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宋清语还活着?/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夏的手无力地垂向一边,双眼轻闭着,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时豫只是紧紧地抱着她,侧脸紧贴着她的脸颊。

周围还有警笛声叫嚣的响着,不断闪烁的警灯为这个深夜添了一份烦乱和仓皇,战祁和战毅静静地站在时豫身后,旁边还有很多的警察和武警,人们都默默地看着他们,谁都不敢上前打扰一下。

战峥拎着狙击枪走向他们,最后朝时仲年开的那一枪就是他打的,索性打的比较准,只是他到底是晚了一步,没能救下时夏。

时豫眼中已经没有累了,只是眼睛赤红的吓人,就像是下一秒能从眼里滴出血一样,他吸了吸鼻子,抬手替时夏擦掉脸上的泪痕,哑着嗓子道:“我带你回家。”

他说完便打横抱起时夏的尸体,转身准备离开,战祁见状立刻向前走了一步,有些担忧的叫了他一声,“时豫!”

时豫仍然低头看着怀里的时夏,声音平的没有一丝起伏,“让我一个人静一静,行么?”

战祁站在原地看了他几秒,终是为他让开了路,人们就这样看着他背影落寞的横抱着时夏,她的头靠在他的胸口,就像是以前睡着了一样,可谁都知道,她再也醒不过来了。

时豫抱着时夏穿过那些警灯闪烁的车子,穿过那些目光同情而隐忍的警察,目光空洞的走向自己的车,先是拉开车门,动作轻柔仔细的将时夏放进了副驾驶,这才绕过车头上了车。

时豫关上门,就像是从前一样,倾身过去替她系好安全带,握了握她已经冰冷的双手,哑声道:“夏夏,我们回家了。”

她只是毫无支撑的倚在座椅上,双眼轻闭,没有一丝生气。

时豫转过头,咬紧唇忍了一下,这才伸出颤抖的手指准备发动引擎。

就在他准备发动车子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也没有看来电人,就直接接了起来,“喂?”

“时少,您好,我是仁康医院的医生。关于您上一次在我院进行的HIV检查结果,我在此要向您说声抱歉,上一次由于我院护士的疏忽,导致弄错了您的血液样本,误以为您是HIV阳性携带者,经过检查后我们发现,您是阴性,也就是说,您并没有患HIV,很抱歉造成了这样的误解,但还是要向您说一声恭喜……”

医生后来再说了些什么,时豫已经听不进去了,他只觉得耳边久久回荡的都是那句,您并没有携带HIV。

见他不说话,那边的医生有些奇怪,连着“喂”了几声,可时豫只是木然的将手机从耳边移开,直接挂断了电话。

恭喜……

他没有得艾滋病,这好像确实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就算再高兴,又有什么意义呢?

时豫静静地望着自己已经黑屏的手机,手指都在不停的颤抖,不由得又想起了时夏临终前向他提出的最后一个请求——

“阿豫,你能不能吻我一下,你已经……好久没有吻过我了……”

可他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那个时候他只当自己是个肮脏的艾滋病携带者,面对一个从未背叛他,却被他反复羞辱的女人,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去亵渎她。

他不肯吻她,以至于最后让她遗憾离世。

而现在医生却告诉他,他并没有被感染艾滋病,这所有的一切,只是一个误会。

可就因为这样的一个误会,他却连她最后的一个愿望都没能满足。

时豫侧脸紧绷着,肌肉不停的抖动,双眼瞪得极大,大概是因为太过激动,眼底甚至还有泪意,双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几秒后,忽然发狠的用头往方向盘上撞。

“啊——啊——啊——”

他一边撞一边撕心裂肺的嘶吼着,那样野兽般的嘶吼,在这个夜里更是让人的心都揪起来了,就像是狂风暴雨中受到刺激,几近癫狂的凶兽一般。

时豫的吼声惊动了那边的战祁,他先是一惊,转头便大步朝着时豫的车走去,战峥见状却一步上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战祁拧眉,不悦的望着他,“你干什么?”

