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你知道吗,我怀孕了/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此之前,宋清歌从未想过自己还会有亲人在世,而且那个人竟然还一直都这样陪在她的身边。

只是好悲哀,她都还没来得及和那个人相认,还没来得及好好的叫他一声“哥哥”,他们竟然就这样天人永隔了。

宋清歌闭着眼睛,努力想要把眼泪忍回去,可是太难了,真的太难了。

一想到薛衍从前对她的关切,以及他临死前时说的话,她就觉得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起来,眼泪最终还是宣泄而下,再也忍不住。

“清清……”战祁心疼的望着她,伸手将她拥进怀里,像安慰孩子一样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哑声道:“想哭就哭出来吧,哭出来会好受一些。”

对于那个曾经被他视为情敌的男人,当得知他竟然是宋清歌的亲哥哥,是自己的大舅子时,战祁也是同样的震惊和愕然。除此之外,便是浓烈的后悔和内疚,如果当时他能赶来得再及时一点,或许就不会让薛衍眼睁睁地死在他们面前了。

宋清歌的脸埋在他的怀里,双手抓着他的衣襟,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战祁的眼眶也有些发红,仰头用力眨了眨眼睛,低头吻住她的发旋,什么都不说,就只是轻轻安慰她。

病房里的人都不说话,只是这样静静地看着她,每个人心里都不好受,尤其是辛恬和冯知遇还有战姝,看到这样的场景更是小声的哭了起来。

他们都知道亲人对于宋清歌的意义,特别是薛衍不仅在临死前把自己的肾脏捐给了知了,还救了她们的命,这对于宋清歌来说,真的是太残忍了一些。

大概是怕周围的人太多会影响到她的情绪,战祁挥手趁机打发那些人离开,辛恬原本还想留下来陪她,但是也被战峥给拉走了。

直到病房里终于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宋清歌的哭声便显得更加悲伤,战祁一言不发的搂进了她,除了拥抱和温柔的吻,这个时候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来安慰她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宋清歌的声音才渐渐变得微弱起来,战祁低头一看,却发现她已经哭累了,睡了过去。

忍不住无奈的叹了口气,战祁在她的额头上吻了吻,又将她放平在床上,坐在一旁紧紧地握着她的手。

宋清歌又昏睡了过去。

和之前一样,她又开始莫名其妙的开始做梦,这一次她做梦的主角依然是薛衍,只不过和之前不一样的是,她梦到了她和薛衍初遇时候的样子。

他们一起站在宋园里,她像普通的妹妹一样,拉着他的手,热情万分的为他介绍着宋园的一草一木。

明明都是三十岁的人了,可她却还是像个小孩一样,坐在秋千上撒着娇让他推她,薛衍也只是宠溺的笑笑,什么都不说,在她背后轻轻一推,秋千就荡起来,之后越荡越高,园子里满是她灵动的笑声。

“再高一点,哥哥,再高一点……”

她一边笑一边喊,薛衍站在她背后,脸上满是温柔的笑容。

那就是她曾经做梦都希望拥有的生活,有一个温柔又体贴的哥哥,会在她受了欺负的时候为她出头,会在她不高兴的时候哄她高兴,会在她没钱花的时候偷偷塞给她零花钱。

她以前很羡慕很羡慕小七,因为她上面有六个哥哥宠着她,还有战祁这个亲大哥护着她,谁都知道战七小姐在榕城的地位,就算她横着走,大家都得为她让路。

曾经宋清歌也很希望自己的哥哥能活着,至少她的生活还能有一个依靠,还能有一个能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站出来说“别怕,有我在”的人。

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

大概是因为受了惊吓,后半夜的时候宋清歌忽然发起了低烧,烧的很严重,后来整个人都开始说起了胡话。

她烧的浑浑噩噩,昏迷期间叫了很多人的名字,知了的,他的,薛衍,辛恬,小七,宋清语,她的爸爸妈妈……就像是一个走丢了的孩子一样,不停地向周围的人求救呼喊,希望能有人来救她。

就算是在睡梦当中的时候,她都是那么绝望和无助。

战祁一直衣不解带的守在她身边,恨不得能钻进她梦里去安慰她似的。

由于怀孕的原因,宋清歌很多药物都不能用,尽管在发烧,而且还有炎症,但也只能用一些最简单基础的药物,慢慢的退烧。

战祁守在一旁着急的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不停地放在唇边轻吻着。

宋清歌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到第二天黄昏的时候,低烧才慢慢退去,她也慢慢转醒过来。

