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 倒计时:他亲生父母的死亡原因/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天后,宋清语被火化。

她生前告诉过战嵘,如果有一天她死了,那么不要给她立碑,也不用给她准备坟墓,将她火化之后把骨灰撒进榕江里就可以了。

遵照她的遗愿,宋清歌在她被火化之后,让人做了一个非常精致的骨灰盒,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天气,由战嵘亲手将她的骨灰撒进了榕江。

此前宋清歌曾特意找到了战嵘,希望他能送宋清语最后一程。她受了他九年的恩惠与照顾,默默地爱了他九年之久,这一世没能给他什么,但是这份单恋却是谁也比不上的。

战嵘倒是没什么意见,时值战家家宴,他转头问小七,“如果由我送清语,你会介意吗?”

小七正因为战毅不给她掰螃蟹腿闹得不可开交,头也不抬的随口道:“不会啊,你爱送谁就送谁呗,跟我又没关系。”

说完继续在桌子下面狠狠地踹了战毅两脚,还不忘对着冯知遇大声嚷嚷道:“五嫂!你家家风也太差了,这种不知道怜香惜玉的男人要来干嘛,早点休了算了!休了我给你介绍更好的!”

冯知遇低头笑笑,战毅一巴掌拍在战姝头上,“你个死丫头骨头硬了是不是?欠收拾了你,你想给她介绍谁?!”

小七葱尖儿一样的手指在一桌子人身上随手一指,最终落在了战嵘身上,挑眉道:“我觉得四哥就不错,又温柔又体贴,比你好多了!和他比起来,你就是个臭狗屎!”

战嵘愣了一下,全家人都愣了一下。

虽然明知道小七说话向来不过脑子,但是这话对于战嵘来说,还是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内心。

她这样毫不犹豫的将他推给别人,坦白来说,真的让他很受伤。

战嵘对小七什么心思,可以说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了,但小七对战嵘是什么态度,大家现在确实还看不出来。

她从小就被人宠着,心思单纯得很,基本上很少去考虑这些事情,每天就是插科打诨追电视剧,没心没肺到了极点。

如果说小七喜欢战嵘,可是那丫头从小就跟着几个哥哥混在一起,好像也没有对谁很特别,除了对战祁敬畏一点,对其他人都是一样没大没小。但如果说她不喜欢战嵘,比起那几个,她好像又格外的喜欢跟战嵘粘在一起。

所以她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一家人也都有些捉摸不透。

一桌人都很是沉默,宋清歌见状拉了拉战祁,小声道:“你看出来什么没?”

战祁挑眉,压低声音答:“襄王有梦神女无心?”

宋清歌抿唇摇摇头,“我也说不好,但我总觉得,小七对战嵘,其实没有大家看到的那么……比起男女之情,我觉得她好像只是更依赖战嵘一些,可能是因为你们几个里面只有战嵘最亲近她了吧。”

比起平时,战毅今天就显得高情商了许多,大约是看出了战嵘脸色不对劲,他立刻抬手在小七脑门上弹了一下,皱眉道:“想死啊你,她是我的女人,你想把我女人介绍给谁?”

小七撇了撇嘴,还想说什么,但是转念一想,当着冯知遇的面说这些确实不大好,哼了一声低头继续吃自己的螃蟹。

原本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在场的人谁都没有当回事,可是他们都没想到,在后来的某一天,这个插曲会变成定时炸弹,战小七这个人,也成了在场每一个人心中说不出的痛。

*

几天后战祁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他派去调查那把钥匙下落的人带回来的消息。

那人在电话里很谨慎地说:“战总,钥匙已经查清了,是二十年前京都一家私营银行的钥匙,不过这家银行现在已经被京都商业银行收购了,如果拿着钥匙去京都商业银行问一下,或许会有结果。”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战祁想了想,最终还是通知了时豫。

这个钥匙是他找到的,想必比起其他人,他一定更想知道这把钥匙的来历,还有他们父母的死因。

当天下午,战祁他们几个兄弟带着小七还有宋清歌,便去了京都商业银行。

好在银行里还有一位即将退休的老顾问是以前的老人,战祁将手里的盒子递给他,老人打开之后拿出钥匙,戴着老花镜仔细辨认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抬眼看向他们道:“这把钥匙确实是曾经嘉诚银行保险柜的钥匙。”

时豫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你确定?都已经二十多年了,你怎么能肯定这就是当年嘉诚银行的钥匙?”

