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我愿意等他一辈子/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夏怔怔的看着面前的时豫和那个高挑的女人,这个女人个子很高,看上去大概有一米七二左右,穿着一件长款风衣,过膝靴,头发像是海藻一样洋洋洒洒的披在肩上,慵懒又妩媚,站在时豫旁边和他极其相配。

而她呢?不过一米六六的个头,穿着最简单的毛呢大衣,不过是什么时候都留着一头短发,和那个女人比起来,她简直就像是个学生一样。

时夏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时豫竟然开始喜欢这种妖娆妩媚的类型了。

那个女人说,他的手表和护照落在了酒店里,为什么他的东西会在她手里?难道他们……

时夏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个女人,走上前强颜欢笑道:“阿豫,这位小姐是谁啊?你朋友吗?”

时豫转头看了看身旁的女人,老实说那天晚上他喝多了,酒吧的光线本来就不好,这个女人又化着烟熏妆,所以他根本没看清楚这个女人到底长什么样。而第二天起来之后因为太过慌乱。他也没有仔细去看她,就这么急匆匆的离开了。

今天她没有化浓妆,看上去倒是挺清纯的,不过比起时夏还是差的远了,根本不是他的菜。

最让他反感的是这个女人竟然莫名其妙的就找到了他,简直是让他忍无可忍。

但是时夏就站在他面前,无论如何他都要忍下来。

这么想着,时豫忽然伸手勾住了身旁女人的腰,下巴微扬,趾高气扬道:“她啊?我女朋友。”

他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带着得意的笑容,就像是示威一样看着时夏,仿佛故意要看她难过似的。

那个女人也是久经沙场的老手了,看到眼前这种情况就知道是发生了什么,立刻挽住时豫的手臂,接着便像是没了骨头一样往他身上一靠,嗲声道:“豫,这位小姐是谁啊?介绍一下嘛。”

时豫很讨厌别人没有自知之明的就跟他套近乎,可是为了能让时夏赶紧走,他还是强忍着反感,挑眉道:“不认识,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野女人。”

“阿豫……”时夏喉头一哽,脸色也跟着变得难看起来,“你真的……跟别人在一起了吗?”

时豫冷笑一声,对着时夏不耐烦道:“时大小姐这话说的可真有意思,我跟别人在一起是我自己的事情,难道还要跟你说明吗?我可不记得我有这个义务和责任。”

时夏还是不死心,“可是你以前说过要和我在一起……”

“我以前还说过要娶你呢,你就真的当真了?”时豫笑得有些残忍,“时夏,你醒醒吧,当初要不是为了能得到你爸的重用,你以为我真的会跟你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我睡你也睡够了,早就想跟你分手了,是你一直死皮赖脸的缠着我不放。更何况你不是也要和别人结婚了吗?干嘛还来缠着我?你这么朝三暮四的,就不怕你未婚夫头上冒绿光?”

时夏见他态度不大好,顿时有些委屈,可怜巴巴的望着他道:“我来就是为了跟你说这件事,其实我已经……”

“你用不着说,我也不想听。”时豫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你还有事没事?没事就赶紧滚,看见你这张脸就烦。”

时夏看着像是水蛇一样缠绕在他身上的女人,听着他的话,只觉得心里很疼,可还是努力的笑了笑,“阿豫,我……我只想问你最后一句话,问完我就走,你能不能实话回答我?”

时豫心里隐约觉得有些发沉,可还是点头道:“可以,你想知道什么。”

时夏的声音有些哽咽,可是为了不在他面前破坏自己的形象,还是努力笑着道:“你是真的……不喜欢我了……要和别人在一起吗?”

她问的很艰难,就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说出了这番话一样。

时豫蹙眉看着她泫然欲泣的脸,那一瞬间忽然就有些无言以对,先前的恶语相向这一刻也有些说不出来了,就连空气都变得有些凝滞。

插在口袋里的手用力握紧,却不经意的碰到了一张纸,那张纸瞬间提醒了他此时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他闭了闭眼,心一横,决绝道:“没错,我不喜欢你了,我要和别人在一起了,你现在死心了?是不是可以安静的滚了?”