战祁依然守在她身边,大概是因为太累了,他也终于支撑不住,握着她的手趴在病床边睡着了。

宋清歌睁开沉重的双眼,先是盯着头顶的天花板看了好半天,随后才转头看向一旁,发现正握着她的手睡着了的战祁。她想微笑一下,可是嘴角却像是灌了铅一样,怎么也扯不起来,她试了几次,最终还是放弃了。

他看样子也很累了,宋清歌不忍心打扰他,小心翼翼的抽出自己的手,没想到刚刚动了一下,战祁便立刻惊醒了过来,条件反射似的喊了一声,“清清!”

宋清歌立刻道:“我就在这儿,你别紧张。”

战祁这才看向她,他大概是真的很着急,那一瞬间眼中都是惊惧和慌乱,看到她依然安然无恙的躺在病床上,这才松了口气似的,抿了抿唇,用力握住她的手,哑着嗓子道:“你醒了。”

“嗯。”宋清歌点了点头,抬手在他的脸上轻轻抚摸着,有些心疼的说道:“你的脸色好差,怎么这么憔悴?是不是没有休息好?”

他确实是脸色不好,出事之后,她就昏迷了三天,醒了之后哭了那么久,之后就又睡了过去,一直以来都是睡了醒醒了睡,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浑浑噩噩的状态,他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连眼都不敢多眨一下,就像一眨眼她就又会不见一样。

这几天的看护,让他眼下有了重重的青影,胡子也没有刮,看上去颓废又憔悴,老了好几岁似的。

战祁怕她担心,只是摇头笑了笑,“我没事,就是睡眠质量不太高,你不用担心我。”

宋清歌抱歉的望着他,“对不起啊,让你担心我了。”

“傻女人,跟我道什么歉,你没事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安慰了。”战祁抬手替她拂开额前的碎发,怜爱的望着她。

“战祁。”她忽然叫他。

“嗯?”

“你知道吗,我梦见他了。”宋清歌望着他,只说了一句话,眼泪便再次掉了下来,她抬起手想擦一擦,可是眼泪流的太快,快到她根本来不及擦。

“我梦到他了,梦里我们在宋园里,他在给我推秋千。他跟我说了好多好多的话,还给我讲了他小时候的事。他说他小时候可调皮了,学习也不好,没少因为这事被养父母打。”她说着,忽然握住了他的手,有些惊喜的说:“你知道吗,他也在部队当过兵,而且跟你入伍的时间差不多呢,你知不知道他是哪个军区的?没准你们他还是你们那里的新兵呢。”

她像是陷入了回忆一般,魔怔了似的,不停地说道:“而且我还梦到他跟我一起去上学了,我上学的时候,有一个男生一直不喜欢我,我梦到我哥哥替我出头,狠狠地教训了他。我还梦到我被我爸爸骂,哥哥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他身上,说是他做的,结果被爸爸骂的好凶。”

“我还梦到了爸爸妈妈,妈妈没有离世,她还在,一直都在。还给我们烤了好香的牛角包,就是我最喜欢吃的那一种。哥哥还给我辅导了功课,可是好奇怪,梦里却一直都没有梦到小语的声音……”

“哦对了,你知道吗,我哥哥说,他小时候还在池塘里喂过锦鲤,最大的那一条就是他喂的,他还让我回去好好看看那条鱼还在不在,让我好好喂它……”

她一直说,一直说,说到后来,终于闭上眼,无声的流泪。

“你知道吗,那个梦真的好幸福,我好想一直一直的留在那个梦里不醒来。可是到最后我还是醒了,发现什么都没有了。”她睁开眼睛,转头看了他一眼,第一百零一次的问道:“战祁,我哥哥真的死了吗?你是不是在骗我?你不要闹了好不好……”

“清清!”战祁红着眼睛低吼了一声,“你清醒一点好不好,薛衍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四天了!”

她怔怔的望着他,终于低下了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讷讷地说道:“是吗……他都已经走了四天了吗?”

战祁叹了口气,抬手轻轻为她拭去眼泪,“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是死而不能复生,你肚子里还有孩子,为了孩子,也为了你自己,坚强一些,好吗?”