老人笑了笑道:“因为当时的嘉诚银行是整个京都最大的私人银行,所有的保险柜都是从美国进口回来的,钥匙都是定制版,一个保险柜只配有一把,除了寄存人,就是银行也没有第二把,而且这一批钥匙制作的都很独特,所以我的记忆特别深刻。当年嘉诚银行被京行收购之后,就通知了所有的寄存人,将他们的寄存物品取回了。不过因为收购突然,后来还是有几位寄存人的物品没有及时取回,是在后来的十年间通过报纸寻人以及媒体宣传,才有一些曾经出国或者下海经商的华侨华裔回来取走的。”

战祁问:“那当年所有的保险柜寄存物都已经被取走了吗?”

老人摇头,“没有,还有两个柜子,一直没有人来取。但是因为我们银行寄存的一般都是非常贵重的东西,像古董首饰、金条金块这些,所以银行也不敢贸然打开,怕有一天寄存人回来找麻烦,那两个柜子现在还在保险库里放着。由于我是从嘉诚银行调来的,算是老人了,所以行长就一直让我负责那两个保险柜,等着寄存人或者他的家人来取走里面的东西,可是等了二十年都没有等到。”

他说完,抬头看了看面前这几个衣着考究的年轻人,试探性的问:“先生是……”

时豫开门见山道:“实不相瞒,这把钥匙是我从已故母亲那里找到的,应该是我母亲的遗物,调查之后发现是贵行的,但至于家母究竟在贵行寄存了什么东西,我们还不太清楚,所以这次来主要是为了打开保险柜看一看。”

老人点点头,想了一下,又有些为难道:“但是不好意思先生,我们的保险柜都是需要双保险的,除了钥匙之外,还需要一个八位数的密码才行。因为要是这种东西毕竟比较容易丢,如果客户丢了钥匙,被人打开了保险柜,那我们银行是承担不了这个责任的。您既然手里有这把钥匙,那是否知道保险柜的密码呢?”

“这……”战祁也有些进退维谷。

如果说是四位数的密码,他们都要计算半天,很难对开,更何况这是八位数的密码,想要破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里面的东西毕竟是关于当年景梁和林楠与时仲年的关系,无论如何,他们都必须要想尽办法把保险柜打开才行。

一群人都垂下眼开始思考对策,最后还是宋清歌先反应过来,提议道:“不如试一试出生年月日如何?”

话音一落,几个人眼睛皆是一亮,互相抬头看了一眼,都认为这倒是一个好办法。

战祁立刻对老人道:“那就麻烦您帮我们试一下。”

老人的脸色却有些迟疑,“如果你们只有钥匙不知道密码,按照规定,我们是没有办法把密码给对开的……”

“老先生,这里面的东西关系着当年的一桩爆炸命案,非常非常严重,您就通融一下吧……”战峥说着便走上前给老人手里塞了一叠钱。

老人脸色尴尬的看着他们,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头道:“那好吧,反正这里就只剩下这两个保险柜了,这都二十多年了,除了亲近的人,应该也不会有人会有这钥匙了,各位请跟我来吧。”

老人带着他们径直走向了银行的保险库,掏出钥匙先打开了第一道门,又用密码打开了第二道门,对他们做了个请的手势,“各位请进。”

银行几乎都有着代管业务,京行自然也不例外,这个保险库很大,有将近两百多个保险箱,老人带着他们往最里面走去,指着角落里的一个柜子道:“那两个保险箱一直都锁在这里。”

打开绿色的保险箱,老人将里面的小保险箱取出来,果然上面挂着一个已经生了锈的明锁,旁边还有一个密码锁。

战祁和时豫对视一眼,用钥匙捅进锁眼,轻轻一拧,锁头便打开了。

竟然真的是……

在场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倒抽了一口冷气,战祁稳了稳心神,又开始对密码锁。

他试的第一个密码是时仲年自己的出生年月日,但是试了一下之后并没有打开,证明不是这个。

一旁的小七提醒,“难道是白芷的生日?”