战峥只是冷静的望着他道:“大哥,这个时候你不应该过去。”

时豫眼睁睁的看着时夏死在了自己怀里,这个时候任何人都不应该去打扰他,去了,只能是让他更加痛苦罢了。

“可是……”战祁的目光不忍的望着时豫的车,脸上满是担忧。

以时豫现在的情绪,他实在是不放心让他一个人离开,而且看时豫这个样子,大概是要把时夏的尸体带回家,现在的天气已经慢慢转暖了,谁都知道,一具尸体带回家的后果是什么。

战峥也转头看了一眼时豫的方向,眼里有着鲜有的信任和坚定,“大哥,你就放心吧,我相信以时豫的性格,他不会做出出格的事的。时夏是死在了时仲年的手里,以时豫那种睚眦必报的性格,他定然会报复到底,时仲年死之前,他绝对不会情绪崩溃的。”

他们也曾是同吃同住同门同姓的义兄弟,也曾有过很深刻的兄弟情义,就算后来分崩离析反目成仇,可兄弟就是兄弟,打断骨头还连着筋。

时豫是什么性格,他们都很清楚。

战祁转头看了他一眼,沉思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战峥说得对,时豫不是会轻易崩溃的人,他只会把所有的恨都化作做尖锐的利剑去报复,作为他的哥哥,他也该相信,时豫不是一个会被轻易击垮的怂货。

“那就这样吧,我们先离开,让警方把时仲年带回去审问。”

战峥和战毅点了点头,都各自回到了自己的车上,驱车准备离开。

时豫的车仍然停在原地,他们离开的时候,都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隔着贴了黑色车模的车窗,他们隐隐约约的能看到时豫正趴在方向盘上,仿佛是在痛哭。

那一瞬间,一向冷心冷情的战毅不知怎么的,心里忽然冒出来一个很莫名其妙的想法。

如果有朝一日冯知遇也死了,他会不会像时豫一样这么难过呢?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战毅便立刻猛地摇了摇头,摒弃那些纷杂的胡思乱想。

他到底在想什么,如果这个世上真的会有一个离开就让他痛苦不已的人,那么也只会是冯知薇一个人。

*

时仲年被捕的第三天。

审讯仍然无法继续,一旦开始了审讯,时仲年就开始不断的找借口,一会儿说自己伤口疼,一会儿又说自己头疼,一会儿说自己心绞痛喘不上来气,一会儿又说审讯室太憋屈,总之是不断地干扰审讯进程。

从他被捕至今,警方对他竟束手无策,拿不出一点办法,也得不到一点有力的证据。

又是一下午的毫无意义的审讯,警察已经进去了三波,可是却依然毫无进展,时仲年拒不开口,更不要提认罪,警方逼得紧了,他就直接扔出一句,“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找我的律师去谈。”

这样下去自然是不行的,他们牺牲了一个人质才抓到时仲年,如果什么都审不出来,那么这个代价付出的未免有点太大了。

童非按揉着太阳穴从审讯室里走出来,刚走到走廊里,就遇到了靠在走廊窗台抽烟的战祁。

其实从他决定给知了换肾的时候,他就已经戒烟了,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抽电子烟,再加上宋清歌怀孕,他连电子烟也不抽了,慢慢的也就戒的差不多了。

可是这几日,他却又重新犯起了烟瘾,事情一件叠着一件砸下来,实在是让他烦乱得很。

看到他,童非便立刻朝他走过来,叫了一声,“战大。”

战祁点点头,将烟捻灭在窗台上,转头问道:“审的怎么样了?”

童非摇头,“还是不行。”

战祁眯眼,“那老东西还是不肯开口?”

“嗯,他的嘴紧得很,动不动就让找他的律师谈,完全不配合审讯。”

“无论如何都得撬开他的嘴!”战祁用力攥了攥拳,眼神发狠,“如果这样都拿她没办法,那时夏就死的太冤了,对时豫来说也太过残忍。”

“我知道,我派人继续加强审讯力度,24小时不间断审讯,一定会找突破口努力攻破他的心理防线。”

战祁点头,拍了拍他的肩,感谢道:“那这件事就拜托你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向我开口,我一定配合你。”

“好,谢谢战大。”

和童非道别之后,战祁便离开了市局,然而当天晚上便接到了童非的电话。

时仲年的律师以他精神混乱,高血压加心脏病为由,要求市局放人,并且还出示了医院的鉴定书,甚至于还有不知道从哪儿搞出来的一个精神病人的证明,并且还是真实有效的。

如果那个精神病人的证明属实,这也就代表着时仲年对于时夏的死亡事件是不用负法律责任的,一句神志不清醒,就可以完全推脱掉所有的法律责任。

市局领导连夜立刻召开了紧急会议,对时仲年律师提出的要求做出了应对措施,最终决定先将他移送到榕城市精神病院暂为看管。

“妈的,这个死老头,居然又搞出这么一档子事来,这下怎么办?”