她看着他,很想哭,最后却还是忍住眼泪点了点头,哽咽道:“好,我会坚强。”

“乖。”战祁拥着她,轻轻的拍她的背。

宋清歌反手抱住他,偎在他怀里道:“战祁,我想去看看他,他出事之后,我都还没有好好看过他。”

战祁心里一紧,有些迟疑地问道:“你确定,你要去看他吗?”

坦白来说,薛衍临终时候的死状非常非常的惨,她现在是个孕妇,他实在是怕她接受不了那样的场景,更怕会给她留下心理阴影。

可宋清歌还是坚持的点了点头,“嗯,我要去看看他。”

战祁见她态度坚决,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是多余,只得咬着牙答应了下来,“那好,你先吃点东西,他现在还在医院的太平间里,我明天一早就带你去看他,好吗?”

这几天她都没有好好吃过东西,对肚子里的孩子也确实不好,于是便乖乖地点了点头,“好。”

饭是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的,琴姨每天都会给她做她喜欢的菜,尽管她都处于半睡半醒的昏迷状态,但琴姨还是变着法的做她喜欢吃的,希望她一睁开眼就能吃到喜欢的饭菜。

战祁打开饭盒,盛出来鸡肉和鸡汤,一点一点的仔细给她喂。

宋清歌从始至终都很乖,一言不发的乖乖把所有的饭菜都吃完了,战祁又询问她要不要再吃点水果,她只是轻轻摇头,“我已经很饱了,什么都不想吃了。”

战祁坐在她旁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清清,你恨我吗?”

宋清歌抬起头,不解的看着他。

战祁抿唇,低声道:“我当时……拦着你,没有让你去救他,你会不会生我的气?觉得是我害了他。”

她只是静静地望着他,随即扯起嘴角苦笑了一下,“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不是不明事理的人,那个时候什么情况,我很清楚,如果你不拉我,到时候死的就是我们三个人,甚至还有可能会连累我肚子里的孩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战祁这才松了口气,“你能这么想就好了。”

她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怔然的说道:“我只是在怨恨自己,为什么他都能在第一时间想到我们是兄妹,可我却始终没有认出他来。既然是兄妹,冥冥之中应该会有心灵感应才对,可我竟然一直都没有想到这一层。如果我早能认出他,那就不会出这样的事情了。”

“这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战祁心疼的说道:“薛衍对过去有着模糊的记忆,所以才会联想到这一层,你出生的时候,他都已经不在了,你又怎么会知道他就是你哥哥宋长宁,对你来说,他就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可我还是觉得很内疚。”她终于又落下泪来,“你知道吗,到最后,他还在为我着想,他把他名下的房产都给了我,甚至还把自己的肾给了知了,可我却什么都没有给他,甚至都没能好好叫他一声哥哥……”

战祁立刻抱住她,“我知道,我都知道,你别难过。”

她知道自己现在不应该情绪激动,更不应该常哭,可是忍不住,真的忍不住。

战祁抱着她哄了很久,到最后她哭的累了,终于躺在他怀里静静的睡了过去。

*

第二天一早,宋清歌便换上了战祁早已经给她准备好的黑色裙子,被他牵着去了医院的太平间。

对于这个地方,宋清歌真的不算是陌生了。

在这里,她曾经亲眼看到过自己的母亲和父亲,而现在,是她的亲哥哥,她的亲人全都在这里躺过,没有一个能为她而留。

在看到薛衍的尸体之前,为了让宋清歌做好心理准备,战祁又握着她的手,再一次给她做心理建设,“清清,你听好了,这里的人……跟你记忆里的薛衍,可能不大一样,你看一眼确认一下就好了,就只看一眼,不要往心里去记,明白吗?”

宋清歌依然乖乖地点头,“我知道。”

看管太平间的医生早就已经等在了那里,看到他们来了,先是对战祁请示了一下,看到他点头首肯了,这才走上去打开其中的一个冰柜,将里面的尸体拉出来。

毕竟是经历过爆炸和大火的人,就算是遗容再好又能好到哪里去?