时夏定定的看了他几秒,眼泪说来就来,她急忙擦掉,低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不起啊,我……我失态了。”

她心里清楚,面前的男人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会为她擦眼泪的人了,这一刻就算是她哭死在他面前,他也不会有什么反应的。

时豫的眉心深蹙,他很想为她擦掉脸上的泪,可是手却像是灌了铅一样,怎么也抬不起来。

就算是最后一刻,时夏也还是笑着的,含着泪对他道:“那……祝你幸福,如果……有一天你们要结婚的话,请帖,就……就不要给我发了。我知道你好好的就可以了,祝你们白头到老,真心的。”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来这番话的,说完之后只觉得从心到神经末梢都在疼,她觉得自己不能再呆下去了,多呆一秒,她都怕自己会忍不住情绪崩溃。

时夏转头便跑了,时豫听着她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尽了一样,长叹一声,一下倚在了墙壁上。

旁边那个女人挑了挑眉,耸肩道:“其实你挺舍不得她的,不是么?既然这样,为什么要分手?”

时豫转头厌恶的看了她一眼,从牙缝里只挤出来一个字,“滚。”

就是面前这个女人毁了他的一切,他现在一秒钟都不想看见她。

女人掀起唇角笑了笑,将手上的袋子递给他,又凑过来在他耳边道:“那天晚上,我还是挺尽兴的,有机会的话,咱们再约啊?你的技术,我很喜欢。”

他妈的,把他当鸭子了吗?

时豫顿时怒火中烧,一把将女人推开,他的力气很大,那个女人被他推得向后踉跄一步跌坐在地上,满脸怨愤的盯着他,终于爬起来跑了。

一直到走廊上只剩下时豫一个人的时候,他才忍不住仰天长叹一声。

从什么时候起,他竟然沦落到这一步了?

*

医院

自知了发病住院,已经有一个星期左右了。

这一周,几乎所有的人都来看了这个孩子,其中自然也不乏战毅和冯知遇,辛恬战峥他们几个。

只是因为过去的不愉快,战毅现在面对孩子到底还是有些不自在,有时候知了亲亲热热的叫他五叔,他也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就是想笑,但是又不知道要怎么笑的感觉,表情僵硬扭曲,着实有些尴尬,惹得知了以为战毅不喜欢她。

就连冯知遇都觉得战毅笑的太假了,对一个孩子笑的实在是不够真心,让人觉得很尴尬。

大概是因为不想影响知了的心情,冯知遇还特地把战毅拉到外面,认认真真的给他“培训”了一下怎么笑起来比较自然好看。

“你这样笑,自然一点,就像是面对一个喜欢的小东西一样,嘴角自然上扬就好了嘛。”

战毅照着她说的扯了扯嘴角,可是因为笑的太多,脸都僵硬了,于是就显得更加诡异不自然,练了一遍又一遍,他终于不耐烦了,摆了摆手道:“不练了不练了,有什么好练的,本来我就不爱笑,没听说过笑还得学的,老子又不是卖笑的。”

冯知遇见他这个样子,忍不住小声嘟囔,“你这个样子怎么行,以后孩子看见你会害怕的。”

“老子又没孩子。”战毅挑眉,“怎么,你想给我生一个?你要是生的话我倒是能考虑一下练一练怎么笑。”

冯知遇的脸上瞬间红了一片,娇嗔的白了他一眼道:“你这人,怎么说着说着就没个正形了。”

眉清目秀的女孩子,含笑带嗔的时候更显得娇俏,战毅看她这个样子,顿时想要逗她,忍不住凑上去在她唇上咬了一下,附在她耳边哑声道:“以后别用这种表情看我,不然我会忍不住想把你吃了。”

“你!”冯知遇脸红的更厉害了,想瞪他又怕自己引起他禽兽心理,一时间又羞又气,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战毅看她这个模样,心里顿时大悦,忍不住爽朗的笑了起来,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毫不掩饰的说道:“你怎么这么傻?真是傻的可爱。”

他这话说得倒是真的,冯知遇和冯知薇撒娇的时候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冯知遇撒娇更像是在娇嗔,只是轻轻瞥你一眼,就像是有无数的情愫在里面一样。而冯知薇撒娇却像是在撒泼,总是给人一种一哭二闹三上吊,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感觉。

从这个角度来说。还是冯知遇撒娇的时候更讨人喜欢一些。

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战毅自己也慢慢感觉到了,和冯知遇相处其实要比和冯知薇相处更轻松,更让人舒服。