战祁的办公室里,战毅环着手臂,一脚踢在茶几腿上,脸上满是愤慨的表情。

战峥起身拍了拍他的肩头,试图安抚他,“你也别那么着急,他就算搞出个精神病又怎么样?检察院和警方还是会为他再次做精神鉴定,到时候鉴定结果一出来,还怕他能跑出来不成?”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那老东西真的是个精神病怎么办?”战毅翻了个白眼,鄙夷道:“你想想,有什么人会跟一个能做自己女儿的人上床,又有什么人会母女通吃?什么人会对自己初恋有四十年的性幻想?更有什么人会直接枪杀自己女儿的?”

战毅说起这些,就忍不住打了个颤抖,恶寒道:“他那些破事我都不想提,一提就觉得恶心,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下作的人,简直就是个变态。”

战峥道:“他本来就是变态,细想一下他过去的所作所为,哪一件事不是变态才能做出来的?”

几个人正说着,办公室的门却忽然被人打开了,人们一抬头,外面站的是许城,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向旁边让了一下,接着一身黑衣面无表情的时豫便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一看到他,几个人都是一愣,只不过是几天不见而已,时豫就像是老了十岁,胡子拉碴,头发也很凌乱,双眼赤红着,眼下还有很严重的青影和眼袋,脸色憔悴,蜡黄的就像是一具雕塑。

这显然已经不是几天没休息好的样子了,而是几天都没有睡。

战峥和战毅相互对视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还是战祁从椅子上站起来,率先走向他,“你怎么来了?时夏……”

依然是一句很平淡漠然的话,和过去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语气缓和了很多,带了浓浓的关切和责备,可以听得出来,这已经是一个兄长关心弟弟的语气了。

时豫的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只是漠然,“她我已经安顿好了,现在在易南臣医院的太平间里,等事情彻底结局之后,我会给她举行葬礼的。”

战祁点了点头,“到时候有什么需要……可以朝我开口。”

他现在已经知道时豫被时仲年利用又弃之不顾的事,如今时豫再有什么需要,自然只能求助于他了。

然而时豫却不答应也不拒绝,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丝绒盒子递给他。

战祁蹙眉接过来,打开一看,是一把焊在一起的钥匙,接口很明显,想要把这样一把钥匙插进锁眼里,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他抬头看了时豫一眼,“这是?”

“这把钥匙,钥匙头的部位是我在咱家爆炸后,从废墟里跑出来的。尾端的部位,是我在时仲年的办公桌上发现的。”时豫双手插在口袋里,冷然道:“爸妈为什么会和时仲年扯上关系?我觉得这当中一定有什么猫腻,我现在没什么人脉,也查不出这把钥匙的来历,所以我把它交给你了,希望你能查得到。”

战祁似乎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握着那把钥匙,讷讷的看着他,“你……”

“你不用这么惊讶,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时豫嗤笑了一声,低下头苍凉道:“其实现在想来,都是我一个人的错,如果我早能认清时仲年的真面目,夏夏她也不会……”

说起这件事,战祁的心里也有些愧疚,抿了抿唇,抱歉道:“其实有件事……我欠你一声对不起。”

时豫抬头看向他。

战祁叹了口气道:“当初……我其实早就已经知道时夏没有背叛你了,在地下停车场的人,是白芷和时仲年。我抓到了白芷,这是她亲口告诉我的。那个时候……我本来希望你能给知了换肾,如果你答应,我本来是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你的,可后来……”

后来他拒绝了,战祁也赌气没有告诉他这个事实。

其实现在想想,时夏的死,跟他也有脱不了的关系,如果那个时候时豫知道了真相,或许他们也不会闹到这个地步。

然而时豫只是咧嘴笑了笑,自嘲道:“其实这也不是你的错,归根结底,是我对她不够信任,那么轻易的就认为她真的背叛了我。但凡我对她稍微信任一点,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战祁没有告诉他,顶多是延迟了他知道真相的时间,但若不是他刚愎自用,又怎么会一再的误会时夏,让她伤心,以至于遗憾离世?