但尽管做足了心理准备,可是当医生掀开白布,看到薛衍尸体的那一瞬间,宋清歌还是险些晕过去。

该怎么形容呢。

其实那根本就已经不能叫尸体了,准确的来说,甚至可以叫做焦炭。

他的脸已经完全被毁了,嘴唇没有了,脸上黑乎乎的一团,看不清本来面目,头发也完全被烧毁了,只能看到一块一块圆圆的发白的头皮。右腿没有了,左手断了三根手指,整个身体都是发黑的,如果不是被告知了这个“人”就是薛衍,她真的无法将眼前的黑炭一般的东西和那个清俊帅气的男人联系在一起。

宋清歌只看了一眼便立刻捂住了嘴,哀哀的叫了一声,“哥……”

怕她承受不住,战祁心里也很难受,立刻对医生挥手道:“盖上吧。”

然而就在医生准备再一次盖上白布的时候,外面却忽然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

“薛衍!”

战祁和宋清歌皆是一惊,还没等回过神来,眼前便有一个身影一闪而过,接着就有人朝着薛衍的尸体扑了过去。

竟然是魏莱。

她是刚从米兰出差回来,在她离开的前一天,她还给薛衍打过电话,撒着娇让他叫她一声“莱莱”,结果他却以自己在开会,很忙为由,拒绝了她。

可是她不死心,又打了电话过去,却发现他已经关机了。

之后便有空姐过来提醒她,飞机就要起飞了,要她关机。那时候她还忿忿的想,这一声“莱莱”她肯定是要听到的,就算是现在听不到,等几天后回了国也一定要听到,就算是缠着他说,也绝对要让他好好的叫她一声。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声“莱莱”,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听到了。

魏莱整个人跪倒在地板上,握着他那只已经不能叫做手的手,泪眼朦胧。

“薛衍,薛衍……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都还没好好叫我一声莱莱,你……你都还没有说要不要接受我,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她说着,终于忍不住趴在他的尸体上,嚎啕大哭起来。

战祁和宋清歌站在旁边不忍的看着她,魏莱哭了很长时间,一直到哭的嗓子都哑了,才终于抬起了头,凝视着他完全看不清面目的脸。

尽管他的五官都已经分辨不清了,可魏莱却还是一点都不怕,手指温柔的在他的脸上抚摸着,自言自语道:“薛衍,你是逗我玩的对吧?就像你以前赌气说的话一样,你只是受不了我缠着,所以才这样的。你醒来好不好,只要你醒来,我保证以后都不再缠着你了。我答应你,嫁给别人,以后离你远远的,好不好?”

“莱莱……”宋清歌有些不忍心,上前一步想安慰她,却被战祁一把拉住了。

魏莱现在这个模样,显然已经是情绪崩溃的边缘了,劝也没有,还不如让她就这样把自己想说的话都说完了算了。

魏莱握着他的手,目光呆滞的望着他的脸,眼泪大颗大颗的翻滚出来,木然的说道:“薛衍,你知道吗,我怀孕了,我有了你的孩子,已经两个多月了。你说的没错,我真的是个脑残,连自己当妈妈了都不知道。你能不能醒来,你还没有给它起名字,还没有决定要不要和我在一起,你都还没有答应给我一个机会……”

一旁的宋清歌听着她的话,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怎么也没想到魏莱竟然怀孕了,算算日子,大概就是她说的,那次一夜纵情之后的结果吧。

真是没想到他们两个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薛衍就在她的肚子里留下了一个小生命。难道这也是老天早就已经给他们定下的结局?

魏莱在他身边絮絮叨叨的说了好多话,说到最后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才抬起头,双眼空洞的看着宋清歌,嗓音沙哑的问道:“他死之前……有没有给我留下什么话?或者……听到了我的名字也行,有没有过?”

虽然事实对她来说的确很残忍,但宋清歌咬了咬唇,低下头,最终还是不忍的摇了摇头。

魏莱扯起嘴角笑了笑,像是不死心一样,又问了一遍,“没有吗?一次都没有吗?一个字也没有吗?就算是提到我的名字也好,真的没有吗?”

宋清歌从来没有这样一刻不想点头,人生第一次,她觉得自己的头好沉,真的好沉。

可无论如何,她最终还是不得不轻轻点了点头,证实了魏莱的话。

魏莱看着她,忽然就笑了,笑的悲哀却也绝望,脸上挂着泪,轻轻点了点头,自顾自的说道:“挺像他的,确实是他的做事风格。”

真是绝情啊,到最后都没有提到她,哪怕连一个字都没有。

“莱莱……”宋清歌担心的望着她,可是魏莱却只是从地上站起来,木然的向外走去。

魏莱双眼发直的向外走,宋清歌一直盯着她的背影,就在魏莱走出太平间大门的一瞬间,身子忽然一软,整个人都直直的向地板上倒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