她本就是很善解人意的女孩,很少会让给人难堪,更不会让人下不来台,而冯知薇则任性无理,只要是她自己想要的,才不会管别人什么想法。

至少在这件事来看,战毅还是蛮喜欢和冯知遇的相处模式的。

他凝视着面前的女人,伸手在她脸上的伤疤上抚摸了一下。也不只是在跟她说话,还是在自言自语,“有时间把这个疤去弄掉吧,挺好的一张脸,都被这个给毁了。”

可能是因为两人现在慢慢相处的好了,其实他也就不是很在意她的脸,有时候都有一种看习惯的感觉,翻到见惯不怪了。

冯知遇倒是不以为然,伸手覆上他的手背上,笑吟吟的说道:“怎么,战五少是觉得我这张脸丑了。影响你的视觉了,所以想让我整容吗?”

果然,话音刚落,战毅便立刻蹙起了眉,有些不悦的说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有这么说过吗?”

这话你以前可是没少说呢,现在转头就忘了。

冯知遇心里想笑,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摇头道:“没有,你没说过。”

“我说让你去把疤痕弄掉,只是觉得这挺漂亮的一张脸,被这么一道疤影响了,实在是太吃亏了点。我既然娶了你,那自然是娶鸡算鸡,娶狗算狗,还有什么可挑的?我只是觉得你每次一出门,外面那些人就盯着你的脸看,实在是让人不爽。”

这话倒是事实,大概是因为她的疤痕实在太显眼了,所以每次出门在外,路人都会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有胆子大的还会对她指指点点。搞得战毅特别恼火。每次都恨不得冲上给那些人打一顿。

比起他的气愤,冯知遇反倒显得淡然了许多,拉着他的手微笑道:“好啦,反正这个疤都跟了我那么多年了,我早就不在意了,既然你也不在意,那就没什么可心烦的了呀。”

她都这么说了,战毅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伸手捏了捏她的脸,“你这个女人,怎么什么事都那么看得开?别的女人最在乎的皮相。在你这好像一文不值了似的。”

“脸当然很重要了啊,可是比起脸,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内心。”她说完,歪头朝他笑了笑,“你觉得呢?”

“嗯,内心的确比外表更重要。”

这也是他现在为什么会慢慢倾向于她的原因吧。

战毅看了看面前的女人,竟然莫名觉得,如果就这样下去,好像也不错。

*

除了战家的人,魏莱和薛衍也经常来医院探望知了,当然每次来的时候还带着木木。

比起之前一见面就吵架的两个人,现在的知了和木木已经能相处的和谐一些了,大概是知道她生病的事情,木木现在也不像之前那样总是惹知了生气,有时候还会努力讲一些笑话来让她开心。

魏莱在一旁微笑着看她们两个孩子,忍不住提议,“宋宋,不如以后就让知了嫁给我们木木好了,知了长得那么漂亮,我们木木长得那么帅,俩人的孩子以后得多好看。”

正在削苹果的薛衍嘴角一抽,回头斥她,“别乱说话,他们俩现在还是孩子,乱说什么。”

魏莱忍不住撇嘴,“我哪里有乱说,明明就是事实。”

木木也忍不住吐槽她,“魏阿姨你还是闭嘴吧,我什么时候变成了你家的,我明明是我爸爸的儿子。”

“你爸爸的儿子就是我儿子,你小子,知不知道我们已经……”

话还没说完,一旁的薛衍就立刻蹙眉呵斥了一声。“魏莱!闭嘴!”

被他这么喝了一声,魏莱脸上立刻有些挂不住了,咬着唇幽怨的瞪着他,哼了一声转头跑出去了。

而宋清歌却早已注意到了这俩人之间的猫腻,见魏莱跑了,她也放下手里的水果,跟着追了出去。

果不其然,魏莱正在卫生间里,肩膀一耸一耸的,看那样子应该是在哭。

宋清歌站在门口抿了抿唇,走上去将手里的纸巾递给她,抬手搭在她肩上,轻声安抚,“别哭了。”

魏莱这才转头看了她一眼,一双眼睛红红的,哽咽的叫了她一声,“宋宋。”

“你和薛大哥之间……到底出什么事了?听你刚刚的话,你们难道在一起了?”

魏莱垂眼,轻轻摇了摇头,苦笑道:“当然没有,你觉得他可能会答应跟我在一起吗?”

宋清歌不由得好奇,“那是怎么了?”

