立刻找出一个电话,对那边的人冷着脸说道:“派人去把时豫绑过来到易南臣的医院来,安排医生给他做一次肾脏配型,我要看看那个混蛋能不能给知了做手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