这倒也有可能,毕竟白芷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被时仲年承认过的小老婆。

她和白苓是双胞胎姐妹,战祁自然知道白苓的生日,但是怕宋清歌误会,还是先向她解释:“我不是故意要记得她生日的,只是没忘记而已……”

宋清歌不以为然的笑笑,“我知道啊,你记忆力那么好,忘不掉很正常,这没什么的。”

一句话便让旁边的人忍不住对她赞叹,他们现在都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宋清歌这个女人的情商真的不是一般的高,这句话听上去好像没什么,可是细细一想,她既给了战祁面子,又夸了战祁,并且还缓解了战祁的心理压力,简直是不要太聪明。

一旁的战毅立刻怼了小七一下,使了个眼色道:“多学着点。”

小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战毅:“……”

然而战祁用白芷的生日却仍然没能对开密码,之后他们又用路江霞的生日,时夏的生日,总之一切和时仲年有关的人他们都想到了,但是花了将近两个小时,,依然没能打开密码锁。

宋清歌盯着那个破旧的保险柜看了看,忽然道:“战祁,你试试19660518。”

战祁有些不解的看了她一眼,却也没有多问,只是低头在密码锁上转动数字,当最后一个“8”对好了之后,随着“咔”的一声轻响,密码锁竟然真的弹开了。

战祁抬起头错愕的看着她,“这是……”

宋清歌看了看那个锁子,不由得摇头笑了笑,不知道是讽刺还是无奈地说道:“这个是我妈妈的出生年月,真没想到,时仲年竟然会用她的生日来当做密码。”

虽然时仲年确实够变态也够恶心,但就从他对甄媛四十多年来的感情上讲,倒也确实是一个可悲也可怜的人。

两道锁都打开了,战祁打开保险柜门,却发现里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有两卷磁带和一份文件而已,而且磁带上面也没有任何标签,看不出来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由于怕这会是什么有力的证据,为了不留下指纹,战祁接过战峥递上来的白手套,将磁带拿出来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下,这是一盘很老旧的磁带,看上去不像是商业用途的东西。

但现在听磁带的人毕竟太少了,录音机这种东西也不常见,一时半会儿想听听里面的内容,还得去找个录音机来才行。

一旁的老人见状立刻道:“我那里还有一个旧随身听,不介意的话,你们就拿去用吧。”老人说罢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人老了,玩不转你们年轻人的MP3,还是听磁带最舒服,所以一直在手边放着。”

战祁点头,感激道:“那就麻烦您了。”

老人很快就给他们取来了随身听,并且还好心的将办公室让出来给他们用。

战祁将磁带插进随身听,按下了播放键,一群人都坐下来,屏息静静地听着里面的内容。

随着一阵“沙沙”的响声之后,很快里面就传来了人对话的声音,最开始的是一个中气十足的男声——

“时总今天找我们两口子过来有什么事?”

这个人声音清润干净,带着沉稳和冷静,战祁先是愣了一下,只是几秒钟就辨认出来,这是他亲生父亲景梁的声音。不只是他,旁边的时豫和小七自然也都听出来了,时豫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而小七则是直接不可置信的捂住了嘴。

接着便是时仲年的声音,尽管是二十年前,可他说话的时候依然是那副讨人厌的轻浮语气,“景先生和景太太真是贵人难请,宋擎天手下的得力干将就是不一样,时某人约了二位一个月,才终于约到了。”

“时总既然知道我们夫妻是宋哥手下的人,这样找我们出来,不觉得有些不妥当?”

说话的是战祁的亲生母亲林楠,林楠的语气很冷淡,带着不屑和疏离,显然有些瞧不起时仲年。

时仲年笑笑,“沟通沟通感情而已,景太太用不着这么防备吧?”

林楠哼了一声没说什么,景梁道:“时总究竟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我知道二位是宋擎天的人,不过二位应该也知道,我跟宋擎天想来水火不容,有他没我,有我没他,今天找二位来,是想跟二位谈一谈,不知道二位有没有兴趣离开宋擎天,做我时仲年的人?”

他的语气倒是很平稳,话说完了,气氛便陷入了沉默,显然是林楠和景梁都有些诧异。

沉默大约持续了将近半分钟,就在人们几乎要被这半分钟逼疯的时候,还是景梁先开了口,“据我所知,时总手下也有不少得力干将,应该不缺我们两个,时总又何必非要挖我们的墙角?”