“我们……发生关系了。”魏莱咬着唇。脸色有些别扭,“是我主动地,然后……就……上床了。”

其实说起这件事,魏莱现在都觉得有些尴尬,那一次她和薛衍,虽然是她主动勾引,事后她也告诉薛衍,这都是她自愿的,现在这个社会,你情我愿很正常,没什么可纠结的。他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她也不需要他负责。

尽管只有那一次,但是她和薛衍之间明显变得不一样了,至于到底是怎么不一样,她其实也说不上来,但是就是觉得薛衍对她和过去有所差别。

但对于魏莱来说,这已经是她和薛衍之间最大的进步了,哪怕他不会对她负责,也许两人以后也不会有更进一步的关系,就像是一夜情一样,做了一次就忘了。但她依然觉得很满足。

宋清歌蹙眉,“那薛大哥就没有说过什么吗?你毕竟是个女孩,这种事对你来说还是吃亏了。”

“他没说什么,我也不需要他说什么。”魏莱笑了笑,摇头道:“这样我已经觉得很高兴了,至少我拥有过他了,很值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宋宋,我知道你是心疼我,但我真的很满足了。也许我这一辈子都不会结婚了,能这样想着他陪着他。我觉得我这一辈子过得挺幸福的。”

宋清歌叹了口气,看着面前痴情的姑娘,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良久也只是拍了拍她的肩头,“无论如何,我还是希望你和薛大哥之间能有好的结果。”

“我也希望,但有些事情是可遇不可求的。”魏莱耸了耸肩,一副看穿一切的模样。

从卫生间出来之后,两人便再度回到了病房,大概是因为自己刚刚的态度不好,薛衍也觉得有些抱歉,之后和魏莱说话的时候语气明显缓和了很多。

因为公司里还有事,所以魏莱吃了中午饭之后就先离开了,反倒是薛衍依然坐在病房里没有走。

宋清歌忍不住问道:“薛大哥,你不回去吗?”

“公司里有她在,我不回去也没事。”

“你倒是很放心莱莱,感觉把她当做老板娘似的。”宋清歌忍不住调笑他。

薛衍抿了抿唇,只是道:“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和她,我也没有别的人可以放心了。”

想起魏莱之前的话,宋清歌还是忍不住问道:“薛大哥,你对莱莱……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我只是把她当妹妹而已。”薛衍抬头看了她一眼,“我对她的感情,和对你的是一样的。

“可没有人会和妹妹上床的,不是么?”宋清歌直接一针见血的指出了他们的症结所在,“莱莱纠缠了你这么多年,我相信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比她更喜欢你的姑娘了,如果失去了莱莱,我保证你不会再遇上比她更爱你的人。”

“我承认,那次和她上床,我也有错,我没能把控自己,给她造成了伤害,但我毕竟是个男人。我不是一个圣人,说完全没有欲望,这是冠冕堂皇骗人的大话。”

“我知道她对我很好,但是清歌,你要知道,我是一个单亲父亲,我有孩子,还有一个过世的前妻。我今年已经37岁了,没有时间再花前月下,也没有那么多激情去谈恋爱,我只想好好把我的儿子培养成人。仅此而已。而魏莱,她还年轻,让她嫁给一个二婚还带着孩子的男人,这对她来说不公平。更何况她的性格也不会是安于现状的人,我没有时间也没有经历再去陪着她闯荡世界了。”

宋清歌叹了口气,还是觉得有些遗憾,“这么说,你们就真的没有一点可能了吗?”

薛衍毫不掩饰的说道:“就算是现在,我也依然觉得,如果我再结婚,也还是会找一个像你这样的女人,但你已经有战祁了,而且你们也过得很幸福,我希望能看到你幸福。但我想说的是,我理想中的妻子就是你这样的,除了你这样的女人,我真的不想找其他类型的。”

这话如果让别人说出来,可能会让人觉得很尴尬,可这话偏偏是让薛衍说出来,反倒给人一种赞美和认可的感觉。

宋清歌最终也没有再说什么,反正她知道,她再说什么也是无济于事,只好叹了一口气说道:“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和莱莱能好好的。”

薛衍只是笑,“好好地办法能有很多,不一定非得要在一起才行。”

宋清歌静静地看着他,终是没有把魏莱那句会等他一辈子的话告诉她。

而后来宋清歌也没想到,有朝一日魏莱竟然真的一语成谶,真的等了薛衍一辈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