一想到时夏,时豫便又觉得心口阵阵闷疼,立刻仰头做了个深呼吸,对他们道:“那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做?”

“今天晚上在市精神病院,会有专家组和检察院市局的负责人到场为时仲年做精神鉴定,我们打算一起去看看。”战峥说完,又问他:“你去吗?”

时豫的嘴角划开讽笑,阴厉而又怨毒道:“去,我当然要去,我倒要看看那个老东西还能玩出来什么花样!他如果真的是精神病也就罢了,他要不是精神病,我一定会把他搞出来精神病!”

他的眼神满是恨意,就像是淬了毒一样,战祁几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有些同情,又有些不忍。

他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们心里都很清楚。

*

当晚八点,市精神病院的鉴定科,从京都以及上海请来的精神科专家,最高检的权威法医,还有一位资深的测谎专家,一同出现在了医院。

时仲年早就已经被安排在了座位上,与前几天在市局审讯室见到的不同,几天不见,时仲年的胡子长了很多,头发也很乱,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看到人就开始傻笑,有人跟他说话,他就会立刻扑过去,贴着人家的脸,瞪大眼睛说:“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我杀了我女儿,我还杀了我老婆,杀了我孙子,杀了我全家,杀了我祖宗十八代,你信不信?信不信?”

他的眼睛瞪得极大,嘴角咧出一个怪异而又扭曲的笑,还有口水从嘴角流出来,看上去又脏又恶心。

如果那人推开他,他就会立刻去找下一个人,摇晃着人家的肩膀问:“我杀人了,你信不信?”

要是答信,他就会仰头哈哈大笑,然后凑到别人耳边小声说:“那我教你怎么杀人啊。”

要是回答不信,他就会面目扭曲的扑上来,死死地卡住那人的脖子,歇斯底里的喊:“不信我杀人是不是?那我就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几个医生和警察好不容易才把他拉开,被他掐着脖子的精神科医生几乎丢了半条命,连滚带爬的躲到一旁,捂着自己的脖子惊恐的剧烈咳嗽着。

战祁他们隔着一扇玻璃站在外面,看着时仲年时而癫狂大笑,时而小声呢喃,一会对着空气又跳又叫,一会又缩在角落里抱着自己说“看见鬼了”。

那个样子,倒真的活像是一个精神病人一样。

战毅看着他这个装疯卖傻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的,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啐道:“他妈的,装模作样,老子真想直接把他打成精神病算了。”

有专家从里面出来,战祁见状立刻迎了上去,蹙眉道:“陈医生,怎么样?”

那位医生摇了摇头,叹气道:“如果就照这个情况检查的话,那么势必就是精神病患者无疑了?”

“怎么会这样!”战峥有些恼火,“他明明就是装疯卖傻,你们这些专家难道看不出来吗?”

“看出来和检查出来是两回事,仪器都已经显示了他确实脑电波有问题,我们测试都是要根据专业仪器来判断的,着我们也没办法。”

眼看医生也束手无策了,战祁几个人恨得咬牙,人就已经在他们面前了,难道他们真的就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看着时仲年的律师搞出个什么精神病患者,然后将他保释,以后再移民,从此脱离法律的束缚?

就在他们几个人心烦意乱的时候,走廊上却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几个人转头一看,竟然是战嵘,而他旁边还跟着一个坐在轮椅上,戴着口罩的女人!

战祁先是有些诧异,“你怎么来了?部队允许你出来?”

战嵘笑了笑,“大哥需要我,我当然要出来了。我听说时仲年装疯卖傻想要逃脱?”

战祁点头,按了按眉心道:“事情很棘手,现在我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战嵘笑的有些意味深长,“大哥不必担心,等时仲年见到这个人,自然就装不下去了。”

战祁还没明白过来他什么意思,便看到刚刚跟在他身边的女人,已经被人推着轮椅进了检查室。

时仲年仍然在里面又叫又跳,看到那个女人,好奇的跑过去,一把扯掉了她的口罩,然而在看到她的脸时,却再也笑不出来了,脸上的笑容扭曲的僵在嘴角,诡异又可笑。

那个女人半边脸都是被火烧过的痕迹,一只眼睛已经完全睁不开了,鼻梁也没有了,毁容毁的彻底。

她看着时仲年,笑了笑道:“爸爸,还记得我吗?”

时仲年忽然开始浑身颤抖,拔高声调不可置信道:“宋清语,你还活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