时仲年嗤笑了一声,理直气壮地回答:“因为你们是宋擎天的人。”

景梁失笑,“就因为我们是老宋的人,你就要挖我们?”

“我知道你们夫妻俩都是从剑桥留学回来的人,而且一个学商科,一个学工科,可以说是宋擎天手下的顶梁柱了。而且据我所知,你们两个掌握着宋擎天大部分的经济脉搏,所以我需要你们。”

对于八十年代的中国大陆来说,剑桥留学回来的留学生是非常非常具有含金量的,在全国来说都可以说是顶尖的高端人才,这样的高材生,自然是炽手可热的。

就连宋清歌也有些惊讶,她以前从未听战祁说过自己的父母留学剑桥,现在好像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他们兄妹三人都会这么优秀了。

林楠本来就是出身于书香门第,最瞧不起时仲年这种人,立刻冷笑,“是需要我们,还是需要我们手上的资源?”

时仲年厚颜无耻道:“需要你们不就是需要你们手上的资源?这没什么区别。”

大约是听出了妻子的语气不善,景梁立刻道:“时总还是把话说的再清楚一点比较好。”

“我要宋擎天死。”时仲年的语气忽然冷下来,直截了当道:“宋氏可以说是靠你们俩撑起来的,只要你们俩出走,宋擎天就撑不下去了。”

林楠毫不迂回:“宋哥对我们夫妻有恩,你想挖我们,给我们什么好处?”

“时远百分十三十的股份,你们夫妻俩一人百分之十五。”时仲年皮笑肉不笑,“要知道这个数目不低了,我自己也只占了百分之十二,你们夫妻俩加起来都能直接把我拉下马,怎么样?考虑一下?”

谈话又陷入了沉默,景梁和林楠大约是在思考,过了一会儿,林楠道:“你今天找我们太突然了,我们还没想好,让我们回去想想再说。”

“可以,我给你们一周的时间,你们慢慢想。”

第一卷磁带的内容到此为止,一群人听了之后心情都有些沉闷,心里已然有了答案,只是他们不敢去下定论。

战祁又将第二卷磁带放进随声听,按下了播放键。

最先传来的依然是时仲年的声音,“没想到二位竟然会主动找我,怎么样,考虑的如何?”

景梁道:“我和我太太已经考虑好了,时总给出的条件确实很诱人,所以我们决定答应你。”

话音一落,宋清歌便立刻瞪大了眼睛,愕然的望着战祁。

她怎么也没想到,景梁夫妇竟然真的背叛了宋家。

然而战祁却只是试图安慰她,“你别着急,先听一听再说。”

时仲年笑了一声,“景先生今天怎么这么痛快了?不像你了啊。”

“因为我们要为将来考虑,得为我们的孩子考虑。”

“景先生和景太太是聪明人,跟着我时仲年,绝不会让你们吃亏的。既然二位答应了,那就这么说定了,对了,为了保证安全,所以我们的谈话,我已经提前派人录下来了,作为我们合作的证据,这些录音我会寄存到嘉城银行的保险箱里,如果有朝一日有一方反悔,另一方就可以用这些录音来起诉。嘉城银行的保险箱有两道锁,公平起见,我们一方持有一道锁的钥匙,二位拿明锁的钥匙,我用密码锁,开锁必须两个都持有,否则没办法打开保险箱,如何?”

景梁道:“可以,时总想的很周到。”

时仲年很得意,“那就这么说定了,接下来只要二位将宋擎天那里的客户资料和周转资金转到我账户下,我们立刻签署股份转让协议。”

林楠说:“好,一言为定。”

录音到此戛然而止,接着战祁拿起了那份文件,确实是时远的股权让渡书,而且三个人也都已经签过名字了。

办公室里不由地陷入了沉默,每个人都各自心怀鬼胎的沉思着什么。

当年战祁去了战门之后,曾央求战禄派人给他调查过这件事,得到的结果是宋擎天为了报复跳槽的景梁和林楠,在景家的煤气上动了手脚,导致了爆炸。

可现在听了这些录音,如果当年真的是他父母背叛在先,那宋擎天就算是报复他们,是不是也可以说是理所当然得了呢?

如果事实真的是这样,那也就是说,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亲生父母咎由自取。

到头来,还是他辜负了宋清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